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疏忽大意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疏忽大意

    【本书首发网站http://,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不过,既然界皇不想说,或者不好说,那他也就不再管了。¢£

    此时此刻,那巨大的镜子正面的那一个黑色漩涡就如同一个真正的黑洞一般,将这整方天地之中的一切烟雾都疯狂吸入其中,让周围越来越大范围的时空之间的烟雾变得越来越稀薄。

    不过,很显然,这一方天地实在是太广阔,太浩瀚了。

    哪怕是如同黑洞一般吸收,哪怕是这种吸收的力度甚至已经超越了时空,直接作用在这天地之间一切范围之内存在的一切烟雾,想要将这所有的烟雾吸收一空,显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按照罗帆现在的推算,这镜子之中的黑洞至少需要上千年时间方才可能将这整方天地之间存在的那无穷烟雾给完全吸收一空……

    对于这一点,界皇显然也早有预料。

    此时的他,神色当中却是有着几分烦躁,似乎正在为这种速度发展得太慢而心中有些不爽……

    对于这个,罗帆却是不管不顾,只是将自己的力量灌入那镜子之中而已。

    猛地,他心中一动,忽然好奇那冥土现在的变化。

    想法一转之间,他的双眼便已经是穿透了一切阻隔,悍然照入那冥土之中,直接将冥土此时此刻正在产生的变化尽皆纳入自己的双目之间!

    在这个时候,整个冥土,同样是被那无穷的烟雾之中包裹住。

    不过,在那烟雾之中,却已经是完全看不到任何生灵,任何阴魂,甚至哪怕是龟寿,哪怕是青翼和玉智两人。这个时候也已经是完全消失,并不存在于那冥土之中,或者说,并不存在于那烟雾之中了!

    这种情况,分明便是那种烟雾并不只是将他们的心灵送入那种奇异的所在,而是直接将他们的本体送入那奇异所在之中!

    此事原本极为不可思议。但罗帆想法稍稍一转,却就已经明白过来这到底是因为什么了。

    要知道,这冥土却是阴魂魂灵的居所,其中的规则法则,其中的大道,都必然是针对这个而生出变化。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种烟雾包裹之下的种种规则变化,自然而然的也会被冥土所影响,最终转化为现在这种模样。并不只是将心灵传入那奇异所在,而是直接将其身躯,将其阴魂,将其魂灵,尽皆穿入其中!

    这种情况,对于冥土之中的一切生灵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心灵的冲击,那只能够用心灵来抵挡。而心灵。与力量之间却并没有直接的相关性,或许有些强者的实力强大。但心灵却并没有达到无懈可击的地步,那说不定便会在那种冲击之间完全崩溃,最终消亡。而有些生灵,或许本身不够强大,但心灵已经是圆满无暇,无懈可击。却反而能够从那种冲击之中脱身而出。

    但,现在其将整个身体,整个魂灵,整个阴魂完全传入,那情况就有了本质的改变。

    这样的话。抵挡冲击的,就已经不只是心灵而已,而是还包含了更多的,比如力量,比如肉身!

    如此一来,抵挡起来,自然是更加的轻松,突破而出的可能,自然便变得更大了……

    明白这个之后,罗帆不由得暗自放下心来。

    若是单纯是凭借心灵,龟寿他们或许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抵挡,但加上他们的力量,加上他们的身躯,那情况显然便不一样了。

    就在罗帆这样想的时候,在那冥土中央,那烟雾一震,猛然间有着一个空隙区域凭空出现。

    在这空隙区域之间,有着一个人影,由虚化实,浮现在那里。

    这个人影,却正是龟寿!

    这模样,很显然是龟寿已经是将那种冲击给抵挡住,自身已经是度过了这天地大劫的第一波劫数!

    就在龟寿出现不久之后,在他不远处,青翼和玉智两人几乎是同时排开那烟雾,营造出了一个没有烟雾的虚无区域,之后身形同样是由虚化实的出现在那里……

    看着他们三人没事,罗帆暗自点了点头。

    他们三人的出现,似乎乃是一个信号一样,接下来越来越多的生灵化虚为实的出现在冥土之中的各个时空之中。

    冥土之中的阴魂魂灵的数量之多,甚至比起阳界的还要多上千倍,万倍!

