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真圣门下的优越

正文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真圣门下的优越

    readx;

    这地球宇宙有七大圣人。分别为元始天尊、太上道祖、通天教主、鸿蒙老祖、万妖之祖、阿弥陀佛以及人族之祖娲皇氏。

    他们彼此之间亦师亦友,同时又有竞争关系。

    苍木子乃是圣人太上道祖的门下弟子,悟道子却是圣人万妖之祖门下弟子。这斗狂子不知是谁的门下,但必定是圣人门下,否则绝不敢如此对待悟道子和苍木子他们两人的。

    而在数百万年以前,沈道曾经见过一名女子,叫做雨神子,号称是娲皇氏的侍女,其真正身份却也是娲皇氏的门下弟子。

    算起来,罗帆来到这未曾破碎成为地球宇宙之前的天地之间这数百万近千万年之间,所见到的圣人门下,已经是足足有四位之多。

    这样的机缘,在这天地之间的其他众生看来,已经是天大的机缘,天大的福缘了。

    苍木子乃是太上道祖门下,得到太上道祖赐予的神通法门的威能之强,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再加上他本身的道行境界,也是巅峰准圣的巅峰之境。他手中的法宝,更是超越巅峰准圣级数的强宝。他若是在与罗帆交战的瞬间,就将他的一切神通完全发挥出来,完全施展他最强的攻击手段,哪怕不可能瞬间制服罗帆,此时也定然不会如此狼狈。

    这点,从悟道子身上就能够看出来了。

    悟道子本身的神通不比苍木子强大,但苍木子此时被完全封印。而悟道子此时却在外面和罗帆对峙,两者之间的差别之大,一眼可见。

    罗帆站在这里,脸上现出淡淡的神sè,心中充满一种莫名的喜悦。

    此时此刻这样的表现,代表着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实力制服一名巅峰准圣巅峰的圣人门下,代表着他的神通,已经达到了这天地之间,除了圣人之外的最巅峰。

    这样的事实,让他怎能不感到喜悦?

    “太好了。现在你已经是占了绝对的优势。这样我便不用再帮你了。”这时。一声压抑着难以形容的兴奋与战意的声音传入罗帆的耳中。

    将他从那种莫名的喜悦之中惊醒过来。

    这声音来自何处。他只要一听到便完全明了,这声音分明是来自斗狂子。

    转过头一看,只见得此时斗狂子和悟道子两人已经站在一起,彼此之间再无之前那种对峙战斗的表现。两人尽皆是看着罗帆。

    其中。斗狂子的眼中有着极为旺盛的战火。而悟道子眼中却是极为旺盛的怒火。

    “怪不得方才没有动手,原来是为了这个。”罗帆叹息一声,却是明白了为何方才斗狂子没有抓住自己在改造立体符篆完全封印苍木子这个大好机会动手对付自己。原来却是故意放自己将苍木子完全制服,以便自己在战斗之中完全处于胜势,从而好让他不违反原则便可以出手对付自己。

    这时,斗狂子却已经没有让罗帆再思考下去了。

    他身体一耸,手中的长棍微微一震,刹那间划破虚空,直接向着罗帆的头颅直轰而来。

    那速度,那声势,几乎如同要将天地完全毁灭一般。被这长棍直对而来,罗帆只觉得好似整个天地都被这长棍裹挟着,将其所有的力量完全加载在这长棍之上向着自己倾泻而至,要将自己完全毁灭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长棍,罗帆抬手一抓,手中那明红大斧之上猛然闪过无数的繁复玄奥的立体符篆。

    这些立体符篆直接便是明红大斧的形状,一层层,一个个,好似无数明红大斧不断的融入其中一般。瞬息间,整把明红大斧已经是完全变了模样。

    乍一眼看上去乃是明红大斧,但细细观察,便会发现,那哪里是明红大斧,分明是无数天地,无数宇宙,无数时空融合在一处的产物。

    整把明红大斧微微动荡一番,便是无数天地,无数时空在动荡,那明红大斧对着自己,便如同无数天地,无数时空向着自己碾压过来一般。

    这样的感觉,这样的变化,与之前却是完全不同。那威能,何止提升了千百倍。

    这明红大斧的变化,正是罗帆方才使用他刚刚悟出来的方法,将写给天地万物时空混沌的文章给融入其中,让天地,让万物,让时空,让混沌将其威能附加在这上面,从而让这明红大斧拥有了原本所没有具有的威能。

    罗帆融入这明红大斧之中的文章非是其他,正是讲述时代cháo流奥妙的文章!

    这一篇文章之中,包含了他在那超脱之路上所见识的那数千个时代的轮回之妙,包含了他曾经在那圣人烙印之中所见识的时代cháo流的玄奥,包含了他通过洪荒天地的本体,这地球宇宙的本体,那在天元大天地之中的分身彼此之间相互对比之后所见到的,属于这地球宇宙的时代cháo流的原理。

    这一切的一切完全融合成为一篇文字数量足足有数十万的文章,融入这巨斧之中,从而让这巨斧成就了这样不可思议的形态,让这巨斧拥有了比起之前更强上不知多少倍的威能。

    在这巨斧成型之后,罗帆将巨斧轻轻一抬。

    刹那间,这巨斧直接穿越时间,穿越空间,后发先至的来到了斗狂子的头颅之前。却是丝毫不管那正轰向他自己头颅的那长棍!

