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九百八十章 奇点波动

正文 第一千九百八十章 奇点波动

    两人各自点了点头,便抬步轻跨,瞬息间便已经是跨越了无尽时空,来到了这天地星空的最深之处那当初那两方天地碰撞的那第一接触点!

    之所以来到这里,却是罗帆在踏入这天地之后,就得到一种极为强烈的感应,在这一处位置,有着需要他与异时间线的空女这个等级的存在方才能够应对的危机!

    这种危机,暂时来说,对于这一方天地不会有什么影响,但若是任凭其发展下去,那危机将会变得越来越危险,最终影响也将会越来越大。到最后甚至可能发展成为另一次足以引致这一方天地毁灭的惊人劫数!

    哪怕光是有着这样的可能,罗帆也不可能任凭这种危机发展下去了,毕竟,这一方天地可是他付出了极大努力方才保住的……

    更何况是,那危机似乎从糊了蕴含危险之外,更好像是有着某种机遇,某种让他能够得到足够好处的机遇!

    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不管这一处星空最深处的危机?

    至于异时间线的空女也是类似,同样是在罗帆踏入这一方天地之后,受到气息牵引,方才直觉的感应到在这星空的最深处有着强烈的危机存在。

    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着现在这种情况出现。

    罗帆与异时间线的空女两人来到眼前这星空的最深处,便发现,在这里,有着一个小小的奇点,正静静的躺在那星空深处,偶尔的便传出一种玄之又玄而又隐晦莫名的波动出来,向着天地之中,向着天地之外传递出去……

    似乎在是在召唤着什么,又似乎正在衍生着什么……

    “果真是一方大天地的碎片,偶尔显露出来的神秘,都是超乎我们理解范畴的啊。”罗帆在这时候叹了一声。

    自从踏入这一方天地以来,他所遭遇的神秘事件却是数不胜数。其中几乎所有的神秘事件都是超越他的理解范畴的,这相比于其他完美天地来,去好似多了不知多少倍,每每让已经生出一些自傲的他重新认识了自己的渺小……

    眼前这个奇点。同样是如此。

    在那个奇点之中,时间,空间,物质,能量。尽皆以一种他所从来没有见过的方式组合在一起,隐隐间沟通了这天地之中的一切,又似乎完全与这天地之中的一切相互隔绝,没有任何关联,没有任何联系……

    “这,看起来似乎是正在召唤某种恐怖的存在到来……”异时间线的空女神色有些莫名的道。

    相比于罗帆遍历诸多完美天地,异时间线的空女的见识却是差了许多,自从与罗帆汇合之后那种应接不暇的经历,却是已经让她几乎有些麻木了。

    “具体要如何,却必须仔细的研究过再说。”罗帆只是叹了一声。

    心中微动。他沟通那一股力量,自然有着一种玄之又玄的威能凭空涌现出来,笼罩住那一个奇点。

    这种威能,相比于那力量本身所具有的威能,当真便如同蚂蚁与一颗行星相比一般微不足道。但,这威能本身的强度,却已经是达到了某个难以想象的程度,在那威能之下,那奇点本身虽没有多少变化,但那奇点所散发出来的那种种奇异的波动。却是被瞬间阻挡住!

    随着这种变化,整方天地微微震颤,在天地之外似乎更是有着某种存在在震颤。

    紧接着,罗帆便感到心神一轻。那一种之前一直在他心中酝酿的那种强大的危机感忽然间就去了大半。

    发现这个,罗帆神色先是一轻,紧接着便重新提了起来。

    看来,这种奇点,果真是在召唤着某种存在到来!而且那种存在之恐怖,甚至可能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层面。足以对这整方天地,对在这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包括他自己,产生威胁!

    而现如今,罗帆虽然借助那力量的一点威能禁制住了这奇点所发出的那种召唤波动,但这显然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而已。首先,他不可能永远的留在这里,调动那力量的威能来笼罩住这奇点。其次,便是他能够做到这一步,那种召唤也没有完全消除,它依然是在以罗帆完全无法感应方式在起着作用,在继续召唤着那种难言的存在到来,只是,时间推后了许多而已!没看到在他将那种波动禁制住的时候,那种危机感只是消失了大半而已,还有着小半依然存在吗?

    “这种方法看来只是治标不治本,想要真正的将其解决,最好的方法,还是将其完全毁灭。”异时间线的空女在这时候无比凝重的道。

    听到这个,罗帆眉头一皱。

    想了想,他心中一动,有着一个身躯,从他的身体之中走出来。

    这,便是他的一具分身,一具当初他送入这一方天地之中那分身几乎一般无二的分身!

