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老牌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老牌

    【本书首发网站http://,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那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资格鄙视我的手段吧!”格皇轻喝一声。¥f

    随着这一声轻喝,更多的强大力量从他身后的世界之中狂涌而出,疯狂注入他面前的那一只手掌之上,让那手掌的大小虽然没有胀大,但却使得那手掌的凝聚程度暴涨了数成之多!

    在这瞬间,那手掌给罗帆带来的压力,同样是猛增了数倍之多!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却只是淡淡一笑。

    他,对于那一件混元灵宝碎片却是有着绝对的自信。即便是,他并不了解那碎片的运作原理,但却也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那碎片的支撑之下到底提升了多少,知道眼前那格皇所发出的力量虽然强悍,但终究还是比不得他这力量的提升幅度!

    瞬间,那六指手掌悍然拍在格皇发出的那手掌之上。

    咔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声响瞬间响起。

    强大无匹的冲击波在两者接触之处释放开来。

    这种冲击波,这个时候并没有演化出任何的事物,更是没有演化出什么正常比这弱小不知多少万倍的冲击波都该演化出来的众多世界出来,而是直接就以无形冲击波的形势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扩散,渐渐的放射出去,辐散的范围变得越来越广阔……

    但,在这冲击波的辐散范围之内,时空,好像是完全扭曲。

    世界的一切,好像完全被这冲击波完全掩盖了,其中一切的一切,尽皆在这过程之中完全化作虚无,完全消失无踪。

    所剩下的,就只有这样一股冲击波。

    “好强大的冲击……”在这瞬间。罗帆却只有这样一个想法。

    这冲击波虽然恐怖,但对他来说,却只是如同拂面清风。

    并不是这冲击波本身会自己选择冲击方向,而是,因为这冲击波的源头乃是他的力量,所以。这些冲击波在辐散过他身躯的过程之中,所有的力量就会消失,一直等到扫过他的身躯之后,方才会重新浮现出来,重新占据冲击波的整体。

    所以,才会有着现在这种情况。

    那冲击波明明连一切时空都能够毁灭,连天地宇宙之中的一切都能够遮盖取代,但却对于罗帆的身躯毫无作用,甚至都不足以让他感到有任何冲击的存在……

    与这相对的。在他对面的那格皇,同样是不受冲击波的多大影响。

    毕竟,这冲击波的源头,同样有着一部分是他的力量……

    若是硬要说和罗帆有什么区别的话,那也只能说他所受的影响比起罗帆要稍稍大上那么一点点而已……

    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在这冲击波的力量源头之中,罗帆。占据了大多数!

    或者,更具体的说。在两人的这一次交锋之中,却是罗帆取得了上风!

    那冲击波,无视时间,无视空间,不断的扩散开去。

    最终,在不知多少万里之外。却是触碰到了一层奇异的屏障,所有的冲击波被瞬间反击回来,开始在这范围之内不断的回荡着。

    那一层阻隔住这冲击波的屏障,不是其他,正是被那天地与混沌的间隙之间所泄露出来。丝丝缕缕的混沌气息凝聚的产物!

    混沌气息乃是一种极为玄妙的存在,当然不可能如同普通的水流啊,沙子啊这种种存在的区分一般均匀。

    它们,却是按照某种极为玄妙的方式在时空之间分布着。

    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它们,显得颇为稀薄。

    但在某些另外的条件下,它们,便会开始进行某种莫名的凝聚,最终,在本不可能化出屏障的位置,凝聚出一层莫名的屏障出来!

    方才,那冲击波所撞上的那一层屏障,便是这种方式凝聚在一起的混沌气息所化!

    而那一处屏障的存在方式,更是玄之又玄。

    乍一看上去似乎是无形物质,根本完全隐藏起来。

    但当某种超越某个界限的冲击初夏按,这种屏障,就可能会重新显现出来,爆发出超乎寻常的力量,找你借将所有冲击反击回来。

    这,用另一种角度的话,却是能够更好的解释。

    这种屏障,其实就相当于这天地所自然形成的一种保险。

    当某种破坏没有达到能够波及整个天地的时候,这种屏障自然就如同不存在一样,完全不会对任何一切造成影响。

    但当某种力量有可能让整方天地遭受无可弥补的破坏之时,这种屏障,便会自然而然的出现,直接爆发出足以将那种力量抵消的效果,使得那力量对天地的影响完全消除……

    就像是现在的那冲击波一般!

