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与会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与会

    【本书首发网站http://,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修士的感应能力随着道行境界的提升而不断的提升。※%

    连一般未曾成仙的修士都能够隐隐间感应到未来的光影,感应到未来所发生的种种,像是至高皇者这等已经几乎走到真圣级数之下尽头的修士,所感应到的东西,当然只会多上无数倍,而不可能更少了。

    只是,一直以来,为何并没有多少至高皇者将这种感应能力当成是自己行事的依凭,没有任何一位至高皇者会在事前推算占卜一下,然后就按照这推算的结果,占卜的结果来布什么什么的局?

    这其中的原因,除了因为达到至高皇者级数的存在,其对手一般也是至高皇者,其谋算的,也是他们那个级别的存在,如此一来,彼此的推算能力都会受到干扰,难以完整的得到自己所需要的信息之外,更重要的就是,如同化皇所说的,他们的感应能力每时每刻都能够感应到无数的信息,得到无数的预示!

    而这些信息,这些预示当中,几乎全部都是假的,只有亿兆分之一的信息可能与事实有着那么几分关系而已……

    换句话说,若是他们将这种感应到的信息,得到的预示当成行动准则的话,每一次行动,都相当于只是获得了亿兆分之一的成功可能!

    若是要提升这种成功的几率,他们所能够做的,就是在这之前通过自身的心灵去全力推演,去在那亿兆种得到的信息之中寻找出一个很是普通,很是寻常的,正确的那个未来……

    而这,显然还不如直接按照自己的心性去行事,按照自己的遭遇去行事来得正确。来得有利……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一般而言,至高皇者,甚至是更低层次的存在,都并不将这种对未来的推演来当成自己的行动准则。

    所以,这个时候。化皇方才会说出这种话语。

    事实上,罗帆对于这种情况,却是有着自己的理解。

    正常来说,强大修士所感应到的那无数信息,无数预示,甚至是种种完全相反,彼此相互之间有着绝对冲突的种种欣喜,种种预示,其实。都是真实的!

    只不过,那是无数个不同的未来罢了。

    也即是说,在那无穷无尽的信息,无穷无尽的预示之中,每一种信息,每一种预示,都代表着一种完全不同的未来!

    之所以显得混乱,之所以彼此有着冲突。那就是因为那不同的未来有不同的发展,而这种不同的发展却是混合在一处。形成一种极为混乱的信息状态而已。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这无数信息之中,方才能够找到亿兆分之一的真实,方才能够有着亿兆分之一的可能性指导他们去做正确的决定。

    至于,为何至高皇者级数的存在会得到无数未来的预示,从而让无数未来混合在一处。让他们难以分辨,而那些未曾成仙的修士反而是能够得到一些准确的预示,能够见到一个准确的未来,那原因其实很简单。

    因为,越是强大的修士。对于世界的影响就越是巨大!

    那些未曾呈现的修士,他们对于世界的影响,微乎其微,他们所看到的未来,根本就是那些强大的存在所确定的未来而已,那发展,却完全是那强大的存在所确定的。因此,他们所看到的,方才有着更多的可能性是真的。

    而那些强大的修士则不同了。

    他们,对于世界的影响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几乎是任何一个念头,任何一个想法,任何一点意念,都可能让世界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都可能让整个无数时空产生种种无法想象的变化!

    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说,他们时时刻刻都处于无数未来的交界,他们,随时都能够踏入完全不同的未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所看到的,所感应到的,自然便是那无数未来的信息,那无数未来的光影了……

    这种差别,当然并不是代表着那些弱小的修士反而能够更好的推算出未来,而那些强大的修士这种能力反而退化了。

    事实上,这两者之间的强弱,却依然没有任何改变。

    强者,依然强大,弱者,依然弱小。

    那些弱小的修士,即便是看到未来,即便是认清未来,对他们来说,也是于事无补。

    因为,他们便是看得再清楚,再明白,哪怕是将其中的一切最细微的细节,甚至是将一切发展都看在眼中,甚至都已经知道了做出多细微的动作就能够改变未来,能够让未来走向完全不同的轨道。但,他们的实力,让他们根本只能看着而已……

    无论他们做出什么努力,无论他们想要让世界做出哪怕最细微的一点改变,都是不可能的……

    换一种说法就是,那些弱小的修士,就算是看到未来,也只是一种悲哀,看到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至于那些强大的修士,比如这种至高皇者级别的存在则不同了,他们虽然看到的是完全混乱的,无数未来交织而成的信息,但,他们却完全不会受到影响!