    见到这个,异时间线的空女恍然大悟,微微一笑,身上同样是走出了一个分身出来。

    只是,相比于罗帆的分身那与本体实力相差不多的模样,异时间线的空女所分出来的分身,在实力上,却不足本体的三分之一……

    这,虽然让她依然是处于原来的层面,依然是有着原来那种层次的道行境界,那种层次的威能,但终究还是差了三分之二的实力……

    这显然便是修行之道的差别所引起的差别了。

    对于现在的罗帆而言,他的一切修为,一切道行,都是来自于自己的则之世界观!

    也即是说,只要自己的则之世界观完好存在,那么,他便能够拥有所有的实力,能够发挥出这一个层面的世界观所代表的一切威能!

    因此,只要是拥有同一个意志的存在,不管是分身与本体,对他来说,却都是差不多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虽然只是随意的分出一个分身也都能够拥有与本体不相上下的实力了。

    相比之下,异时间线的空女就不同了。她的一切修为,都是在漫长的岁月一点一滴修成的。除了自身对修行的认知,对天地的认知所带来的修为之外。还有着很大一部分是种种其他因素,比如长久岁月的打磨淬炼所形成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分出的分身,失去了那很大一部分其他因素。自然便无法完美的拥有其所有的修为,得到其所有的实力了。现在这分身能够拥有其三分之一的实力,这已经算是她超常发挥了。

    对于这种分身之间的差别,异时间线的空女只能够暗自叹息,却根本无法可想。

    不过。显然的,现在她的这种分身,其实却也已经是足够了。

    毕竟,他们两人,这个时候却都只是要靠着这分身去试探一下那奇点而已……

    罗帆却并没有理会异时间线的空女所分出的分身到底是多强,看到他的分身分出来,便点点头,分身抬步轻跨,就已经是跨入了那力量威能所禁制住的范围之内。

    与此同时,异时间线的空女的分身。也同样是跨入那禁制之中!

    就在他们跨入那禁制之中的瞬间,种种难以形容的震荡,从四面八方产生想着他们蜂拥而至,直接就将他们给完全淹没了!

    “这就是那种召唤被增强了无数倍之后的感觉?!”在这个时候,罗帆的分身面色微变,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那奇点被封锁禁制住周围之后,它却依然是在时时刻刻的散发着那种波动,只是那种波动再无法散逸出去,而是被那种威能挡住,不断的堆积在那威能的内部而已。如此这般一来。时间一长,这威能内部的那种召唤波动,自然便在不断叠加的情况下,变得越来越巨大。越来越恐怖!方才罗帆他们虽说只是耽搁了这么一点时间而已,但现在这威能,却已经是增长到了原来的无数倍了……

    在这个时候,罗帆的分身便感觉到那波动完全罔顾他的一切防御,悍然钻入了自己的身体内部,深入了自己的生命本源之中。冲击着自己那已经化作带着圆环的圆球的那生命本质,将其不断的撼动!

    在这种波动之下,他的则之法力,就像是完全不存在一般,根本无法对其造成任何影响,无法让其停止对自己那化作则之世界观具现化的生命本质进行撼动……

    若不是那则之法力对于那则之世界观的稳固能力依然存在,罗帆怕是这个时候已经是完全任人鱼肉了。

    就在这时候,在他身边,那异时间线空女的分身发出一声惊呼。

    紧接着,身体便好像是被无数头怪兽撕扯开去一般,从里到外,深入到每一寸身躯部位,深入到每一点力量,都被完全的撕碎,整个人,转眼间就已经是从原本那完整无缺的模样,化作了一片烟雾,凭空消散。

    若只是烟雾而已,这对于异时间线的空女的分身这种层次的存在来说也不算什么,她若是想要,随时都能够完全恢复过来。

    但,奈何在这个过程之中,那种撕扯的威能依然是作用在其身上,对着那些烟雾之中的每一点碎片,每一颗最为细小的微粒,都依然是在不断的撕扯着,不断的破碎着,使得那些烟雾在这过程之中继续不断的向着更细碎的方向转化!

    如此这般,不过一小会,整个异时间线的空女的分身,就已经是化作了哪怕是罗帆也无法找寻出来,无法感应得到的细微微粒,最终,完全消失在天地宇宙之中。

    与此同时,在那外面的异时间线的空女也是瞬间完全失去了对自己分身的一切感应。

    “居然如此恐怖!”在这时候,罗帆终于悚然。

    这种波动被加强无数倍之后的威能之强居然达到这个地步,若是没有他出现,任凭这种波动时时刻刻的向着整方天地,向着这天地之外发散开去,那最终对天地将会造成何种破坏,最终召唤过来的存在又会对这天地如何,他却是根本不敢想象。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的分身双目一凝,不再犹豫,抬步向着那一个奇点一步的跨过去。

