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冲突!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冲突!

    这天地虽是广阔,虽是稳固,但对于罗帆来说,却也不会有太大的障碍。

    不几分钟之间,他就已经是来到了那一处求道子开辟洞府所在之处。

    这里,却是一处荒山古林,其中古木森森,插天入云,几乎如同一片天幕一般,铺陈开去。在其中有着无数强大异兽的气息,更是有着无数奇花异草的气味,却是有着危险与玄妙混合,显现出一种别样的气质。

    求道子的洞府,便是在这一片森林深处。

    他却并不像其他人一般,自己开辟时空,自己开辟空间来充当洞府,而是直接就在这天地之间挑了某个风景美妙的位置建造自己的洞府而已。

    这既是他自己的修行,又是他自己的自信。

    在这个时候,有一股股的波动不断的从这森林深处散发出来,疾扫过整方天地的每一寸空间,每一处时间,让这整方天地的规则法则层在这过程之中隐隐间发生微妙的变化。

    来到这里之后,罗帆心中一动,抬手一指,瞬息间便是有着一方时空铺陈开来,瞬间将这一片森林完全包裹在这时空之中!

    £在这一瞬间,一种恐怖的力量爆发,那时空承受了惊人的冲击,咔嚓一声轻响,就猛然破碎开来,所有的时空碎片四处飘散之间,渐渐化入周围的时空之中,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是伪混元灵宝!”空女这个时候神色一震,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这种将罗帆布置的时空完全粉碎的力量却并非是求道子自己的力量,而是一件伪混元灵宝的力量!也即是说,是求道子自身所掌握的,那真圣万妖之祖所赐下的那一件法宝的力量!

    “难道,他这种行为是真圣所吩咐的?!”空女喃喃着。面上有着震惊,又有着悲哀。

    若是果真是真圣的计划,在她看来,那就是根本无法扭转,无可抵御的。而看着这一方明明是自己道侣所开辟出来的天地现在居然要被其他人所随意改变,随意的改造。这对她来说自然是一种绝大的屈辱了。

    “就算是真圣又如何?”罗帆淡淡的哼了一声。

    心中一动,瞬间无穷力量在他手中喷涌而出,向着那森林一轰而过。

    咔轰一声巨响之间,那力量直接冲入了森林深处,瞬间引发了整片森林惊天的震荡!这整片森林在这震荡之间就像是化作海面一般,开始疯狂的起伏、翻涌起来。

    那一种惊人的波动在这个时候微微一滞。

    “哼!”一声冷哼在这个时候从那森林深处传了出来。

    在这冷哼之间,有着一个罗盘从那森林深处冲出来,悬浮在虚空当中开始缓缓的旋转起来。

    在这个时候,罗帆之前所轰出去的那力量。赫然便是被那罗盘给吸住了,居然是渐渐的渗入那罗盘之中,渐渐的脱离他的掌控,最终消失不见了。

    罗帆眉头一皱。

    若是单单是求道子,对他来说根本不会有任何威胁。毕竟,哪怕是真圣门下,求道子也只不过是九阶伪圣而已,实力再强又能够强到什么地步?!他就算是在三级皇者层次。都能够轻松将其解决,更何况这个时候他已经是度过了第一次大劫。实力比起当初要强上不知多少倍了。

    但,奈何他居然有着真圣赐予的法宝!

    其本身比起罗帆要差上无数的实力,在那法宝的帮助之下,居然节节提升,最终达到了能够威胁到他的地步!

    这让他怎么能不感到头痛?

    他心中微动,顺手一拂。再度有着无数力量从他手中激发出来,在他面前的虚空之上快速的凝聚,转眼间便化作了一道灵光,如同长河一般,直直对着那罗盘直冲过去!

    这个时候。他清楚的知道求道子所在之处。但他也相当清楚,他现在就算是攻击求道子,对方的法宝也能够自然反应,直接挡在他的灵光面前,将他灵光的攻击接过去。既然反正都会被这罗盘接过去,他自然便懒得再浪费表情,便直接将这罗盘当成是自己的攻击目标!