    这样密密麻麻的不断脱身而出,不断的将烟雾消去,这却是让按冥土之中的烟雾变得浓郁的速度,却是并不明显。

    便像是他们的恢复和他们的消亡根本就是持平的一样。

    随着越来越多的生灵从那种状态之中脱身而出,冥土之中却是增加了越来越多的生机。

    看着眼前这已经变了模样的冥土,龟寿眼神之中充满了愤恨。

    心中一动,他力量涌动之间,就有着生死簿和判官笔的虚影在他的脑后浮现出来。

    这两个虚影浮现出来之后,生死簿虚影缓缓翻开,而那判官笔的虚影则是开始在那生死簿之上缓缓的勾勒起来。

    那勾勒的速度极为快速,极为复杂,几乎是呼吸之间,便已经是勾勒几亿笔的地步……

    在这勾勒之间,那生死簿和判官笔好像是化作两个黑洞一般,开始疯狂的吸收周围无穷无尽的烟雾,让他们三人所在之处就像是化作一个巨大的漩涡,搅动着这冥土之中无穷时空内部的无穷烟雾,使得这些烟雾渐渐的顺从这漩涡而开始旋转,而已使得那些烟雾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稀薄。

    这种变化,使得原本度过那种冲击有些危险的众多冥土生灵却是开始以更快的速度化虚为实,从那种莫名的状态之中脱离出来,让那些烟雾在这个时候渐渐的涌动,渐渐的变幻……

    这种效果,却是和罗帆与界皇现在所做的差不多。

    只是,相比于罗帆和界皇两人那种举重若轻。此时此刻的龟寿面上却满是吃力之色。

    而且,在这种吃力之间,他的眼神更是有着点点烦躁浮现出来……

    这种烦躁,与界皇心中所诞生的烦躁有所不同。

    界皇的乃是要解决这烟雾需要的时间太长,乃是一种表面的烦躁,他的内心却并不会因此而产生任何改变。

    而龟寿则不同。他的烦躁。却似乎乃是从心底爆发出来的,乃是一种似乎最深层的,被某种莫名的外力所影响所爆发出来的烦躁……

    这一幕,却是被罗帆看在眼中。

    当看到这一幕的瞬间,罗帆心中灵光一闪,就已经是明白了为什么界皇打算放弃现在正在运使的那个铜镜了!

    这种充斥整方天地的烟雾,乃是一种极为玄奇的煞气!

    这种煞气,能够将生灵的心灵拉入某处奇异的所在进行攻击,其对于心灵。显然是有着绝大的负面效果的。

    在这种负面效果之下,哪怕是界皇这种存在,若是承受太多,那也绝对会影响其心灵,最终让其成为这天地大劫的一部分劫数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界皇不放弃此时着一件法宝,不断提升着一件法宝的威能,那最终。便只会是他的心灵与这一件法宝的融合变得越来越深入,最终便可能让他的心灵直接受到其中那无穷的煞气所影响。最终即便是不会化作这天地大劫的一部分劫数,却也必然讨不了好处……

    明白这个之后,他不由得叹息一声。

    心中一动,一道分身直直分开了阴阳,悍然冲入那冥土之中,来到了龟寿身前。

    这个时候。龟寿看到罗帆,面色一震。

    罗帆不等他说什么,道:“还不住手?你莫非是想要成为这天地大劫的一部分不成?!”

    “成为这天地大劫的一部分?!”龟寿心头一颤,面上有着惊骇之色。

    他也是二级皇者,之前罗帆未曾说出来之前。他根本没有往这方面去想,自然便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现在罗帆这么一说,他无数灵感爆发,却是恍然间就已经是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他借助这种生死簿和判官笔的力量确实是能够将那些煞气不断的吸收,但这生死簿与判官笔本身就是与他形成某种程度融合的存在。

    这些煞气融入生死簿和判官笔之中,也就相当于融入他的身体之中。

    少量的时候还好,若是数量一多的话,那他却必然就是要被这煞气所扭曲自身的心智,自身的本性,到时候只会根据这些煞气的本质而行动,却不再会有自己的想想法,不再会有自己的作为!

    那,岂不便是成为这天地大劫的工具,成为天地大劫的一部分劫数?!

    明白这个之后,他哪里还敢怠慢?!

    心中微动之下,便瞬间停下了生死簿与判官笔对那煞气的吸收。

    只是,情况,却完全无法如他所愿……

    他虽然停下催动生死簿与判官笔的虚影,让其中产生的吸力消失。但,那些煞气,那些烟雾却依然没有停止向着这两者涌过来!