    他所禁制的那个奇点周围不过是数万里方圆而已。

    这样的面积,在他原来,只需要一动念。便能够瞬间跨越,根本算不得什么。

    但,在这时候,在那无数波动的冲击撕扯之下。他只有将自身的所有则之法力用来守护自身的生命本质,守护自身的身躯,这种动念间跨越数万里的能力,自然便无法施展出来。这个时候却只能够用普通的飞遁手段,向着那奇点冲过去而已。

    而这般一来。那速度虽然比起一般生灵飞遁要快上许多,却也足足耗费了数十秒,方才跨越了这数万里的距离,来到了那奇点之前。

    而只是这数十秒而已,这奇点之中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强大的波动,却已经是在叠加累积之中再一次的增强,甚至达到了让他的身躯也开始不断崩散,有着丝丝缕缕的烟雾不断的从他身上散逸出来的地步!

    若不是他那则之法力对于则之世界观的守护之上相当的给力,自身的本质在这种过程之中并没有受损,说不定现在就已经是落入异时间线空女的分身那个境地了。

    这个奇点。乃是一个无妙的,甚至无法用言语形容,只能用奇来勉强表述的一个点。

    这个点,没有大小,没有内外,没有前后,更没有过去、现在、未来之间的差别。

    它独自在那里,似乎就已经是一个不可分割,绝对完满的完全个体了。若不是其中时时刻刻的散发出波动正在表明这并非这奇点的真实模样的话,罗帆说不定都要这么认为了……

    眼见这个奇点已经在自己的面前。罗帆不再犹豫,猛然抬手一把就向着那个奇点抓过去。

    瞬间,他就握住了这个奇点。

    蓬的一声轻响之间,他的手掌瞬间就化作烟雾。再从烟雾转眼间就已经化为虚无,完全消失了。整个过程之中,他甚至都没有发现到底是什么威能,什么样的攻势让自己的手掌完全消失,就像是他的手掌本身在这个时候就要崩散化作烟雾,完全消失一般……

    “果然诡异!”在这时候。罗帆心中闪过这个想法。

    在这个想法之下,他那崩散的手臂开始重新衍生出来,不多一会,就已经完全恢复了原本完好无损的模样,只是依然有着丝丝缕缕的烟雾不断的从那手臂之上不断的散发出来。

    在本身的存在概念丝毫无损的情况下,身上的任何损伤,哪怕是生命本源的崩灭,对于他来说也是随时能够完全恢复过来的皮外伤罢了。这种断臂重生,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心中想法电闪而过,罗帆很快的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他猛然抬手抓住了一把从那奇点之中散发出来的波动,顺着那种波动,开始向外快速的飙射出去,瞬息间便已经是在这数万里方圆范围之内的被禁锢区域之中回荡了数十万次之多,他的残影,瞬间就已经是布满了这方圆数万里方圆范围之内的一切区域,使得这方圆数万里范围之内的区域看起来就像是完全被他的分身所充满了……

    这种场面看起来相当的惨烈,罗帆自己却反而是松了口气。

    这种情况,相比于他想象当中的却已经是好了不知多少了。

    至少,在他顺着那波动在这被禁锢区域之中回荡之时,原本时时刻刻深入他的身体内部,要将他的生命本源,将其具现的则之世界观完全打灭的那种威能,已经是停止了增长,就像是,他相对于那无数波动的时间已经是完全固定,完全暂停了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最开始的情况自然是与之前相比没有什么改变,依然是只能够用自己几乎一切的则之法力方才能够守护住自己的则之世界观,免于这种世界观被那种威能完全撕碎的命运。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他对这种威能的熟悉,他却是渐渐的找到了应对的方法,能够用越来越少的则之法力来抵消这种威能对那则之世界观的伤害,也即是说,能够抽出越来越多的则之法力来做到其他他所想要做的事情了……

    时间暂停,并不是他的错觉。

    事实上,他在这样的状态之中,相对于那奇点,相对于其他波动来说,这时间,果真便是完全暂停了!

    至少,他本体与分身之间的感应,这个时候便好像是被加强了不知多少亿兆倍,而且依然是在不断的被加强,似乎是将越来越多分身的时间压缩成为一瞬间的感应灌入他本体的意志之中。

    若不是罗帆本身对着时间的感应有着能够将亿兆年与一瞬间等同起来的特质,这样的变化,说不定就已经足以让他要么心神崩溃,要么不得不放弃这分身了。

    在这种相对于其他波动乃是暂停的情况下,罗帆却终于拥有足够的时间来思考做出自己的应对,而不必再如之前那般被那种波动催动着必须瞬息间做出无数决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