    他的这种攻击,乃是借助他自身的力量直接模拟那先天不灭灵光出来的一种攻击。

    他现在已经是度过了那一次大劫,他的则之世界观比起以前完善了不知多少,以则之世界观构筑出来的这种灵光,虽然比起真正的先天不灭灵光来还是差了无数,但比起一般的模拟先天不灭灵光来,却已经是强了不知多少了。

    这样的灵光,想要将那圣人所赐的罗盘毁灭显然可能性不大。

    但以这样的灵光想要将这罗盘封印一段时间,那可能性却是相当不小!

    咔咔咔咔咔……

    一种奇异的声响在这个时候于那灵光与罗盘相撞之处爆发出来。

    这种声响是如此的诡异,又是如此的巨大。传出来之后,却是有着穿透人心的效果,然这天地之间不知多少亿万光年范围之内的生灵尽皆在这个时候听到这种声音的存在。

    而他们听到这声音,却是隐隐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压抑从心底诞生。

    这种压抑,就像是整个天空忽然被盖住,有着什么东西正在快速向着自己压下来所引起的那种压抑!

    随着这种咔咔咔咔的声响,那罗盘之上的指针变换却是变得混乱起来。

    紧接着,无数线纹开始凭空出现在这罗盘之上,在其上面不断的缠绕,不断的纠缠,让这罗盘在这个时候渐渐的像是被一个丝茧给包裹住一样!

    那罗盘在这个时候开始剧烈的震颤。

    其中有着种种无法想象,无法形容的光华透出。

    在那光华之间,更是有着无穷的信息涌现出来,不断的冲撞着周围,震荡着时空!

    不知多少光影在这个时候浮现在那罗盘之上。

    这些光影无比的混乱,无比的诡异。更是无比的玄奇。涌现出来之后,那些丝线却是一道道崩溃,一点点粉碎,就像是根本承受不住那力量冲击一般!

    在这个时候,于下方那洞府之中的求道子身形一闪,已经是来到了虚空之上。出现在那罗盘之前。

    随着他的出现,那罗盘猛然一震,一股比起之前更恐怖十倍的威能猛然爆发出来。

    咔轰……

    惊天动地的霹雳声响之中,周围九成的丝线在瞬间完全崩灭!只剩下一成丝线依然稀稀疏疏的缠绕在那上面而已。但,就算是这剩下的一成丝线,在这个时候也已经是有些力所不逮的表现,不断的震荡,不断的放松,缠紧。一看便知道是已经极为勉强,说不定下一瞬间就要完全被震碎了一样。

    “借助这法宝的护主之力吗?”罗帆在这瞬间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有眼前这一幕,赫然便是求道子以自身的危险作为诱饵,引动了隐藏在那罗盘之中的威能,这方才使得这罗盘爆发出比起之前更强上不知多少倍的威能出来,想要冲破那些封印丝线!

    不过,罗帆显然不可能那么轻易就顺了他的意。

    作为这天地的开辟者,作为一个比起求道者强大那么多倍的存在。他却也有着自己的傲气。

    在这瞬间,他轻喝一声。手中再度有着无数力量冲出,于虚空当中结成灵光,汇入那整体的灵光之中,向着那罗盘喷涌过去!

    而且,这些灵光却不再是如同之前那般只是将那罗盘包裹,而是在所有灵光结合在一起之后。微微一转,一凝之间,化作了一个铜镜出来,直接便将那罗盘,以及那罗盘周围的那求道子直接吸入那铜镜之中!让那两者。在这个时候看起来已经是变成了这铜镜表面上的一种浮雕一般了。

    这铜镜,自然便是罗帆根据那先天不灭灵光内部先天不灭灵光演化混元灵宝的那种变化,让自身以则之世界观所构筑出来的灵光按照同样的构造来构筑法宝这才化出这种法宝出来。

    而这法宝的威能,虽然比不得真正的混元灵宝,但比起一般的伪混元灵宝,却是要强上无数。

    与眼前那求道子真圣所赐予的法宝来说,至少在这个时候的威能而言,却还要胜过一筹!

    随着这铜镜的出现,那无数之前断开的线条开始疯狂的重聚,快速的向着那罗盘缠绕而上,转眼间便已经是完全缠绕在那罗盘之上,让那罗盘直接化作一个丝茧,完全被包裹在其中!

    这个时候,那里面的罗盘显然并不放弃,依然是在不断的挣动,不断的冲击着那丝茧,让那丝茧不断的颤动起来。

    但,最终这丝茧却依然是紧紧守住了自身的完整,无论是那里面的罗盘如何冲击,如何挣动,都无法突破出来!

