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蜕变?沦落?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蜕变?沦落?

    作为将自身的生命本源已经化作则之世界观具现的罗帆来说,将自身化作某种世界观,躲在只有世界观方才能够进入的所在,那却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他毕竟是生灵,而并不是什么世界观。

    所以,在这过程之中,他却必须抛弃巨量的东西方才能够真正完美的躲入其中。

    其中,他的身躯,显然便不可能保留下来,必须抛弃在外的,这也正是当初为何他看起来就像是直接被那天地意志所化的自己完全吞噬掉的根本原因所在。

    而这些年间,罗帆躲在那天地的本源之中,一边在那无数世界观的混合同化之中努力保持着自我,一边又是在尽自己一切努力的观察体会着那天地意志所化的自己的一举一动。

    对于这天地意志的选择,罗帆最开始虽说并没有真正知道那到底是犯了什么错误,但却隐隐间知道这种选择有些不对,其中怕是会有一些弱点存在……

    因此,心中对于自己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却是充满了信心。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那天地不断的演化,凭借对世界观的理∴解,他却是渐渐的看出了究竟,渐渐的明悟那天地意志到底是犯了什么错误了……

    特别是,现如今,他虽说躲在那则之世界观之中,但却感觉到,这天地的本源对于这则之世界观的侵蚀,对于他的侵蚀,却已经比起之前要小了十倍以上!

    这种情况代表着,这天地的世界观发展,却是不单单不比百年之前要强,相反的。反而是要比百年之前要差上数倍之多……

    这种情况,对他来说,显然是一个极大的好消息……

    所以,与那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几乎一般无二的,罗帆这个时候同样是显得莫名的欢喜……

    对于罗帆的种种,那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显然是没有心思去在意的。

    对于他来说。每时每刻都呢如果你够深化自身对则之法力的理解,每时每刻都能够感受到则之世界观的成长,才是最重要的收获!

    至于那隐藏在暗处的罗帆?那对他来说,已经变成了一种极为久远之前的存在了,在他心中,甚至比不得任何一名普通生灵所提出来的任何一个关于则之世界观的想法来得重要。

    毕竟,对于他来说,已经失败过一次的罗帆,便是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再是他的对手,但相比之下,任何一名生灵所提出来的关于那则之世界观的想法,却都可能对是一种至关重要的收获……

    这哪个轻,哪个重,难道还用得着说?

    在这样双方都欢喜的状态下,时光渐渐的流逝……

    这天地的修行文明,看起来也是在不断的发展。不断的繁盛。

    不知不觉间,万年时光。便已经过去了。

    这万年之间,这天地之中的生灵,已经足足换了十几拨,或者说,十几代。

    现如今,以前那种无数世界观无比繁盛。每一名生灵都能够提出不同的世界观的情况,已经变成了远古神话传说之中的时代了。

    现如今成长起来的一切生灵,他们所认同的,也都已经只剩下则之世界观!

    对于那众生来说,这天地。这宇宙,那无边的混沌,便都是由则所构筑而成,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任何可能……

    对于他们来说,这也有着一个无比强大的理论依据,那就是,遵循这种则之世界观能够修出则之法力!而遵循其他世界观的存在,根本不可能修出半点法力!

    这,显然是倒果为因了。

    正是因为他们这样认为,方才会更加容易的从则之世界观之中得到则之法力,踏入这方天地的修行之路。也方才使得他们对于则之世界观之外的其他世界观更加的排斥,更加的不信任。如此这般一来,自然就造成了他们更加难以从其他世界观之中得到超凡之力。

    这,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时间长久的发展下去,自然而然的就造成了现在这种场面了。

    而众生对于这则之世界观的抵信,自然而然的,便让他们越来越认为这则之世界观的全面,因此而反过来,让这则之世界观的普适性,随着开始不断的增强。

    现如今,这则之世界观相比于当初,却已经是又有了翻天覆地的差别。

    可以说,除了根基,整个则之世界观表面看起来已经和当初没有多少共同之处了……

    若是当初刚刚踏入这一方天地的那天地意志自然能够第一眼发现这其中的不妥之处,但,现如今,经过万年时光的同化,这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却已经是不知不觉间被这则之世界观所同化!所改变!

    对于这样的他来说,这则之世界观的这种改变,便像是其本质终于渐渐的彰显出来,与原来的不同,就是那原来的世界观的疏漏错误之处。

    在这样的心态之下,这不同越多,他自然就越是满足,越是得意。

    而且,在这过程之中,他所掌握的则之法力,更是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成长到了与当初有着天壤之别的层次。

    现如今,他任何一丝一缕的则之法力,都能够轻松的将以前所有则之法力集合起来的强大力量相对抗,甚至能够占得上风,将那些则之法力完全碾碎!