    不过,这也并不是他想要和斗狂子同归于尽,而是他有着绝对的自信,自己的斩下斗狂子头颅的时候,斗狂子的长棍,定然无法接触到自己的头颅。

    斗狂子所施展的神通乃是圣人所传的战斗神通,这种神通威能无穷。战意越是高昂,其威能也就越是强大。

    此时此刻他因为罗帆的强大而燃起了前所未有的战意,这神通的威能,自然也就强大到前所未有的境地。

    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在他长棍即将击中对手的头颅之时,对手的大斧居然后发先至,眼看着便要将自己的头颅斩下来了,这样的变化,当真是出乎他意料之外,让他几乎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不过他毕竟是战斗经验无比丰富。神通更是广大无方。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手中的长棍微微一震一转,绕过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便好似原本的目标便是他要做的一般,直接将长棍一格。隔在了他的头颅和那明红大斧之间。让那大斧直接轰在那长棍之上。

    刹那间。一股无法想象的力量直接从那明红大斧之上传递过来,让斗狂子感到自己的长棍好似支撑了无数个世界,无数片天地一般。原本便是面对那超越巅峰准圣级数的法宝也不会有丝毫动摇,好似永远不会受到任何损伤的长棍,居然有种支持不住,正在咔咔作响,似乎随时随地都可能完全崩灭损坏的感觉。

    在这瞬间,斗狂子第一次感到失败距离自己这样近。

    双眼之中的战意在瞬间暴涨千百倍。

    这,就是他所求的!自从不知多少亿年以前他成就巅峰准圣之后,他已经完全忘记了失败是什么滋味,完全忘记了战败到底是什么感觉,正是因为这样,让他的道行境界久久不能获得提升,让他根本不能真正享受战斗的乐趣,不能知晓战斗的真意,不能明悟真正的大道妙理。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成为现在的斗狂子,才会如此不顾一切,甚至不问是非的追求战斗,甚至要永久的战斗下去,直到天荒地老,直到天地覆灭,永远永远的战斗下去。

    他所求的,正是为了感受失败的滋味!有胜无败,那哪里是战斗?只有有胜有负,有输有赢,才能够真正的理解什么是战斗,才能感受战斗的喜悦与悲伤,痛苦与欢乐。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体悟战斗的真意,了解战斗的真正奥妙。

    感应到这种近乎失败的感觉,斗狂子心灵颤抖着,那并非恐惧,而是兴奋。

    他的战意由于这样的兴奋而变得愈发的高涨起来。

    “好!”他大吼一声,身上猛然有着金光直接暴涨而起,在这金光之下,斗狂子的身形好似变得高大了一些,他手中的长棍好似也有了某种莫名的变化,似乎变得愈发的强大,愈发的坚固,愈发的恐怖了。

    一股无法形容的大力透过那长棍猛然爆发而出,和罗帆手中的明红大斧撞击在一处。

    刹那间,整个天地都似乎随着而发生惊天的震响。

    这一次,不单单是这麒麟崖之上的众生,便是整个天地的无穷生灵,都在这一瞬间听到了天空之上传来轰隆隆的雷鸣声响。

    瞬间,有不知多少修士将自己的目光投往天空。

    有些强大的巅峰准圣,更是在这瞬间将自己的目光直接投往那麒麟崖所在地方向,直接看到了在这一处位置所发生的,罗帆和斗狂子之间的战斗。

    在隐藏于天地之间某处玄之又玄的神秘所在的一处奇异宫殿之中,一名女子正在指挥许多女子打扫一片菜地,忽然间这女子眉头一挑,抬目向虚空望过去,双眼似乎穿透了无穷时间与空间的阻隔,看到了处于不知多遥远,或者说多少时空之外的景象。

    “没想到那里居然又有这样有趣的事情发生,看来又有借口出去一趟了。”这女子嫣然一笑,暗自想到。

    这女子非是他人,正是当初罗帆曾经见过一次的雨神子。

    这一处宫殿,自然便是那娲皇圣人的道场,娲皇宫了。

    雨神子想毕,便吩咐一声:“你们小心的将这一片的杂草除去,我有事出去一趟,你们且不可偷懒。弱我回来检查不对,你们莫要后悔。”

    那些女子肃然应诺,不敢有丝毫轻忽。

    见得如此,雨神子微微一笑,抬步轻跨,身形化为一道长虹,直接从这娲皇宫之中直冲而出,向着虚无之间的某处快速而去。

    “你也有今天。斗狂子,我看你今天怎么死!”在冲出娲皇宫的瞬间,雨神子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的念头,却是这般模样。

    半路上,有一道佛光横亘同样从某处虚无之中冲出,向着与她同样的目标前进着。

    “咦,这不是神禅子师兄么?怎的师兄今ri有空离开极乐道场?”雨神子一件那一道佛光,便高声呼道。

    那一道佛光微微一滞,便在虚空之间停滞下来,化为一名身穿灰白僧袍的和尚。

    这和尚此时盘膝坐在虚空之上。身下托着一朵金sè莲花。对着雨神子所在方向微微一躬身,口中说道:“原来是雨神子师妹。师妹不在娲皇宫修行,这又是要到何处去?”

