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惊骇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惊骇

    等到那众多三级皇者散去,界皇方才松了口气。

    “幸好罗皇并不曾跟我计较,不然的话,这次事情怕是大条了……”他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想着,他心中不由得好奇起来。

    “罗皇为何没有来与我计较呢?我原来还以为至少会打上一场的。”他看着那一道通往罗帆的先天不灭灵光的波动通道。

    那通道却是如此的稳定,甚至比起其他二十几道通道都要稳定!那模样,简直就像是那先天不灭灵光乃是无主的一般。

    而这种情况,却显然是不可能的。当初在那天地大劫之中,罗帆怎么操纵这先天不灭灵光,借助其中的力量来护住自身,来护住其他假圣,绝望者的,界皇依然是历历在目,若是那先天不灭灵光乃是无主的,他怎么可能做到这个?

    心中疑惑之间,界皇双目一凝,通过这天书人书带来的视角,直接往罗帆所在的位置望过去,直接追溯到那一道好似长河一般的先天不灭灵光。

    就在这一瞬间,一种莫名的波动从那先天不灭灵光之中爆发出来。

    微微一震之间,直接便截断了那天书与人书传过去的波动,直接便消失在界皇的感应之中!

    连同那之前界皇借助这天书与人书所构筑出来的那波动通道,也在这一瞬间完全断绝,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怎么回事?!”界皇在这瞬间大吃了一惊。

    若是说自己的目光被截断,他还能够理解。毕竟他和罗帆之间并没有太大的高下之分,他的感应,他的视线,对于罗帆来说,并没有太多的秘密。

    想要截断的话,那难度却并不大。

    但,此时此刻,那其他三级皇者完全奈何不了的,那完全由这天地的大道来掌控。来构筑的那波动通道被截断,这便是超乎他的理解范畴了。

    “这怎么可能发生?!”界皇神色变得无比的严肃了。

    现在,那一个与罗帆的先天不灭灵光先联系的时空虽然并没有真正达到尽善尽美的地步,但却也已经算是勉强完整。其中蕴含的先天不灭灵光的玄奥,也都已经是达到了一个足以让那些假圣或者绝望者成长为先天不灭灵光的程度了。从这角度来说,那波动通道是存在还是不存在,其实已经是没有多少意义。

    罗帆将其斩断,对于界皇原本的谋划。却也并没有多少影响。

    但,事情显然不能这样算的。

    界皇原本以为没有任何人能够斩断的通道,在这个时候居然被如此轻松的便斩断,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对方比起界皇要强上无数!

    代表着,界皇在对方面前,根本就是井底之蛙!

    这,对于一名至高皇者来说,都是不愿意接受的,更何况遭遇到这样命运的乃是界皇这等在这天地之间时间最长的,最老牌的三级皇者了。

    此时此刻。他的面色已经是变得无比的难看了。

    忽然间,他有些理解了之前那些三级皇者在听到罗帆的态度之后马上改变自己态度之时的感觉了,那种无力,那种不爽,简直便是充斥心灵,若不是有着强大的意志来掌控镇压这一切,他怕是早就要被心中的烦躁嫉妒给吞噬,直接将罗帆列为自己的敌人了。

    深吸一口气,界皇神色渐渐放松下来。

    好一会,他长呼出一口气。喃喃道:“原本以为这种事情绝不会再出现在我身上了,没想到隔了这么多年,我居然再一次感受到了这种无力感。”

    叹息着,界皇摇摇头。抬步轻跨,身形直接就消失在这一处混乱的时空,直接来到了这天地的另一处所在了。

    他所来到的位置,并不是自己的洞府,也不是他自己的先天不灭灵光,而是就在罗帆所在的那一处灵山胜地的所在。

    这里这个时候表面看来和之前并没有任何区别。依然是那一片灵山胜境,但在界皇的眼中却能够直接看出来,这一处灵山胜境在这个时候已经是被分成了不知多少层。

    在那层层时空深处,有着一处时空,却是形成了一片极为完善,极为强大的天地。

    在那天地之中存在的,便是一道不知始终的长河。

    那,便是先天不灭灵光……

    在那长河之上,更是有着一本闪烁着莫名光芒的书本。

    那其中带来的光芒,拥有无法形容的威能,虽然并不透出那时空,那天地,但在界皇的眼中却能够清楚的感应到,其中蕴含的不可思议的威力……

    那是属于这天地的大道的威能!

