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第二波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第二波

    【本书首发网站http://,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多谢主人救命之恩!”龟寿向着罗帆躬身行礼,话语之中却是充满了极为真诚的感恩。

    虽说,罗帆方才只是将他从那被煞气侵袭,要被化作这天地大劫一部分的命运之中挽救回来而已,似乎并没有什么救命之恩。但,不要忘了,成为天地大劫的一部分,这代表着的是什么!

    成为天地大劫的一部分,那代表着,就成为这天地的敌人,代表着成为这天地之中无穷修士,无穷生灵,数量繁多的皇者的敌人!

    这失败的可能性,却是极为巨大。

    而一旦失败,他的性命,自然便会失去。

    更别说,即便是成功了,这一方天地也会完全毁灭,到时候,他作为并非真圣的存在,更根本无法在混沌状态之中存活,也会在天地毁灭的第一时间便完全消亡,那,也是死。

    所以,可以说,若是龟寿果真是化作了这天地大劫的一部分,那对他来说不管怎样,都只有死这么一个可能。

    如此一来,罗帆让他免除了这一命运,自然便是救了他一命了。

    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道:“你身上的伤势可曾完全恢复过来?”

    “已经并无大碍了。”龟寿连忙道。

    虽然他已经复活过来,但罗帆之前发出的攻击却实在是太强大,太奇妙了,哪怕是已经是重生归来,他其实却还有这一些伤势留在他的身心之间,此时依然是不断的破坏着他的身心,让他无法恢复巅峰的。

    但,这却也只是影响他的实力发挥而已,对于他的性命来说,却是并无太多的影响。

    正是因为这样,方才能够称作并无大碍。

    听到这话,罗帆点点头,道:“接下来,你便先护住自己便好。这第一波劫数。你并不适合出手。”

    龟寿点点头,道:“谨遵主人教诲。”

    罗帆点点头,转头看向青翼和玉智两人。她们两人一见,连忙点头。道:“我们也不会出手!”

    “那就好。”罗帆淡淡一笑,也不多说废话,身形一晃,就已经脱离冥土,直接回到了他本体所在。重新融入本体之中。

    那一件神庭天鼎,在这个时候也跟着回归原处。

    “道友果然是好算计啊,怪不得之前连说都不说。”分身回归之后,罗帆有些无奈的转头对界皇道。

    界皇一听,却是知道他的意思,笑了起来,道:“我不怀疑道友很快就能够知道我为何不说的。”

    听到这话,罗帆却只能够苦笑。

    他现在自然已经是知道了究竟。

    眼前这一件法宝,其实就已经是如同之前龟寿所施展出来的,那生死簿与判官笔的虚影一般的作用了。

    正常来说。这个时候不光是界皇,连罗帆自身,其实都已经是有着陷入之前龟寿之前遭遇的危险的可能了……

    之所以没有陷入那种境地,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天地大劫并不曾发现这一点!

    但,这也只是一种极为脆弱的状态。

    以这天地大劫的玄奇,只要罗帆或者界皇两人在这个时候说出任何自身陷入那天地大劫的话语出来,这天地大劫便会被自然的引动,到时候,自然而然的。便会大幅度加强他们与这法宝之间的联系,直接就将他们化作这天地大劫的一部分!

    也正是因为清楚的知道这个,界皇在方才方才没有解释。

    罗帆也是在之前在龟寿陷入那种窘况的时候方才想到的……之前龟寿之所以不需要开口就陷入那种窘况,原因很简单。因为那生死簿与判官笔事实上已经是和他融合在一处,那种联系,却并不是界皇和罗帆现在与这法宝的联系所能够比拟的。

    知道了这些之后,罗帆自然便陷入了沉默当中。

    却只是一心的催动那一件法宝,让那法宝之中的那个漩涡的吸力变得越来越惊人……

    不过,因为认识到了这种危险。罗帆在这个时候更是已经将自身的警惕提升到最高,时时刻刻的准备着掐断这种联系……

    相比于解决这一波劫数,他终究还是更在意自身。

    时光悠悠流逝,转眼间,便已经是百年时间过去!

