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二章 真圣出手?!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二章 真圣出手?!

    “居然被当成他人的劫数……”那青袍青年出现之后,似乎发现了什么,忽然叹了一声。↖

    这声音,又玄又妙,传出来之后,连周围那类似混沌的灰蒙蒙存在都被瞬间镇压,无穷光影在瞬息间于那灰蒙蒙在之间一闪而过,便像是一方无边广阔的天地忽然间诞生,又忽然间消亡……

    而与这相对的,听到这声音的罗帆便感到自己的心灵沉沦进入一个难言的境界,无穷的道理,无穷的玄奥猛然间在自己面前完全敞开,似乎完全任凭自己取用,甚至任凭自己改造。

    但,当他想要更进一步将这一切收取一些那道理,那玄奥的时候,便发现一切都是镜中花水中月,尽皆是可望而不可即!

    在如此境界之中,他甚至忽略了这句话的内容,心中虽然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但怎么都想不起来。

    好在,他毕竟已经是有过理解天地意志话语的经验,化作他生命本质的则之世界观微微一震之间,就已经是将他从那种状态之中唤醒过来。

    紧接着,他将自己的意志层面往上不断推进,终于脱离了这种难言境界的侵蚀,注意到了这一句话语。

    “真圣?”当看到这个人影,听清楚这声音的瞬间,罗帆的面色就变得无比难看了。

    “真?呵呵,我们从来未曾将圣境分出真假。圣,便是圣,从无真假,从无准伪之分。”那人影淡淡的道。

    这声音,每一个字,都镇压住周围的灰蒙蒙,使得周围的一切就像是生出了天地,生出了时空。又在一转眼间完全崩溃一般。

    当真可以称得上是一字一轮回,一言一幻灭。

    罗帆很是艰难的脱离那种话语之中所自带的,无穷无尽的玄奥的侵蚀,用尽自己的一切能力来理解这一句话。

    最终,等到他完全理解这话的时候,他的面上已经是挂上了苦笑。

    这种模样。虽说没有直接承认,但却已经是默认了他的问话。也即是说,默认了,他乃是真圣的事实!

    他原本对于第三次大劫的难度已经是有了极高的估计,但却没想到,自己的估计依然是低了。

    他哪怕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哪怕是看似只要按照现在的道路修行上去就能够成就永恒,踏足真正的圣境,但。现在的他,距离真圣依然是有着无比遥远的距离!

    真圣这种存在,若是愿意,甚至都不用出手,只需要产生一点想法,一个念头,就已经足以将他的存在痕迹完全抹去!

    “看来,我还真是荣幸啊。只是渡一次大劫而已,居然便引出了真圣。”他叹了一声。

    也幸好他之前对于那从心脏涌出的无数天地的应对颇为有效。这个时候根本不需要他去操纵,光是那威能自然的演化就已经足以镇住那无数时空,使得他的身体不至于被完全侵蚀,完全同化了。不然的话,这个时候他受到真圣出现的震撼,心神失守。他的身躯怕便会瞬息间完全被那无数时空所取代了。

    “放心,我只是这天地的一点记忆所衍生出来的而已,还不算是真正的圣人。”那身影笑着道。

    好一会,罗帆方才终于从其那拥有无穷奥妙的话语之中弄清楚了他要表达的意思,双目随着一凝。那种之前因为真圣出现所衍生出来的种种颓然被他瞬间清除干净。

    “混沌还真是奇妙,没想到已经死得这般彻底了,居然还能够让我在劫数中重现。”那身影这个时候完全没有将罗帆放在心上,眼神之中隐隐有着无穷无尽的光影在流转变幻,声音显得缥缈难寻,似乎从某种虚幻之中飘出来的一般。

    “果然,天地正在重聚,这样,我也能够放心了。”好一会,他似乎找到了什么,面上挂上了淡淡的笑容。

    “阁下乃当初那大天地之中的真圣?”罗帆看着这身影,口中这样道。

    那身影只是淡淡的一笑,这笑容,如同镌刻在混沌之中,使得周围同样有时空生灭。

    作为真圣级数的存在,他显然并没有将罗帆放在眼中。

    之前说出罗帆能够理解的话语,只是他想要说而已,却与罗帆本身没有任何关系。这个时候他兴致已过,自然再不对罗帆有任何理会了。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罗帆方才忽然回过神来。

    自己虽然看着这个身影,但,一直到现在,他都完全看不清眼前这身影的面容!甚至辨认不出他的高矮胖瘦,甚至,便是这种如同人形一般的模样,也有些虚幻,就像是只不过是自己心中所思的投影一般!

