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大劫将临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大劫将临

    轰隆隆……

    奇异的轰鸣在天地之间回荡,一种莫名的欣喜,在听到这轰鸣的一切生灵心中泛出,使得所有生灵的面上都不由自主的挂上了笑容。

    哪怕是,临死之前的生灵,也是如此……

    这天地之间,怕也只有罗帆才能够知道这轰鸣到底是什么,又为何会引起这样不可思议的变化了。

    这时候,那一个巨大的漩涡已经是消失无踪,周围,剩下的只是那一片灰蒙蒙的存在……

    这种灰蒙蒙的存在似乎是混沌状态,拥有无比强大的同化能力与侵蚀能力。只是,这种同化与侵蚀的能力却只是对于一般生灵起作用而已,对于罗帆来说,这种侵蚀的能力却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他只是悬浮在那里,甚至都不需要有任何动作,那灰蒙蒙的存在就完全无法靠近他身体周围三丈范围。

    使得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片只有三丈半径的奇异时空,隐隐间有着无数玄之又玄的变化出现在这一片时空之间,隐隐间有着不知多少规则法则在这一处位置诞生出来……

    这些,不是其他,正是直接从罗帆身上衍生出来的那种种规则法则,其根本,便是罗帆**拥有的则之世界观……

    一种极为特别的味道,出现在这周围三丈半径的时空之中。

    周围那灰蒙蒙的景象,乃是冥土因为强大的冲击而爆碎开来所形成的,虽然极度混乱,但却不能持久。

    在那冥土的规则法则作用之下,灰蒙蒙的存在开始被渐渐的抹平,点点秩序,不断的从那上面浮现出来。

    清浊,被划分开来,时空,衍生而出,天地元气。渐渐充斥……

    几乎是一转眼,这灰蒙蒙的存在就是一变。

    只是短短的数十个呼吸之间,那无边无际的灰蒙蒙,便已经是完全化作一片时空。与原本的冥土相连,成为了那冥土的一部分了。

    在这个时候,在那原本交界之处的异时间线的空女便感觉到自己所构筑出来的规则法则忽然一阵,却是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就已经完全崩溃,晃眼之间。消散得无影无踪,如同从来未曾出现过一般。

    但,这种反震,却并不曾给她带来任何伤害。

    她这个时候居然只有一种难言的轻松罢了,却根本没有自身所构筑的规则法则被毁灭所本该出现的那种沉重的伤势!

    “已经解决了?”异时间线的空女神色有些莫名。

    这种情况,她知道,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方才可能出现。那便是,自己原本要镇压的那混乱的规则法则已经重现秩序,而且,那秩序。还是对她极为亲和的一种秩序!也即是说,这冥土,取得了最终的胜利,方才可能出现!

    既然如此,通过这个自然便能够猜测出来,那必然是在那衍生出来的冥土之中,罗帆已经是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了……

    对于罗帆的手段,她已经是见识过不知多少次了,这个时候却也没有什么震撼的,只是叹息一声。抬步轻跨,就离开了这个冥土,重新回到了大地之上。

    这冥土的混乱虽然尚且没有完全解决,接下来依然会有战争存在。但,那相比于之前却已经变得微不足道。她在这里,却已经是大材小用了。

    回到那大地之上后,她抬头看向天空,只见到无数的星辰破开星空,冲入天界之中。再通过层层破碎之后,撕开天界与下方天地的间隔,向着大地猛砸过来……

    “看来,冥土虽然解决了,上面却反而更加困难了。”异时间线的空女叹了一声,抬步轻跨,身形来到半空中,无穷无尽的符文从她的身体之中喷涌而出,悍然向着整方天地的天空覆压过去,以超越一切生灵想象的速度,将这整方天地不知多少亿兆光年范围的天空,在短短的数个呼吸之间,便已经完全遮掩住了!

    当然,这种遮掩住,却也不至于让那天空完全密不透风之类的。

    却只不过是为那天空加上了一层符文的屏障,让那整方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抬头看向天空第一眼看到的都不再是那蓝色的天幕,不再是云层,不再是星空,而就是一层密密麻麻的符文而已……

    这些符文构成之后,异时间线的空女面色微微有些苍白,眼神之中透出莫名的疲倦。

    要知道,这可是一方不知多找亿兆光年方圆的天地!

    这样的天地,正常生灵便是要横穿过一次,都是一件极为逆天的成就了,更何况是要使用自身的力量来将其完全覆压,将其天空完全的遮掩住了。

    哪怕是异时间线的空女,想要做到这一步,那也已经是几乎用尽了她的一切手段,耗费了她的一切精力了。

    这个时候又怎么可能表现得轻松自在,没有半点变色?