    对于他们来说,不管看到的是什么,只要他们不愿意,就能够直接扭转!无论那未来是多么的悲哀,都是如此。

    此时此刻,化皇听到罗帆的话语,面上现出疑惑之色。

    她在这个时候心中隐隐间生出了一些不祥的预感。罗帆乃是三级皇者,乃是与她同一级别的存在,这一点,她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而这样的存在,显然不可能信口开河,既然他这样说,那么极有可能,自己若是放开限制之后所能够看到的,便是自己所不愿意看到的。

    心中种种想法闪过,化皇最终还是压下了这种不祥的预感,缓缓的调整自己的心灵。调整自己的观念。

    在这种调整之中,她原本被自己的观念所压制的种种感应,开始快速的在她心中浮现出来。

    “怎么可能?!”当看到这信息的瞬间,她就忍不住面色大变。

    因为,在这瞬间,她所看到的未来。却是让她难以置信!

    在她所看到的那些信息,并不是如同以前那般杂乱,并不是以前那般完全混合在一处,而是,所有的一切,尽皆指向一个目标,那就是,天地大劫,即将到来!

    这种情况。却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种命运,根本不可扭转。无论是选择什么样的未来,这天地大劫,都必然降临,而且,将会在短短的数千万年之后就降临!

    “看来。道友应该已经看清楚了。”在这个时候,罗帆微微一笑。道。

    天地大劫,乃是一方天地的大劫。那却是涉及了时间、空间以及其他的一切!无论是什么样的未来,无论是选择什么样的发展方向,只要这天地达到要求,这天地大劫便必然会降临!

    正是因为如此,至高皇者所接收到的。那指向无数未来的无数欣喜,无穷预示,自然都是指向那最终的结果,那天地大劫降临的结果……

    “果然是天地大劫,没想到。这天地,居然也要面临天地大劫了……”化皇苦涩的笑了起来。

    听到这话,罗帆心中一动,这天地也要面临天地大劫?看样子,化皇应该是也遭遇过另一方天地的天地大劫了。如此看来,化皇显然应该是从地球宇宙之中进入这一方天地的。

    毕竟,这一方天地紧邻地球宇宙。不成真圣的存在能够跨越两方完美天地的,显然就只能从地球宇宙进入这一方天地……

    “不知道友是哪位真圣门下?”罗帆试探着问道。

    听到这话,化皇微微一震,眼神之中显现出一种疑惑,紧接着便是恍然大悟,显然是知道了罗帆为何会问出这话了。

    于是,她只是摇头,道:“我并非任何一位真圣的门下。当初我通天教主乃是同代修士,只是,最终在争夺成圣机缘的时候,他取得了胜利,我失败了而已。”

    “成圣机缘?”罗帆眉头一皱。这东西,听起来似乎很不简单……

    “这些事情,你日后便知,此时却是无法用言语来分说。”化皇叹息一声,眼神之中却是显得有些怔忪,有些茫然,似乎是在追忆不知多少亿兆年之间的那种种经历一般。

    听到这话,罗帆对那成圣机缘不由得更加好奇了。

    不过,这个时候自己和那化皇之间还并不算有太深厚的交情,对方看起来也不愿意分说请你处,再询问下去,也只是自讨没趣而已。因此,他也就闭口不言,笑道:“没想到道友居然有这样的历史,实在是让人佩服。道友既然有过度天地大劫的经验,说不得此次这一方天地的天地大劫,便要靠道友一同出力了。”

    听到这话,化皇回过神来,道:“我虽见过天地大劫,但,经验却并不多。真正有经验的,还是界皇道友。”

    “界皇道友却已经知道此事,想来必有安排。”罗帆对于化皇知道界皇比她更有经验,却是一点都不感到惊讶。看界皇那模样,也并不是绝对低调之人,连自己刚刚进入这天地没多久都能够知道的事情,化皇这种在这天地已经不知多少亿兆年的存在能够知道的,显然只会比起自己更多,而不会比起自己更少。