    依然是有着无穷无尽的煞气,无穷无尽的烟雾从四面八方,从那冥土之中的一片片时空之间不断的涌出,疯狂的向着这两者冲过来,不断的融入其中!、

    那速度,虽然比起之前龟寿主动吸收的时候要慢上许多,但却依然是连绵不断,根本无法断绝!

    “糟糕,我完全无法停下了!”龟寿在这个时候惊骇欲绝,大叫出来。

    罗帆这个时候眉头已经是深深的皱了起来,心中却是暗叹:“果然没有这么简单……”

    天地大劫,乃是一种针对完美天地,足以将一方完美天地完全覆灭的恐怖劫数,这样的劫数,当然不可能只是死物,当然不可能只是按照固定程序来进行。

    这样的恐怖劫数,必然是有着一种类似天地意志的灵智在掌控着一切!

    而这种天地意志,在明明知道怎么做会有着强大的力量加入自己一方,会有强大的存在帮助自己来对这天地施加劫数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放过?

    龟寿想要将这煞气断开?又怎么可能?!

    心中种种想法闪过,罗帆心中一动。这分身抬手缓缓的向着那生死簿和判官笔的虚影按过去。

    他的这一手,蕴含了他最强的领悟,包含了先天不灭灵光的玄奥,蕴含了他在那混元灵宝碎片之中的种种领悟。

    其威能之强,哪怕是界皇这种存在,被这么一按的话。都必然会身体崩散,必须回归那先天不灭灵光之中重生才行了。

    现在这么一按直直按在那生死簿和判官笔的虚影之上。

    瞬间,那两者便产生了剧烈的震荡。

    轰隆轰隆……

    两声惊天动地的霹雳声响之间,两股强烈无匹的冲击波从那生死簿与判官笔的虚影之中喷薄而出,瞬间便席卷了这冥土之中的一切时空,让这些时空在这瞬间产生了强烈的震荡!

    若不是这冥土强悍无双,对于冲击的承受能力却是极为强大,这个时候的这种变化,怕就已经是足以让这冥土之中的时空毁灭千百个了……

    虽说罗帆的攻击目标乃是那生死簿与判官笔的虚影。

    但这两者显然是与龟寿有着极为紧密联系的。在这个时候,在那冲击诞生的瞬间,龟寿面上便一阵苍白,紧接着,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有着无数鲜血喷涌出来!

    那场面,简直就像是整个身体在这和孙坚已经是破碎成为无数细碎的碎片,现在只不过是勉强保持着那一个轮廓而已了一样……

    “居然不行?”罗帆此时却是眉头大皱。

    虽说眼前他这一按的场面乃是无比震撼,无比惊人的。但他却清楚地感觉到,在他的手下。那生死簿与判官笔却依然是存在着!

    这两者,在方才虽然崩散了一下,但却很快的就已经是重新凝聚,转眼间就完全恢复过来了……

    至于龟寿现在身体所受的伤害,他却是没有半点担心。

    要知道,龟寿现如今。也已经可以算得上是概念上的不死了,哪怕是整个身体完全被绞碎,完全被毁掉,只要没有从根本上将其存在概念完全毁掉,他都会在若干时间之后自然重生回来。而不会真正的死亡的。

    更别说,这个时候他还只不过是全身毛孔喷血而已,那身体,那心灵,那生命本源,却都还是完整的……

    冲击波渐渐散去,龟寿的身形再度显现出来,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现在的他,和之前却是一般无二。

    看起来就像是之前的那一拨恐怖的冲击波并没有出现过一样,整个人依然是悬浮在那里,而那生死簿与判官笔的虚影也依然是悬浮在他的脑后,更同样是不断的吸取着周围无穷无尽的煞气!

    注意到这一幕,无论是龟寿还是青翼玉智都是面上现出惊骇之色。

    “主人,这该如何是好?”龟寿惊道。

    罗帆皱起眉头,道:“没想到居然会如此强大,看来,不得不全力出手了。不过,你却要做好心理准备,我若是全力出手,你这身躯,怕是要抛弃了。”

    “只要能够脱身,这身躯抛弃了也无所谓!”龟寿直接道。

    抛弃身躯,只要操作得好,对于现在的龟寿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几乎是下一瞬间就能够重新恢复过来,他自然不会担心。

    罗帆也不多废话。

    抬手轻招,在本体之处的那神庭天鼎微微一震,就已经是破开阴阳间隔,直接来到了冥土之中,出现在他的面前。

    顺手伸出去抓住这神庭天鼎。

    接着,神庭天鼎开始渐渐的变幻,从一个三脚圆鼎的模样渐渐的改变成为一个极为奇妙的葫芦模样,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之上。

    这个葫芦出现之后,周围的煞气好像是受到了莫名的刺激一般,开始快速的震荡起来。

    而龟寿他们更是在瞬间感受到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怖压力从那葫芦之中传出来,压迫着他们的身躯,压迫着他们的心灵,压迫着他们的生命本质,让他们在这瞬间尽皆感受到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怖从心底诞生出来!

