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讲法?!

正文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讲法?!

    不过,显然的,这和罗帆却并无关系……

    对于罗帆而言,明皇等人,却也只不过是先天不灭灵光的一部分而已,只能算是一种工具,他们如何,对他来说,自然是无所谓的。

    若非是如此,他这个时候也不至于直接让他们动手来破开这屏障了。

    这屏障,乃是时空的屏障,乃是天地的屏障,在这里,自然是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的。

    因此,在这其中,明皇等人感觉自己已经是突破这屏障足足有几千万年,甚至几亿年了,但事实上,在外界,在另一个方向,罗帆却只是刚刚眨了一下眼而已……

    恐怖的震荡,不断的从他们八人组成的那阵势之中扩散出来,不断的震荡着整个冥土,继而传递出去,传递道阳界,让阳界之中也有着越来越大范围的时空在不断的震荡着,不断的变换着。

    越来越多的修士,越来越多的强者,被这种动静所吸引,不知不觉间将自己的目光从天地各处向着这一处位置投来。

    当然,也只有界皇这种三级皇者方才有着可能真正看透一切阻隔,看到明皇等八人此时正在做的。

    其他的,哪怕是二级皇者,最多也只是看到罗帆正在这冥土的最深之处盘膝而坐而已!

    “道友这是作甚?”界皇心中有着莫名的担忧,身形出现在罗帆面前,这样道。

    罗帆睁开双眼,淡淡的道:“我只是在寻找一条离开这天地的道路而已。”

    听到这话,界皇双瞳一缩,道:“难道,道友要离开这一方天地?!”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却是充满了恐慌。

    罗帆的实力比他要强大,这一点他已经是承认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早已是将罗帆当成是这天地度过第二次天地大劫的最大依凭,甚至心中都有无数计划是围绕着罗帆而设定的。

    如此背景之下,忽然听到罗帆说他要离开这一方天地。将这一方天地的一切完全抛弃,那心中的震惊,不言而喻。

    罗帆点点头,道:“我本就并非这一方天地土生土长的。是来自其他天地的。要离开这一方天地也很正常吧。”

    “不可!”界皇本能的叫道。

    罗帆眉头一皱,淡淡的道:“道友莫非是想要阻止不成?”

    界皇话语一出口,便知道自己的口气不对了,连忙补救道:“道友误会了,道友之能远比我要强大。我如何敢拦在道友面前?只是,道友若是离开,这一方天地该怎么办?!现在道友已经成为这一方天地的最强者,本该成为这天地抵挡天地大劫最强的力量,若是离开的话,这天地可就再无任何希望了!”

    “道友说笑了,这天地度过还还是度不过天地大劫,这是这天地自己的状况所决定的,与我,却是并无多大的关系。有我没我。都一样。”罗帆只是淡淡的道。

    听到这话,界皇神色变得焦急起来,道:“道友何出此言?!这天地的天地大劫能不能度过虽说更多的看着天地本身,但在这其中的所有生灵的力量也有很大的作用的!比如,上一次天地大劫,若不是道友出手,这天地便已经无法度过了啊!”

    罗帆依然只是淡淡的摇头,道:“道友言重了,就算是没有我,也有其他道友出手。我在当时出手。只是这天地的要求,是这天地自我的反抗而已。”

    这话说得缥缈,但却是让界皇面上现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界皇的境界仅仅次于罗帆而已。

    在这天地之间,他也是至高的存在。对于这天地的理解,对于这天地的领悟,他都是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

    罗帆说起话头,他自然而然的就能够想到许许多多的东西,将这一话头所代表的东西想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个时候。他瞬间从罗帆所说的这话延伸出去,居然就想到了罗帆所说这些话语的关键,心中隐隐间明白,罗帆所说的是真的!

    在这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哪怕是那号称已经是超脱天地,已经是掌握先天不灭灵光,能够在天地毁灭之后依然存在的三级皇者,也都是这天地的一部分!

    他们的一切反抗,也就是这天地的反抗!

    他们帮助这天地度过天地大劫,其实也就是这天地自我的力量在度过那天地大劫!

    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一位至高皇者存在或者不存在,对于这天地的天地大劫,自然不会有太多的影响。

    比如,在那第一次天地大劫之中,罗帆所做出的任何行动,所想到的任何东西,得到的任何灵感,其实只是因为罗帆存在于这天地之中,只是因为他与这天地的联系实在是太过紧密的缘故!若是换了他不存在于这里,这天地也自然而然的能够让其他人做到他所做的一切,想到他所想到过的一切!

