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大劫?!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大劫?!

    【本书首发网站http://,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那就看看吧。︾”罗帆淡淡的道。

    虽说,现在想不到办法将他们解决,但,此时此刻,他毕竟是占了上风,此时此刻对方耗费了那么大功夫,付出了那么大代价所作出的谋划,在这个时候毕竟已经是失败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着急的,显然不会是罗帆,而只能是聚皇他们。

    因此,罗帆却也就只是静静的悬浮在那先天不灭灵光旁边,静静的看着这先天不灭灵光在这个时候稳稳地悬浮在那里,以一个圆球的模样,散发出一股股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光芒。

    他的虚影,在这个时候也同样是悬浮在聚皇他们的不远处,用一种探究的眼神看着他们,似乎正在寻找着他们这个阵法的破绽,找寻着这个阵法在流转的过程之中所展现出来的种种玄妙之处。

    在这过程之中,聚皇他们却是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都灌注在那混沌之种之中。细细的操纵着这混沌之种的每一点变化,让这混沌之种的力量不断提升,引导着那被先天不灭灵光包裹着的混沌状态尽可能的将冲击目标定在那先天不灭灵光之上,让那先天不灭灵光在这过程之中承受越来越大的压力。

    只可惜,这混沌状态本就并非真圣之下的存在所能够掌控的。

    即便是他们已经是用尽了自己的一切心力,耗费了自己的一切注意力灌注在其中,却也无法让着混沌状态在这个时候产生多少变化。

    那混沌状态,在这个时候依然是如同之前那般,没有多大的变化。

    如此一来,对于这先天不灭灵光的冲击力量,自然便难以冲破明皇他们的本体。对那先天不灭灵光的影响,却是只能保持之前那种模样,甚至连让其震荡起来的效果都无法看到……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叹息传入罗帆的耳中。

    “道友何必赶尽杀绝?现在我看他们也已经是得到了教训,不如便放他们一马如何?”这是一把罗帆极为熟悉的声音。

    界皇的声音!

    罗帆眉头一皱,怎么到处都有界皇出现?之前自己遭受那些三级皇者的攻击。界皇出现了,之后冥土的诞生,界皇也出现了。现在,在这里自己承受了混沌状态的攻击,他又出现,这让他简直要怀疑界皇是不是这整方天地的警察了……

    “道友何出此言,怎么是我赶尽杀绝?现在我可是被攻击的一方,是受害者。”罗帆淡淡的道。

    他转过头,向着声音来源看过去。

    只见得。界皇的身形浮现在他的双瞳之中。

    此时的界皇,依然是在他的洞府所在,依然是在那先天不灭灵光所化的那灰蒙蒙的,近乎混沌状态的那种存在之中。他这个时候双眼之中同样是映照出此时此刻罗帆所在之处所发生的这种种,便如同此时罗帆双瞳之中映照出他的模样出来一般。

    “道友何必虚言?如今的状态,只要是有眼睛之人便能够看出来,难道道友以为我会看不出吗?”界皇叹息一声,道。

    听到这话。罗帆淡淡的道:“道友既然看出来,便该知道我的态度了。何必在这个时候又要开口?”

    界皇叹息一声,道:“他们所做的虽然有些过分,但毕竟伤害不到道友,相反的,反而是让道友获得了不小的好处,让道友度过了这一次的危机。这怎么算起来,也算是功过相抵,道友何不得饶人处且饶人?”

    “功过相抵?我却没想到道友的算法居然是如此的。”罗帆只是一笑。

    功过相抵?这种事情怎么能算是功过相抵?!

    对方要杀死自己乃是事实,对方直接引导混沌状态之中恐怖的存在要将自己湮灭,这更是毫无疑义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能够获得好处,能够借助这种危机度过一个难关,让自己的分身能够突破成功,这乃是自己的本事,关他们什么事?!难道某人要杀人未遂,让另外一人残废了,但因此让那人不能骑车,免于被卡车撞死,这也算是那杀人未遂之人有功不成?

    若是真的这样算的话,那杀人犯还有必要判刑?!

    那岂不是可以说,杀了某人,可以让另外某些人得到什么好处,这也算是有功于天下?!

