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 再现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 再现

    不过,显然的,罗帆的目标却不是毁天灭地,而是为了看看这雕塑的反应!

    他的拳头,如同超越时光一般,悍然轰在眼前的那雕塑之上。

    这一瞬间,时光混乱,空间爆碎,规则法则就像是忽然间化作普通天地的规则法则一般,开始疯狂的颤动,不断的破裂,产生了无法想象的混乱!

    这种混乱,让这地下三百六十五层的空间好像是换件延展了无数倍,化作一方无比混乱的天地……

    但,这一方无比混乱的天地,却似乎连罗帆这般大小的存在都无法,容纳,产生一种难以想象的排斥力,排斥着他的身躯,排斥着他的力量,排斥着他的其他一切!

    在这时候,罗帆双目一凝,则之法力快速的凝聚,让他的双眼瞬间具有了穿透一切,照彻一切的威能,直接将眼前这无边的混乱扫空,将在这混乱背后,或者说,这混乱的源头找了出来……

    那一具雕塑,在他的眼中清晰的显现了出来。

    只是,这个时候,这雕塑却已经不再是原来那种模样,而是布满了无数的裂缝。

    这些裂缝,密密麻麻的分布在这雕塑的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完全将这雕塑包裹住。

    但,在这里如此密集的裂缝之下,这雕塑却并不像是从这雕塑内部透出的,那整座雕塑要完全破碎开来的那种裂缝。

    而更像是,那雕塑一层桎梏裂开所产生的裂缝……

    咔咔咔咔……

    声声轻响从那雕塑之上传出来。

    每一声声响,都像是一把巨锤悍然砸在周围的天地之上一般,直接便然周围的混乱平息一分。

    如此这般,几十声声响过后,所有的混乱已经是完全的平息下来。

    但。平息下来之后的这地下三百六十五层,却已经再非之前那种模样,而是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扭曲所在。

    这里,没有任何事物的正常的。

    一切,都是如同完全打碎之后胡乱拼凑而成的一般。

    甚至,连时空。也是如此!

    在这里,时间已经是完全的扭曲,这一处位置时光流逝是正常的,那那一处距离不过几厘米的位置,时间的流逝怕就比起正常要快上千百倍,而另一处位置却又比起正常要缓慢千百倍。

    空间同样如此,这一处位置过去,本该是那一处空间的,这个时候却变成这一处空间。而这空间本该是和缓的,平静的,但现在却变得扭曲的,动荡的,看起来就像是时时刻刻的有着一只手掌在如同拨动无形的琴弦一般,拨动这里的空间……

    而这个时候,那一具雕塑的模样,也已经是完全显露在罗帆的面前。

    它。化作了另一个罗帆!

    一个血肉之躯组成的,完全没有任何石质色彩的罗帆!

    却是。它已经是将其表面上的那一层石皮给剥了出来了……

    “果然,我第一眼看到的,还是你。”这个罗帆在看到罗帆之后,口中吐出这样一句话语。

    这话语,用的声音和罗帆自然是一模一样。但,罗帆从那上面却没有听出属于自己的那种味道。反而是有着一种以前似乎曾经听过的味道……

    “天地意志?!”他双目圆睁,面上现出无法置信之色。

    眼前这另一个罗帆声音之中所透出来的感觉,赫然便是属于天地意志的感觉。而且,并不是任何一股天地意志,相反的。反而是他曾经打过一次交道的,那在当初就已经是有过一次要完全复制他,想要通过取代他的存在成就真圣的那一股天地意志!

    “当然是我,除了我还有谁?”那另一个罗帆这样道。

    说话间,他活动了活动身体,每一次活动,身上都透出一种莫名的波动,直接将周围的时空抚平。

    只是几下动作之间,这一股原本难以形容其混乱的时空,就已经被完全化作原本的平缓状态了。

    不过,依然和之前有着许多区别就是了。

    现在的这里,更多的是自然,也即是,像是一片荒芜大地一般的自然,而不像是罗帆耗费了那许多功夫所制造出来的一处研究场所——其中所有的研究仪器,都已经是被分解成为这一片荒芜大地之中的种种物质了……

    “这是我的劫数,你怎么可能进来?”罗帆皱眉。

    “这确实是你的劫数。但,这更是我的天地啊。”那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笑着道。

    “没想到,你居然拥有这样的世界观。将一切的根源看做是则……”接着,他忽然开口说出了让罗帆震骇的话语出来。

    “你得到了我的世界观?”罗帆的震骇没有持续太久,很快的他就已经恢复了过来,神色淡淡的问道。

    “你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另一个罗帆只是一笑。

    说话间,他猛然抬手向着罗帆一指,一股则之法力猛然从其手中喷涌而出,刹那间穿透了时空,如山如海一般,向他猛压过来。

    在这一瞬间,罗帆就感觉到,无数天地,无穷世界,无限时空,在这瞬息间凝聚成为一股,向着自己无比凶猛的碾压过来!

