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授予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授予

    界皇神色不断的变幻,猛地,一种不可思议的神色在他的面上浮现出来。

    “没想到,他居然比我想象当中的还要强大!”他喃喃着,神色当中蕴含了莫名的震撼。

    界皇毕竟乃是强大的三级皇者,思维能力之强,自然是不用多言,之前因为遭遇的突然没有想到,现在一个思索,自然便已经明白过来,在他力量所及的那一处位置,可能造成现在这种变化的,当然就只有罗帆了!

    而罗帆能够造成这种变化,却是表明了自己的力量在对方面前是绝对的脆弱,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面对着一个原本认为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存在,发现对方居然有着如此藐视自己的能力,那种感觉是何等的难以接受,可想而知。

    “坐井观天?”界皇叹息着,摇了摇头,叹息着,转身抬步一跨,身形就已经是回归自己的洞府去了。

    罗帆如此强大,他的一切事情显然便已经是在不需要他去做任何处理了。既然如此,他自然可以一心的去进行自己的修行,去提升自己的实力了。

    至于那罩住那洞府的力量会怎么样,他现在却也已经懒得理会。

    就在界皇心灰意冷回归自己洞府修行的时候,在这边,龟寿和青翼$∟他们三人却是面上现出无比欢喜的神色,无比期待的眼神看着眼前正在缓缓变化的时空。

    在那时空表面的无数规则法则在这个时候却是微微扭曲,不断的变换着。

    最终,一个门户,浮现在他们的面前。

    “进来吧。”一把他们无比熟悉,最近更是无比期待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中。

    听到这声音,他们三人毫不犹豫的抬步跨入其中。

    瞬间。时光流转变换,一种自身的一切力量已经消失,自己重新恢复刚刚诞生之时那种弱小至极的状态的感觉在这瞬间重新浮现在他们心中。

    在这样的感觉之中,周围时空流转变换,他们在不知不觉间便已经是来到了一处奇异的世界之中。

    在这里,一道不知始终的长河横贯时空。

    在这长河之上。一本金光闪闪的书籍若沉若浮,看起来似乎不受任何控制,只是按照其自然本性的在这时空之中自由存在着。

    面对着这两种存在,她们三人却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弱小。

    在他们的感觉之中,眼前无论是那本书乃是这一道长河,似乎都有着细微的活动就能够轻松将他们完全碾碎,将他们的一切存在痕迹完全抹去的能力!

    在这个时候,罗帆的身形,浮现在他们的面前。

    “你们的行动太过莽撞了。”罗帆看到他们。叹息一声,道。

    “只要主人没事便好。”他们三人向着罗帆躬身行礼,口中道。

    他们的神色却是没有半点勉强,有的却只是难言的真诚。

    看着他们的神色,罗帆心中微暖。了点头,道:“我这里有着许多领悟,现在我已经用不上了,便给你们吧。”

    说着。身形散开。

    再接着,从那长河之中。便有三道长河直冲而出,悍然灌入他们三人的头颅之中,瞬间便穿透了重重虚实的阻隔,悍然撞入他们的心灵之中,直直融入其中!

    在这个瞬间,他们三人的眼神完全变成一片茫然。一片怔忪。

    隐隐间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道理与玄奥在他们的眼神深处闪过,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不断的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渐渐的震荡着周围的时空,让他们身体周围的时空产生种种不可言说的变化,看起来便像是有着无数的时空在他们身体之后不断的呈现出来一般。

    在他们身上产生这种变化的瞬间。外面那之前因为罗帆力量而被完全笼罩,完全截断其与其自身主人之间联系的那无形手掌在这瞬间完全崩散。

    所有的力量快速的穿透了规则法则层,快速的融入那正常的时空之中,让这一片灵山胜境之上衍生出种种原本不该出现在这里,但却同样玄妙莫测的事物。

    这种种事物,点缀着这一片灵山胜境,让这里变得愈发的美妙,愈发的玄奇。

    在这瞬间,于自己洞府之中修行的界皇便感觉到,自己的力量重新与自己联系在一起。

    同时,通过这力量的感应,那一片灵山胜境的景象再度被他纳入双瞳之内。

    看着和最开始完全没有任何变化的那一个时空,界皇微微叹息一声,也不去管自己的力量如何消散,更不去理会那灵山胜境会因为自己的力量而造成何种变化,重新闭上双眼,开始继续的领悟自己的那一道演化为模拟混沌状态的先天不灭灵光去了。