    天地,并没有生灵的意志。但,其本身却是有着属于天地的,完全不是生灵所能够理解的意志的。这种意志,或许没有求生本能,或许没有正常生灵所拥有的对身亡的恐惧,但,却必然有着保存其自身,平衡一切力量的思维的……

    而这种思维的运作方式,其实可以说,便是大道……

    换句话说,它的一切行为,一切目的,一切达到自己目的的手段,其实都是以某种自然而然的演化方式所构成的。

    这种以混沌气息来构筑屏障的手段,对于者天地意志来说,却是无比自然的一种手段。

    罗帆在以往就已经是对这天地意志的种种有所预料,对于眼前这屏障的出现,虽然稍稍有些出乎意料,但稍稍一想之后,终究还是很轻易的就接受了这种情况,将自己的注意力从那屏障之上转移到了他眼前的那格皇身上。

    这无穷反击回来的波动撞上了周围那天地与混沌状态间隙的屏障之上,再度反击,向着那屏障所在的方位继续传递过去。

    最终,撞上那屏障之后,又是得到了反击……

    如此这般,循环往复。那波动更是不断的叠加,不断的增强。

    最终,几十次之后,那波动便已经是增强到了一个比之前强上数十倍的地步!

    而且,因为那反击方式的不同,这些波动也变得无比混乱起来。却是再无原来那种柔顺的。规则的状态了……

    在这个时候,虽说波动增强,变得混乱,但却依然是无法阻止罗帆和格皇两人将自己所想要看到的一切看清楚。

    那六指手掌与格皇所发出的力量所凝成的手掌撞击的结果,也真正显现了出来。

    那六指手掌,已经是取得了绝对的上风。

    不过,这种上风,却并不是两股力量相撞那种一方存活,另一方死亡或者崩溃的形势存在。而是以一种更加微妙的,更加难以想象的方式存在着。

    那六指手掌之上,有着无数的虚影缠绕着。

    这些虚影,就像是无数的丝线一般,隐隐间组成了一个奇异的手印,或者说,奇异的阵势,将对方。那格皇所发出的力量凝成的手掌紧紧的缠绕住。

    这种缠绕之中,格皇的正常手掌就像是被不断的分割投入另一个完全陌生的时空一般。一点一滴的不断消失,不断的毁灭……

    最终,在那丝线的缠绕之下,那手掌表皮消退,被化作无数细小的碎片,显现出了在那碎片之下的。属于这手掌的肌肉,属于这手掌的骨骼……

    这场面,简直就像是千刀万剐一般,惨烈得难以形容。

    在这个时候,那手掌被不断分割的那种痛苦。似乎毫无保留的传递到格皇的心中,让他身体微微的颤抖着,让他的面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力量构成手掌,阵看起来只不过是普通力量凝聚成为什么形体一样。

    但,那却只是一般修士的力量出现的变化才是如此。事实上,到了罗帆和格皇这个层次,甚至,不需要达到这个层次,只需要比这个层次弱小上千百万倍的伪圣层次,那力量所凝成的手掌,就已经并不是单纯的力量形态变化了。

    在那个时候,这力量凝成手掌的变化,却是更加的微妙。

    无论是力量凝成什么样的形态,都会自然而然的在那形态的内部凝成那形态最完美的内部结构。

    也即是,凝成生灵,就会化作真正的生灵,有着五脏六腑,有着骨骼肌肉……

    凝成手掌,同样是如此,同样是有着正常手掌的种种。

    至于凝成世界,凝成种种不可思议的法宝,法器,这更是不用多说,自然是拥有种种属于相应事物的内部结构出来了。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相应的形象,自然有相应的结构才能够完美的发挥出其潜力。

    而凝成这种形象,本身就是因为这种形象有着他们所需要的潜力被他们利用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不顺便将这种形象的内部结构凝聚出来,怎么可能任凭其潜力白白散去?!

    这个时候,那格皇所凝成的那手掌,便是如此。

    甚至,可以说,罗帆的力量借助那混元灵宝碎片所凝成的那六指手掌的内部,也应当有着同样,甚至是更加复杂的结构……

    从这方面来说,若是罗帆有机会能够将那六指手掌完全解剖出俩,将其中的一切细节,一切力量都完全弄清楚的话,或许他也能够弄清楚某一位真圣的身躯结构,力量结构……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美好的幻想而已。

    对于现在的罗帆来说,他甚至是想要控制眼前这六指手掌都做不到,想要让这六指手掌毫无反抗的让他解剖,让他彻查其中的一切细节,一切力量构成,这怎么可能做到?!