    “既然天地大劫将临,我也要回去准备一番,就此告辞了。”化皇对着罗帆行了一礼,道。

    听到这话,罗帆微微一笑,回礼送她离开。

    他们两人的这一番对话,却并没有怎么掩饰。

    此时此刻,这天地之间应是有着不知多少强大的存在感应到了他们所说的内容。

    一时间,却是有着一股股强大的气息从那天地之间的各处冒出来。

    这些气息一股股都是如此的恐怖,如此的强悍,出现之后,便是充斥天地之间,让那整方天地好像是瞬息间便陷入了群雄争斗的战场一般。

    在这种种气息之间,一股股意念在彼此沟通。相互联络着。在其中,更是有着一股股意念向着罗帆而来。这些意念,不是其他,正是询问那天地大劫之事。

    对于这种种询问,罗帆却是完全没有去回答他们的疑惑,听到他们的疑惑之后。只是随意的将他们打发去询问界皇,言称自己知道得并不清楚,真正掌握一切的,乃是界皇,自己也是界皇提醒方才知晓的。

    这些话语,显然并不能让那些强大的存在满意。

    只是,他们无论是多强大,对于罗帆来说,最多的也只是和他持平而已。罗帆不愿意说的东西。他们怎么可能逼迫出来?!

    特别是,有着几名至高皇者一番纠缠之后,被罗帆顺势教训了一番,让他们的本体爆开了几次之后,就再无任何至高皇者来烦罗帆了。

    “道友好手段啊……”这个时候,界皇有些无奈的声音在罗帆耳边响起。

    罗帆只是一笑,道:“道友才是好手段,本来这些事情该是道友做的。现在居然推到我这边,想要让我来做。”

    “何来本来是我做的?”界皇这个时候却是有些愤愤不平的道。“我与道友同样是这天地的一份子,就算是我在这天地待的时间长一点,和诸位道友也并无区别,我与诸位的责任哪有什么区别?”界皇无奈的道。

    听到这话,罗帆只是冷笑,道:“没有区别?为何当初道友不早早揭示出来?要等到过了这么多年方才让我来揭示?还是说。道友已经有了把握度过这天地大劫,根本用不上其他道友?”

    说到这里,他一顿,接着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哦。看来我猜到真相了。抱歉抱歉,这次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

    听到罗帆这种故意的表演,界皇更是苦笑了。

    他确实是有些谋划,这一点是理所当然的。只是,这些谋划之中罗帆却是占了极重要的位置,其他所有的皇者,也都是需要出一份大力的。

    之所以没有早早的说出来,只是他还在完善自己的谋算而已。

    现在被罗帆这么一说,倒显得他有些小家子气了。

    当下,他就道:“我本来并没有告知众多道友,只是因为这种事情由他人告知本身就是一种冒犯,我只是希望其他道友能够自己感应出来而已。却哪里是早有准备?”

    罗帆听了,不由得一笑,道:“是吗?那看来我还真的已经打乱了道友的安排了,实在是罪过啊。”

    “道友饶过我行不行?”界皇苦笑道。

    罗帆淡淡一笑,终于不再开口。

    见到罗帆不再开口,界皇才松了口气,道:“既然道友已经说通了,那么这次,我们便不再耽搁,不如开一场会来商量一下该如何应对这一次的天地大劫如何?”

    虽说还有着数千万年时间这天地大劫才会降临,但对于他们这种存在来说,数千万年,这又算得了什么?一次修行,一次闭关,也就过去了。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此时却也已经到了该是要商量怎么度过这一次天地大劫的时候了。

    说着,界皇又叹息一声,道:“本来之前还有这数亿年之久,慢慢来谋划一番还好,没想到道友一番行动,却是让这天地大劫忽然加速了十倍,让时间只是剩下数千万年而已。”

    对于界皇他们这种存在来说,龟寿所做的一切,就是罗帆所做的一切。

    龟寿做的任何事情所造成的结果,就是罗帆所造成的结果……

    听到这话,罗帆却是不以为然,道:“虽然是快了十倍,但,道友不得不承认,这天地现在的承受能力比之前已经是强了十倍。”

    “……”听到这话,界皇却是无言以对。

    这乃是事实。虽说是天地大劫更快降临了,但这天地却变得更加完善,那大道碎片,真圣玄奥的组成,比起之前却是从无秩序变得有秩序,那稳固程度何止是提升了十倍?!

