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缺了什么?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缺了什么?

    虽然现在罗帆只是凝聚出一缕则之法力而已,但以罗帆那甚至已经深化到概念层次的操纵手段,这一缕则之法力却已经足以被他玩到出神入化,足以让他做到无数在一般人看来必须神灵方才能够做到的事情了。

    比如现在,他抬手勾勒之间催动那则之法力,那速度猛然间就加快了不知多少万倍。

    只是瞬息间,就已经是在他的面前勾勒出一个无比复杂的符文,而他脑海之中一切关于微粒世界观的信息更是同时融入了那符文之中。

    换句话说,只是一晃眼之间,在罗帆的面前,就已经出现了一个承载微粒世界观的繁复符文!

    这个符文,虽然没有任何载体,但在罗帆的则之法力作用下,却如同真正的实质一般,在半空中微微的蠕动,如同活过来一样,完全没有半点要消散的迹象。

    就在这时候,那一缕因为微粒世界观而诞生的超凡之力就像是找到了根源一般,那些散开的力量卡是快速的向着这个符文凝聚而来,只是一转眼间,就已经是完全汇聚在那上miàn了……

    而那一缕力量,更是随着开始如同游龙一般向着那符文游过来,不多一会,就已经是来到了那符文之前,悍然撞入其中!

    随着这超凡之力灌入其中,那一个符文开始剧烈的震颤。

    渐jiàn的,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光芒。

    这种光芒,就像是某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颗粒堆积汇聚而成一般,向着四面八方铺洒开去,就像是这一片无边的星空之中又增添了一个太阳一般。

    而那无数组成光芒的颗粒在离开那符文百千丈之后,就自然而然的消散,以一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方式重新回归了那一个符文……

    隐隐间。形成了一个特异的循环。

    “力量少了点,不然的话,应该能够生出某种本质的蜕变。”罗帆看着那符文的变化,心中又是欢喜,又是遗憾。

    欢喜的,自然是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那力量与世界观相互结合能够产生巨大的威能,能够爆发出原本所没有的强大力量。而遗憾的却是,因为现在这一缕超凡力量实在是太少,所以却依然不足以真正激活这个符文,无法将那强大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让罗帆无法真正的确认那力量的强度与本质。

    这样叹息着,他将则之法力催起,瞬息间,便有一种难言的吸力从他的手中发出。直接作用在那一个符文之上。

    那个符文随着这吸力开始缓缓的向他移dong过来。

    那种艰难缓慢的模yàng,就像是他在拉着一座万丈高山一般!

    随着那符文向着他的手掌靠近,那从这符文之中透出的强烈光芒开始随着渐jiàn收敛,等到其真正落在罗帆手中的时候,那光芒已经完全收敛,化作一层淡淡的烟雾,缠绕在这个符文周围,让这个符文因此而显得有些虚幻。如同从梦幻之中走出来的一般……

    而那符文的本体,因为这个过程的改biàn。想现如今已经完全化作一张不规则的卡片。

    这一张卡片无论是正面还是背面看起来都是那一个符文的模yàng,而在那符文的深处,更是有着种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复杂变化。

    其中似乎有着无数的世界,无数的时空,无数的生灵在其中生存,奋斗。厮杀,感怀……

    对于时空无比熟悉的罗帆自然是一眼便看出来,那些,并不是真正的时空,也不是真正的世界。更不是真正的生灵。

    那一切的一切,都只是那微粒世界观的具现而已!

    若是真正严格的来说,那也只不过就是那微粒世界观所诞生出来的超凡力量的运转规则与变化规则而已……

    抓着这一张卡片,一种难言的沉重压在罗帆的手中。

    无论他用多少力量,这一张卡片的重量似乎都要超过他一筹,都压迫着他的手掌忍不住往下沉……

    这是世界的重量!

    心中微动,他体内那一缕则之法力开始随着灌入他的手掌之中,在他的手掌内部开始流转起来。

    随着这则之法力产生作用,那一张卡片的重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轻飘飘的感觉,就像是这一张卡片完全不是物质,根本没有任何重量一样。

    只是,与这相对的,他的则之法力却隐隐间有着嘎嘎嘎的声响,似乎承shou了无法形容的恐怖压力一般!

    这种情况,很显然,却是罗帆借助这种同样是由世界观所诞生出来的超凡力量来抵消那卡片之中所蕴含的那世界的重量!

