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雕塑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雕塑

    联邦总统一听,连忙道:“此事说起来源头还是在两年多之前。”

    听到这个,罗帆眉头一挑,这个时间似乎就是自己进入这世界,踏足这天地的时间……

    不过,他却也并不打扰他的讲述,只是静静的听着。

    随着联邦总统的讲述,罗帆也渐渐的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两年多前,似乎就在罗帆出现在这一方天地的时候,另一种存在出现在这一方天地之中。

    那物最开始的时候只不过是一块奇异的雕塑而已,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却是渐渐的拥有了生机,就像是要渐渐的活过来一般……

    若单单只是如此,那也只是一种比较奇异的生灵而已。之所以这联邦总统如此焦急,甚至恐惧,却是因为,任何亲身触碰到这石头的存在,都会被那石头虽侵蚀,将那石头当成是自己最为坚定的信仰,甚至愿意为之而死,将自己的一切都奉送上去!

    这样的心态之下,帮助那石头扩大信仰,让更多人前去触碰那石头这种事情,自然更是必做的了。

    所以,虽然这石头只是出现了两年多▲c的时间而已,但整个联邦却已经足足是有着数十万人狂热的信仰那雕塑了!

    而这些狂热信仰这雕塑之人更是完全罔顾其他任何一切,一心想要将那雕塑的信仰完全推广出去,让这整方天地的一切生灵都成为他们的同类,都为这雕塑奉上自身的一切。

    因此,联邦政府当机立断,直接将这数十万人分别关起来,更是动用了极大的人力物力,将那雕塑给封禁起来。

    但。这显然只是治标不治本。

    那被关起来的数十万人几乎都是联邦的高层,都是极有身份,极有地位的存在。这样的存在,任何一个出问题,都会让整个联邦或多或少的出现问题。更何况一下子就有数十万出现问题了。

    这个时候整个联邦看起来很是正常,但却已经是联邦政府用尽手段去维持的结果。

    如此这般长此以往。整个联邦的秩序崩溃,却就在眼前了!

    更别说,那数十万人之中,拥有种种特殊技术的存在实在是不少,那监狱虽说严密,但任何人都不敢说他们之中不会有任何一个能够逃出来。

    而一旦有着任何一个逃出来,那结果便将会让人不忍想象。

    从这种种方面来说,可以说,整个联邦现在已经是处于混乱的边缘。若是再没有办法解决那一块石头的话,那么,联邦的崩溃,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了。

    “那为什么找我?这些事情,应该有很多人能够找的吧。”罗帆淡淡的道。

    只是一方天地的混乱而已,对他来说却根本不算什么。

    要知道,他在以前每一次战斗都要创造不知多少亿万天地,又将不知多少亿万天地完全毁掉的。这样的他。别说只是联邦的混乱而已,就算是这一方天地在他眼前完全毁灭。只要他没事,他便绝不会因此而动容!

    见到罗帆如此淡定,那联邦总统心中焦急,道:“罗先生只要看看这石头的模样,自然就知道我们为何要来找罗先生了。”

    说着,他将一份文件从身旁的文件箱之中拿出来。放上桌子,推给罗帆。

    罗帆好奇起来,抬手虚抓,那文件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着,投入他的手中。

    翻开一看。那上面却尽是那一块石头的信息。

    什么时候出现,出现在哪里,之后造成什么结果,转移到了哪里,又造成什么结果,又转移,那石头本身又产生什么变化,如此这般,等等等等,却是详尽得超乎想象。

    但,这一切的一切,对罗帆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

    对他而言,最有意义的,便是那石头的相片!

    在看了这相片之后,他就已经知道了为何这联邦总统会来找自己了。

    因为,那一块石头的模样,赫然就与他一模一样!

    不是那种普通雕塑砸出来的模样,而是就像是和他在同一个模子之中印出来的那种一模一样!

    可以说,若是将那石头与罗帆摆在一起,而罗帆做出和那石头同样的姿势固定不动的话,那么,这天地间怕是很少有人能够发现到底哪个是罗帆,哪个是那石头!

    这样的情况,若说这一块石头,这一具雕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那就算是傻子也不会相信的。

    若是罗帆只是一个普通人,哪怕是一个有点实力,有点财富的名人,这联邦总统也绝对会以整个联邦的大义来直接将他抓走去进行研究,有必要的话,就算是将他切片的事情都会做出来,绝不会有任何迟疑!

    但,显然的,现在的罗帆乃是一个想要撂下联邦总统一整年就将他撂下一整年的权力者。

    这样的他,若是这联邦总统动抓他前去研究的想法,那最有可能的不是罗帆被抓,而是他自己反而会被抓取切片……

    再这样的情况下,这联邦政府所能够做出的选择还能是什么?当然就只有上门来求罗帆去解决这个问题了……

    这联邦政府面上极为恭顺,但心中显然是充满了不甘,充满了屈辱,更充满了无奈。

    只是,这对罗帆来说,却并没有任何影响。

    他这个时候眉头已经深深的皱了起来。

    和他一般无二模样的石头,而且正在慢慢恢复生机,似乎要渐渐活过来,还对生灵有着强大的侵染能力,使得生灵不由自主的信仰它,这到底是什么存在?