    从这方面来说,这对于这天地来说,显然是一件不错的好事。

    “虽是如此,但终归是有些仓促啊……”界皇叹息一声。

    不一会,界皇忽然道:“好了,我已是通知了其他道友。现在却正是开会的时候。”

    显然,在之前和罗帆交谈的时候,界皇却已经是采取了行动,一个个的通知了其他至高皇者。

    这却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一心多用,便是一些聪慧的凡人都能够做到,他们这种至高皇者便是一心演化出无数个世界出来都是毫无压力的。在说话的同时通知其他人,那实在是再轻松不过了。

    听到这话,罗帆点点头,心中一动,带着龟寿,顺着界皇的指引,抬步一跨,身形就已经是来到了一处玄之又玄的所在。

    这里乃是无边无际的灰蒙蒙,在这灰蒙蒙之中。有着一种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玄奥在翻涌着。

    “这是道友的先天不灭灵光?以这种先天不灭灵光来充当会场,道友果然是好手段。”罗帆一看便知道究竟,忍不住赞叹一声。

    这个时候,界皇的身形浮现在他的面前,对着他道:“还不是因为事起仓促?不然的话,我却能够寻找一个更合适的会场。”

    先天不灭灵光可不是其他宝贝,其中蕴含的道理与玄奥对于至高皇者来说乃是他们最为需要的,在这天地的至高皇者看来。那甚至是他们成就真圣的依凭。

    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开这先天不灭灵光。对于任何一名三级皇者来说,都是相当于将自己的宝库公开,那却当着你不是普通心态的强者所能够做到的。

    听到界皇这话,罗帆只是一笑。

    这个时候,有些迷糊的青翼和玉智两人却也同时破空而来,出现在这里。

    显然。她们也得到了界皇的消息,同时赶来这里了。毕竟,她们现如今也已经是至高皇者,虽说比不得罗帆,比不得龟寿。但也已经是站在这天地的巅峰层次,这种事关这天地存亡的大事,他们自然也必须参与。

    她们两人见到罗帆与界皇他们,不由得躬身行礼,之后很是拘谨的来到罗帆的背后。

    成为至高皇者之后,她们方才更加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和罗帆以及界皇之间的差距到底是多么巨大,那种拘谨,却是更加发自内心。

    界皇自然并没有太多的理会青翼和玉智她们,只是微微点头,便和罗帆继续交谈起来。

    在他们交谈的时候,越来越多的至高皇者踏入这先天不灭灵光之中,渐渐浮现在周围。

    这些强者在进入先天不灭灵光之后的表现各不相同。

    对于那些同样拥有先天不灭灵光的三级皇者来说,眼前这种模拟混沌状态对他们根本没有多少障碍,他们自己拥有的先天不灭灵光的气息,足以让他们在这种模拟出来的混沌状态之中如同在其他正常时空之中随心所欲的做到自己想要做到的一切。

    而那些并不曾拥有先天不灭灵光的皇者显然就不一样了。

    对于他们来说,这种模拟混沌状态,几乎就像是真正的混沌状态一般,让他们不得不依附在那些三级皇者周围,方才能够借助那些三级皇者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安定下来。

    如此这般一来,随着越来越多皇者出现在这里,这一片灰蒙蒙的存在之间,却是分成了二十三个阵营……

    其中,包括罗帆,但却不包括界皇。

    “二十四道先天不灭灵光?”罗帆一眼扫过去,心中不由得产生莫名的震撼。

    每一个阵营代表着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二十三个阵营,就代表着二十三道先天不灭灵光,再加上现在他们所在的这一道属于界皇的先天不灭灵光,显然便是二十四道先天不灭灵光!

    一方并不完善的完美天地之中居然蕴含着如此多数量的先天不灭灵光,这怎么看都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

    “可惜,还有几位道友不愿到来。”这个时候,界皇却是叹息一声,神色当中却是显现出几分莫名的失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