    不过,这个时候显然没有时间让她好好休息。

    在这时候,在将那符文完全覆盖住天空之后,那天地碎片已经是源源不断的撞在她的符文天空之上了,若是不处理的话,她将符文天空构筑出来又有什么意义?

    当然,异时间线的空女显然并非是要将那无数星辰,无数天地的碎片完全挡住,让其不坠落进入下方的天地之中这几乎是替代这天地去承受这一次的恐怖劫数,别说现在的她,便是她再增强千倍、万倍,产生这种想法都是在找死!

    她之所以这样做,却是为了调整那些星辰,那些碎片的落点!

    要知道,那些星辰,那些碎片原本的落点几乎是随机的,有时候直接砸入城市之中,将某一座城市连同其中存在的不知多少亿生灵完全抹去,有时候又落入某一处阵法的关键节点,使得那阵法完全破灭,又造成了那一片区域再无任何防御,有时候干脆便是砸落在某一处虽然没有人烟,但却对大地有着巨大伤害,足以引发类似地震之类的地质灾害的落点……

    这,显然对于度过这一次的劫数没有什么好处。

    所以。她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构筑出这一片符文天空,直接掌控那些星辰与碎片的落点,避免对天地产生太大的伤害。让那落点落在那影响最小,也最容易抵挡的位置……

    想要让他完全将这些星辰打碎,将那些碎片打碎,对她来说显然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她产生这样的想法那就是找死。

    但。只是借力打力,稍稍调整一下那些星辰,那些碎片的方向,选择一些她所想要选择的落点而已,这对于她来说,却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只见得,一道道冲破天空的火光,雷光在经过那符文天空之后,产生了或多或少的扭曲,终于让下方的那无穷生灵产生了一点**的机会。使得下方大地所受到的伤害,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开始减少。

    有那精明的生灵看出这一切的根本,不由得对那构筑出这符文天空的生灵感激涕零,一时间,异时间线的空女反倒是得到了不少信仰的力量,身上隐隐间缠绕上了一种难言的气息,居然显得愈发的神圣,愈发的美丽了……

    面对着这一切,异时间线的空女却没有去在意。

    这个时候,她悬浮在虚空之上。端坐在那符文天空之上,身上的符文源源不断的涌出来,灌入下方的那符文天空之中,一波又一波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不断的对那符文天空进行调整,让其不断的适应时时刻刻改变的,那些星辰与碎片……

    在天庭之中的混珂这个时候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惭愧。

    “都是我没用,才使得妈妈不得不替我承受这么大的压力……”

    在这心态之下,她带领众多天兵天将。冲出了天庭,冲入了那星空之中,催动无穷威能,借助无限众生的无上信念,散发出几乎超越太阳的光芒,让那星空之中,众多星君所组成的阵法猛然震荡起来,威能开始疯狂的提升,向着一个无法言喻的高度攀升而去,使得那星空对于那另一方天地的切割力度增强了数倍,让那些穿透这星空往下方投去的星辰或者天地碎片的大小开始快速的减少,而那数量,虽然没有减少,但却也并没有增加显然,有着更多的一部分被消化在这星空之中了……

    如此这般的变化之后,下方的天界,那异时间线的空女,以及更下方的天地众生,都感到压力大减。

    压力虽然减少,但在天庭之中却是一片哀嚎:“陛下不可!陛下乃是天地之主,如何能够如此冒险?!”

    “陛下快回来啊!此等事情,哪里是陛下该做的?!现在陛下应该留在天庭掌控大局才是啊!”

    ……

    这样的声声哀嚎,声声呼叫,显得如此的恳切,如此的焦急,简直就像是混珂不这样做那便是对不起天地,对不起众生,对不起列祖列宗一般……

    对于这种呼号,混珂却是没有任何表情,神色显得无比的冷静,完全将之当做听不见,只是一心的凝聚众生信念,凝聚这整方天地规则法则的力量,去努力的加持星空,让星空变得愈发的强韧……

    呼号不听,那天庭之中的生灵呼号了良久,也就停了下来。

    好在他们终究还是有着几分节操,并没有就此缩头,而是同样冲出了天庭,踏入天界之中,去帮助天界众生抵挡那些漏下来的星辰与天地碎片……

    那天地的对撞,当然不可能如此简单。

    最开始只是初初接触而已,自然是能够轻松的将那接触的部分切割,打碎,再吞噬。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接触的位置变得越来越多,随着那冲撞的力量越来越强力的爆发出来,这种应对方法,终究会失效的。

    对于这一点,天地之间有见识的生灵都是清楚无比。

    更别说是混珂他们了。

    所以,在这时候,他们却是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去消除撞入这一方天地的碎片,尽可能快速的将那接触之处的天地切割开来,以便在这种种手段无效之后,那产生的冲击能够尽可能的小……

