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再成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再成

    “终于要走出这一步了……”他喃喃着,似乎想要通过这样在自己心中建立一个喜悦的概念。

    但,可惜的是,这个时候,他的心中却是找不到一丝丝的喜悦,寻不到一丝丝的满足,有的,只是一种理所当然,一种顺势而行的想法。

    努力了良久,他终于知道这是不可能了,当下,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既然找不到,那想来便是因为自己早已经无比坚信这个,觉得这个根本就是自然而然的变化,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得意,可以欢喜之处了。

    这样想着,他放开了身心,用自身的心灵与身躯去接受那滚滚而来的无穷信仰,以及那无尽的,则之世界观所诞生的,则之法力!

    这无数则之法力,乃是外界所生,更是天地所生。

    其之所以产生,却是代表着,则之世界观,已经是成为了这天地的主体世界观,最终使得这天地之中原本应该诞生出来的天地元气,自然而然的转化为了这种比较稀薄,质量比较次的则之法力!

    到了这一步,可以说,任何生灵,都天生的便会认可则之世界观,他们的修行,也再不需要如同以前那般研究则之世界观,而是能够如同其他世界,其他天地之中的生灵一般,通过吸收外界的天地灵气,吸收外界的能量来壮大则之法力,最终踏入修行之路!

    而对于这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来说,这也代表着,他的努力已经是得到了最大的效果。

    他,作为这则之法力的主体,作为则之世界观的主体,却是天然便拥有着那无数则之法力的掌控权限。

    到了这一步,他便相当于掌控了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一切元气!

    而通过这种掌控反追溯而上,他便将渐渐的获得在这天地之中的至高权限,最终甚至可能取这天地而代之,将自身的意志层面。提升到一个无穷高的高度!

    一个,天地意志的高度……

    在这时候,在那天地本源之中的罗帆看到这一幕,心中便知道。自己等待了十几万年的机会,已经来了……

    只是,这种梦寐以求的变化在他面前浮现出来的时候,他却反而是没有之前所想的那种欢喜,反而是有些惆怅。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想要成就真圣,真是太难了……”他暗自叹息着。

    那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要追求的,乃是成就真圣,继而真正的脱离任何一方天地,脱离任何一处混沌状态的桎梏!

    一直以来,他的所有努力方向,都是在向着这个方向靠拢,都是在努力的想要做到这一步。

    这十多万年以来,他的一切努力。都是以这个作为基础而进行的。但,最终,在这个时候,他却是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重新化作天地意志的一步!

    没错,现如今,那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却并不是正在如同他自己所想的那般,正在塑造真圣根基,更不是他狂想当中的那种。成就真圣。

    而是,正在渐渐的向着他的原身,那他艰难挣脱的,天地意志进行蜕变!

    这种蜕变。确实是一种层面的拔升,对于其本身来说,确确实实的就是一种升华,一种巨大的进步。

    但,这种升华,这种进步。却是这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所想要极力避免的!

    若是最开始尚且清醒的时候遭遇到这个,那天地意志必然会宁愿自身完全崩溃,重新化作无数的碎片,再一次一点一滴的凝聚,一点一滴的成长,也绝不会愿意继续这样下去。

    但,很显然的,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

    现如今的他,早已是被那他公布出去的则之世界观所绑缚,早已是成为了则之世界观的一部分,却不再是则之世界观,成为他的一部分!

    换一种说法,现在,这则之世界观,已经成为了他的主人!成为了,即便是没有他也依然能够存在的世界观。而相比之下,他却是相反,成为了,若是没有那则之世界观,他便不会再存在的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所思所想,他心中所愿,甚至他的一切感官,一切观念,都自然而然的会为了则之世界观而生。

    只要对于则之世界观有利,那么,哪怕是抛弃自己,他也绝对会去做!

    这种情况,和当初那些被先天不灭灵光所炼化的生灵相比,却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或者说,是同样的一种性质,只是有着两种不同的表现而已。

    现在这样的变化,却是那则之世界观需要一个天地意志来帮助其贯彻在这一方天地之中,需要天地意志,维持这一方天地完全处于则之世界观的统治之下!