    “让我看看你能够支持多久吧。”罗帆心中闪过这个想法,又有无数力量从他手中冲出,化作灵光直接灌入那铜镜之中,让那铜镜之中的那个丝茧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浓郁!

    最终,在某一刻,在那丝茧足足比原来大上十倍的时候,那丝茧终于一动不动,完全沉寂下来。

    这种模样,显然是那罗盘终于被完全封印住了……

    看到这一幕,罗帆才松了口气,顺手一招,这铜镜就已经是跨过虚空,落入了他的手中。

    随着一切变化平息下来,那种遍及整方天地的莫名拨动开始渐渐的消退,不多一会,就已经是完全消失。

    与此同时,那第一层规则法则层因为这波动而产生的变化在这天地本身规则的自然流转之下渐渐的恢复过来,不多一会就已经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了。

    “罗帆!你难道跟我师尊作对吗?!”这个时候,求道子面色无比难看的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

    罗帆听到这话,面上现出冷笑,道:“此话从何说起?分明是你在与我作对。”

    “我的任务乃是师尊所吩咐的!你阻止我,便是在与我师尊作对!难道你不想活了吗?!”求道子面色更加难看的道。

    罗帆冷道:“真圣吩咐?我怎么不记得我这个小小的天地有这么大的价值,就然会要真圣级别的存在来谋划。若是他果真是看上了这一方天地,直接来取便是了。还用得着你?”

    “师尊的谋划岂是你所能理解的?!识相的话,快快将我放出来,不然,一旦师尊发怒,你必将死无葬身之地!”求道子直接威胁起来。

    罗帆哈哈大笑起来。

    这哈哈大笑却是让求道子的面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起来,好一阵子。他才冷冷的问道:“你在笑什么?这有何可笑之处?!”

    “你说这是真圣的吩咐,那么,我更不可能放你出来了!”罗帆停下笑声,道。

    “哼!现在知道怕了?师尊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你就算是不放我出来,他也必然知道一切,若是他一个动念。一个手指掐过来,你便必然活不了!”求道子冷道。

    他的眼神之中隐隐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轻松。

    在他看来,罗帆这个时候不敢放他出来,必然便是因为恐惧,恐惧放他出来之火,他会告知他的师尊,让师尊来对付他!因此,他觉得只要说清楚这样做根本是没有任何用处的。罗帆必然便会屈服。

    但,可惜的是。罗帆当然不可能因为这个理由方才不放过求道子。

    对于现在已经踏上了真正的通天之路的他来说,真圣虽说依然是高高在上,处于一个比他高上不知多少的位置上,但他却已经是获得了莫名的自信,不再如同以前那般认为任何与真圣有关的事物便是自己所无法抵挡的!

    这样的他,自然不会因为任何身份上的问题就妥协。

    他的一切行动。一切决定,自然都是完全按照他自己的心意来行动。对于他来说,只要认为求道子所做的事情是他所不能接受的,便必然会出手对付,不管他是什么身份!

    不过。心中这么想的,口中要不要这么说,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当下,他只是冷冷的道:“既然这是真圣的安排,那么,我的一切行动,自然也是在其预料之中。或者说,我的一切行动,也可以说是他的安排!既然如此,我封印你,禁锢你,不也就是真圣的安排?所以,你就在里面呆着吧!”

    说着,他心中一动,那一个铜镜微微震荡起来,开始渐渐的凝固,渐渐的从原本只是灵光的状态转化做真正的真实,真正的实体!

    “不要!”求道子这个时候真的慌了。

    罗帆那话虽然有些无赖的味道,但终究还是说得过去。毕竟,按照真圣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观点来看,他的一切行动所引起的一切后果,都是一目了然的,对方便是杀了他,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罗帆淡淡的道。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我?”求道子皱眉道。

    “你方才想要做什么?”罗帆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直接问道。

    听到这话,求道子眉头一皱,道:“你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他这个时候心中感觉却是极为冤枉。居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就对他出手,这是何等的莽撞啊!难道真圣在其眼中果真是没有半点分量不成?!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那绝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罗帆只是道。

    他对这一方天地的了解比起任何存在都要深入,这天地的任何变化,对他来说都是如同掌上观纹一般清晰。

    之前求道子散发那种波动所作出的改变结果虽然没有显现出来,但他却已经是感受到,那种改变之中所蕴含的恶意!

