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九亿年!

正文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九亿年!

    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子的人影冲破了那世界群之中的某个世界,身形无限放大的从那世界群之中脱身而出,直接在那深潭的表面浮现出来。[燃^文^书库][774][buy]追哪里快去眼快

    这个人影出现之后,这天地各处的异像变得愈发的强烈了。

    隐隐间,甚至有着种种钟磬之声在这天地之间回荡。

    当初所发生的种种奇特的景象,在这个时候开始一种种的出现。

    随着这个人影的出现,从那深潭之中有着越来越多的人影不断的跨出那深潭,出现在那女子的四周。

    同一时刻,在这深潭周围的众多势力之中的强者一个个的现身出来。

    只不过,他们毕竟远不如至高皇者,在现身出来之后,却都只能远远的看着而已,却不敢接近而来。

    一时间,有着不知多少道目光从四面八方向着这一处位置投来……

    好一阵子之后,种种异像消失。

    那女子长长的叹息一声:“虽说慢了千万年,但终究还是成就了……”

    这个时候,罗帆的身形缓缓的在其面前浮现出来。

    见到罗帆出现,这女子之前那种志得意满的感觉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恭敬,直接对罗帆躬身行礼,口中道:“见过创造者。”

    “不错,这么短的时间能够获得突破,你这些年确实是相当的努力了。”罗帆微微一笑。

    “还多得创造者大人开辟出这世界群,若不是这世界群,我便是再努力,也不可能突破的。”那女子连忙道。

    听到这话,罗帆只是一笑,道:“不必再说这些了,接下来要做什么,不必我多说了。”

    说着,顺手一拍,虚空当中就自然涌现出了一条穿透重重规则法则层的通道。悍然灌入那冥冥之中,直接便来到那大道所在之处!

    在这里,这个时候已经是有着当初那一名三级皇者在这里了。

    此时此刻,眼见这通道的出现。不由得双目一闪,抬步轻跨之间,就已经出现在那通道的另一端,遥遥对着罗帆躬身行礼。

    罗帆只是点点头,然后便看向这刚刚成就三级皇者的那女子。

    那女子神色颇为激动。再度拜谢了罗帆,然后便跨入了那通道之中,直接消失在这天地之间。

    将她送入那通道之中之后,罗帆微微一笑,顺手一合,那通道便在这瞬间猛然合拢,转眼间消失无踪。

    这整个过程,被不知多少视线看在眼中。

    一时间,众多看到这一切的修士心中都波涛汹涌,产生了种种难以形容的冲动。

    所有人的态度转眼间便已经是和之前完全不同。

    对于突破的渴望。更是变得愈发的强烈,那修行的意志,变得愈发的坚定了!

    罗帆做完这些之后,并不在这里停留,身形一闪之间,便已经是渐渐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见到罗帆消失之后,那几名至高皇者方才无比遗憾的叹息一声,转身将重新进入了那深潭之中的世界群之内,开始进行新一轮的修行去了。

    之前那原本与他们同样等级的女子悍然跨过极限,踏足他们所不能理解的层次。这对他们来说,本身便是一种极强的刺激,自然是让他们动力十足了。

    而其他观看这一切的假圣、绝望者,却都是开始讨论起来。

    一个个的都产生了无法形容的期望与憧憬。想象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够如同那女子一般,直接跨入那冥冥之中,去到那大道所在之处,亲自体悟那大道!

    在这个时候,罗帆却并没有离开,而是依然是在这深潭的虚空之上。

    只不过。他重新隐蔽了自己的身形而已。

    他悬浮在虚空之上,看着此时此刻这下方所发生的一切,心中却是颇为满意。

    “这样下去,十八亿年之后,这天地的第八次天地大劫,应该有更多度过的可能了吧?”