    “将那石头运送过来。”当下,罗帆直接就对联邦总统这样道。

    听到这话,那联邦总统面色一变,道:“罗先生,这怕是……”

    “现在是你在求我,不是我在求你。”罗帆淡淡的道。

    联邦总统面色一僵。好一会,他一咬牙,道:“既然如此,我们马上便将那雕塑送过来,请罗先生务必小心谨慎,那东西实在是太邪门了……”

    “下去吧。尽快的送过来。”罗帆只是淡淡的道。

    说着,将手中的文件一合,站起身,借助体内那则之法力,触动那外界玄妙的规则法则,一闪之间,就已经穿过了时空,直接来到了那文件记载着的,那一处石头第一次出现的位置。

    这一处位置因为那石头的存在早已是成为一处军事重地。防御却是无比的严密,到处都是军人,到处都是各种防御仪器。若是用正统的手段要入侵这里,哪怕是罗帆,怕也要耗费极大的功夫才能够做到。

    但,这个时候罗帆借助则之法力,却是轻轻松松的便已经穿透了重重阻隔,出现在了这一处军事重地的深处。在那石头第一处出现的位置。

    这里,其实原本乃是一片沙漠。

    日夜温差极为巨大。而现在乃是中午,却正是那太阳正猛烈的时候。

    在这里,有着一个沙子被灼烧凝固化作晶体的大坑。在那大坑的深处,两个凝固的脚印显得无比侵袭,就像是这个大坑就是这两个脚印的主人踩踏出来的一般。

    在猛烈的太阳折射照耀下,这里简直就像是火炉一般。显得无比的炙热。

    “和我的脚印一模一样……”看着那两个脚印,罗帆叹了一声。

    他这个时候心中对于那石块的来源却是感到更加的疑惑了。

    心中微动,他借助自身则之法力开始撬动周围的规则法则,无比细致的体察这脚印上上下下里里外外。

    作为一个研究世界观的世界,这个世界的科技体系与其他罗帆所了解过的科技世界却是有着极大的不同。它们对于规则法则层面的操纵。却远远不是其他科技世界所能够比拟的。

    就像是这里,经过它们的清理之后,罗帆居然耗费了几个小时都未曾感应到任何异常!就像是这里根本就是两个凭空浇筑出来的脚印一样!

    “不可能的。若是真的能够清除干净,那自然就能够轻松的消除那石头的负面影响,根本不需要求到我的面前。”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罗帆皱皱眉,来到那脚印旁边。

    想了想,他终于做出了决定,缓缓的站在那两个脚印之上。

    这两个脚印本身就和他的脚印一般无二,如此一来,他站在那上面,双脚与那脚印自然是严丝合缝,就像是他天生就该站在那上面一样!

    就在这一瞬间,罗帆面上只有一种莫名的表情。

    温度忽然开始降低,转眼就降低到如同临近冰点。随着温度的降低,周围的世界就像时光忽然间开始倒流一般,开始快速的变化!

    日夜不断流转,一次又一次,周围的包围圈由完整渐渐的变得残破,一个个人影在大坑周围倒退着走过,一个个荷枪实弹的军人无比警惕的看着他……

    这样连续几百次之后,一大片人跪在他的面前,无比狂热的膜拜着他,紧接着,便是一个个的膜拜,一个个的触摸……

    “这是这个脚印的记忆!”瞬息间,罗帆就已经明白过来自己所看到的到底是什么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脚印的记忆为什么会用这种方式出现,但罗帆这个时候却是没有在意这个,只是抓紧时间去观察周围的一切,细致的感应其中所透出的任何一丝丝的异常。

    可惜,这终究只是脚印的记忆而已,透过这些记忆虽说能够看到整个演化过程,但终究无法深入进去体会那背后所展露出来的种种奥秘。

    当最后画面变成一片黑暗的时候,罗帆都没有发现任何他所想要发现的东西……

    “这是脚印记忆的最开始了。”随着他这个想法,周围的景象重新恢复了那一个晶莹的大坑,那温度也重新恢复了之前那种炙热。

    看了这么长时间的脚印记忆,他最终得出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那雕塑,并不是从天而降的,而是。凭空出现的!