    经过了百年时间的吸收,这天地之间的煞气已经是稀薄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到了甚至一不小心便可能忽略,发现不了那煞气存在的地步了。

    而这个时候,这天地已经是重新变得热闹,从那种莫名冲击之中脱身而出的生灵,已经是足足达到了六成的地步……

    虽说,依然是有着数量繁多的,不知多少亿兆的生灵在那劫数之中身亡,但那却是无可避免的。

    这毕竟是一波针对一切生灵的恐怖劫数,若不是罗帆和界皇两人疯狂的催动那法宝,疯狂的吸收那些煞气,说不定剩下的那六成生灵当中,怕是还要有着四五成在这劫数之中直接消亡了……

    在这些幸存下来的生灵当中,假圣、绝望者的存活率虽说比起一般生灵要强上一些,但也只是强上一两成而已,却依然有着两三成假圣与绝望者在那第一波劫数之中身亡了。

    在这百年之后的某一日,罗帆猛然间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危机从心中涌上来,整个身体在这瞬间微微颤抖起来。

    “糟糕!”在这瞬间,罗帆心中闪过这个想法。

    在这想法之后,他快速的掐断自身与那铜镜一般的法宝的联系,那不断灌入其中催动这法宝的力量更是在瞬间断绝!

    与他同时的,界皇也掐断了与那法器的联系,同时停下了灌入那一件法宝之中的力量。

    当他发现罗帆也与他一般之后,转过来向罗帆微微一笑,道:“道友反应却是快速,我之前还打算提醒一下道友呢。”

    罗帆只是苦笑。

    若是等界皇来提醒,那他早就被眼前这一件法宝的变化给吞噬了,哪里还来得及?

    不过,他却也并不多放在心上,毕竟方才的情况紧急,任何人都会先顾自己再说其他的……

    当下。他便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道友觉得该怎么处理眼前这一件法宝来得好?”

    此时此刻,那一件脱离了罗帆和界皇控制的法宝却已经是微微震颤起来,一种越来越强大的气息开始从这法宝之中散发出来。

    而在这气息之中。更是包含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煞气气息,就好像这并不是一件吸收煞气的法宝,反而是那煞气的具现化,煞气的凝聚物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面上只有一种莫名的表情。而界皇。这个时候神色当中却是有着一种轻松,口中道:“这种情况,我已经早有所料。当初便已经是在这法宝之中留下了极大的破绽,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攻击其破绽,到时候这法宝就自然而然的会毁灭,自然而然的会消失……”

    罗帆听了,不由得暗自放松。

    留下破绽,他便放心了。虽说,到了这法宝现如今伪混元灵宝的层次。留下的破绽便是再大,对于法宝来说,也并不会致命——就算是当初留下的足以致命的破绽,在其成长,在其进化之后,都自然而然的会受到弥补,变得不再致命——但,只要是破绽,那就是可以利用之处!不管是这么样的破绽,相比于其他地方。其他方向,其他方式,都必然是更加脆弱,从这方面攻击进入。都必然是比起其他位置要好上许多倍的。

    在这个时候,一股莫名的信息伴随着界皇的话语传入罗帆的心中。

    让他恍然之间就已经明白过来那法宝的破绽到底是在何处了……

    感应着着破绽,罗帆便恍然明白了该如何攻击了。

    当下,他微微一笑,毫不犹豫的抬手向着这法宝后方的某处位置虚虚按下去。

    与他同时的,界皇也同样出手了。同样是虚虚的向着那法宝的后方按下。不过,相比于罗帆,他所按的位置却是有了一些区别。

    那两处位置之间,有着某种极为微妙的联系,使得两者之间的结合起来,却是足以产生一种不可思议的破坏!

    轰隆……

    两股力量悍然轰在那铜镜背后的两处位置之上。

    瞬间,那铜镜开始微微的震颤起来,其原本正在疯狂提升的气息,原本正在快速进化的状态被瞬间打破!

    无数细小的裂缝从那两处位置开始向着四面八方不断难道蔓延开去。

    起初这两处位置并没有太多的联系,两者的裂缝也都是各自为政,彼此之间并没有太多的沟通。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两者透出的裂缝开始快速的沟通在一起,开始如同爆发一般,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开去,最终不断的扩大,不断的加快,最终横贯整个法宝,让这一件法宝就像是无数碎片勉强粘结在一起的一般!

    一种绝对的绝灭,在这过程之中凭空从那两处位置之间传出,顺着那无数的裂缝流遍整件法宝,最终深深的刻入那法宝深处,使得那法宝内部开始朽灭,让那法宝的气息开始快速的衰减……

    在这个时候,罗帆和界皇两人却已经是收回了手掌。

    而界皇在这个时候更是抬手一引,无穷灵光涌动之间,就已经是有一个巨大的阵法直接将这镜子包裹在其中。

    紧接着,一种惊天动地的冲击从那镜子之上爆发出来。

    界皇刚刚构筑出来的阵法在这种冲击之间,瞬间便出现了无穷的裂缝!