    这样想着,他的面上现出了笑容。

    心中微动,他抬手一指,便有着一道光华瞬间穿透了虚无,向着虚空的某处落去,转眼间便消失无踪。

    在这瞬间,哇的一声婴儿大哭之声从那一处位置传出来。

    紧接着,一个小小的婴儿,从无到有从那一处位置出现。

    与此同时,周围之人忽然不知不觉间来到这里,又毫无来由的觉得眼前这人就是自己寻找了多少年多少年的少主,当下如同见到珍宝一般,直接便将这婴儿抱起,回归自己家中开始如同少主一般奉养。

    这婴儿,不是其他,正是罗帆的分身。

    只不过,这一次他乃是将所有的力量剔除出去,甚至将几乎所有的意志都完全消除,只剩下一点属于他的意念在这里而已。

    这种变化之后,这婴儿除了还懂得思考之外,就已经完完全全就是普通的婴儿了。

    之所以如此做,原因很简单,却是他想要靠着这婴儿的成长,以这婴儿的视角来体悟这天地之中的则之世界观经过一次次天地大劫的淬炼蜕变之后的种种改变,想要通过这种体悟来让自身对则之世界观的理解更加深刻,从而让他的则之世界观能够得到更多的淬炼,更大的提升……

    短短的数十年之后,这个婴儿便已经成长为一名凡间的大侠客,在一次次的行侠仗义之中,开始受到这一代生灵的称颂。

    但,一日,这婴儿不小心在行侠仗义的时候得罪了当地一个大势力。

    被几十人绞杀之下,死于非命,重新化作一点光芒,在罗帆的控制之下,向着另一处位置落去,再度转化为一名婴儿,再度被人所奉养,再度进行了新一轮的成长,或者说,新一轮的轮回……

    如此这般,一次又一次转生,一次又一次死亡。

    最终,在百万年之后,罗帆心头一震。猛然感到眼神一清,发现自己的则之世界观似乎已经是得到了肉眼可见的进展。

    在这瞬间,他身体周围的时空忽然间产生微妙的震荡。

    一种根子上的微妙改变,出现在这时空之中。并开始不断的扩散出去,渐渐席卷整方天地,使得这一方天地的根本构造又有了一些微妙的改变。

    这样的改变是如此的微妙,这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都无法察觉这样的改变。

    但同时,这种改变却又实实在在的。改变着眼前这一方天地,让这一方天地看起来渐渐的和之前变得不同了……

    当发现这一点,罗帆面上便带上了莫名的笑容:“终于有了收获……”

    心中暗自推算一番,他便发现,这天地度过第八次天地大劫的成功几率又提升了一丝丝!而他的实力,更是因为这样的变化提升了一大截!

    “果然是有用的。”这个想法,在这个时候刻在他的心中。

    当下,他心中有弟兄,抬手一指,便是有着不知多少万道隐晦的无形光芒从他手中直冲而出。向着这天地各处落去,变化为一个个的婴儿,开始了不知多少万个同时展开的轮回!

    一时间,种种完全不同的经历涌入他的心中,种种无法形容的不同刺激,同时刺激着他的生灵,刺激着他的则之世界观……

    时光悠悠而过,百万年……千万年……亿年……

    转眼间,便是九亿年时间过去了。

    这一日,罗帆心头一震。猛然有一种莫名的乏力之感从心头泛出!

    这种乏力之感,让他瞬间回过神来,心头微微一动,便已经是明白过来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分明就是那些分身的死亡次数已经是达到了极限!却已经是再无法继续转生了!

    “只是九亿年就不成了?”罗帆眉头一皱。

    眼前这样的情况。却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这些分身虽然只蕴含了他的一点意念而已。本身并不算是他真正的分身,本身的威能也比起他的分身要弱小上不知多少亿万倍!

    但,那毕竟是他的意念!其威能本身也是极端强大的。

    这样的意念,在他原来想来,便是不能抵抗天地覆灭的冲击,也必然能够几乎永恒的存在下去的。哪里想到。居然只是经过了这九亿年而已,这些意念就已经是力有不逮,无法继续存在下去了?!

    心中微动,罗帆抬手一招。

    瞬间,他分散到这天地各处的不知多少万意念瞬间跨越虚空,直直来到他的面前,如同繁星点点一般直接铺陈开去。

    这些意念当然并不是尽皆完全同步的有衰竭的表现,而是只有其中大概一半有着这样的表现而已。

    但,便是那剩下一部分尚且没有这种表现的意念,此时此刻也已经是活力大减,就像是已经是在承受着难以形容的重负一般了。

    这种模样显然是距离衰竭也只不远了。

    罗帆眉头微皱,开始细细的观察体会这些意念之前的种种经历。

    这些意念之中,有着衰竭迹象的那些,却是死亡轮回次数最多的那些!

    比如,现在即将崩溃,已经只能够勉强成型的那一个意念,这个时候却已经是足足轮回了将近八千万次了!平均十几年,便要轮回一次!