    这个深坑,也并不是因为强大的冲击而出现,而是那雕塑本身出现的速度实在是太快,直接冲击周围的空间,产生一种针对空间的冲击波,继而将周围的砂石扫开。融化,继而凝固成为这般模样的。

    “是劫数的变化,还是意外?”心中闪过这想法,罗帆抬步轻跨,就已经撬动规则法则,将空间折叠,直接来到了自身的那一座大厦之中,出现在了地下三百六十五层。

    这,已经是这一座大厦最深之处。

    这一处位置并没有其他任何研究人员存在。有的就只是一间间空荡荡的实验室,或者说,活动室,修炼室。

    这里,却是罗帆专门为自己准备的研究之所。

    也是接下来那一具雕塑即将送到的位置。

    作为罗帆专门布置的研究中心,这一栋大厦的地下空间越是往下,研究的东西就越是重要。那地下两百层,便是能够公开研究的最为重要的东西所在的层级了。

    在这之下的两百零一层开始。一直到之前的三百六十四层,都是那种种见不得光的研究。比如什么人类灭绝方法之类的……

    只有这第三百六十五层。便是完全属于罗帆,是他完全为自己所建造的。

    地下的每一层,都并不是普通的楼层而已,而是一个个极为巨大的空间。所以,三百六十五层的地下,却已经是到了数十万米的地底深处了。

    在这下方。便是地火岩浆,罗帆哪怕是在这里,都能够清楚的感应到那岩浆之中所透出来的那种强烈的热量,甚至能够闻到那其中的地火的硫磺味。

    等了一会,电梯打开。人工智能已经是将联邦总统送过来的雕塑送到了这一层。

    “先生,货物已经送到,请注意查收。”

    罗帆看过去,那雕塑这个时候已经被无比严密的封锁起来,在其四面八方都用这世界最为密封的合金材料封锁住,一眼看过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罐头一般。

    走过去敲了敲,里面传出了一种奇异的回声。

    这种回声告诉他,这里面是真空……

    “连空气的接触都要隔绝吗?看来弄得还真是严密啊。”罗帆叹了一声,则之法力微微一转,以比手术刀要精细千万倍的方式嵌入那合金之中,一个奇异的震颤之间,那合金轰然崩溃,化作无数碎片悬浮着脱离原来的位置。

    噗……

    因为真空的牵引,周围的空气疯狂灌入其中,发出声声长长的气爆。

    紧接着,砰的一声轻响之间,一个重物砸在地板上。

    “果然是和我一模一样。”虽然早已知道,但真正看清那雕塑的时候,罗帆依然有些感慨。这雕塑,不单单是模样与他一般无二,甚至连气质,连那隐隐间透出来的世界观的感觉,都和他几乎一般无二!

    一种玄之又玄的波动在这时候从这雕塑之中传出来。

    这种波动,无法用言语来描述其奥妙,哪怕是罗帆这个时候也只能够凭借则之法力感受到,周围的规则法则在这种波动之下似乎正在进行某种难以言喻的重构。

    这种重构并不像是普通对规则法则的操纵那种重构,而是一种彻彻底底的,完全深入规则法则的最深之处,将规则法则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的重构!

    这样的重构幅度,简直便如同再开天地一般。

    “想要夺取这一片区域的掌控权?”罗帆眉头一皱,心头一动,则之法力微微一颤,瞬间如同拨动琴弦一般,波动其所能够接触到的一切规则法则。

    奇异而玄奇的声响从那规则法则之上透出,这一片区域在这声响之下开始了奇异的扭曲,一种从根本上透出来的混乱,渐渐的主宰了这地底三百六十五层的空间!

    这个时候,那雕塑猛然一震,嘎嘎嘎嘎的声响从那里面透出来。

    随着这声响,那种从雕塑之中透出来的波动开始渐渐收敛。

    没有了这种波动来与罗帆对抗,罗帆的则之法力自然而然的停了下来,这地下三百六十五层的空间渐渐的恢复了原本的秩序与平静。

    “活过来了?”罗帆皱眉暗思。

    显然,在这个时候他的关注重点却是那雕塑!

    这个时候,他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冲动——给这雕塑一拳!

    对于现在对这雕塑并不了解的罗帆而言,现在做出任何动作,都没有任何区别。也即是说,给它一拳和在这里等待,对于最后结果的影响根本就是一样的。

    既然如此,他现在既然产生了这样的冲动,自然便不会有丝毫客气了。

    当下,他直接催动则之法力凝聚在拳头之上,并借助这则之法力开始撬动周围的规则法则,凝聚比起之前对付那符文之时更加强悍无数倍的威能,悍然对着那雕塑的头颅猛轰过去!

    这一拳的威势,比起当初强了不知多少,在这一拳之下,甚至连时空都已经被崩碎了无数,连那规则法则,都已经处处断裂,让拳头周围的一切,都显得无比的混乱!无数的光影浮现,无数原本荒谬的事实无比自然的出现,无数原本该是正常的事实,变成了荒谬的幻象……

    如此恐怖的一拳若是任其推进,最终结果必然便是天毁地灭!(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