    “嗯,得了好处总不能不干活。我就出手一次吧,希望你不要死啊。”那身影又是一笑,口中这样道。

    随着这句话,罗帆便猛然感到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那灰蒙蒙的存在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完全消失,而在自己心脏之中涌出来的那无数时空却猛然间结合在一处,化作一方无边广阔,结构更是无比玄妙的天地,猛然翻过来,向他包拢过来!

    在被这一方玄妙天地包拢的最后一刻,他好像看到了那真圣残留的身影由实化虚,渐渐消散……

    “这是什么手段?有什么目的?”

    紧接着便是天旋地转,无穷无尽的光影以远远超越他反应极限的速度在他身边划过。

    ……

    “我的记忆还在。”罗帆回过神来,第一时间检查自己的记忆,瞬息间,确认了这个让他有些惊讶的事实。

    他的则之世界观还在。

    他从穿越之前诞生开始一直到之前渡第三次大劫的每一瞬间的记忆,都清清楚楚,没有半点遗漏,没有半点虚幻的痕迹,更没有一丝丝的异常,以他借助自身则之世界观的感应来说。他的记忆,依然是他的记忆,没有被屏蔽、没有被封印、更没有被加上虚幻的记忆!

    “罗帆,你在干什么?!”这个时候,一声怒吼灌入他的耳中。

    这是凡人的声音,对自己没有半点威胁……

    这是罗帆所产生的第一个念头。

    接着。他才注意周围。

    自己却是坐在一个教室里面,周围一排排的座位上男女老少都有,美丽丑陋更是并存。但,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是凡人!

    没有半点修为,甚至感觉上**都没有多少力量的凡人!

    心头一惊,他感应自身,发现自己那浩瀚的威能已经完全消失。甚至连感应自己的体内的能力,也都已经完全消失,一切的一切,都完全恢复了当初穿越之前的模样,重新变成了一个凡人!

    “罗帆!起来回答这个问题!”那一把方才将罗帆吼回神的声音在这时候在再度发出一声大吼。

    这声音,震得他的耳鼓一阵生疼。

    而周围众人都只是面现幸灾乐祸,却没有一个有半点担忧的神色……

    “看来,我的人缘相当的差啊。”罗帆心中暗自苦笑。抬头向声音传来之处看去,只见一个中年男子站在讲台上。面上满是愤怒之色,圆睁的双眼就像是要将自己吞掉一般。

    “你来说说看,这个世界观,有什么问题,需要怎么改变才能够自圆其说!”那中年男子压制着自己的愤怒,手中的长棍一敲讲台。道。

    这话,震得罗帆一时间呆在了那里。

    世界观?!这不是自己在先天大罗级数,得到了大天地的修行知识之后方才产生概念的存在吗,怎么这个时候,居然放在这凡人的课堂上讨论了?!

    心中震惊之下。他注视那黑板。

    在那里,画着一个无比复杂,简直如同乱麻一般的符文。

    当他看到这符文的瞬间,无穷无尽的信息透入他但双眼之中,融入他的脑海之中,让他恍惚间已经是了悟了一个相当完善的世界观,一个将一切存在,无论是天地还是万物,无论是宇宙还是混沌尽皆视作某种微观虫子组成的世界观。

    这个世界观乍一看上去似乎很荒谬。

    但,彻底体会这个世界观之后,他却发现,这个世界居然能够自圆其说!甚至乎能够解释他所见识到的一切,解释他过往修行之中所遭遇到的一切问题!

    隐隐间,甚至对于真圣的存在也有一些可靠性颇高的预想!

    若不是他早已将则之世界观化作自己的根本,贯彻到自己的一切之中,说不定这个时候都要相信这种世界观了……

    “这是一个极为经典的世界观错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应该知道那里面有什么问题!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那中年男子看罗帆这种模样,无法置信的大吼出来。

    整个教室随着这大吼忽然轰然一笑。

    显然是无比鄙视罗帆这个时候的表现。

    “姜友华,你笑得最大声,给我起来回答这个问题!”那中年男子眉头一皱,大吼一声。

    这话,让周围哄然大笑的众人之中一个看起来有五十来岁的老人笑声一滞,接着放松下来,站起身,道:“这个世界观违反了最根本的一个原理,一切存在的根源是没有灵性的!”

