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抛弃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抛弃

    【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http://m.yunlaige.com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

    罗帆自然不会理会青龙子怎么想了。↖

    他这个时候只是细细感应手中的这一缕波动。

    在他的背后,失去这一缕波动之后,那黑洞表面看来似乎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在不断的抽吸着整座矿山之中每一块时空维度碎片之中所传来的生机,依然是在进行着那种微妙而玄奇的转化,但,细细分辨就会发现,其原本存在的那种稳定,已经是在渐渐的失去!

    这个黑洞,正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向着崩塌的方向蜕变!

    似乎是一切外因引起的变动,这个时候都开始真正的在其上面表现出来,而不再是如同以前那般,完全被消除,完全被镇压了。

    这种变化,普通人或许不会察觉。

    但在这里的几人哪个普通了?!

    哪怕是青龙子,也已经是那种超越时空维度的真圣门下!这样的她,甚至都改变了自身的存在本质了,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这样的变化?!

    空女和沃妙两人更不用多说,她们对于时空维度的感应比起青龙子更强,一眼过去,这其中的任何细微变化都了悟于心,更不会被遮蔽。

    “原来,关键是这一缕波动。”沃妙喃喃着,神色当中有着恍然,又有着震撼。

    这样一缕似乎无形物质的,极为细小的波动,她一个不小心之间说不定便会将其忽略掉。但就是这样的一缕波动,却造就了眼前这么一个惊人的禁区!

    这是何等波动?难道,这便是真圣的手段,便是与真圣相关的玄妙?!

    沃妙在这个时候前所未有的认识到真圣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在以前,她虽然知晓真圣的无所不能,知晓真圣能够做到种种她所无法想象的事情。但。那毕竟是离她极为遥远。

    像开天辟地,她或许有着概念,知道那极度困难,但那印象之中,也就有着极度困难这四个字而已。具体有多困难,具体要达到什么样的层次才能够做到这一点。她却就完全不知道了。

    这样的情况下,对于真圣的手段,她自然便不可能会有那样直观的震撼了。

    但现在显然就不同了。

    亲眼见识到这种如此直观的对比,亲眼见识到如此细微的一缕波动能够早就的成果,她方才终于对真圣的手段有了直观的概念,也才会真正的感到震撼。

    在这震撼之后,她看向罗帆的目光却又稍稍变了。

    既然真圣是如此的强大,如此的不可思议,那么现在已经踏上成就真圣的通天大道。正一步一个脚印向着真圣前进的罗帆,岂不是比起自己想象当中的还要强大,还要恐怖?!

    这种种纷繁杂乱的想法,在沃妙的心中不断的徘徊着,让她的面色变幻不定。

    在这里,也只有空女这个时候感觉最为单纯。

    她这个时候却只是关注罗帆手中那一缕波动而已,心中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任何杂念。

    对于她来说,真圣的强大。是理所当然的。罗帆的强大,更是理所当然!却是根本不需要去想……

    如此这般一来。这里的场面却是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甚至连呼吸声,都并不存在。

    那一缕波动深邃莫测,奥妙无穷,哪怕是罗帆,一时间却也找不到任何头绪。

    就在他正在搜寻的过程之中,猛然间身后有着恐怖的震动传出来。

    周围无穷无尽的时空维度碎片在这瞬间发出声声哩啦哩啦的声响!

    在这声响之中。好像世界末日一般,似乎一切都要毁灭,连同他们在这里的所有人似乎都要覆灭了一般……

    这样的变化,惊醒了罗帆他们。

    “这个禁区要崩溃了……”瞬间,他们都有了清醒的判断。

    这种崩溃。乃是那黑洞的崩溃所带来的。

    而黑洞之所以会崩溃,却是因为少了这一缕波动镇压一切,使得这外界一起时空维度碎片所产生的种种变化都会关联这黑洞,渐渐的让这黑洞发生点点滴滴的变化。这种点点滴滴的变化不断累积之下,自然而然的便使得这黑洞变得不稳,最终在某一刻,完全崩溃……

    心头一闪之间,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一切。

    瞬间,沃妙和空女两人眉头皱起。而作为这禁区主人的青龙子,这个时候她反而是神色放松,眼中有着释然之色了。

    作为真圣门下,特别是已经超越时空维度的真圣门下。青龙子对于修行的认知,对于时空维度的认知,都达到了一个极为高深的境地。

    这样的她,自然是知道,什么样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也才真正的明白,什么样的布置,才可能真正得到自己想要的成功。

    因为知道这种种,所以,她却是清楚的知道,这个禁区若是真的是靠这一缕来自真圣的波动镇压才能够长久存在的话,那么,这个禁区,对自己就再无任何意义!

    她,通过这个禁区,绝不可能得到自己所想要的超脱!