    能够支撑世界的,也只有世界……

    心中微动,罗帆直接就在这星空之中盘膝坐下,身体如同飘荡在宇宙的中心,周围星辰流转变化,就像是岁月流转一般。

    在他的双手之间,那一张卡片开始缓缓的悬浮起来,渐jiàn的有着颗粒组成的光芒开始缓缓的蔓延出来。

    只是,这一次,这些光芒并不是毫无目标的向着四面八方散逸,而是如同呼吸一般,开始一伸一缩的在那卡片周围徘徊,在这过程之中,它似乎是从卡片之中汲取着什么,又似乎是从周围的时空之中汲取着什么,显得无比的神秘。

    在这时候,罗帆将自身的则之法力运起,凝聚在自己的双眼之中,无比细致的观察着那光芒的变化,也观察着那符文的变化。

    那能够承载世界观的符文却并不是一个固定死的符文,在其出现之后自然会随着其上miàn附加的信息而发生种种相应的改biàn。

    换句话说,只要知道那符文的改biàn规则,那么光是观看这符文的变化,就已经足以将那上miàn承载的世界观的一切变化分析得清清楚楚了!

    比如这个时候,在他的眼中,那一个微粒世界观却是正在随着那一缕超凡之力的运转而进行着难言的微调。

    这种调整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而每时每刻所进行的调整都是极为微不足道的,但只要时间足够长,这世界观必然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biàn!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在半个月之后,罗帆的面色终于变了。

    经过了半个月的累积,那一个微粒世界观,早已是变了个模yàng!现如今的这世界观。已经是似是而非,隐隐间似乎有复数数量的世界观被硬生生的塞进那里面一样,显得极度的扭曲,又极度的难测……

    而造成这一切的,不是其他,正是那一缕从微粒世界观之中所诞生出来的超凡之力!

    “看来,这一缕超凡之力所差的东西无比重要啊……”沉寂了半个月之久的罗帆在这时候长长的叹了一声。

    随着这一声叹息,他猛然握拳,则之法力快速的向着他的拳头凝聚。在这过程之中。这一股法力撬动了外界的规则,使得他的拳头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力量加持,最终让这拳头能够发挥出超过那则之法力超过百万倍的威能,在他的掌控之下,悍然向着那一个符文猛砸过去!

    砰……

    在那超过则之法力百万倍的威能之下,那符文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就被悍然轰散,那符文之中所蕴含的那一股超凡之力更是被那威能冲得点滴不剩。消散在虚空之间!

    而这过程之中,却并没有太大的动jing显露出来。就像是那就只是沙子堆积而成的符文一般。从这上miàn就可以看出来,那一个符文在那超凡之力的加持之下到底是强大到了何种地步,更能够反过来推出罗帆方才轰出的那一拳威力到底是多么恐怖了……

    可以说,若是这一拳并不是轰在那符文之上,而是轰在地上的话,方圆百来里范围之内的大地都会瞬息间化作齑粉!

    将那符文打散之后。罗帆重新收回那则之法力,将其回绕在自己的心间,用自身那超凡的感知开始无比细致的感知这一道则之法力的一切。

    若是最开始的时候他这样感应,必然难以感应出什么。

    但现在,经过了那微粒之法力的对照。他再看则则之法力,却已经是有了许多新的感悟,隐隐间,种种则之法力的玄妙渐jiàn的充斥在他的心灵之中。

    时光悠悠,恍恍惚惚之间,就已经是又过去了一年之久。

    这一日,正在那修liàn室之中的罗帆心头一动,无穷则之法力的奥妙在瞬息间于他的心灵之中凝聚出一点灵光出来,瞬息间,让他产生了一种明悟。

    一种,他寻找了许久的明悟!

    “原来,缺了心。”这样一个想法在他的心中冒出,瞬间将他之前所遇到的种种疑惑完全掀开,让他终于真正明白过来,那世界观所衍生出来的超凡之力为什么会造成那世界观的混乱!

    世界观,乃是生灵对于自身之外的一切存在的认知的总结。

    这样的世界观所衍生出来的力量,自然便只是一种单纯的力量而已。哪怕是再玄妙,威能再不可思议,也只是力量罢了。

    既然是力量,那么其运转方式,其作用方式,自然也就局限于力量的层面。

    若是没有心灵去掌控,这一缕力量自然会按照力量的本能去改造一切,那诞生其的世界观,自然也就在其改造的范畴之中。

    因此,任凭这超凡之力一直存在下去的话,那么,那世界观,便会渐jiàn的转向能够让那一缕力量变得更强的方向,最终,变得无比混乱……

    唯有将心意,将意志,将信念完全融入其中,方才能够永yuǎn的掌控这超凡之力,方才能够然跟着超凡之力能够一直遵循那世界观,一直遵循凝炼这世界观的存在的心意!