    这样的提升,对于他来说,自然更是证明了他看法的正确——若不是正确的,哪有可能得到这般强大的力量?!

    而对于那每时每刻从众生之处反馈回来的,那关于那则之世界观的种种的速度变慢,那对于他来说更没有什么好说的,那不就是证明了这则之世界观已经要渐渐的走向圆满,向着真圣级数的世界观接近了吗?

    这,显然只能让他更加的兴奋,更加的满足。而不可能让他感到警惕。

    “看来,我的胜利,应该是已经注定的了。”真正的罗帆在这时候隐藏在这天地的本源深处,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此时此刻,这天地的本源之中的景象也已经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这里,再无当初那种拥挤。在当初。无穷无尽的世界观几乎是硬生生的塞进这天地的本源之中,让罗帆几乎时时刻刻的都要承受着这种种世界观的冲击,都要感受着千百种世界观给他带来的恐怖同化效果……

    但,现如今,这里却已经如同化作一片无比辽阔的星空了。

    在这里,以前密密麻麻的世界观,化作了稀稀疏疏的星星点点,在天地本源之中,就如同点缀在无边的星空之中一般……

    这样的情况下。别说那世界观对他产生什么同化效果了,便是他想要接触一丝半点的世界观,都已经是变得极为困难,甚至近乎不可能了。

    因为这样的变化,罗帆现如今却已经是能够用一种更加超然,更加轻松的姿态来观察那天地意志所化的自己在怎么作死了……

    当然,对抗了这么长时间那无数世界观的侵蚀,更见识了那天地意志所化的自己怎么作死的反面教材。现如今的他,对于则之世界观的理解。却已经深刻了不知多少倍!

    别的不说,现如今,他的则之法力,就已经是成长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甚至连则之世界观本身都无法容纳,只能够散逸出来。在其周围堆积翻涌了。

    这若是放在他的身躯依然存在的时候,那就是他的身体已经容纳不住这些则之法力,让这些法力散逸出去了……

    而且,进步的,还不只是这则之法力的量而已。

    在质地上。这则之法力,相比于当初也已经是有了一个无比巨大的提升!

    当然,这种提升,相对于那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自身的则之法力的“提升”来说,自然还是有着天壤之别,甚至两者都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但,相比于那天地意志的则之法力来说,罗帆提升的则之法力却拥有更强大的生机,拥有更多的活力,在他的掌控之下所能够衍生出来的变化,却是更加的活泼,更加的生动!其中所蕴含的,属于罗帆自身的特质,却是浓郁了不知多少万倍!

    可以说,若是以罗帆的则之法力来与那天地意志的则之法力相对抗的话,若是毫无技巧的对碰,那罗帆的则之法力绝不会有任何抵抗能力的便会被完全碾碎。

    但,若是将其化作神通的资粮,将其化作催动神通的力量,化作能够支撑种种法门的根本的话,那罗帆的则之法力,却绝对能够甩天地意志的则之法力几条街!

    当然,以现如今那天地意志所掌控的则之法力的量来说,甩出几条街,显然还似乎有些不够的……

    因此,哪怕是明明知道自己在力量层面上已经占得上风,但罗帆却依然只能够躲避在那天地的本源深处,躲避在那无数世界观的包围之间,而不敢随意的离开去攻击那天地意志所化的他……

    “很快,很快了……”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罗帆的眼神渐渐的变得空洞,心神却是再一次的沉浸在那无尽的则之世界观的玄奥之中去了。

    若是能够以一种是超然的视角来观看罗帆的则之世界观的话,现如今他的世界观就像是化作了一颗钻石一般璀璨。

    相比之下,当初有着钻石潜力的,那天地意志所拥有的则之世界观,现在却已经是化作了一种奇异的合金……

    这种合金,表面看来坚硬程度极为惊人,从以前发展到现在,似乎就是一种极大的进步。但事实上,若是对上钻石的话,这合金最有可能出现的,显然便是被撞碎,完全崩溃了。

    因为修行文明的繁盛发展,现如今,智慧生灵所涉及的,这天地的范围却是越来越广阔。

    因为这样的变化,反而是造成了最开始就拥有的地盘之中,那生存环境的发展相比于以前,发展速度却是缓慢了许多。

    现如今,虽然已经是经过了万年,但这些地盘之中的生存环境的发展。却与当初最开始的时候的千年差不多。

    这,虽然也已经让这些环境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使得天上地下,海中河内,一切的一切,都充满了种种玄幻、奇幻、科幻的景象。但。在本质上来说,终究还是退步了……