    就在众生暗喜,而高层越来越紧张的时候,罗帆,踏出了那刚刚诞生出来的冥土。

    因为他的离去。那因为他而生的,那三丈半径的,完全以则之世界观为根基衍生出来的天地同时崩溃,所有的规则法则被那冥土的规则法则给完全碾碎。打散,化入规则法则之中。

    短短的一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完全消失,使得那里重新化作了正常的冥土,再看不出罗帆在那里残留的半点痕迹了……

    抬头看看天空。罗帆便已经将一切都看在眼中,心中暗自叹了一声。

    “看来,我不能在这一方天地渡劫了……”

    没错,之前那一次世界观的对碰已经是再一次将他那即将到来的第三次大劫提前,将原本将近百万年的时光瞬间拉近到了随时可能爆发的境地!

    那大劫,乃是一次又一次的增强的,第二次大劫都已经那般恐怖,这第三次大劫,显然便只会更加的恐怖。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若是在这天地渡劫。那大劫所产生的余波必然会对这天地产生某种深层的破坏!

    这种破坏在以前或许不算什么,以这天地本身的威能,本身的规则来说,轻轻松松的便能够修复过来。但,在这个时候,在这种天地大对碰的时候,那几乎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说不定光是这余波,就已经可能将这一方天地给推入深渊了……

    心中微动,罗帆将一股意念传入异时间线的空女与混珂心中:“我去另一方天地了。”

    说着。心中一动,触动那一股难言的力量,身形渐渐的模糊,甚至不等混珂和异时间线的空女反应过来。他的身形就已经消失在这一方天地之中了。

    这个时候,混珂和异时间线的空女方才猛然醒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面上神色都变得颇为复杂。

    “希望终究还是寄托在你身上……”异时间线的空女心中闪过的是这样的想法。

    而混珂心中的想法却是:“每次都需要爸爸顶到最危险的地方,我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的为爸爸妈妈遮风挡雨?”

    对于她们的想法,罗帆却并没有在意。

    这个时候,他已经是脱离了那一方天地。从无到有的出现在那一个力量所话的平台之上了。

    在这里,抬头看去,那两方正在对碰的天地就印入他的眼帘之中。

    那中央的天地如同一颗篮球,而另一方天地,却如同一颗排球。

    这个时候,两者接触的位置已经是凹陷下去,那排球,已经是有着大概十分之一,融入了那篮球之中。

    在两者的周围,哪怕是在这里,他也能够感受到种种难以言喻的压力不断的从那两者之间扩散出来,搅动着周围的虚无,或者说,搅动着周围罗帆所看不到的混沌状态,使得那其中衍生出种种玄之又玄的变化,似乎化作种种他所能够理解的事物,场面之宏大,让人震撼……

    站在这里,罗帆双目凝重,心中无数想法浮现,种种优劣取舍,不断的交织,不断的对撞!

    “先试试看……”这样想着,他双目微合。

    与此同时,在那地球宇宙高时空维度,正在洞府之中修行的罗帆睁开了紧闭良久的双眼。

    之后,他身体内部的无穷威能开始快速的涌出,开始在他身前的时空维度快速的凝聚,与那时空维度结合在一起,开始进行某种玄之又玄的演化。

    这种演化奥妙无穷,在这过程之中,光是那画面,就已经是透出无穷无尽的信息,足以让任何观看的生灵脑袋爆开了。

    甚至,便是罗帆,在这个时候其实都无法完全理解这些威能与时空维度相互结合所演化出来的那种种玄妙……

    随着那威能与时空维度相互结合、演化,在他面前,渐渐的有着一个奇异的阵法显露出来。

    这个阵法每一个细节,都是一种全新的结构,都拥有无数全新的玄奥。

    但,整体的阵法,却给罗帆一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

    这种熟悉感使得他第一眼看到这阵法就想到了当初将他的分身召唤到那一方大天地碎片的那个召唤阵法!

    在高时空维度之中,时间已经是一种自由的属性。只要愿意,甚至能够将亿万年压缩成为一瞬间……

    而这个时候,罗帆所做的,显然便是这样。

    虽说,这整个发散威能结合那时空维度来构筑阵法的过程看起来简单。

    但事实上,从这阵法成型当这个阵法无比艰难的成型之后,对那威能与那些时空维度来说,时间其实已经是过去了不知几千万还是几亿年了……

    只不过,在罗帆的调整之下,他自身方才只是度过了区区几个呼吸罢了……

    这样的过程,对于罗帆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那整个演化的过程,根本就是脱离他的掌控,脱离他的感应的,其中透出的一切奥妙,他根本就无法完美的接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