    连这根本都不是自己的,那么,从这根本之上发展出来的一些,自然都不是自己的。

    而靠着这不是自己的东西来求超脱,那又怎么可能做得到?!

    正是认识到这个,她方才会在这个时候感到释然。

    那是对自己之前选择的释然。

    在之前,他之所以选择将这禁区让给罗帆,虽然是觉得跟着罗帆希望更大,但却也未尝没有因为罗帆太过强大,她没有自信能够在其阴影之下守住这个禁区的缘故。

    因此,将这个禁区让给罗帆,她显然还是或多或少有些怨气的。

    而这些怨气,在这时候显然便已经完全消失了……

    罗帆这个时候淡淡的一笑,道:“看来,我们应该会多一个禁区杀手的名字了。”

    心中微动。他一甩手中那一缕波动,周围的一切时空维度碎片被瞬间镇压。

    紧接着,他再一甩这一缕波动,时空维度碎片一个奇异的转移之间,他们几人便已经是被甩出了这禁区,出现在了那禁区之外。遥遥看着那一座高耸入云的矿山。

    而在他们身边,那八名沃妙的随从,也自然而然的出现。

    就像是他们一直是站在这里一样。

    “你居然已经能够运用这一缕波动?!”青龙子目瞪口呆的看着罗帆,口中道。

    真圣级数的存在到底是多么强大,多么的深邃,也只有作为真圣门下的她才能够真正清楚。因为清楚,所以她在看到那一缕波动时候,就已经认定,这一缕波动。必然不会成为罗帆的助力,而只可能成为他的拖累!他,至少需要被拖累很是漫长的一段时间,方才可能得到这一缕波动的玄妙,方才可能得到其中隐藏的道理!

    但,眼前罗帆的手段却是完全颠覆了她的观念。

    居然只是入手这波动这么点时间,就能够如同操纵自己的手脚一般,借助这波动的威能轻松的改变时空维度!

    “运用的话。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就像是普通人。不需要知道枪械是什么原理就能够使用,不需要知道火焰是什么原理便能够用来烤肉一样。但要理解,我现在还是太远了。”罗帆只是笑了笑。

    说话间,他却是做出了一个让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动作。

    他,将这一缕波动顺手一扔,就已经是扔进了那矿区之中。任凭那波动直接沉入那禁区深处,开始轻微的颤动之间,更加强烈的搅动那禁区内部的时空维度碎片,让那禁区崩溃的速度变得愈发的快速了!

    “你,能够把它收回来的吧?”青龙子期待的问道。

    罗帆自然是摇摇头。道:“当然不可能。”

    “那,你为什么要把它丢掉?!”青龙子大惊失色的道。

    沃妙这个时候眼中也是透出不可思议之色,显然是无法理解罗帆的想法。

    不过,这个时候,空女眼中反而是现出恍然之色,面上挂上了淡淡的笑容。似乎已经是理解了罗帆的意思。

    “因为,这只是我的负担而已。”罗帆只是一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而已,却并没有深入去解释这句话的意思。

    这话,瞬间让沃妙和青龙子两人面色变得呆滞起来。

    她们完全没有办法理解罗帆的想法。

    负担?这样一缕波动或许极为沉重,或许镇压的力量极有可能给人带来不小的影响。但,这相比于其中所蕴含的道理与玄妙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哪里会有人因为这样的负担就要抛弃这波动的?!

    这不是因噎废食是什么?!

    “你不要,我要!”青龙子叫了一声,双目一闪,抬手向着那禁区之中正变得无比混乱的时空维度碎片之中猛抓过去。

    瞬息间,介于时空维度与力量之间的一种力量从其身上爆发出来,在虚空之中快速编织,化作一个无比繁复,无比玄奇,结构更是深邃莫测的手掌,直直探入那是空位对碎片之中,直接抓住了那一缕波动。

    “抓到了!”青龙子双眼之中透出喜色。

    但,在下一瞬间,她便面色大变,体内力量疯狂的涌动,组成她身体的时空维度开始疯狂的变换,无穷无尽的生机不断的爆发,化作一种种恐怖无方的威能,疯狂的灌入那无形的手掌之中,努力的维持那手掌。

    只可惜,结果却是让她失望。

    也让周围的沃妙和空女两人震撼。

    因为,那波动根本就像是那手掌没有存在一样,连坠落的速度都没有因此而减少半分,依然是不断的向着下方沉落,依然是不断的搅动着周围的时空维度碎片,将那其中的死寂完全释放出来,不断的造成覆灭!