    这明显不可能是这样算的……

    这个时候,界皇却是微微有些尴尬。

    显然,他心中其实却也并不认同自己的说法,只是,这个时候他却只有这个理由可以说了,所以却也只能将这话说了出来。

    “道友何必如此在意,他们对于道友来说,也只是蝼蚁而已,与他们计较,无端降低了道友的身份,放了他们,方才显得道友宽容,何乐而不为?”界皇叹息一声,道。

    “道友不必多说了。等道友说服了你自己再来与我分说吧。”罗帆淡淡的道。

    听到这话,界皇面色更加尴尬了。

    他确实是无法说服得了自己……

    只不过,就算是无法说服自己,他却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罗帆将聚皇他们这些皇者给杀死。

    要知道,这一方天地虽然广阔,虽然有着无数强者,现如今更是走在一条不断进化的正确道路上。但,皇者,对着天地来说,也是极为珍贵的存在!

    虽然没有真正完全统计,但这天地的皇者之中,从古至今,却也不过一千来而已。

    从这数量看起来,这二十多名至高皇者似乎不算什么。但别忘了,这一千来至高皇者,绝大多数都是普通的至高皇者而已!

    其中,能够掌握灵光的二级皇者,数量却只是其中不多的一小部分罢了。

    二十几名这样的皇者,相对来说,却已经是占据了极大的比例。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眼前聚皇等人被罗帆所杀。那么,这天地的实力,显然便会大幅度降低,到时候,这一方天地必然便又是一番混乱。说不定连此时此刻这天地的良好形势都会被破坏,连这天地正在快速发展的道路。都会被断绝……

    正是因为这个,所以界皇方才不得不在这个时候插口。

    “我不相信道友不知道我的用意。”界皇叹息一声,道。

    “这天地,并不是我放过他们的理由。”罗帆淡淡的道。

    他之前或许不知道界皇还是什么意思,但他的思维能力是何等超卓?只要这么稍稍一想,自然而然的,就已经是将一切都想清楚,自然就已经是明白了界皇的想法以及用意了。

    不过,这又怎样?

    这天地对于罗帆来说。也只不过是一处修行之所而已。

    这天地发展得好,对他而言,也就是修行环境好一点而已,这天地发展得不好,对他的影响,也并不大。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愿意为这天地的发展而放过一心想要致自己与死地的至高皇者?!那样的话,岂不是之后谁都能够在对付自己之后。用自己对这天地有功之类的理由来逃脱自己的惩罚?!

    事情,明显不可能是这样做的。

    界皇这个时候眉头已经是皱了起来。

    对于在这天地之中发展时间几乎算是最长的界皇来说。这天地,对他的意义却是明显和其他任何至高皇者有所不同。这里,相当于就是他的家,他的根!

    只要是对者天地有好处,他甚至愿意牺牲除了自己之外的一切。就算是受些委屈,他也在所不惜。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当初在与罗帆有所冲突的时候,便因为看到了罗帆的行动对这天地将会有着巨大的好处,因为知道那文明国度的发展将会让这一方天地同样是得到巨大的发展。所以方才那么轻易的就放过罗帆,甚至给这文明国度的发展以不少便利。

    若不然的话,以当初罗帆的实力。怎么可能在他面前讨到好处?!

    这文明国度的发展,又怎么可能顺利到这个地步?难道其他至高皇者看不到这文明国度的发展会给罗帆带来多少好处?难道他们就果真是那么高风亮节,对这文明国度的好处毫不动心?!

    若是没有界皇这种生存历史在这所有至高皇者当中算是最长的三级皇者存在,仅仅凭借龟寿他们,这文明国度的主人怕早就换人了!

    以界皇的这种心态,对于罗帆这种态度,显然是看不惯的。

    此时,他皱着眉头,淡淡的道:“如今,这一方天地的天地大劫即将到来,所有的实力,都是重要的,还望道友能够放弃私人恩怨,饶过他们。至少,让他们保存足够的实力来对抗天地大劫。”

    “天地大劫?”罗帆一皱眉。

    这天地乃是完美天地,这一点,他当初踏入这天地的瞬间就已经是有所察觉了。

    但,这天地的天地大劫到底是什么时候到来,他却是从来没有感觉到过。甚至,因为这天地的特殊构造,他都以为这天地根本不会有天地大劫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在此时此刻听到界皇说起天地大劫,不由得有些愣住了。