    “居然是如此……每一次死亡,每一次新生,都会在这意念之上留下痕迹,就像是树木的年轮一般。一旦等到这些痕迹的密集程度达到这意念无法承受的时候,这意念便会衰竭,便会崩溃!”看着这一幕,罗帆眼神一凝,心中这样想到。

    他抬手轻轻一招,那一个即将崩溃的意念便已经是落入他的手中。

    他虚虚一抹,则之世界观瞬间灌入这意念之中。

    瞬间,这意念砰的一声,发出了一声剧烈的爆响,整个轰然爆开,在那强烈的冲击波之中,直接化作虚无!

    “连则之世界观都没有办法有所帮助了?!”罗帆看着这一幕,神色变得愈发的难看了。

    则之世界观本就是罗帆一点一滴整理、完善而成的,到现在已经是与他的身心相结合,在之前,他正是靠着这种融合而能够抵抗种种原本无法抵抗的侵蚀与冲击。

    正常来说,他的意念若是得了这则之世界观的灌注,其稳固程度应该得到极大的增强,那种崩溃的迹象应该完全消失的才是。现在这种情况浮现出来。显然就代表着出乎他意料的问题出现了……

    心中微动,他再度抓过来两个意念。

    这两个意念,一个是尚且并没有崩溃迹象的,一个是正在走向崩溃的。

    罗帆心中微动。则之世界观直直灌入这两个意念之中。

    瞬间,其中尚且没有崩溃迹象的意念开始快速的稳固,其中存在的好像年轮一般的,那一次次死亡新生的痕迹开始一道又一道的被抹去。

    而那已经正在走向崩溃的意念却是轰然一震,瞬间便爆炸开来。砰的一声声响之间,强烈的冲击波开始向着四面八方疾扫而去!

    看着这种完全不同的表现,罗帆陷入了沉思当中。

    这个时候,他也没有什么心思继续待在这一处深潭上方了。反正这些年那几名至高皇者都已经突破成功,被他送入大道之中去直接领悟大道的玄奥去了。因此,他顺手罩住所有的意念,接着心中一动,直直穿透了层层规则法则层,跨入那第八层规则法则层之上的那一处虚无之中。

    来到这里之后,他顺手一拂。便是有着一片绝对空旷,绝对稳固,更是与外界完全隔离的时空出现在这一片虚无之中。

    在这之后,他直接进入这时空之中,顺手将那意念散开,任凭这些意念本能的在这时空自然分布开来。

    这些意念出现之后,自然而然的分开两个阵营。一个便是那尚且没有崩溃迹象的,一个便是那已经正在走向崩溃的!

    分开之后,这些意念隐隐间抱团,各自对于对方似乎都隐隐有着忌惮与仇恨。

    “果然是如此……”看着这一幕。罗帆不由得有些无语了。

    这两种意念虽然从根本上来说是同一种存在,但现如今却已经是形成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存在,彼此之间已经是在相互排斥了……

    若是用科学理论下的生物种族来划分的话,那么两者便好像是猿猴和人类一般对比。

    两者虽然是同一种起源。但最后,却已经是完全形成了两个不同的种族,甚至已经是完全无法共存了!

    心中无奈之下,罗帆开始细细的感应这些意念,开始分析这些意念的本质,分析这些意念为何会在那则之世界观的灌注下表现出完全不同的状态。

    随着他的分析。随着他的体会,他对这两种意念的理解越来越深刻,对于这些意念的本质,也有着越来越多的了解。

    最终,他发现了一个让他有些吃惊的事实。

    若是再一次用猿猴和人类来类比的话,那作为人类的,却不是他原来所想的那样,是那没有崩溃迹象的意念,而是那正在走向崩溃覆灭的意念!

    这些意念,虽然是在走向覆灭,走向崩溃,但他们的本质,居然比起那些没有走向崩溃,没有走向覆灭的意念要高!

    别看两者的状态有着这样的差别,若是让双方来进行战斗的话,胜利的,却绝对是那些正在走向崩溃的意念!