    在这瞬间,他们三人尽皆明白。这,乃是一件远远超越他们理解范畴的强**宝!

    明白这个之后,他们却尽皆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期待。

    这样恐怖的法宝,想来必然能够将那两件法宝的虚影给击溃吧……

    罗帆这个时候却是没有去管周围的煞气如何,也没有管龟寿他们如何……

    在这个时候,他心中一动。灵光注入这葫芦之中。

    瞬间,那葫芦口便有着一道光芒喷薄而出!

    这一道光芒是如此的玄奇,如此的奥妙,在出现之后,便直接凝成一团,散发出一种毁灭一切,却又包含一切的感觉。

    在这光团出现的瞬间,这整个冥土似乎都微微震荡起来。似乎是这冥土都承受不住这一个光团一般!那无穷时空,都剧烈的震颤起来。其中刚刚从那煞气之中脱离出来的无穷生灵,尽皆是在这个时候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恐惧从心底冒出来……

    而那些煞气,在这个时候产生的变化却是更加的巨大。

    就像是这里有着那煞气的天敌一般,那些煞气开始疯狂的向着四面八方涌去,将这一处位置越来越多的空间让出来,使得这光团周围出现了越来越大范围的纯粹虚空!

    此时此刻,罗帆的分身却已经是感到极为吃力,那葫芦在发出那光团之后。就像是将自身的一起都已经发出来一样,隐隐间有着就要崩溃的迹象。让罗帆为了维持那葫芦,为了维持那光团却几乎耗费了全力!

    此时此刻,他的身体更是随着微微的颤抖起来!

    “不能再等了!”他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随着这想法,他对龟寿道:“做好准备!”

    说着,勉强顿了一下,发动那葫芦。那一团光团微微一震之间,就已经是直直向着龟寿脑后的那生死簿与判官笔的虚影冲过去!

    在这个时候,龟寿就感觉到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怖从心底产生。

    一种无比强烈的逃跑**在他的心中不断的涌动,催促着他用最快的速度躲避!

    若不是紧紧记住罗帆之前所说的,龟寿这个时候怕就已经是在这种心底的催促之下躲开了……

    而这个时候。他却只是狠狠的咬牙,硬生生的顶住心底的催促,整个人就好像是亘古以来就已经是屹立在此处一般,硬生生的定住不动!

    虽然心中有着这无数想法,但事实上,那光团却是超越时空的,当其离开葫芦口的同时,其实就已经是来到了那生死簿与判官笔的虚影之中,悍然一爆之间,那生死簿与判官笔的虚影无声无息的就已经消失无踪。

    而与此同时,龟寿只感到一种恐怖的力量扫过他的身体。

    接着,他的身体就好像是太阳底下的雪人一般,渐渐消融,不一会间,就已经是完全消失,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了……

    “龟寿?!”青翼和玉智两人双瞳一缩,忍不住惊呼出来。

    不过,很快的,她们就想起之前罗帆所说的,却不由得尽皆松了口气。

    虽说一直以来和龟寿都有些竞争关系,平常更是颇为嫉妒羡慕龟寿的际遇,但经历了这么漫长岁月的相处,他们三人,早已是积聚下了极为深厚的情谊,虽然不是什么男女之情,却也算是至交好友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眼看龟寿忽然间在她们面前消失,她们不吃惊那才是怪事了……

    “看来是成功了……”罗帆细细的感应一番,长呼出一口气。

    在这时候,他手中的那个葫芦微微一晃,一阵模糊之间,就已经重新化作神庭天鼎。

    而在其中,那阵法内部的二十个世界此时此刻却已经是重新变得残破,却又需要通过数年时间方才能够重新恢复了。

    心中微微感慨之间,虚空微微震荡。无穷无尽的力量凝聚之间,一个人影渐渐的浮现在他的面前。

    这,正是重新复活归来龟寿。

    之所以这么快就复活归来,却是因为之前龟寿早有准备,在受到攻击的瞬间,尽可能的将自己与那虚影之间的联系消除,使得那攻击力量并没有完全击实他的生命本源的缘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