    这些裂缝一道道的密布在那阵法之上,让那阵法看起来已经是朽灭,好像是其威能已经要完全失去了……

    但,这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最终,这阵法却终究还是将这种冲击抵受住了,那冲击虽然让其有着裂缝,让其形态都发生了改变,但最终,这阵法终究还是将所有的冲击波压缩在其中。

    而在那冲击之中,那在阵法之中的,已经被无数裂缝,被那无穷绝灭所充斥的镜子,已经是完全崩碎,化作最为细碎的烟尘。伴随着冲击波在阵法内部不断的回荡着。

    那种绝灭,乃是原先便已经种在这镜子之中的,乃是界皇自身所能够发出的,最强的绝灭概念!

    如此的绝灭。其湮灭效果之强,却是超乎想象。无论是力量,还是物质,甚至是时间,空间。在这种绝灭之下,都根本无法有任何反抗能力,最终尽皆是被吞噬,渐渐的消亡……

    等到一切平息下来的时候,在那阵法之中,已经是化作虚无。

    连时间、空间都没有,连规则法则层,都已经是完全消失的虚无!

    甚至连那虚无背后的冥冥之中,这个时候都已经是产生了无数的裂缝,使得在那冥冥之中的大道微微显现出来一丝丝……

    见到这个。界皇叹息一声,道:“终于将第一波劫数解决了……”

    说话间,他顺手便散去了在他眼前刚刚布置出来,已经有着无数裂缝,似乎就要崩溃的阵法。

    这个阵法消失之后,周围无穷无尽的规则法则开始快速的涌动,转眼间就已经是将那里的虚无给完全填满。紧接着,在那规则法则层之上,时空构筑,转眼间。便已经化作了正常的时空,看起来像是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此时此刻,这整方天地之间依然是有着淡淡的煞气。

    这,乃是这天地大劫所必然带来的。只要这天地大劫没有消退,这种煞气就不可能消失,无论在这其中的任何人,任何强者使用何种手段,都不可能改变这个事实。

    不过,毕竟第一波劫数已经被搞定。所以这些劫数虽然依然存在,但却已经再不能将那众多生灵拉入那种针对心灵的世界之中了。

    这天地,终于显现出了,这天地大劫降临的百年以来,难得的祥和。

    不过,显然的,这毕竟是在天地大劫之中,这祥和又怎么可能持续太久?

    整方天地之中存在的那种压抑,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强,越来越恐怖。而那种原本已经微弱到无法察觉的煞气,在这个时候更是开始重新变得浓郁!

    只是,这种煞气在变得浓郁的过程之中,其性质却也在渐渐的发生改变。

    从原本拉生灵进入那种莫名世界的状态,转化为一种拥有强大破坏力的状态。

    在这种煞气之间,这天地之间的一切,似乎都在被渐渐的腐蚀。

    无论是这天地的规则法则层,还是这天地的上空,还是在那更深层次的大道,在这个时候都像是遭遇到浓硫酸的金属一般,渐渐的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腐蚀痕迹……

    整个场面,给人一种无边的绝望。让那些刚刚从第一波劫数之中脱身而出的生灵,心神再度往下沉。而且,比起之前更加绝望的往下沉!

    “直接腐蚀……”罗帆看着这一幕,面上不由得现出苦笑。

    这却是他所没有预料到的。

    能够腐蚀这天地的规则法则层,能够腐蚀这天地的大道,这煞气的威能到底强大到何种地步,不言而喻。

    要知道,以这天地的状态,便是罗帆想要将规则法则层打碎,都需要耗费极大的精力。想要动摇这天地的大道,更是根本做不到的。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天地大劫,居然仅仅是凭借这些煞气就做到了这一点……

    心中一动,罗帆转头看向界皇,问道:“道友有何打算?”

    界皇这个时候苦笑起来,道:“道友说笑了,能够推算出第一波劫数,这已经是我超常发挥了,这第二波劫数该如何破,我怎么可能知道?”