    “没错,道友难道果真没有感觉?”界皇皱起眉头,道。

    听到这话,罗帆心中一动,微微一感应之间,便有一种莫名的压抑从周围的天地作用在他的心中。这种压抑,就像是风雨欲来,就像是有着某种难以形容的恐怖变化正在酝酿,便似乎是天地间将有着种种恐怖的灾难即将诞生一般。

    这种感觉极为隐晦,极为模糊,若是他没有细致去感应的话,定然会将其忽略。

    “果然是有天地大劫即将降临!”罗帆在瞬间便有了明悟,知道了这种压抑的根源所在。

    见罗帆面色变化,界皇便已经知道,罗帆是已经是感应清楚了他所要其感应的了,当下便道:“这天地大劫,乃是这一方天地第一次出现,其强度还不知道有多大,我们却完全没有经验可以借鉴,还望道友大局为重。”

    “怎么会是第一次出现?这天地难道非是已经存在无数年了?”罗帆皱眉道。他却是抓住了界皇话语之中所透出的那一点奇异之处。

    界皇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罗帆。道:“没错,这天地确实是已经存在了无数年。若是正常来说,别说第一次天地大劫,说不定第七或者第八次天地大劫都要度过了。但,一直以来,这天地却都有着一个弱点。正是这个弱点,使得这一方天地的天地大劫从来没有降临过,让让这天地一直是保持着之前的那种模样。”界皇道。

    罗帆心中忽然有了明悟:“在这之前,这天地,并不完整,所以不会引发天地大劫降临?!”

    “没错,正如道友所想。这天地,在道友到来之前,一直是出于一个不完全。不完整的状态。这种状态,根本不可能引发只有完整天地方才可能引发的天地大劫。所以,哪怕是这天地已经是存在了无数年,但他也从没有度过一次天地大劫,一直以来,它,都是保持着之前那种状态,无增无减。无劫无量。”界皇悠然道,“但。这种情况随着道友的到来已经是改变了。道友当初创造那些生灵,组成那些文明国度,打破了这天地那种不完整的状态。使得这天地开始快速的演化,最终,终于在不久之前,完成了完整的关键一步。补全了天地轮回。这才引发了天地大劫的降临。”

    “果然是如此。”罗帆苦笑起来。

    这天地大劫,对于天地来说,乃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度过这天地大劫之后,这天地便将能够得到巨大的成长。

    但。同样的,这对于天地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危险!

    一不小心的话,这天地大劫,就可能将这天地完全毁灭,让这一方完美天地最终完全消失在混沌状态之间,让这其中的一切存在的痕迹都完全被抹去!

    正是因为天地大劫如此危险,所以此时此刻界皇对于罗帆的态度方才会如此的复杂。

    因为,这天地大劫的出现,根本原因就是罗帆!

    若不是罗帆施展的手段让这天地变得完整,若不是他建立的文明国度让这天地真正打破鸿蒙的状态,现在如何会有天地大劫降临?

    而没有天地大劫降临,这天地虽说没有机会继续成长,但同样也不会因此而遇到灭亡的危险……

    “这一次天地大劫,虽然是这天地的第一次天地大劫,但,因为这天地的天地大劫已经是被压制了无数年了,所以,其威力,必然是极端恐怖。便是有着我们存在,能够度过的可能性也是极小。”界皇叹息着道。

    正常的天地大劫,在天地建立几百万,几千万,最多也就几亿年之后便会出现。

    在这之后,每一次天地大劫再度出现的时间,都将不断增加,一直到最后第八次或者第九次天地大劫,那时间间隔也不过是以亿亿兆年计算的岁月而已。

    但,现在,这一方天地自从诞生以来,所经历的岁月却已经是以亿亿兆都难以计算了!

    这样漫长的岁月一直没有引发天地大劫的降临,虽说有着客观的,那天地并不完善的原因,但同样是相当于这天地将天地大劫压制了这么漫长的岁月!

    这样一来,被压制的劫数最终爆发出来的威力,当然便会比起正常的劫数强大不知多少倍了……

    听着界皇对于那天地大劫近乎喋喋不休的讲述,罗帆心中却是陷入了迟疑当中。

    这天地大劫无论是多强,对于拥有先天不灭灵光的他来说,却怎么样都不会影响到他的生命。毕竟,即便是整方天地完全毁灭了,他也能够躲在那先天不灭灵光之中继续存在。

    但,若是这天地度不过那天地大劫,在天地大劫之中最终完全毁灭,那他的损失却也相当不小。

    首先,他借助这天地的环境来完善自己则之世界观的便利便没有了。

    其次,他在这天地之中所布置的种种,也将毁于一旦,相当于他之前在这天地之中的一切行为都变成了一场空,成为了无用功!