    若是他硬要这样做,最大的可能怕便是他自己被那六指手掌攻击,他的一切存在形式被着六指手掌顺手抹去这一个可能了……

    面对着这种手掌被千刀万剐的状态,格皇自然不可能沉默忍受。

    他在这瞬间,口中发出一声大吼。

    在这大吼之中,在他背后的那个世界猛然崩溃!

    一股无比强烈的,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光芒从那世界碎片之中透出。

    这种光芒。前所未有的强烈!

    在这光芒之中,原本在这一处区域不断的回荡加强的恐怖波动瞬间平息下来。

    就像是,忽然有着一只大手抹过一个高低起伏不定的砂层,直接将其上面的一切完全抹去一般!

    “这是,先天不灭灵光!”在这瞬间,罗帆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这光芒之中蕴含着如此纯粹。如此强烈的永恒不灭,万劫不磨,却只可能是先天不灭灵光所散发出来的!

    如此一来,很显然的,那世界爆碎之后显现出来的,当然就是那先天不灭灵光了……

    面对着眼前这一幕,罗帆面上只有一种莫名的表情,力量却是更加快速的灌入那混元灵宝的碎片之中。

    随着力量更多的灌入,那六指手掌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更强的动力。其凝实程度猛然间增长了数分。其强度,也由此而获得了长足的进步。在这进步之中,它轻轻一震,原本需要好一段时间方才可能完全毁灭的,那格皇力量凝成的手掌眨眼间便轰然崩溃,无数细节直接被分割开来,一下子就已经是化作污水碎片,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格皇在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

    方才那一瞬间的变化。虽说看起来和以前对撞所产生的那种一方爆散,以另一方保存完好的状态差不多。但事实上。那感觉却是完全不同的!

    当初那种一方爆散,另一方完好无损,虽然同样是整个崩散,但因为速度太快,而且那种爆散产生的粉身碎骨的感觉根本没有产生,就算产生。也没有来得及传递到他的心灵之上,并没有真正让他感受到。所以,对于这种对撞的结果,他顶多也就是心中有些遗憾而已,而不会有什么太多的感觉。

    但眼前这个则不同!

    在这瞬间。几乎是比起一般手掌粉碎强烈不知多少万倍,甚至多少亿倍的痛苦,在这瞬间轰然传递到他的心中,直接就让他感觉到自己的整个心灵,自己的一切都被完全撕碎一般!

    那种痛苦之强,让他对自己的心灵失去了一瞬间的控制。

    而就是这一瞬间的失去控制,让他的身体自然而然的在这种痛苦之下做出了相应的反应,惨叫,由此而生……

    在这惨叫之中,罗帆以自身少得可怜的,对那六指手掌的控制能力,指挥那六指手掌将攻击方向放到那格皇身上——他不一定要毁灭格皇,他们的仇恨,还没有到那一步。但,攻击格皇,却是他最好的选择!攻击格皇的本体,无论他怎么想的,无论他有多决断,都必须运用种种方法来躲避,来抵挡。

    若是相反的,他并不攻击格皇,而是攻击他所认为重要的地方,比如那一道先天不灭灵光,那样的话,格皇若是真的狠得下心,直接放弃一切,哪怕是牺牲再多,也要罗帆付出代价的话,却是有可能直接放任那六指手掌攻击那先天不灭灵光,而他自己直接就扑过来和罗帆拼命!

    这种可能性不大,但你不得不承认,这是存在的……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罗帆方才在明明和格皇的仇恨还不至于你死我活的地步,也直接将自己的目标直接定在格皇身上!

    格皇的惨叫声戛然而止——这当然不是因为罗帆的攻击已经奏效,而是格皇已经是重新在那痛苦之中掌控了自己的心灵,进而掌控了自己的身体。

    他在这个时候双目有些发红,双手猛然掐出一个莫名的手印。

    随着这手印,他身后的先天不灭灵光猛然开始扩大。

    瞬间,从原本极为细小的,只有一个小点的模样,直接增长为比起正常大上不知多少倍的地步,直接就将格皇的身体包裹在其中!