    “这,绝对是因为则之世界观所产生的则之法力!”这一个瞬间,罗帆心中生出了明悟。

    在这种明悟之中,他同样是抬手,一股则之法力悍然向着对方轰过来的力量冲过去。

    两股则之法力,都是超越时空,超越一切的超凡之力。

    时间,对于它们来说,显然都是没有意义的。

    所以,虽说发出的时间有先有后,但两者却依然是在两人的正中央接触在一处,产生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形成了无比恐怖的冲击。

    一时间,这整个地下三百六十五层被直接绞碎,恐怖的冲击更是向上冲去。将上方一层层的空间不断的绞碎,一直到接近地下两百层方才终于停了下来……

    但,哪怕是这样,那上面的层层空间,也都是受到了强烈的震荡,甚至有着几千名研究人员因为这忽如其来的震荡而被反冲而起。直接撞得头破血流的……

    甚至有着几十个运气实在是太差的,直接就脑浆迸裂,死于非命了。

    两股则之法力彼此之间谁也压不下谁,居然同时化作冲力向上充起,而不是向着两人之中的任何一个冲过来。

    不过,这也并不代表着他们两人就因此而没有受伤。

    事实上,周围那种冲击所产生的混乱,却通过空间层层传递,直接作用在他们两人身上。使得他们两人身上都同时飙血,场面看起来极度的惨烈。

    “好!这力量果然是玄妙!”另一个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在这时候哈哈大笑起来。

    不见他什么动作,他身上的那众多伤势便在瞬息间完全抚平,甚至连身上喷涌出来的鲜血都在瞬息间倒卷而回,重新钻回他的身体内部,就像是时光开始倒流了一般。

    这种对则之法力的操纵力度,却已经是不下于罗帆!

    罗帆在这时候面色变得颇为不好看。

    这时候,他身上的伤势也已经是完全恢复过来。那些鲜血也已经是被他完全收回。

    不过,虽说做到同样的事情。但他却看出来了,从刚开始到现在,另一个罗帆,都没有全力出手,而只是运用自己的一部分力量而已!

    也即是说,对方只不过是在自我限制的跟自己玩耍罢了!

    至于为何看出这一点。那却是他清楚的知道,对方乃是这天地的天地意志,虽说这一方天地已经被那大劫所完全改变,但本质依然存在,之前其最开始出现之时所引发的那种种异变。也正是这一点的明证。

    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对方却只是运用自己所拥有的能力,所拥有的手段来与自己争斗而已,这不是怎么看都只是在限制自己?!

    “你有什么能力,全部拿出来吧。”当下,他便淡淡的道。

    “不不不,这句话,应该我来说。现在,我已经想到更好的办法来取代你了,你现在最好将你所拥有的一切能力都使出来,这样的话,我取代你之后也就能够做到更像你,也就更能够得到你的修行成就,更有机会成就真圣。”那另一个罗帆这样道。

    他的双眼之中透出一种无比真诚的神光,完全没有在说什么残酷的事实的感觉!

    “取代我?”罗帆只是一叹,“或许,正是因为你有这种心态,所以你才一直失败。”

    “为什么?”另一个罗帆皱眉。

    “真圣,乃是一种绝对坚持自我的无上成就。这种成就,甚至连世界观的,都不与外界任何天地等同,要**一切而存在。这样的成就,怎么可能是取代他人所能够得到的?你只要一天有着要取代我的想法,那你就一天不可能成就真圣。”罗帆这样道。

    “你现在只是一个正在追求成就真圣的强者而已,我却是从真圣级数的天地意志沦落下来的,论到对真圣的了解,我可比你多上无数倍。你对我说教,还是差得远了。”另一个罗帆这样笑着道。

    罗帆听了,却也只能暗自苦笑。

    其实,这样的回答,他早该猜到——并不是猜到内容,更不是猜到它拒绝的方法,而是猜到对方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被自己说服!

    毕竟,这可是天地意志,而且是模拟自己而出现的强者!

    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是三言两语所能够说服的?!就算是他所说的乃是真理,对方也绝对会将其当成是一种歪理邪说,而更相信自己的推理,更相信自己的理解!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他将一切都说出一朵花出来,对方也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将其否认掉的……

    “看来,是没办法了。”当下他只能叹息一声了。

    “你是打算放弃了吗?”另一个罗帆好奇的道。

    “当然不。”罗帆在这时候却只是一笑。

    在这一笑之间,他抬手向着另一个罗帆猛然一拍,一个符文凭空在他手中浮现出来,并超越时光一般的向着对方直冲而去,转眼之间就已经是冲破了时空。悍然来到了另一个罗帆的面前,眼看着就要撞入他的头颅之中了。

    就在这一瞬间,另一个罗帆猛然反应了过来。只是,他却没有阻止,反而是眉头一皱,静静的等在那里迎接那个符文的到来。

    一时间。无穷无尽的信息通过那符文悍然灌入他的心中,开始将他完全淹没!