    对于这个,罗帆却是在真正将自己所领悟的一切与真圣相关的玄奥、领悟之后方才看透的……

    在运用智慧利刃将那一切他所不应该背负的道理与玄奥完全斩灭之后,他的心神变得无比的清澈,所看到的东西,变得无比的清晰,以往遮掩住他心神,让他看不清,看不透的一切,在这个时候已经是一眼可知,感觉上甚至已经是变成常识了。

    这种原本这天地所施加的,若有若无的影响,他在以前根本看不透,想不到。

    但这个时候,他却一眼间便能够看到,这天地的大道在时时刻刻所散发出来的某种影响存在……

    甚至,他都能够看出来,哪怕是这个时候界皇心中对于他离开所产生的恐慌,担忧,也都是这天地所灌输的!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这天地的掌控居然是强大到这个地步,所以此时此刻罗帆方才不愿意停留在这天地之中,而宁愿回归那看起来层次没有这一方天地这么高的那地球宇宙之中!

    虽然不知道地球宇宙的情况,但至少,相比于现在。情况不会更差……

    界皇听着罗帆的话语,心中无数想法闪过,种种莫名的感觉不断的浮现出来,隐隐间有了领悟。但细细一想,却又想不清楚,弄不明白。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个三级皇者从他们各自修行之处跨出,一个个的跨越时空。来到了罗帆所在的这一片冥土的最深之处。

    这些三级皇者都用一种极为疑惑,也极为担忧的眼神看着罗帆。

    其中一位三级皇者更是道:“道友莫非果真是要抛弃这天地的一切?!这冥土,那文明国度,那三位称呼道友为主人的道友?!”

    在这个时候,龟寿感应到这里的变化,从那种修行状态之中脱离出来,身形一晃,一个挪移之间,身形转眼间就已经是跨越时空,直接出现在了这冥土的最深之处。出现在罗帆的身边。

    “冥土乃是我所掌控,诸位道友不发一言便来到此处,有些过分了吧?”他出现之后,不询问其他,直接便道。

    “抱歉。”现如今,龟寿的神通威能甚至已经是可以比拟界皇了,众多三级皇者哪里敢不给他面子?当下便一个个的道歉。

    这道歉,让龟寿的面色稍稍好看了一点。

    不过,紧接着,一位三级皇者的话语便让他面色大变了:“不过。我等却是为了挽留罗皇道友而来,若是我等不来,罗皇道友却是要抛弃这天地的一切,进入另一方天地去了。”

    “怎么可能?!”龟寿惊呼出来。

    他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三级皇者?!当下直接转头看向罗帆。极为希望从罗帆口中听到不同于那一位三级皇者所说的内容。

    只可惜,罗帆只是看着他,淡淡的道:“没错,我确实是要离开这一方天地了。”

    “为什么?!难道我等有什么做得不好,让主人感觉不快不成?!”龟寿惊呼出来。

    他的神色变得无比的焦急。

    对于他来说,罗帆乃是如师如父的存在。几乎便是他生命的支撑,是他修行的支柱。一直以来,他能够如此洒脱,如此自如的修行,完全就是因为在他背后有着一个罗帆,因为知道罗帆能够帮助他处理他所闯出的一切祸端!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想象不出来若是罗帆离开了这一方天地,完全消失在他的生命之中事情将会变成什么模样,他又将会变成何种状态!

    “这是我的修行。”罗帆只是淡淡的道。

    对于修士来说,这个理由,已经是足以解释一切,也足以堵住任何人的嘴巴了……

    听到这话,龟寿神色惶然,想要哀求,想要阻止,却怎么都说不出口来了。

    自己的主人有他自己的修行,这一点他再清楚不过了。就算是自己乃是他的下仆,也不可能要求他完全不顾自己的修行来屈从自己的要求,自己的想法!