    雨神子一阵娇笑,在那神禅子身前化出身形。微微一礼。道:“今ri斗狂子师弟有突破之机。我岂能不去助其一臂之力?”

    神禅子面貌平常,皮肤焦黄,但那双眼睛却是极为深邃。极为清澈,就好像两个深邃漆黑的宇宙一般,能够映照一切,更能够看透一切。

    他微微一笑,道:“原来如此。我却也是为了助斗狂子师弟一臂之力而去。师妹既然与我同一目的,不如我们同去如何?”

    说话间,他的双眼之中有淡淡的笑意闪过。

    这笑意,让雨神子一阵娇笑,点头说道:“正该如此,师兄请。”

    神禅子微微笑着,点点头,催动身形,直接化为一道佛光,向着虚无之间的某处直冲而去。雨神子也是一笑,化为一道长虹跟在神禅子身后同样而去。

    过得不久,又有一道奇异的光芒在虚空之间闪过,这光芒若有若无,似虚似实,速度极为快速。

    “前面莫非是无为子师妹?”雨神子见得这一道光芒,不由得一阵惊讶,开口招呼道。

    “原来是雨神子师姐,当真是巧啊,不知师姐不在娲皇宫修行,这是要到何处去啊?”那一道光芒之中有着一把声音传出来。

    这声音十分的清脆动听,让人听了如同沐浴清泉一般,感到周身内外无处不爽。

    雨神子和神禅子两人现出身形出来,那一道光芒也是一滞,现出一名女子的出来。这女子看起来娇小玲珑,面貌清秀可人,但此时却是双目含煞,似是正打算去对付什么人一般。

    “参见神禅子师兄。”那无为子看到神禅子,一惊,连忙躬身行礼。

    “师妹多礼了。看师妹的样子,似是为了去帮助斗狂子师弟啊。”神禅子看到无为子的样子,微微一笑道。

    “正是。”无为子听到这话,面上牵扯出一个近乎咬牙切齿的笑容,道。

    “如此甚好,我们也正是要前往帮助斗狂子师弟,我们便不要耽搁时间,快快前去吧。等一下怕是斗狂子师弟的突破之机便要消失了。”听到此话,雨神子微微一笑道。

    “正是如此。”无为子一听,眼现焦急,点点头,告了一声罪,便化为一道若有若无的光芒继续快速前进了。

    “看来斗狂子师弟果然是交游广阔啊。”神禅子看着无为子那急切的样子,摇摇头叹息一声。他说的话语似乎正在夸斗狂子,但那语气怎么都能够听出一股幸灾乐祸的韵味。

    “师兄,幸灾乐祸可不是佛门弟子所为啊。”雨神子看着神禅子那道貌岸然的样子,不由得一笑,道。

    “罪过罪过。”神禅子双手合十低头念了一声,接着抬起头道:“不过,我们也是为了斗狂子师弟好,也算不得幸灾乐祸。”

    “师兄若是再在这里耽搁下去,怕是真的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给错过了。”雨神子笑道。

    神禅子微微一笑,一催,便化为佛光,以比方才更快的速度开始前进。

    雨神子笑着摇摇头,化为一道长虹跟在那佛光身后,同样是以比方才更快的速度前进着。

    这天地虽说广阔无边,但对于他们这等巅峰准圣巅峰的存在而言,却也不算是十分的遥远。

    很快的,他们两人便已经是突破了重重时空的阻隔,直接来到了这天地间某一处神秘莫测的所在,来到了麒麟崖上空。

    这时,这麒麟崖之上的修士,除了罗帆、悟道子,苍木子和斗狂子这四人之外,却还有着两人存在。

    其中一个,便是那娇小可爱的女子无为子。此时的无为子正悬浮在虚空之上,双目含煞的看着那正在和罗帆进行着激烈无比的战斗的斗狂子。

    而在无为子旁边,有着一名青年脚踏祥云,悬浮着。

    这青年身材高大,身上穿着道袍,看起来极为飘逸,极为自然,周身隐隐笼罩着一种随风而去,完全融入天地之中的气息。

    “参见福德子师兄。”见得这青年的模样,神禅子和雨神子连忙化出身形,向着这青年躬身行礼,口中称道。

    “原来是神禅子师弟和雨神子师妹,你们也是来帮助斗狂子师弟突破的吗?”这被称为福德子的青年见到神禅子和雨神子,不由得微微一笑,道。

    “正是如此。”他们两人自然是没有隐瞒他们的来意,笑着道。

    “如此正好,看来我们的目的却是一般无二。斗狂子师弟果然是交游广阔啊。不知那与斗狂子师弟交战之人是何人,看其神通却是颇为不俗啊。”福德子笑着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