    “回答正确!但,回答得出这个问题并不证明你有多聪明,只能证明你有小学三年级的水平而已!坐下!”那中年男子吼道。

    姜友华,也就是那老者耸耸肩,做回座位。

    “罗帆!你本来就是插班生,学习进度本就落后,需要更加努力才能够跟上进度,若是还像刚刚那样发呆,你怎么对得起自己?!你现在已经高三了,高考就在眼前,难道你想要去拾荒吗?!”那中年男子怒其不争的叫道。

    “张老师,你不用说他了,他天生就是拾荒的命,就算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改变这个事实的。”不远处一个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小少年嘿嘿一笑道。

    “闭嘴!贺路,知识改变命运,世上从没有任何人命中注定要做什么!下次再听见你说这种话,你就滚出我的班级!”那张老师继续怒吼着。

    对于他们的这种种,罗帆这个时候却完全没有在意,哪怕是那张老师是在对自己说话。他也只是将这些声音过一遍耳朵而已。

    现如今,他的全部注意力却多放在那黑板上的繁复符文。

    这个符文有着一种他所从没有见过的构造。

    这种构造极端的复杂,但也极端的精巧。它有着容纳信息的作用,而且这种容纳信息的方式更是他以前所从没有想过的。

    不单单是容纳信息的量极为巨大,而且还有着一种加强观看者承受能力,舒缓观看者身心的能力。使得哪怕是其中蕴含的信息绝非普通人所能够承受,也能够轻松的灌入普通人的脑海之中,而且整个过程不会对他产生任何负面变化,不管是痛苦还是其他……

    正因这个符文,罗帆现在以凡人之身,方才能够轻轻松松的容纳这符文之中所蕴含的那一个完善世界观的信息——正常来说,哪怕是先天大罗之修,都至少需要数万年时间方才能够将其中的信息完全承受下来的……

    那张老师虽说讲话基本靠吼,长相又是冷峻凶悍。但却难得的是一个好老师。

    在教训了犯下错误的学生之后,便开始细致的分析这一个在他口中便是三年级的小学生也已经学过的虫之世界观。

    “……世界观是一种生命对除自我之外一切存在的认知的总结,任何生灵,都有自己的世界观。但,只有真正完整智慧的生灵,比如我们人类,才可能拥有真正完善的世界观!这关乎智慧的意义,关乎自我的存在。任何有智慧的生灵,都有义务。有责任,将自己的世界观传承下去……这个虫之世界观虽说犯下了一个经典而低级的错误,但上面透露出来的世界观总结技巧却极有意义,比如这里,将存在根源结合成为时间的技巧,就是一种绝妙的创举……”

    听着这讲述。罗帆就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荒谬感油然而生。

    他这个时候隐隐间对这一次的劫数有了些猜测,但依然模模糊糊,无法确认。

    不过,不管猜测如何,不管事实如何。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眼前这张老师所讲述的东西,对他来说却是颇为有用。

    因此,他却是渐渐的沉了进去,开始细致的倾听,分析那张老师所讲述的一切。

    关于世界观的总结技巧,关于其中所可能犯下的错误,关于这些错误可能造成的结果,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对他来说就像是打开了一个全新的天地,向他昭示出一个全新的世界!

    这其中,有着许多东西让罗帆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让他猛然间有种原来如此的感慨。

    但,其中同样事有着一些东西他感觉有些似是而非,隐隐间心中有着莫名的排斥。

    对于自我的贯彻,这对于罗帆这种层次的存在来说已经完全是本能了。

    对于这些他感觉似是而非的,感觉有些排斥的东西,他直接便存疑,虽没有马上将其抛在一边,但却下定了定要好好研究,好好验证的决心。

    从罗帆醒来一直到下课,时间足足有半天之久。

    在这过程之中,那中年男子,也即是那张老师所讲述的内容极多,但却只是包含了那一个虫之世界观极小极小的一小部分而已,连个开头都不算。

    “这一次的虫之世界观就讲到这里,对于这个世界观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自己课后好好研究。下一课我们要讲磁力世界观,各位同学回去请仔细预习。我不希望再出现今天这种那么简单的问题都有人回答不出来的事情!下课!”

    那张老师说完这话,头也不回的转身走出了教室。

    这个时候,整个教室变得哄闹起来,那些学生三三两两的收拾着向着教室之外走去。

    罗帆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收拾着自己桌子抽屉里面的几本厚厚的书:“《世界观史话》,《世界观的意义》,《基础世界观简述》,《我有一个世界观》……”

    所有的书籍,赫然都是与世界观相关……

    在罗帆整理这些书籍的过程中,教室渐渐空了。却没有狗血的对头找上门来,没有没有温馨的死党上前来打闹的桥段,一切都是很是平常——事实上,这才是真实的学校。绝大多数的学生彼此相处都是颇为平淡,没有特别的好,也没有特别的不好。踩人秀优越感这种事情更是极少发生……

    罗帆并不着急,在这里细细的翻阅这些暂时来说唯一能够找到的,与自己相关的书籍。

    既是分析这大劫给自己的定下的这身份的信息,更是查看这些书籍之中记载的内容。

    世界观这种东西,他一直以来都是自己摸索,自己总结,现在居然有着一个个完整的学科来研究这个,不管这劫数有什么目的,其中有什么陷阱,这对他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机缘,只要研究透彻,这对他的则之世界观的成长而言,必有超乎想象的好处。甚至,可能促进其产生某种难言的蜕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