    ……

    在这天地某处所开辟出来的某个时空之中,一名绝望者这样对着另一名绝望者道:“我忽然感受到一种机缘在指引着我前往那一片战场。”

    “那战场乃是至高皇者的战场,我等若是进入其中,性命根本不再处于自我掌控之中。”另一位绝望者摇头道。

    “这是机缘。为了进步,为了突破,冒点险,是必须的。”那最先开口的绝望者双眼之中透出决然的神色,道。

    这两名绝望者都是中年模样。两人身上,都萦绕着一种难言的仙气,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传说中仙风道骨的具现一般。

    “既然如此,我便预祝道友马到功成了。”那后面劝导的绝望者叹息一声,道。

    听到这一声劝,那最先开口的绝望者并没有感到意外,只是道:“那便告辞了。”

    说话间,毫不犹豫的抬步轻跨,离开了这洞府,快速的向着那一处众多至高皇者争夺三道先天不灭灵光所造成的那战场而来。

    绝望者,已经是假圣之上的至强存在了。

    这样的存在,时空对其的阻隔效果却是极为微不足道。短短的呼吸之间,他便已经是跨越虚空,直接来到了那战场之外,混乱的时空边缘。

    这一片混乱时空有着种种恐怖而危险的气息透出。

    更有着种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传递出来,因此,在这周围却是有着无数文明围绕着这时空建立。更是有着不知多少生灵的职业便是在这些时空之间冒险……

    但,在这时空周围的文明虽多,但绝望者,却也是这众多文明之中最为强大的存在了。

    这一位绝望者来到这里,其身上透出的气息,震荡着周围的时空,让不知多少文明之中的强者心中生出莫名的惊惧。

    无数莫名的想法在那众多强者心中浮现出来。

    他们不断的思考,这一位绝望者来这里是想要做什么,是不是看上了他们文明的某些东西。还是在那混乱时空之中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

    在这个时候,这混乱时空周围陆陆续续的有着绝望者、假圣到来。

    这以亿光年计算的区域虽然广阔,但却也只是对于未曾成就假圣的生灵来说而已,对于假圣,对于绝望者来说,这样的区域,却是根本算不得什么!

    当第二名绝望者到来的瞬间,这第一位绝望者便瞬间感觉到了他的到来。

    而那第二名绝望者也清楚的感应到在这里还有着绝望者存在。

    这天地之间的绝望者数量已经是超过十万。这些年又没有什么大事需要众多绝望者集合在一起,所以。任何两位绝望者之间,其实本身却是并没有太多的联系,自然也并不相互认识的。

    所以,这两名绝望者,在这之前,当然是并不认识的。

    此时此刻。感应到彼此,这两位绝望者也只是勉强打了声招呼,便不再理会彼此,各自开始推算自己的机缘所在,推算如何进入眼前这混乱时空之中。

    随着越来越多绝望者、假圣的到来。众多绝望者与假圣之间却是连打招呼的这一个程序也省下了。

    所有的绝望者与假圣来到这之后,感应到众多同类的存在,都只是加紧时间来推算自己的机缘所在,来寻找进入那混乱时空最好的方式与路线……

    等待了数日,那第一个到来的绝望者终于推算清楚,毫不犹豫的就运气能力,跨入其中。

    身形在那无数时空之间不断的转移变换。

    偶尔遇见至高皇者战斗余留下来的力量,却是极为小心的躲避起来,那种样子,根本看不出他在这天地之间几乎是无所不能的绝望者,反而看起来像是一个普通的,在那危险丛林之中躲避着危险生物的弱小生灵!

    随着他进入,都越来越多绝望者,越来越多的假圣也都是开始推算清楚,进入了这混乱时空之中。

    有些绝望者与假圣足够小心谨慎,虽然缓慢、艰难,但终究还是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那战场的中央,也即是那混乱时空的中央,那被界皇改造过的那二十多个时空周围!

    但,却也有着很大一部分绝望者或者假圣因为不小心或者其他原因,被那混乱时空所吞噬,身体崩灭,虽然不是所有痕迹被完全抹去的那种毁灭,但却也是极为深层的毁灭,需要耗费极为漫长的时光方才能够重生回来!