    那威能,若是泄露出来,以他的实力,怕也是要被封镇漫长的岁月……

    与这光芒相比,他之前操纵天书与人书所产生的效果又算得了什么?

    就在界皇正要继续观看的时候,他便发现,一种莫名的波动瞬间一扫,他的视线,他的感应,在转眼间便被清扫一空,那时空之中的一切,完全脱离了他的观望,他的感应!

    “这是罗皇的手段,还是他修行过程之中所自然泄露出来的威能?”界皇感受着这一切,面上现出探究之色。

    若是说这是罗帆的手段,却是有些说不过去。

    毕竟,他现在已经是在这里,若是罗帆的手段的话,那也就代表着罗帆知道他来到这里。他之前的探测,甚至已经可以算是在打招呼了。正常来说,罗帆应该是直接出来与他进行交流才是。

    所以,想来想去,界皇终于还是确定了,这种变化,必然便是罗帆修行的过程之中所自然泄露出来的威能……

    而确定了这一点,界皇面色却是变得愈发的难看了。

    要知道,确认了这个,就代表着,罗帆哪怕是修行过程之中所泄露出来的丝丝缕缕的威能,也足以让他无计可施了……

    心中微动,界皇并不在这里继续停留。

    他抬步轻跨,身形直接就已经是跨过阴阳间隔,直接来到了冥土之中。

    来到这里。他一眼便看到了正在那无数时空之间盘膝而坐的龟寿。

    此时此刻的龟寿,其头顶悬浮着生死簿与判官笔。

    在经过一番蜕变之后,这生死簿与判官笔之中属于其他至高皇者的烙印这个时候已经是完全消失,其中现如今已经只剩下龟寿自己的烙印了。

    所以。这个时候,哪怕是界皇,却也已经是无法掌控这生死簿与判官笔,甚至都无法借助这两件法宝来感应什么。

    在这个时候,龟寿虽说是悬浮在那虚无之中。但这两件法宝却是自然放出宝光,在其身体周围构筑出一个若有若无,若影若现的宫殿群。

    甚至,在那宫殿群之中还能够看到无数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生灵在其中活动着。

    那些生灵,形象虽然一个个的极为怪异,但却与这冥土之中的一切时空一一对应,与那时空之中的一切生灵一一对应。

    这种对应的效果极为玄奇,极为不可思议,却是根本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一种对应。

    在这一瞬间,那宝光微微一震。

    原本正盘膝闭目而坐的龟寿便睁开了双眼。向着界皇望过来。

    “原来是界皇道友,不知道友不在自己洞府之处纳福修行,要来我这等阴森诡异之处?”龟寿站起身,微微一笑,道。

    “道友说笑了,此等幽静之所,何言阴森诡异?”界皇一听,笑了起来。

    “我此次来,却是要寻罗皇道友,只是现在罗皇道友却是与世隔绝。完全无法联络,不知道友可有办法?”界皇并没有说太多废话,开门见山的便将自己的来意说出来。

    龟寿一听,不由得好奇起来。道:“主人现在与世隔绝?”

    这种情况却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要知道,一直以来,罗帆虽在一般时候不太理会他,但却一般都是敞开门户,任何修士想要前去,都能够联系到他的。现在居然与世隔绝。让界皇居然也无法联系到他?

    “这点我却是不知,待我感应一番吧。”他想了想,直接道。

    这个时候,界皇却已经是来到了龟寿面前,他抬目望去,整个冥土之中的无数时空便已经纳入他的感应之中。

    这一处位置在原来或许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就是这冥土之中的一处极为普通的虚无之处。

    但,随着天地大劫的降临,随着龟寿在这里修行,随着罗帆在这里站过,现在这一处位置早已是变得极为玄奇,几乎成为了这冥土的最“高”之处。如此一眼望过去,这冥土之中的一切时空之中所发阿生的一切,就已经是映入他的眼帘,心中一动,便已经是尽皆了然于心了。

    而且,隐隐间,他甚至不需要借助自身的任何力量,只需要自己一个想法过去,似乎这一切就能够发生改变一般。

    “好奇妙的变化啊……”界皇暗自叹息。

    此时此刻,他却是再度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沧海桑田。以前一个看起来极为弱小的生灵,便是在当初天地大劫之中他勉强将其视为平等,也只是看在天地大劫到来之前,情况特殊的缘故的生灵,现如今却已经是掌握了与他不相上下的力量!