    见到龟寿被罗帆一句话就堵住了,其他三级皇者神色当中变得更加焦急了。

    原本他们还对龟寿抱着很大的希望,期待着龟寿所说的内容能够让罗帆回心转意,成为这一方天地度过天地大劫的力量的……

    “道友得了这天地的那么多好处,现在在这一方天地最为需要你力量的时候,你却是直接脱身逃离而去,难道道友不怕因果吗?!”一位三级皇者毫不客气的道。

    那话语,那态度,就差指着罗帆说他是叛徒,他临阵脱逃了……

    罗帆听了,眉头微微一皱,淡淡的道:“我得了这天地好处,也被这天地利用了这么长时间,也将足够的好处留下来了。我想,我现在已经是还了这天地足够的因果了。”

    随着他的话语,他的身上有着一股淡淡的威势渐渐的释放出来。

    这一股威势是如此的高绝,如此的恐怖,出现之后,开始缓缓的压迫着在场的一切至高皇者,让他们在这个时候清清楚楚的感受到眼前的并不是那能够被他们随意质问的弱者,而是能够轻轻松松将他们解决掉的强者!

    一时间,众人的面色都是微微变化。

    龟寿在这个时候叹息一声,道:“虽然我很不舍主人离去,但,若是主人想要离去。那我也只能支持。诸位道友若是要出手阻止,那便是我的敌人了。”

    这话语之中蕴含了超人的决意,将其决心展现得淋漓尽致。

    界皇在这个时候开口了:“诸位道友冷静下来。”

    罗帆淡淡的看着他,威势并不稍减。

    见到这个。界皇叹息一声,道:“道友要离去,我等根本无法阻拦。不过,看道友乃是在这天地成长起来的份上,能否请道友留下一些力量帮助这天地度过天地大劫?”

    罗帆一听。眉头微微一皱。

    他要离开这天地,有着修行所需,更有着这天地的操纵能力实在是太强,太诡异的缘故。但,这些都无法改变,这天地对他有着极大的恩德。无法改变,他确确实实的是因为这一方天地而从假圣层次成长到现如今的三级皇者层次。

    因为这样的恩德,他若是真的干干脆脆的离去,那确实是有些说不过去。

    当下,他叹息一声。道:“既然如此,我便为诸位说一次法吧。”

    说法?!

    众多三级皇者面色都变得极为难看了。

    他们承认罗帆比起他们要强大,承认自己比不上罗帆,但却不认为自己和罗帆之间的差距真的巨大到那个程度,甚至让罗帆足以和他们说法的地步!

    现在听到这话,心中本能的就认为罗帆是看不起他们,是因为自己等人阻拦他而故意搞出来侮辱他们的!

    只有界皇在这个时候心中若有所思,眼神之中现出期待之色。

    当下,他便道:“这样却是再好不过了。道友之能比我等强上百倍,若是能得到道友的指点。对我等的好处,怕将会达到无法想象的境地呢!”

    他的这话,瞬间便让其他三级皇者面色微变。

    界皇这话听起来可不像是反讽啊……

    难道,眼前这罗皇果真是有着什么特殊的能力远远强于他们所有人。以至于甚至能够为他们**?!

    对于众人的表情,罗帆却是并不在意。

    他准备讲的法,却并不是那他修行的关键,也即是那独特的世界观。他所准备讲的,却是一种斩灭记忆的法!

    在这天地之间,几乎是每一位经过那第一次天地大劫的至高皇者都清楚的听到当初那真圣开口的轰鸣巨响。

    而这种巨响之中。却是蕴含着极大的隐患。

    若是什么时候爆发出来,便自然会演化为种种能够将生灵拉入那负面情绪宇宙的功法出来。到时候,自然而然的,便会将那众多生灵拉入负面情绪宇宙之中!

    这若是在平常还好,若是在那天地大劫之中爆发,那场面可就难看了……

    说不定,这天地都会在这种爆发之中轰然破灭,整方天地完全毁于那天地大劫之中!

    那众多三级皇者虽然对罗帆能够讲什么法极为怀疑,但因为界皇的态度,他们却终究还是决定听一听罗帆打算讲什么法,听一听那对自己有没有什么用处。若是到时果真是没用,他们方才会决定该如何和罗帆放对……

    罗帆在决定之后,直接就对龟寿道:“你去通知所有精力过上一次天地大劫的至高皇者到来。”

    听到这话,龟寿心中一动,便知道罗帆所要讲的内容,怕是比起自己想象当中的要重要。连忙应了一声,身上发出无数光芒,直直穿透了虚空,直直投入天地各处。或是穿透进入那假圣文明时空之中,或是穿透进入那隐藏在各处时空之间的洞府之中,去通知那一个个的至高皇者。

    现如今,这天地之中有着至高皇者有一千多位!