    最终,真正来到这二十多片时空周围的绝望者,却只剩下出发的绝望者的六成而已。

    那假圣幸存的几率更小,却只有五成幸存下来,出现在这里而已。

    “这,便是我的机缘吗?”那最先出发的绝望者看着眼前这二十多方时空,面上现出一种极为奇异之色。

    这一位绝望者,乃是先天道体生灵所成就的绝望者。

    其实力,在众多绝望者之中,并不算是最强的,但他修行的时间,却绝对是那众多绝望者当中修行时间最短的!

    此人,名为天架道人,却曾经是天地大劫之前那文明国度之中的一位假圣。

    也是曾经面见过罗帆的存在。

    那之前与其交谈的那一位绝望者,同样是先天道体成就的绝望者,乃是他的好友。只是,那一位好友却并没有太多的雄心。现在却似乎已经被那绝望所击垮,对于修行已经是没有了多少兴趣。

    他相信,自己能够感应到的机缘,他的好友也应该能够感应得到的。

    但,他敢于来到这里,那一位好友却是完全不愿到来。只是愿意在自己的洞府之中静静的修行,静静的等待而已。

    心中种种想法转动,这天架道人叹息一声,抬步轻跨之间,就已经是跨入了那给他带来机缘最大感应的那那一片时空之中。

    若是界皇来到这里,必然便能够看出来,他所选择的那一片时空不是其他,正是罗帆那先天不灭灵光所对应的时空!

    也是这二十几片时空之中,唯一的。没有通过那波动通道直接与先天不灭灵光联系在一处时空!

    这样的时空,固然是没有了能够直接掌控那先天不灭灵光一部分权限的机缘,不能通过领悟其中的种种道理与玄奥进入那先天不灭灵光之中。

    但,同样的,相比于其他时空,这种时空却也有着一个好处。

    那便是,在这时空之中领悟任何玄奥,任何道理。都不需要受到先天不灭灵光的限制!只要你领悟得到,自然便能够吸收到手。而不会受到任何干扰!

    这种优势和劣势加起来,相比于其他时空来说,却显然还是有着不小的优势的。

    毕竟,想要掌握先天不灭灵光的一部分权限,这对于任何绝望者,任何假圣来说。都是极为困难的。

    而且,除了这个之外,他们即便是能够掌握,能够获得那权限,那也并不代表就是高枕无忧。

    你获得了这权限。你问过那先天不灭灵光的主人没有?!

    以你这点小小的权限,即便是能够操纵一点小小的,先天不灭灵光的力量,面对着那先天不灭灵光的主人来说,也依然是极为弱小的存在。

    若是对方真的有心的话,想要毁灭你,那也只是一个想法的事情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夺取这先天不灭灵光的权限,显然是一件难度极高,风险极大,但收获却只是一般的事情。

    与这相比,对于任何绝望者和假圣来说,却还是领悟罗帆先天不灭灵光所对应的时空这样的,已经完全斩断和先天不灭灵光联系的时空的玄奥与道理来得好……

    从这上面就可以看出来,天架道人的机缘感应,却是比起其他假圣与绝望者要强上许多……

    天架道人撞入那时空之中,瞬间,时空流转变换,无数光影不断的衍生,消亡,转化,原本完整的时空,在他眼中猛然分化为无穷无尽的时空,无穷无尽的世界。

    这些时空,这些世界,一个个都是无比的完整,无比的完善。

    在其中,甚至能够感应到,无穷无尽的道理与玄奥与他所掌握的道理与玄奥发生共鸣,让他感觉自己的身心都微微动摇起来。

    “果真是无上机缘……”看着眼前这样的无数时空,这天架道人面上有着难言的欢喜;

    “不过,这些时空似乎有些熟悉……”忽然,他心中又闪过这样的念头。

    在这念头之下,他开始细细的分辨,艰难的寻找着那其中让他感觉熟悉的任何存在。

    随着他的分辨,他的感应,他渐渐的从中找到了一些自己所想要找的东西……

    “这是,创造者!”在这瞬间,他心头一震,眼中透出钠盐的惊喜。

    眼前这无穷气息之中,让他感觉熟悉的存在,赫然便是他当初去拜见罗帆之时所感受到的那种气息!