    最开始那些时日,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还颇有性质的在天地各处行走,感受着那渐渐被改造的环境,体悟着与那众生之间相互交流所迸发出来的智慧火花。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却是渐渐的失去了这种兴趣。

    甚至,最近这数百年之间,他却已经是完全没有离开过他的那一座天地之间最高的大厦!更完全没有用自身的感知去观察那众生……

    有的。只是一心吸收那从天地各处,从众生心中传递过来的,那对于则之世界观的理解,对于则之世界观的延展解释。

    在他所居住的那一层楼,现如今更是已经完全充斥着那玄之又玄的则之法力,并在那法力的改造之下,化作了一片片时空,一个个世界。一方方天地……

    如此这般一来,就造成了。他所在的那一层楼,已经成为了这天地宇宙的之间最为神秘,也最为危险的一处去处,甚至成为了众生心中信仰的天堂所在。

    作为天地意志,本身便对生灵有着种种神秘的作用。

    更何况,这一方天地虽说被那大劫的力量所改造。化作一种完全不同的模样,拥有种种完全不同的奥义,但根本上来说,终究还是原来的那一方天地,这天地意志。在这一方天地之中,终究还是有着种种特权。

    因此,天地意志对于这天地之中的众生却都拥有一种无比强大的吸引力。

    这种吸引力,使得天地之中的众生对于这天地意志却是有着越来越强烈的信仰。

    这种信仰,在当初因为天地意志对于则之世界观的坚持,被隐隐间压下,并不产生作用,由此造成了天地意志在从雕塑状态恢复过来之后,反而是让见到他的生灵没有如同见到雕塑一般顶礼膜拜。

    但,随着那则之世界观的普适性渐渐的延展,这天地意志本身的特质,也不知不觉间融入了那则之世界观之中。

    由此,便使得哪怕是坚持这则之世界观的生灵,也渐渐的将这种信仰从心灵深处挖掘出来,重新将信仰投向这个时候在这天地之中最高的大厦顶端的罗帆身上。

    那则之世界观本身便有着超强的感染能力,正在不断的将他同化了。

    现在忽然间再加上了这滚滚而来的强大信仰,那对于他的影响,却是变得愈发的强烈了。

    正如以前所说的,若是完全清醒的这天地意志,自然是能够发现这种影响,因此而生出一种强烈的反抗意志。

    但,很显然的,被印象浸染了这么长的时间,被这么多重影响作用,现如今的他,早已经是变得不太清醒,什么警惕,什么感情,什么恐惧,尽皆都已经化作了另一种形态的存在了。自然就不可能因此而有什么反应了。

    如此这般一来,便让这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在这种状态之中沦落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深……

    “快了,快了……”在天地本源之中看着这一幕的罗帆心中喃喃着,只是不断的压制着自己马上出手的意愿。

    如此这般,时光渐渐流逝。

    又是十万年时间过去了。

    这一日,整方天地的最后一块区域,终于被这天地的生灵给完全探索出来,完全纳入那则之世界观的范畴之中,让那则之世界观,终于在某种层次上来说,已经化作一种奇异的圆满状态!

    就在这一瞬间,从这天地之中最高的那一座大厦之上猛然有着一把奇异的笑声传出来。

    这一把奇异的笑声听起来颇为平常,但却在出现的瞬息间就已经是传遍了这整方天地,让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一切存在,都清清楚楚的听到在了这声音!

    一时间,种种无法言喻的欢喜从众生心中浮现出来。

    在这个时候,他们忽然间明白,他们信仰的模样,那作为如同圣人一般引导这一方天地从末法时代成长到如今无比繁盛的修行文明的存在正在产生某种至关重要的蜕变!

    心中的信仰,让众生在这个时候都不由自主的向着那大厦的方向跪倒,不断的顶礼膜拜,不断的祷告。

    比起正常时候强悍不知多少万倍的信仰,通过这种顶礼膜拜,这种祷告,从这天地的各处快速的向着天地意志所在之处的那一座大厦滚滚而来,疯狂的注入那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身体之中,让他现在正在进行的这种蜕变猛然间向前再大步跨出了一步……

    这种蜕变,对于这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来说,是他所梦寐以求的一种蜕变。

    但,在这时候,处于这样的蜕变之中,他却是面无表情,甚至连眼神,都无比的漠然,就像是这变化只是很平常的迈过某个正常的台阶一般……(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