    在这个时候,那六指手掌方才到来,即将轰在那格皇的身上。

    在这瞬间六指手掌和那先天不灭灵光撞在一处……

    这一次,却是没有任何冲击波透出。

    那六指手掌,无声无息的崩溃了。

    与这六指手掌崩溃相对的,那先天不灭灵光就像是被打破的气球一般,开始快速的缩小。

    随着其缩小,格皇的身影也渐渐的消失不见。显然,却是伴随着这先天不灭灵光的缩小而缩小。

    这模样,已经是隐藏在先天不灭灵光内部了……

    “好强的先天不灭灵光……”罗帆在这个时候心中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这一次,却是他懂得激发那混元灵宝碎片之中的,那属于某一位不知名真圣的痕迹之后,这六指手掌第一次被击溃!

    不过。想想,这对手乃是先天不灭灵光的本体,那也就并不奇怪了。

    毕竟,当初他掐断这六指手掌的力量来源,便是靠着另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既然如此,这种攻击并无法奈何先天不灭灵光,在先天不灭灵光的反震之下损毁,这也就一点都不值得惊讶了。

    “没想到居然在阴沟里翻了船!”这个时候,格皇的声音缓缓的从那先天不灭灵光之中传出来。

    紧接着。那先天不灭灵光缓缓的伸展,渐渐的,化作一团奇异的烟雾。

    这一团烟雾,玄妙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感觉上,似乎什么道理,什么玄奥都能够从那里面找到,但却又什么道理,什么玄奥都无法具体的分说清楚。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种幻影一般。这,就是那先天不灭灵光的本体了。

    按照这样的存在形式。这先天不灭灵光的演化方向,怕是某种法宝……

    在这个时候,格皇的身影,缓缓的浮现在那先天不灭灵光的面前,双眼通红的看着罗帆。

    “道友莫非还不想放弃?”罗帆见了,微微皱眉。道。

    “放弃?道友可知方才我付出了什么代价,才将这先天不灭灵光召唤出来?”格皇冷冷的道。

    “付出代价?”罗帆皱皱眉,道,“付出什么代价,这都是次要的吧。对于我等三级皇者来说。除了自身的道行之外,其他的一切,又有什么所谓?”

    “没错,出了道行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无所谓。”格皇淡淡的道,“但,我付出的,恰恰就是道行!方才那世界,集合了我三百万亿年的修行领悟,按照推算,只需再有三万多亿年便能助我完成突破,现在,因为道友的手段,已经没了。”

    听到这话,罗帆只能叹息一声了。但,他也没说什么抱歉之类的话语,只是道:“原来如此,看来,我们的仇怨已经是无法调和了。”

    对于他来说,这一场战斗的发生,乃是一位格皇提出了他所不能接受的条件,让他不得不使用暴力手段来反抗。所以,他并不后悔引发这一场战斗。

    但,对于格皇来说,他的三百万亿年的修行成果因为罗帆而毁于一旦,这也是事实!他当然不可能因为这一场战斗的引发者是他自己而很是豁达的说一声,是我的错,不怪你……

    所以,很显然的,无论是罗帆说什么,他们两人的矛盾,都不可能消除,他们最终,都必然需要拼个高下,甚至,可能要拼个生死!

    “调和矛盾?”格皇冷冷一笑,面上忽然充满了难言的杀意。

    在他的杀意之中,在他身后,那先天不灭灵光翻涌着的烟雾,开始缓缓的长出了两只手掌出来。这两只手掌的种种细节,尽皆与格皇的手掌一般无二。只不过,大小上有些区别而已。这两只手掌,每一只都有一丈大小,那根部紧紧的连在那烟雾之中,长出来的过程之中,就像是不断的挣脱某种强大的力量封锁一般……

    那艰难的模样,与其说是烟雾之中长出两只手掌,倒不如说,是这烟雾开始分出一部分渐渐的凝出手掌出来!

    这手掌出现之后,开始缓缓的向着罗帆的方向伸过来,就在格皇身体旁边,微微超过他身形的位置停下来,遥遥对着罗帆。

    “果然不愧为老牌三级皇者!”罗帆在这个时候心中忍不住生出这样的感慨。

    这种对先天不灭灵光的运用能力,却是他所不具备的!没有对先天不灭灵光有着极为深入的领悟,没有对先天不灭灵光超乎寻常的熟悉,却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