    而最终,他就是那被其挑选的天地意志……

    而也正是因为那则之世界观本能的有着这样的需求,所以,这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的一切演变,一切进化,一切升华,都不知不觉间向着这个方向靠拢……

    “这种错误,我绝不能犯。”罗帆在这时候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在这个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是再无任何危险了。

    当下,心中一动,他缓缓的跨出了那天地本源。

    经过了十多万年的发展,现如今罗帆的则之世界观相比于当初愈发的纯粹,也愈发的凝聚,与天地意志所培养出来的那则之世界观,却已经完全像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世界观了。

    罗帆所栖身的则之世界观一出现在这天地之间,就自然而然的感受到种种从天地之中诞生出来的强大压力作用而来,想要将他的世界观碾碎再进行吞噬,进行同化。

    但,以罗帆作为则之世界观真正主人的身份来说,对于则之世界观的道操纵,却终究不是其他人所能够比拟的。

    这种从天地诞生而来的压力虽然恐怖,他终究还是能够靠着则之世界观本身的独特性与绝对性而将其挡住,最终,反而是让其所在之处变得光芒闪耀,毫光大放。就像是忽然间多了一个巨大的太阳出现在这里一般。

    对于那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来说,真正罗帆的出现自然不可能超脱其感应的。

    在这时候,哪怕是罗帆没有任何身躯,只不过是以世界观的形态浮现出来而已。他也已经是将目光投注过来了。

    罗帆对于天地意志的目光,却是毫不在意,在这时候只是开始凝聚世界观,重新一点一滴的构筑自己的身躯出来而已。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对于现如今的那天地意志来说,自己绝对不会被其看在眼中!

    就算是看到自己,对方更多的也只是不屑一顾,却绝对不会如同以前那般出手攻击自己,或者要将自己吞噬掉……

    果然,在这时候,那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在看到真正的罗帆之后,眼中所显现出来的,却是一种无比深刻的不屑!

    对于他来说,罗帆现在的则之世界观。实在是太差太差,差到根本无法入眼的地步。

    拥有这样世界观的存在,在他的眼中早已是成为了蝼蚁,却已经再无任何资格当他的对手,甚至,连被其吞噬取代的资格,都已经不存在了……

    既然如此,他自然不可能在自己蜕变的关键时刻出手对付罗帆了。

    因此,很快的,他就将自身的目光收回。重新抬头看向天空,渐渐的体会着身心的那种不断拔升的蜕变过程。

    构筑身躯,对于罗帆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不多一会。他就已经是将自己的身躯构筑出来了。随着身躯构筑出来,那化入概念之中的先天不灭灵光与那灵宝胚胎,便自然而然的重新恢复,重新出现在他的身体之内,看起来与当初他的身躯崩散之前,却是再无任何区别。

    与此同时。整方天地开始传出嗡嗡嗡的声响。

    这种声响之中,隐隐间透出一种难以言说的喜悦……

    在这喜悦之上,隐隐间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吸引力从这天地的深处,从那比起天地本源更深的所在之中透出来,直接作用在这个时候在那最高大厦之上的那天地意志之上!

    随着这种吸力,那一座大厦,一阵之间,就完全崩解,化作丝丝烟雾,渐渐的消散无踪。

    再之后,那其中存在的生灵,便自然而然的在这大厦之外的其他位置重新凝聚出来,一切都显得和他们崩碎之前一般无二……

    唯有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依然是留在原地。

    只是,方才是站在那大厦最高层,这个时候,却是凭空悬浮着……

    他悬浮在那一处高空之上,双手缓缓张开,就像是正在拥抱着整方天地,又像是正在等待着某种无比神圣的事情降临一般!只是,相比于他身体做出的动作,他的眼神却依然平淡,依然漠然,就像是一切都不是发生在他身上一般,显得无比的诡异。

    这种变化,直接映照在这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眼中。

    瞬间,就使得那无尽的生灵眼中尽皆显现出一种无法言说的崇拜,对于那天地意志所化罗帆的信仰,却是由此而变得愈发的坚定,心中的祈祷,却是愈发的虔诚起来。因为这种变化,那从众生心中产生的信仰力量,却是更多的注入那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的身体之中,将他向着那更高的高度不断的推进,让他渐渐的向上飞升,身体更是开始渐渐的膨胀,渐渐的变大。

    不过是短短几个呼吸之间,这个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便已经不再是通过那种无法言说的奇妙联系在众生心中浮现出来了。而是直接便膨胀到一个超乎一切生灵想象的层次,成为了众生都能够通过肉眼来看到他的存在!

    最终,那种从那天地本源更深之处激发出来的那种牵引力却是变得愈发的强大,愈发的恐怖,最终,终于超越了某个极限,微微一震之间,让那天地意志所化的罗帆猛然间一震,整个身躯悍然崩溃,转眼间,就已经是完全化作烟雾。四处飘散,并渐渐的被虚空吞噬,渐渐的消失在一切生灵的眼中,更是。消失在一切生灵的心中……

    随着他的消失,那众生产生信仰的根源猛然间消失,所有生灵都猛然清醒过来。

    “方才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会跪在这里?”这种疑惑,在几乎所有生灵的心中浮现出来,让他们一个个的眼现疑惑。面上满是莫名的惊异。

    “我似乎忘记了什么无比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事呢?”