    这种感觉虽说是极为微弱,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

    “难道,这乃是创造者专门为众生领悟大道玄奥所专门开辟出来的时空?!”心中转过这样的念头,这天架道人眼中闪过感激与敬佩。

    思考一番之后,他放弃了无谓的思索,将所有的杂念斩灭,身形直接投入了眼前这无数时空之中,开始在那无数时空之间轮转变换,体悟着那些时空之中所传递出来的,那无数的道理与玄奥。从中不断的汲取自己所需要的营养,让自己的道行境界开始一点一点的松动,病开始极为缓慢的向着上方提升。

    先天不灭灵光是什么,对于绝大多数假圣与绝望者来说,那都是极为遥远的东西。

    在这里的众多假圣与绝望者之中,能够听说过先天不灭灵光存在的存在。最多都只有一两个而已。

    因此,对于那众多生灵来说,他们选择时空进入,却并不是靠着自身对于先天不灭灵光的理解,更不可能是为了掌控先天不灭灵光的几率。他们,却只能够靠自己心中所感应的机缘最强的所在来选择

    如此一来,与这天架道人一般,选择这一处与罗帆先天不灭灵光所对应的时空的生灵,数量却反而是二十多片时空之中。数量最多的!

    只是短短的百年之间,便有着数万名至高皇者,数十万名假圣进入了这一片时空之中。

    其他二十多片时空所进入的绝望者与假圣的数量加起来,甚至都不如与罗帆的先天不灭灵光所对应的这一片时空那么多!

    也幸好,这一片时空在外面看起来小,但在其内部却是无比的广阔。

    其中存在的无穷时空之中,任何一片,都能够容纳不知多少亿万生灵存在于那里。

    正是因为如此。哪怕是有着这么多的假圣与绝望者进入其中,这一片时空居然并不显得有丝毫拥挤。

    甚至。连任何两位假圣与绝望者要相互遇见,那几率都是极小极小的。

    到如今,甚至只有不足百位假圣与绝望者相互遇见而已。

    因为罗帆的先天不灭灵光所对应的时空如此的受欢迎,却是是的那时空之中所蕴含的奥妙被越来越多的假圣与绝望者所挖掘出来。

    一种全新的,与外界的一切修行体系所完全不同的修行体系,开始被渐渐的构筑出来。

    这种修行体系。极为玄妙,却是结合了那先天不灭灵光内部众多时空之中所诞生的修行体系与罗帆对于修行的种种理解!

    这样的修行体系相比于外界的修行体系在某种角度来说却是更加的复杂,更加的精细!

    在那时空之中,假圣,却是分成了九重境界。

    至于绝望者、至高皇者。在这种境界划分之中,却是完全不存在的。也即是,被包含在那假圣九重境界之中的境界……

    这种境界的划分,对于众多假圣与绝望者来说,乃是对他们认知的一种颠覆。但,这种修行体系对境界的划分,却似乎更加的精确,也更加的可信。

    在没有至高皇者出来改变的情况下,这种按照假圣九重境界的划分,却是渐渐的成为了天地的主流。

    那些绝望者,开始一个个的按照那修行体系的描述,称自己为四级假圣、五级假圣、六级假圣。

    这种称呼,甚至是波及了其他未曾进入与罗帆的先天不灭灵光所对应的那些假圣与绝望者。

    在数百年之后,这天地之间,却已经是再无任何假圣与绝望者的划分,所有的假圣与绝望者,都改变了观念,顺从这种越来越流行的境界划分,将自己代入九级假圣之境的某一级之中!

    事实上,在那九级假圣的划分之中,连至高皇者,却也是被包含在其中。

    其中,七级假圣,便与一级至高皇者对应。八级假圣,与二级至高皇者对应。九级假圣,当然便是与三级至高皇者对应了。

    不过,他们毕竟也只是出现在那众多假圣与绝望者之间的一种修行体系而已。

    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至高皇者来说,这种修行体系,却是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所以,这种划分,却没有涉及那至高皇者这一个级别。他们,依然是被称为至高皇者……而,也没有任何假圣或者绝望者敢于要将至高皇者纳入九级假圣这一修行体系之中的念头。

    绝望者之所以如此轻易的被纳入九级假圣的修行体系,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名称实在是太难听了……哪怕是绝望者,却也不可能会愿意自己陷入绝望之中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