    这个符文不是其他,正是罗帆从这个世界所学到的,那能够包容世界观的符文!而方才罗帆灌入这个符文之中的世界观,正是他自身的则之世界观!

    之所以这样做,却是因为,他不信!

    他不信,自己从无到有,一点一滴整理出来的。完全适合自己的世界观会适合其他任何人!特别是,一个只是被天地意志复制自自己的复制人!

    在他看来,哪怕是这另一个罗帆表现得与他再相似,哪怕是那透出来的世界观的气息,感觉和他再相似,那也只是模拟出来的而已!绝不可能其世界观就真真正正的与自己的世界观相同!

    换句话说,则之世界观,毕竟与其有所冲突。

    在这样的情况下。越多则之世界观的信息灌入对方的心中,那对方的心灵。就会承受越大的压力。

    等到某一刻,当这种压力增强到超过某个界限的时候,其心灵自然便会崩溃……

    当然,这是最为美好的愿望,事实会发展到那个地步的可能性相当的微小,更大的可能就是。对方随着对则之世界观的了解越来越深入,最终终于发现这种世界观与自身的世界观不合,继而抛弃这种世界观。

    而对于这个时候罗帆所面对的那天地意志所话的另一个罗帆来说,抛弃了则之世界观,自然也就相当于抛弃罗帆这个身份了。

    一旦走到那一步。他自然也就相当于完全完全了。

    那另一个罗帆或许知道罗帆的谋划,或许不知道,但不管怎么样,他对于自己的信心同样不输于真正的罗帆,在这个时候却是毫不犹豫的将罗帆所灌进来的,所有有关则之世界观的信息完全接受了……

    随着那世界观信息的灌入,另一个罗帆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与罗帆变得越来越等同,甚至,那则之法力也因为这样而开始渐渐的提升。

    原先,其身上的法力只不过完全复制自罗帆,只是完全的模拟罗帆而已,所以虽然威能无限,但根子毕竟还只是在罗帆身上。

    现在则不同,现在,他却是开始真正的诞生则之法力了……

    这些新诞生的则之法力,与罗帆原本的则之法力却是开始产生了微妙的不同。

    这种不同,只能够在感知敏锐的存在感应之中存在,具体该怎么表述,怎么寻找,却是完全摸不着头脑。若是那感知迟钝一点的,说不定便会将这样的不同当成是一种错觉而已……

    但,显然的,罗帆并不是那种感知迟钝的。

    相反的,作为则之法力真正的诞生源头,他对于则之法力的感悟,却是比起其他任何存在,哪怕是那天地意志,都要深入!

    因此,他却是瞬间便明白了这种不同的根本原因,当下,面上却是现出了淡淡的笑容,道:“看来,我猜对了……”

    在这一声之下,那另一个罗帆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一方天地居然如此玄妙,这简直便是直指真圣啊!看来,这次我的决定却是前所未有的英明,成道有望,成道有望!”

    在这大笑之中,他身上一股股则之法力开始疯狂的诞生。

    那诞生的速度,相比于罗帆以前估计自己培养则之法力的速度来说,却还要快上不知几亿倍倍还是几兆倍。

    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他身上的则之法力,就已经充盈到溢出身体之外,滚滚而流,就像是一片茫茫混沌状态,开始不断的侵蚀周围的时空,侵蚀周围的规则法则,甚至,侵蚀那更加根本的,天地本质!

    就好似,他本身已经化作混沌状态的主宰,现如今要将这一方天地重新化作混沌状态一般!

    这个瞬间,一种奇异的震荡开始从这因为太过浓郁而已经变得灰蒙蒙的则之法力周围散逸开去,首当其冲的,便是这一座大厦!

    一时间这大厦之中的生灵都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就像是这一方天地就要走向绝灭,走向消亡一般……再接着,这大厦周围的其他生灵,也都感应到这种波动的存在,同样是生出了这种世界绝灭,天地消亡的感觉……

    不过短短的数十个呼吸之间,整个联邦,整方天地,也都尽皆感应到这种波动的存在,也都尽皆受到这种波动引发的情绪所影响了。

    “给我来吧!”这个时候,这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大喝一声,抬手虚虚一抓,无穷则之法力如同巨兽一般,张开大口,直接向着罗帆猛扑过来!

    这一扑,如同天地倒悬,如同时光逆流,如同混沌倾覆,让罗帆只来得及露出一个奇异的笑容,就已经被完全淹没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