    其中虽说绝大多数都是在这天地大劫之后突破成就至高皇者的。

    但,他们之中任何一个,却都是在那第一次天地大劫降临的时候便已经存在于这天地之间,只不过当初他们或是绝望者,或是连绝望者都不是而已。

    所以,龟寿这个时候却是将这天地之中的任何一位至高皇者都通知到了。

    只是,在这之中,却并不是所有的至高皇者都将龟寿的通知当一回事。

    最终,到来这一处冥土最深处的,却只不过是其中的九成至高皇者而已!

    却还有这上百位至高皇者因为这样或那样的理由。却是躲在自己的洞府,自己的修行之地,货值其他地方,不愿到来。

    对于他们。龟寿却只能够叹息一声了。

    在这天地之间,对罗帆最为信任的,除了青翼和玉智两人,也就只有他了。现在罗帆如此隆重的要他去通知那众多至高皇者到来说要**,他自然便相信。那所讲的内容必然是极端重要!若是那些至高皇者不来听,日后必然便会后悔的。

    只是,龟寿却也不是那圣母心性的存在。

    既然自己已经通知到了,那些至高皇者不愿意到来,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日后要后悔,那也只是他们自己去后悔。

    因此,他也不多劝,只是开始将这一处冥土最深之处规划一番,制造了一大片时空出来。容纳了众多至高皇者。

    这一片时空虽然极为空旷,只有单纯的时间与空间而已,但相比于之前那种绝对虚无,却已经是有了天壤之别,至少已经是避免了众多至高皇者存在于这里的过程之中不断消耗自己的力量了——那消耗虽说是微不足道,甚至不会让他们感应到,但那毕竟是消耗,对于那些至高皇者来说,能够减少,自然也是好的。

    见得要来的已经来了。罗帆也不多说废话,当下便直接开口将这种斩灭记忆之法缓缓的讲出来。

    他这一次**,并没有什么天花乱坠地涌金泉之类的异像,有的。只是极为平和的正常场景。

    这些话语完全就是普通的,简单的,世俗中人所讲的话语一般。

    甚至连其中所蕴含的,那种能够让人听了在心中不断要凝成烙印的特殊威能,在这个时候都已经是完全隐没了!

    众多至高皇者听得他所讲的内容,一个个心中都产生难言的疑惑。

    都是至高皇者。或许境界有高低,实力有强弱,但他们的本质都必定是跨过某个界限的。罗帆所讲的内容,他们一听便知道那是涉及哪方面的。

    “斩灭记忆?这是什么法?对我等来说,想要斩灭自己的记忆,那实在再简单不过了,哪里需要什么特殊的法?!”一位至高皇者提出了异议道。

    罗帆却并没有理会他,只是将那斩灭记忆之法不断的讲出来而已。

    那至高皇者被这样冷遇,面色微微一变,但终究还是心性修持足够,并没有因此而失态,或者产生什么怨毒之类的心思,只是将自己的疑惑压下,更加仔细的关注罗帆所讲之法。

    随着他听下去,他便渐渐发现罗帆所讲之法的特殊之处了——那斩灭记忆之法,实在是太深奥,太繁复,太玄奇了!

    与这种斩灭记忆之法相比,自己所研究出来的,斩灭自己记忆的方法简直粗陋得无法收拾!

    “为什么要这么繁复,这么深邃的法门来斩灭记忆?用简单的方法不行吗?”这个疑惑,在众多至高皇者的心中回荡。

    罗帆并没有和众多至高皇者解惑的意思,只是不断的将那斩灭记忆之法不断的讲出来而已。

    这一法门之繁复,却是让他足足耗费了十日十夜方才讲完。

    这整个过程,他甚至没有为这法门施加任何的注解,单纯就是将其内容,将其施展方法给讲出来而已,甚至那用词还是极度的简略!

    等到最后一个字讲完,他便瞬间闭口不言,对于众人那疑惑的神色,完全是不管不顾。

    “道友这是何意?为何要讲这种斩灭记忆之法?”又有一位至高皇者无比好奇的这样问道。

    罗帆只是淡淡的摇头,道:“诸位道友现在已经听完了,请自散去吧,那通道,已经就要完成了。”(未完待续。)xh118

    【作者提醒您!百度搜索雲来閣,那里有更快、更清晰的章节,网址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