    “怎么可能?!”看着这一幕,罗帆面上满是吃惊。

    他心中微动,其种两个分属两方的意念在他眼中开始快速的放大,渐渐的从原本微不足道的微尘放大到好像星球一般的模样,开始在他的面前渐渐的旋转着,不断的变幻着。

    放大到这个程度,那些意念死亡重生所留下的痕迹也同时是放大到好像是一道道巨大的山脉一般,开始在这意念的内内外外不断的涌现出来。

    那正在走向崩溃的意念,这个时候整个意念之上都已经是密密麻麻的刻着这无数的痕迹,也即是,长着这无数的山脉。

    而在那山脉之上,当初每一次死亡新生所经历的绝大多数让他印象深刻的记忆都是镌刻在那山脉之上。

    可以说,每一做山脉,就是一片时空,就是一个世界,就是一段历史!

    这意念即将崩溃覆灭,便是这些时空,这些世界。这些历史的数量已经是多到了这意念所无法承受的程度,最终才渐渐的让这意念变形,使得这意念渐渐崩溃损毁……

    而那尚且没有达到这一步的意念,上面却还有着许多的空位。等待着更多的山脉降临,等待着更多的时空,更多的世界,更多的历史的到来!

    这两种存在本质,便使得这两种意念。就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星球。

    其中一个星球,已经是发展到了极限,到了这星球已经不堪重负,若是再不理会的话,这星球将会因为无法承受发展而崩塌。

    而另一个星球,便是正在阿湛的过程之中,虽然已经是让着星球承受了重负,但却依然是有着不小的空间可以继续发展,依然是有着不小的希望扭转这种覆灭的命运!

    看清这两者的存在状态,罗帆渐渐的便已经是明白过来了为什么这两者会成为两种完全不同的存在。彼此之间为何会如此相互排斥了。

    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些死亡新生的痕迹,并不是它们的伤痕,而是它们的财富!

    这种痕迹越多,对于这些意念来说,代表的便是财富越多,而不是伤痕越多!

    如此这般一来,那些正在走向崩溃的意念,自然便比起那些尚且没有达到这一步的意念要强大许多。

    而也正是因为这样。那些正在走向崩溃的意念,自然而然的想要守住自己的痕迹,从而排斥那些尚且有着空位的意念,担心它们会抢夺吞噬自身!如此。那正走向崩溃的意念,自然而然的便排斥那些尚且没有走向崩溃的意念了。

    而那些尚且完好的意念更是因为它们依然完好,对方已经走向崩溃,担心这种崩溃会冲击它们,进而造成自身的崩溃,自然也就排斥另外的意念了。

    想清楚这些。罗帆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虽然都是我的意念,但居然会产生如此误会……”他叹息一声。

    当然,这也只是这些意念的本能而已,却并不是它们在罗帆自己的亲自掌控之下会出现的异变。

    明白这些意念相互排斥的原因之后,他更是已经明白过来,为何这些意念会在那则之世界观的灌注之下有完全不同的表现了。

    那些尚且完好的意念,本身上面依然有着许多的空位,能够让那些则之世界观占据,进而不断的扩大,继而将所有的痕迹同化,让那意念与那些痕迹真正的合为一体,尽皆化作意念本身。

    而那些正在崩溃的意念则不同,它们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已经是被那种痕迹给充满,那则之世界观灌入其中,却是根本没有任何空位容纳它们,却根本来不及同化那些痕迹,首先便会冲击那些痕迹,继而带动那意念一同崩溃!

    这,便是两者完全不同表现的根本原因所在。

    “不过,为何只是九亿年而已,便已经无法承受了?为何这意念会是如此的脆弱?”罗帆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在这想法之下,他心中一动,抬手轻轻一指,便有一点完好无损的意念从他手中冲出。

    这一点意念,他同样是如同其他不知多少万意念一般,将其中属于他的思维想法完全收回,只剩下那意念本身的本能存在于这里而已。

    这意念出现之后,却不知不觉间凌驾于众多意念之上,在那最上方若沉若浮,缓缓的旋转变换着。

    这个意念,光滑无瑕,晶莹剔透,在微微旋转的过程之中,隐隐透出一种永恒的韵味,就像是能够永久的存在下去一般。

    这和周围那众多即将崩溃,或者正在走向崩溃的意念相比,却是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让罗帆感到一种莫名的烦躁,就如同有人正在当面嘲讽他一般……

    一点微不足道的意念轮回九亿年才有崩溃的迹象,这在一般修士看来或许已经是极为不可思议,乃是极大的成就了,但在罗帆看来,这却就是一种失败!(未完待续。)xh1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