    “似乎是一点关于……关于什么……”

    ……

    种种让人头痛欲裂的疑惑,在众生心间徘徊,让众生在这个时候都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烦躁,一时间,整方天地都陷入了一种狂暴的边缘了。

    生灵的数量以亿兆计算,这么多的生灵同时陷入烦躁之中,那种结果会是怎么样还用说?那绝对便是战争!

    不知什么时候,有着某个生灵将烦躁发泄在其他生灵身上,终于瞬息间引发了波及整方天地的恐怖战争!

    这种战争。各地开花,种种玄功妙法,种种奇异的神通,种种玄奇的法门,种种恐怖的破灭能力,不断的在这天地各处释放开来!

    轰隆隆……

    在这时候,天空之中传来了一声难言的轰鸣。

    这种轰鸣,在众生的耳中,便只是一种轰鸣而已,顶多也就是因为其中蕴含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威严而使得他们听到了心中自然诞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而已。但。在罗帆的耳中,这种轰鸣,却正是天地意志的话语!而且,是他所能够完全听得懂的话语!

    “成就真圣。果真是与我无缘啊……”这就是那一句话语的内容。

    “并不是与你无缘,只是,你自己走错了路而已。”罗帆这个时候叹了一声,道了一句。

    他这句话,直接震荡则之世界观,通过则之世界观而产生了某种极为微妙的改变。释放出去之后,成为了一种生灵耳中完全无法察觉的声响,远远的传递出去,与那天地本源之中新的则之世界观产生了共鸣,向着那天地本源更深之处传递过去……

    “确实是走错了路……”那天地意志再度以无边的轰鸣再度将这声音传递下来。

    显然,却是听到,也听懂了罗帆的话语!

    这种情况,无比玄妙,但却也只有在这天地之中方才有效。或者说,只有在从现在开始的,这一方天地之中方才有用!

    出了这一方天地,或者,并不是在这个时间段,罗帆根本做不到听得懂这天地意志所发出的声音,更做不到将声音传递到那天地意志之中……

    之所以如此,那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世界观,是则之世界观!

    而那天地意志,也是以贯彻则之世界观的方式成长为这一方天地的天地意志的……

    因为以这样的方法成就天地意志,所以,他的话语,即便是蕴含了无尽的奥妙,包含了无穷罗帆所无法理解的玄妙,但根子上来说,却终究还是暗合则之世界观。

    而这,对于自己独自一人创造出则之世界观的罗帆来说,自然便是正中下怀,他不需要自己去理解,自身的则之世界观,就自然而然的那能够将其话语翻译出来,成为他所能够理解的话语……

    同样的,他所说出的话语也是一样。只需要接触那则之世界观进行传递,自然而然的便会震荡这天地的则之世界观,自然而然的便能够传递上去,自然而然的,便能够传递到那天地意志所在之处,成为其所能够理解的话语了。

    这,可以说是一种巧合,也可以说是一种必然。

    但,不管是巧合还是必然,都只能够在这个时候,在这天地之中方才起效果……

    “我很想知道,你现在的心态是怎么样的?”罗帆忽然道。

    他感觉到,此时此刻,那天地意志,已经是完全变成了另一个存在,再无最开始想要吞噬自己,取代自己之时的那种敌意,也没有即将化作天地意志之前的那种漠然与不屑。有的,居然只是一种平和,就像是已经看透了一切,看开了一切一样。

    “我的心态?说出来,你也不能理解。”那天地意志,这样道。

    虽说能够通过这种则之世界观的共鸣做到与罗帆进行交流,但天地意志便是天地意志,其思维方式,终究还是与生灵完全不同!

    或许因为之前化作生灵的经历能够让它理解生灵的思维方式,能够做到了解罗帆话语之中的一切意思,但也仅仅是如此而已。它自己的思维方式,它自己的心态,它自己的想法,终究还是已经与真正的生灵有了本质的区别,却已经再不是生灵所能够理解,甚至,也已经不再是它所能用生灵能够理解的方式说出来了。

    听到这个,罗帆心中却已经是得到了自己的答案了。

    现在的这天地意志,已经是真正的天地意志!它的思维方式,已经是完全化作了天地意志的思维方式,以前成就真圣的目标,对于现在的它而言,已经再无任何意义……即便,它知道自己是走错了路才走到这一步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