    此时此刻他来到这里,居然有种莫名的压抑从心底泛出,这种情况,对他来说,显然是一个惊天的大变化。

    而这,却只是在短短的千万年之间发生的变化,这让他怎么可能不有那种沧海桑田,物是人非的感觉?

    这个时候,龟寿却没有界皇那么多的感慨,他这个时候却是通过自己的身心感应去感应罗帆,去联系罗帆。

    只是,以往万试万灵的感应与联系,在这个时候却是如同石沉大海!

    任何念头,任何感应发过去,都没有得到任何一丝丝的回应!那一切,就像是罗帆并不曾出现在这天地的任何地方,就像是根本没有这样一位至高皇者存在一般……

    “怎么可能?!”龟寿尝试了数十次,终于忍不住惊呼出来。

    他睁开双眼,眼神之中有着莫名的恐慌,道:“我现在根本联系不到主人!”

    “道友不必担忧,罗皇道友现在依然是在其洞府之中,这一点我却可以确定。现在联系不到。也不一定是他出了什么事,或许是他修行投入,已经完全罔顾了外界的一切的缘故。”界皇连忙安慰道。

    不过,话语虽然是在安慰。但他心中却还是有了松了口气的感觉。

    毕竟,连龟寿这种称呼罗帆为主人的存在都联系不上罗帆,那么,他联系不上,自己的感应被罗帆给斩断。却也就不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情了。

    “或许,应该问问青翼和玉智两人。他们乃是主人直接点化的生灵,与主人的联系比我更加的紧密,或许她们能够联系到主人也说不定。”龟寿直接道。

    听到这话,界皇皱皱眉,道:“话虽如此,但若是罗皇道友现在乃是主动斩断一切联系来集中精神努力修行的,那道友如此打扰,会不会让罗皇道友不满?”

    龟寿只是摇头,道:“不管主人会不会不满。我都要做。”

    他的话语之中充满了坚定,充满了决意,那种豁出一切的态度,着实是让界皇有着莫名的震撼。

    联系青翼和玉智,对于龟寿来说并不困难。

    哪怕是,这个时候青翼和玉智两人在两道不知隐藏在何处的先天不灭灵光之中,也是一样。

    毕竟,他和她们两人共事了这么多年,早已是建立了无比紧密的心灵联系,虽然不至于如同分身与本体那么紧密。更不如夫妻那般契合,但心灵联系便是心灵联系,只要联系上了,便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斩断的。

    当下。龟寿心中一动,有着莫名的想法通过那联系直接传递到青翼和玉智连个人所在之处。

    随着这想法传递过去,不过几十个呼吸,就有着两个身影直接跨越阴阳阻隔,直接来到了这冥土之中,出现在龟寿周围那宝光形成的宫殿群之上。

    “龟寿。怎么回事,为什么忽然联系我们,不知道我们正在努力的炼化先天不灭灵光吗?”还没有看清很在周围,青翼就皱眉道。

    当说完这话,她们才看清了站在这里的界皇,连忙过来见礼。

    见礼过后,龟寿道:“我现在联系不上主人,你们能够联系上吗?”

    听到这话,青翼和玉智两人面色大变。若是说其他,她们两人定然会与龟寿计较一番,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知道打断她们修行,让她们放弃一切到来这里到底是一个多大的错误。但说起罗帆的事情,她们却是瞬间将一切都放下,心中有的只是一种莫名的紧张。

    “你说什么?联系不上主人是什么意思?!”玉智惊道。

    “就是表面的意思。现在,我根本感应不到主人,也联系不到主人,任何联系发过去,都石沉大海,就像是主人不存在一样!”龟寿这样道。

    “怎么可能?!”青翼和玉智两人又惊又慌。

    “你们试试看吧。”龟寿神色肃然的道。

    “不用你说,我们也会试的!”青翼神色有些惊慌的道。

    说话间,她缓缓闭上双眼,一股又一股的莫名波动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缓缓的通过某种莫名的联系传出冥土,传入那天地之中的某处时空之中。

    但,就像是之前龟寿所发出的联系一般。这种波动同样是石沉大海一般,根本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就像是直接发到虚无之中,根本没有触碰到任何东西一般!