    这个过程之中,青龙子探出的手掌,时刻不停的抓着那波动,看其用力方式,分明是用尽了自己的一切力量要将其抓出来……

    这种情况。分明便是青龙子的一切行动,一切手段,一切力量,都无法影响到那一缕波动分毫!甚至都无法让那波动产生任何细微的变动……

    这种景象,再回想之前罗帆抓着那波动无比轻松的甩动的模样,那反差之大。足以让任何人震撼……

    “怎么会这么重?!”青龙子面上青筋暴起,几乎失去了原来的美丽,口中这样喝了一声。

    但可惜的是,那波动,并不是听话的小狗。

    她的这种喝声,根本无法影响那波动分毫,那波动,依然是向着那虚空深处坠落而去,渐渐的淹没于那无数时空维度碎片的混乱之中。最终以至于再无法找寻。

    青龙子的力量毕竟是有着极限的,过了好一阵子,终于完全断绝,再也无法延伸进去,一缩之间,好像拉长的弹簧忽然间被放开一般,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反弹力量,引发了惊人的动静。倒转而回,将罗帆他们周围的时空维度给搅得一片混乱。

    也幸好有罗帆在这里镇压。否则的话,这种反震,怕会让他们变得极为狼狈……

    “……”青龙子此时面色死灰,眼神有些莫名的空洞。

    方才所发生的这一切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大到了她甚至不敢相信方才发生的一切的地步。

    “放轻松吧,跟着他,这种事情是少不了的。”沃妙这个时候安慰了一声。

    这话。显然没有起到什么安慰的效果,反而是让青龙子面上神色更是难看了。她可是真圣门下!修行不知多少亿万年来,何曾遭遇过这种事情?!一直以来,都是别人在她身上感应到这种震撼的好不好?!

    ……

    “为什么要丢那波动?!”好半天之后,青龙子终究还是忍不住自己心中疑惑。对罗帆问道。她的神色无比的认真,那种追寻答案的意志更是无比的坚定。

    听到这话,罗帆只是一笑,道:“不是已经说了,那,只会是负担而已。”

    这个时候,他们几人已经是在另一个禁区之前了。

    这一片禁区,是一片石林。

    至少,表现出来的乃是一片石林的模样,一眼望过去,密密麻麻都是一根根的石柱,或大或小,或高或矮,颜色更是千奇百怪的,显得极为诡异,更好像包含着某种特殊的规律,蕴含了某种特殊的道理。

    “负担?!里面的道理和奥妙,难道压不过那什么乱七八糟的负担?!”青龙子依然是不依不饶的问道。

    这个时候,她直接挡在罗帆身前,抬头盯着罗帆的双眼,眼睛眨都不眨,瞳孔更是好像凝固一样深深的凝望。

    这种态度,让空女却是有些不满了,她淡淡的道:“这是我们修行的秘密,没有必要告诉你。”

    “修行的秘密?”青龙子身体一震,猛然间清醒了过来。

    对于任何修士来说,修行的秘密都是最为**的秘密!任何秘密都可以打听,但一旦是打听修行的秘密,那就极有可能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没错,便是修行的秘密。”空女依然平静的道。

    听到这个,罗帆也闭口不言了。

    本来,对他来说,告诉对方这种负担就是指其中那真圣的道理与奥妙也没什么的。但既然空女已经开口这样说了,他自然不会当下就推翻空女的结论了。

    毕竟,相对与空女来说,青龙子又算得了什么?

    “走吧,我想,这个禁区的主人,应该已经是在等我们了。”罗帆微微一笑,道。

    说话间,在那石林之中,隐隐间传出一缕缕莫名的波动。

    在这波动之中,整片石林微微一个模糊,就已经是渐渐的消失,使得那石林原本所在的位置只剩下一片无边无际的荒漠。

    一片时空维度碎片铺展开来所形成的荒漠模样的大地!

    这种变化,让空女等人终于被吸引了注意力,将目光转而投向那石林原本所在的位置!

    “怎么可能就此消失?”沃妙皱着眉头,口中道。

    她所指的消失,当然不是眼前之中在眼中隐没的那种消失。而是那种,在她的一切感应之中,在她的一切理解范畴之中都已经不见了的那种消失!

    没错,此时此刻,那一处禁区,那一片石林,便果真是完完全全的消失在沃妙的一切感应之中,就像是从来没有这一片石林,从来没有这一个禁区一般!

    想不清楚之下,沃妙顺手一抓旁边一个随从,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就是这禁区的诡异之处吗?”

    那被抓过来的随从乃是这时空维度之中的强大生灵,对于这时空维度之中存在的那众多禁区自然都是清清楚楚,听到这个,连忙道:“主人明鉴,此禁区,从未有有这样的变化出现。至少,从没有这样的传言传出来。这在我等记忆之中,却是第一次出现!”

    这话,让沃妙眉头皱了起来。

    第一次出现?难道这禁区一直以来都是在隐藏自身,只有现在才将真正的诡异显露出来吗?

    “还用说?他是在躲避我们啊。”青龙子这个时候看着前方那石林原本所在之处,眼中却是透出一种莫名的表情,这种表情,有些同情,更有些好笑。

    “躲避我们?!”沃妙睁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叫了一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