    明白这个之后,罗帆自然也就知道了如何借助这种力量来开始修行了。

    一时间,一种难以言喻的欢喜从他心中泛出。

    在这种欢喜之下,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虽然一年多时间没有理会外物,但作为这世界最有权势的人之一,罗帆的产业却自然有着许多人帮助他掌控,这个时候虽说已经有了一些乱象的苗头。但却依然保持完整,只等他出去便能够重新安定下来。

    至于那联邦总统当初约定好的会面,对他来说根本不值半毛钱,他自然更是懒得理会了。

    大笑过后,他浑身轻松。

    心中一动,忽然起了关心一下自己的产业的心思。

    当下。召来人工智能,询问这些日子他的产业发展如何。

    那人工智能的声音依然悠扬,和当初没有任何区别:“恭喜先生修行有成,因为先生这些日子闭关修liàn,需要先生批阅的文件一直积累下来,到现在已经有三千二百九十八件,请问先生是不是要马上批阅。”

    “你直接按照我的风格批示下去就可以了,除了这个,下面研究所的情况如何了?”罗帆毫不在意的道。

    若是一般人。将这种批阅的权限都放下去,哪怕放下去的乃是人工智能那里,那也是在自寻死路。但,显然的,罗帆并不是一般人。对于他来说,这些甚至足以让他在这个世界得到最dà权势,得到最高地位的产业,却也只是为了探究修行真相而已。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它们还存不存在。却都是无所谓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旦维持这些产业的行为会耽搁自己的修行,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放开。就像现在这般,批阅三千多件文件对他来说乃是耽搁修行的麻烦事,他自然就直接将其丢给人工智能了。

    “是,先生。”人工智能很是平静的这样道。

    这样说了之后。它才接下去回答罗帆所询问的另一个问题:“研究所在先生闭关的时间总共出了一万七千六百一十个成果,其中,先生所关注过的成果有三十四件。分别为……”

    接下去,那人工智能便用这种不紧不慢的悠扬话语不断的向罗帆讲述那研究所之中的种种成果,以及这些成果都所耗费的成本。预计的收益如何……

    等到它讲完,罗帆心中有些满意,又有些失望。

    满意的乃是成果不少,对他有用的更多。但让他失望的却是,他所最为关注的,那关于超凡力量的研究不单单没有成果,反而是连之前的研究都赔进qu了,接连失败了十三次,到现在依然是在培养一个有机hui衍生出超凡之力的实yàn体……

    询问完这种种,罗帆就已经没有兴趣了。

    当下便让人工智能退下,自己准备开始继续修行。

    就在这时,人工智能忽然再一次出现,道:“先生,联邦总统再一次请求与您会面,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十次,是这一年的第三百二十七次。”

    罗帆听了,眉头一皱。

    居然还没有放qi,难道真的有什么事情非我不可不成?不然的话,其他在权势上比他稍弱的家族与公司如此众多,他怎么完全不去请求他们,反而一直和自己纠缠?

    “让他到会客室等我。”心中好奇之下,他这样吩咐一声。

    接着,活动了一下身体,慢慢的走出了这修liàn室。

    这些时日对则之世界观的感悟虽说重点是在寻找其缺失的关jiàn,但以罗帆的智慧,这么长时间对着这一股力量,哪怕没有用心,也早已本能的开发出无数的用法了。

    换句话说,现如今的他,看起来就像是已经拥有了无数种能力了一样。心中一动,就已经是借着则之法力嵌入规则法则之间产生微妙的震荡,自然而然的,就已经将这一座大厦感应在心。

    也是瞬息间,就发现了那联邦总统所在之处。

    紧接着,他心中一动,这则之法力撬动规则,空间在他的眼中化作一种如同纸片一般能够随意折叠的事物。在他稍稍一动念之间,就已经一个折叠,将这里和那会客室之间的空间折在一起,抬步轻跨之间,身形就已经是跨过了虚空,直接出现在那会客室之中,那专门给自己准备的那一个座位之上了。

    那联邦总统乃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胖子,衣着看似简朴,实则奢华,将其身上那一股上位者的气势烘托得极为高涨。

    但,哪怕是气势不凡,却也难掩其面上的焦急甚至恐惧。

    罗帆跨越空间出现在其面前的方式是如此的诡异,但却也只是让他面色稍稍一变而已,毕竟,这个世界的整体科技虽然不算太高,但黑科技却是大把大把。罗帆作为这世界最有权势的存在之一,想要一件能够跳跃空间的黑科技,那实在是再平常不过了。

    他在这个时候,马上就站起身,向着罗帆一躬身,身体折成九十度,无比恳切的道:“冒昧前来打扰罗先生实在抱歉,但这一次在下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哪怕是明知道会打扰先生,也不得不前来,还望先生恕罪。”

    罗帆淡淡的道:“这些只是小事。我记得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是一年多前了吧,既然可以一直来这里一年多,那想来也不是什么不能拖的急事了,别的先不谈,现在你先将情况说说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