    玉智在这个时候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神色微微变换,当下,身上也有着莫名的波动不断的泄露出来,不断的向着冥土之外传递而去,渐渐的进入那时空之中某处。

    同样的结果,再一次出现。

    “……怎么可能……”良久,她们两人喃喃着,失魂落魄的停下动作。

    见到她们的表现,界皇不由得有些感慨,又有些羡慕。

    她们因为联系不到罗帆居然就已经是有着如此表现,这足以看出罗帆在她们心中的地位到底是有多高。而罗帆却只是在这天地之间几千万年而已,就已经是获得了这样的爱戴,自己在这天地之间不知多少亿兆年,却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会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自己……

    微微叹息一声,他道:“两位道友不必着急。或许,罗皇道友只不过是沉浸在修行当中,没有时间理会外界的一切而已。”

    “不可能!主人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哪怕是当初夺取先天不灭灵光如此重要的时刻,我们也依然能够联系上主人。现在主人必然是出事了,否则的话,绝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青翼直接道。

    这话,让之前还有些侥幸心里的玉智和龟寿两人面色都是微微一变。

    界皇在这时候却只能叹息了。

    他此时隐隐间已经是有了认识,或许。自己这一次来到这冥土是来错了……

    “多谢道友提醒我们,否则的话,我们怕是等主人的事情发生到不可弥补了都不可能发现。”龟寿在这个时候对着界皇躬身一礼。

    青翼和玉智两人一听,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当先,虽然心中又是焦急又是惶恐,但还是不失礼数的向着界皇行礼,谢过他。

    界皇无奈回礼,之后,不多停留。告辞离去。

    龟寿他们此时心中关注的乃是罗帆身上发生的事情,却是并没有留界皇的心思,因此甚至都没有挽留,便送界皇离开了。

    在这之后,龟寿心中一动,在他头顶的那生死簿与判官笔微微一震之间,便将周围的所有宝光收回,转眼间,就已经是只剩下干干净净的两件法宝悬浮在他的头顶了。

    “接下来,我们先去主人所在之处再说吧。”龟寿对着青翼和玉智她们道。

    “你现在无法离开冥土吧?”青翼皱皱眉。

    “虽然无法离开。但其却能够分体前去。那虽然比不得本体全力爆发,却也能够发挥三级皇者的威能了。”龟寿直接道。

    “你们呢?嗯,你们在这里的只是分身,这很好。你们就用这分身前去吧。主人将两道先天不灭灵光交给你们,你们最重要的任务还是将其炼化,莫要辜负主人的一番心意。更何况,你们两人的本体前去,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力量而已,有我。其实已经足够了。”龟寿直接道。

    青翼和玉智两人直接摇头,青翼更是道:“不需要。炼化先天不灭灵光,并不需要我们本体,有分身就已经足够了。”

    龟寿待要再劝,青翼和玉智两人的身形却已经轰然崩溃,渐渐散开了。

    显然,却是她们两人已经直接放弃了这两具分身,开始以本体行动了。

    龟寿微微叹息一声,但眼神之中也有着莫名的欣慰。显然,虽然理智上知道她们两人的行为有些不够理智,但在感情上,他却是欣喜于她们的选择。

    当下,他也并不多迟疑,心中一动,他的身体缓缓融化,并开始快速的增殖,不多一会,就已经是化作原来两倍大小的一团液体,静静的悬浮在原来的位置。

    紧接着,这一团奇异的液体缓缓的分开两半,开始渐渐的凝聚。

    不多一会,就已经是化作两个龟寿,都是真真正正的形体,也都是散发出大体相当,尽皆极为惊人,极为恐怖气息的强大存在。

    在这个时候,在他们头顶之上的生死簿与判官笔微微震颤几下,就已经是来到了其中一个龟寿的头顶,开始继续若沉若浮了。

    显然,这便是龟寿的本体,那不能离开这冥土的本体。

    看着头顶的那生死簿与判官笔,龟寿面上不由得有些无奈,叹息一声,生死簿与判官笔虽然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却也限制住了他,让他不得自由。

    叹息过后,他缓缓的闭上双眼。

    与此同时,他的分体,那看起来和本体没有多少区别的身躯双眼睁开,抬步轻跨,就已经跨过阴阳间隔,进入阳界,来到了罗帆开辟洞府的那一片灵山胜境……(未完待续。)xh118

    【作者提醒您!百度搜索雲来閣,那里有更快、更清晰的章节,网址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