    也正是隐隐感觉到这种恶意,他方才如此果断的出手。

    “我觉得,道友你还是放手比较好。”这个时候,一把声音传入罗帆的耳中。

    罗帆听到这话,面上挂上了淡淡的冷笑,道:“我还以为你们会来得更快呢,没想到你们居然现在才到,这可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呢。”

    说话间,他抬头向着前方望去。瞬间,他就看到了有八个人影出现在他的前方不远处。

    这八个人影之中。赫然便有着悟道子。

    再细细分辨一番,他们却尽皆是真圣万妖之祖门下!也即是,求道子真正同一个师门的师弟师妹……

    悟道子此时的神色颇为复杂,极有惊异,又有喜悦。

    “本来还在烦恼该怎么对你出手,没想到你现在居然主动挑衅。看来,你果然命中注定要在我手中吃亏!”他看着罗帆,口中道。

    空女这个时候的神色也变得紧张起来,身上的力量缓缓的蒸腾,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她身上释放出来,隐隐间扭曲了周围的时空,甚至让周围的规则法则层在这个时候都开始微微的震荡起来,形成了莫名的变幻。

    “你不要出手。”这个时候,罗帆一手拉住空女。道。

    “可是……”空女一愣。

    罗帆看着他,摇摇头,道:“现在还不是你出手的时候。你先进去里面等一阵子吧。”

    说着,不等空女回答,将她往身体里面一送,就已经是直接将其送入那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直接进入其原本所呆着的那个世界之中去了。

    虽然是相互交流,但这其中所发生的时间却是极为短暂。几乎是完全没有时间间隔一般,空女就已经是消失在众人的面前。让悟道子他们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嗯?你本来便没有多少胜率,她再不出手的话,你就输定了,难道你不知道?”悟道子淡淡的道。

    说话间,他头顶已经是有着一把青铜尺子渐渐的浮现出来了。

    这个时候,其他七个九阶伪圣各自面上都有些挣扎。但终究还是一个个的将自身的法宝召唤出来。

    这些法宝各不相同,每一种乍一看都是很平常的事物。但细细评鉴便会知道,其中蕴含着不可思议的道理与玄奥,更包含了无法想象的威能。

    光是这八件伪混元灵宝就已经是释放出了不可思议的气息,冲击着周围的时空。让周围的时空在这个时候产生了惊天的扭曲,隐隐间甚至让方圆几千光年范围之内的第一层规则法则层、第二层规则法则层都贴在了一起,似乎要融合成为一体了一般。

    罗帆眉头皱了起来,道:“看来,你们并没有从真圣那里得到要改变这一方天地的任务。”

    他的这话,让在场所有人面色都是微微一变。其中,在被他的铜镜所封印住的求道子面色变化最大,甚至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惨变了!

    “你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悟道子神色楞了一下就恢复了过来,淡淡的道。

    “你们真的以为,仅仅凭借法宝就能够制服我?”罗帆看着他们,道。

    这个时候他已经是完全放下心来了。之前虽说即便是求道子乃是按照真圣的吩咐行事他也必然会动手。但那样的话,他心中毕竟还是因为可能坏了真圣的事而产生不小的压力。但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求道子根本就是狐假虎威,这等因为真圣而产生的压力,自然而然的就已经消失了。

    压力消失之后,他感到自己的心灵愈发的灵动,所注意到的东西却是变得愈发的多。

    在他的感应之中,其他真圣门下的九阶伪圣这个时候也是在遥遥的关注这里。只是,他们的态度却是各不相同,有些是幸灾乐祸,有些是好奇,有些是冷漠,有些却是似悲似喜,各种各样,却根本没有任何统一的态度。

    而且,更是没有任何一个前来这里惨和即将爆发的战斗……

    这种模样,也不知是他们各个真圣的门下之间的关系并不如自己想象当中的那么和睦,还是因为他们认为光是悟道子他们几人就已经足以对付自己了。

    心中种种想法闪过的时候,悟道子却是开口了:“你还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是很强了?!你只不过是一个散修而已!真圣门下的底蕴是你无法想象的!若是我是你,就乖乖的投降,将求道师兄送出来,再协助求道师兄办事。不然的话,等我们将你制服的话,那手段可就不好看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