    这个时候,一个个人影破空而来,直接出现在罗帆和界皇他们身边。

    这些,乃是一名名至高皇者。

    出现在这里之后,这些至高皇者面上都有着惊慌之色,一个个的询问界皇该如何对付现在这一波劫数。

    眼前这种劫数却是最麻烦的劫数。

    这种煞气的腐蚀若是集中在一处,便是再增强千万倍,这些至高皇者都有着办法来对付它。但,现在其直接铺展开去,将整方天地完全笼罩,以水银泻地,无孔不入的姿态攻击一切,这却就让他们有些不知该怎么办了。

    就在这个时候,冥土之中,一种莫名的震荡传出。

    在这种震荡之间。一种莫名的光芒缓缓的透出来,直接传入这阳界之中,传入罗帆等人的眼中……

    “这是?”界皇皱眉,问道。

    这个时候。所有的至高皇者都将自己的目光投向那冥土之中。

    在这个时候,他们便看到了一种让他们惊喜万分的变化。

    因为,在冥土之中,此时此刻那无数时空都在发出莫名的光芒。

    而这种光芒交织凝聚在一起,在虚空当中却是化作了生死簿和判官笔的出来。以铺天盖地的姿态,直接笼罩住整个冥土,让冥土之中的无穷时空,尽皆处于两者的守护之下!

    从冥土之中传出来的震荡,正是那种煞气对者生死簿与判官笔的冲击所造成的。

    而那种从冥土之中透出来的光芒,也正是因为这煞气与生死簿判官笔之间冲击所产生的……

    在那生死簿与判官笔的抵挡之下,那些煞气却是根本无法涌入冥土之中,让那冥土之中的时空、规则法则,乃至那大道,都不受煞气的任何腐蚀。在此时此刻阳界已经是受损严重的时候,这冥土却依然是丝毫无损!

    “有办法了!”这个时候,罗帆和界皇两人异口同声的道。

    两人开口之后,其他至高皇者面上都现出惊喜之色。

    他们两人乃是这天地之间最强的至高皇者!两人同时开口,这可信度显然是极强,足以让他们在这个时候产生许多期望了。

    “道友请说。”罗帆淡淡的道。

    他的办法,乃是基于那冥土之中的生死簿与判官笔,同样是看到生死簿和判官笔冒出想法的界皇,想来那办法也不会太过例外。

    界皇也不推辞,点点头。道:“这两件法宝乃是这天地所凝聚的法宝,也即是说,是这冥土本身的力量所具现化而成。我们,只需要能够将阳界的力量凝聚。具现化出来,自然也就能够抵挡住这种煞气的侵蚀了!”

    听到这话,罗帆微微一笑。他的想法,也是如此……

    “办法虽然是好办法,只是,现在会不会太晚了?毕竟。这天地现在已经在劫数的侵蚀之下不断的腐蚀了,想要凝聚力量,具现化成为法宝,怕是有些来不及了吧。”一名三级皇者的分身这样道。

    “当然不!诸位道友莫非忘记了当初生死簿和判官笔是怎么凝聚的?那两者,乃是因为冥土的建立而凝聚的,现在,我们只需要真正的将阳界统合起来,让整个阳界的结构真正融合一体,这法宝必然便会生成!现在,整方天地其实已经大体统合,所差的,却也只是最后一步而已,只要我们完成这一步,便足以让这天地凝聚出出来法宝!”界皇道。

    这些至高皇者尽皆是这天地之间最为有智慧的存在。

    界皇的解释虽然并没有太过清楚,但却已经将关键说出来,却足以让他们理解一切,清楚一切了!

    当下,一名名至高皇者的双眼之中都透出一种惊喜的光芒。

    一个个的点头,表示赞同了界皇的说法。

    “道友的办法,是否是类似?”界皇见得众多皇者同意他的说法之后,方才笑着转过来面对罗帆到。

    听到这话,罗帆微微一笑,道:“正是如此。”

    界皇一听,面上原本微微提起的神色终于完全放下心来,实力、见识都不差于他的罗帆也是同样的想法,他对自己的想法自然便是更有信心了。

    既然已经是统一了意见,接下来自然便是开始行动了。

    当下,这众多皇者各自分身亿万,向着这天地各处而去,几乎是瞬息之间,就已经是分散到整方天地的每一处区域……

    与此同时,一声声命令,从这些至高皇者之处不断的发出,原本在各自的时空,各自的洞府之间抵挡着劫数的那些假圣,那些绝望者,在他们的命令之下各自的离开洞府,同样是分身亿万向着特定的方向而去。(未完待续。)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