    这两个理由,让他却是难以安心坐视眼前这一方天地毁于天地大劫之中。

    界皇是何等人?哪里会看不出此时此刻的罗帆心中已经是动摇了,大喜。道:“道友不必担心,我却可以让他们不再找道友麻烦。而且,也可以让他们付出足够的代价来向道友赔罪。”

    “足够的代价?他们有什么东西,是我所需要的?”罗帆淡淡的道。

    “当然有!他们若是没有什么东西是道友所需要的,如何可能威胁到道友?!”界皇哈哈一笑,道。

    听到这话。罗帆双眼一亮,却是将目光投注在聚皇他们中央的那混沌之种上。

    确实,若是那代价是这混沌之种的话,确确实实是让他颇有兴趣,足以抵消之前他们对自己的攻击这件事了。

    “混沌之种,绝不出让!”这个时候,聚皇咬着牙道。

    在之前,罗帆和聚皇之间交流的过程之中,聚皇等人却是将一切都听在耳中。在当时。他们心中的屈辱,那却是根本不用多说,那几乎是让他们恨不得立马自爆了。

    但,他们毕竟是理智的至高皇者,哪怕是心中屈辱,却也知道,界皇开口,这已经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

    别看之前他们认为罗帆拿他们没有办法。他们就会认为罗帆果真就真的对付不了他们了。事实上,他们却是相当的清楚。此时此刻罗帆虽然拿他们没有办法,但那只是因为他们还能够催动那混沌之种的缘故!

    若是什么时候他们无法催动那混沌之种了,那么,等待他们的,必然便是罗帆绝对强势的打击!这种打击,按照这个时候罗帆的决意来看。必然是足以致命的!

    正是因为清楚的知道这种形势,所以,他们哪怕是屈辱,却也只能够硬生生的忍住,将希望寄托在界皇身上。希望界皇能够说动罗帆,能够让他放过他们。也阵势因为这样,才一直都装木头,完全没有插口。

    但,这个时候,听他们的意思,居然是要付出混沌之种,聚皇终于不答应了。

    要知道,这混沌之种,可是聚皇自己的!是他付出了无数代价,耗费了无数精力方才获得的宝贝。其珍贵程度,虽然比不得先天不灭灵光,但却也比起其他一切的伪混元灵宝强上千百倍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要他交出这混沌之种来换取罗帆放过他们所有人,他怎么可能愿意?

    罗帆听到这话,淡淡的看着界皇。虽然他并没有开口,但他的意思已经是再明显不过了。

    这种问题,必须界皇解决……

    界皇在这个时候皱起眉头,道:“聚皇道友,难道这混沌之种比起你的性命更加重要?”

    “虽然不比起性命重要,但和性命的价值,却也差不了多少!”聚皇咬着牙道。

    那声音之中,充满了强烈的不甘与决意,光是听这声音,就可以听出他与这混沌之种共存亡的决心了。

    听到这话,界皇淡淡的道:“道友能够与这混沌之种同死,难道其他道友也愿意?”

    “这是我的混沌之种!”聚皇咬着牙,道。

    “聚皇道友,我等本不该说话,只是此事关乎我等性命,却不得不说。”这个时候,另一位至高皇者的声音从那混沌之种周围传出来,“混沌之种现在虽是道友的,但,也只是现在而已。若是没了性命,这混沌之种,最终也将落入罗皇手中。对于罗皇而言,那样也只是稍稍麻烦一点而已。”

    聚皇冷笑道:“我愿意!此物与我性命一般珍贵,我宁愿与他同死!”

    “道友何必如此顽固?若是道友不放弃此物,那便是此物与性命同时失去,若是道友放弃此物,还能够保住与此物同样珍贵的性命,何乐而不为?”另一位至高皇者这样道。

    聚皇这个时候却只是咬牙不言,那种水泼不进的样子,着实是让其他皇者焦急至极。

    这个时候,界皇终于开口了,他淡淡的道:“性命交关,难道诸位道友还要装傻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