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一十章 亿年感悟

正文 第两千零一十章 亿年感悟

    心中微动,他意念一转,这一颗星辰开始重新收缩,化作原本细小的模样重新升到了星空之中,开始继续在星空之中放射光芒,点缀那深邃的夜空

    紧接着,在他的控制之下,又一颗星辰开始放大,渐渐的下沉,最终将他包裹住。

    在他身体周围的那规则法则也随着开始改变,渐渐的该换做一种完全陌生的完美天地的规则法则。规则法则的改变,自然而然的带来了光影的变化,渐渐的就使得他身体周围的光影渐渐的浮现出了一片完全陌生的景象。

    这一方完美天地的模样,却是完全气态的,在那里面存在的一切生灵,也都是种种气态的生灵,组合起来的生灵却是包含了罗帆所未曾想象到的神奇。

    见到这一幕,罗帆皱眉凝思,开始细致的分辨周围那些光影所展露出来的众多生灵的形象,最终,在分辨清楚之后,他的神色变得有些凝重了。

    因为,他发现,这天地的先天道体,却并不是盘古模样!

    也即是说,并不是与他现在身形一般无二的模样!

    这种情况代表着一个事实,那便是,那种分解转化规则,却并没有将天地的先天道体转化为人形模样的局限!也即是说,之前那一方完美天地的先天道体乃是与盘古一般无二的模样,便是代表着,那一方完美天地的先天道体,果真便是这个模样!

    “这到底是什么缘故?难道,那些完美天地,都是这一方大天地之中的真圣离开这一方大天地前去混沌之中开辟的?亦或是,这一方大天地也与其他完美天地一般,是来自同一个来源。只不过是这一方大天地运气好,升级成为大天地而已”这样的疑惑,在这时候在他的心中浮现出来。

    若是前面的那个原因还好。至少表明他现在已经是接触到最后的源头,但若是后面一个原因。那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难道,在大天地之上,还有着更高等级的天地不成?”猛地,这样的想法在他的心中浮现出来。

    不过,很快的,他还是摇摇头,和以前那种种无稽的猜测差不多,现在这种东西。对于他来说依然是太过遥远了。

    以他现在连真圣都不是的层次,便是完美天地其实都已经是足够他探索了。大天地,更已经是他所能够接触的极限,至于大天地之上有没有什么层次的天地,那显然就不是他所能够探索的范畴了。

    心中叹息着,他将这种种想法压在自己的心底,念头转动之间,开始将这一方完美天地的规则法则收缩,让那一颗星辰开始重新收缩,化归为那普通的星辰重新到星空之间。

    之后。他将自身的目光看向那一方自己所最为熟悉的天地,洪荒天地

    随着他的想法,洪荒天地所代表的那一颗星辰开始从天而降。渐渐的与他所在之处重叠,在这过程之中,这星辰更是卡是不断的扩展,不断增大,最终将周围的规则法则完全转化为一种与洪荒天地的规则法则几近一般无二的模样!

    感悟着周围那与洪荒天地完全没有任何区别的规则法则,看着那种种只有洪荒天地之中方才可能拥有的种种场景,罗帆面上现出一种莫名的叹息。

    “这般浩瀚的天地,却原来只不过是一些参数与一种分解转化规则的组合而已”他悠然叹息。

    若是原来,他对于通过这星空来领悟那无数完美天地的规则法则。以便来让自身的则之世界观能够得到最大的刺激,进而使得其得到最大的成长自然是极有兴趣的。但。在明白了这一切的本质之后,他却已经是再没有这种心思了。

    若是依然是在领悟这无数完美天地的规则法则。那岂不便代表着明明知道一切的源头,却只是在最尾端纠缠?这与要砍树却只是在上方的枝梢不断的摘取枝叶有什么区别?

    心中这样叹息着,他的心中开始浮现出那分解转化规则。

    那分解转化规则,无比的复杂,也无比的玄奥。

    想要将其理解,对于现在的罗帆来说,却是几乎不可能的。那不单单包含了一种根本的转换玄奥,更是蕴含了,这一方大天地的规则法则的根源道理!若是无法对这大天地的规则法则的根源进行理解,想要完全理解这一道分解转化规则,又怎么可能?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想要利用这种分解转化规则来得到完美天地层次的则之世界的规则法则,那就只能够通过一次次的比对、累积来明悟每一个参数的影响范围,明悟每一个参数的改变所造成的影响

    唯有如此,他方才能够将则之世界观的参数提取出来,进而带入这一道分解转化规则之中,得到自己所想要的。

    而显然,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从他最为熟悉的洪荒天地开始,却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最省力气的选择。

    心中微动,他盘膝而坐,身体周围开始有着无数道符,无数禁制,无数符文,乃至无尽玄之又玄的图案不断的浮现出来,隐隐间与周围的规则法则形成莫名的交流。

    这些,便是那分解转化的规则,也是那一副道尊门下所画的那幅画的真髓所在!

    周围那无尽的规则法则不断的变幻,种种难言的波动不断的从天上地下传来,隐隐间,种种难以言喻的参数被罗帆身体周围的那种种光影所吸取,却又有某种莫名的参数从其中吐了出来,彼此的交换之间,渐渐的改变了周围的规则法则,使得周围的场景渐渐的产生种种难言的变化

    在这过程之中,那参数的改变对于规则法则的改变有什么影响,渐渐的在罗帆心中浮现。

    这,并不能增强他对于那分解转化规则根源的理解,但却足以让他对于这分解转化规则的运用方式有了更深的体会。

    这就像是一个中学生对于某一道公式一般,或许。他对于那公式怎么推导出来的,背后有什么影响,能够衍生出什么震撼世人的成果都并不了解。但这并不妨碍其用这一道公式来解题

    虽说,罗帆时时刻刻都有所进步。对于那参数的影响的了解都在时时刻刻的加深。

    但,因为那参数实在是太多太多了,那几乎是以亿亿兆来计算的参数数量,分析出其中一个都要耗费那么大的经历了,想要将其中一切都分析出来,那所需要耗费的时光,所需要耗费的精力之多,不言而喻。

    一直到百万年之后。他方才勉强完成了这一个过程,将这整个洪荒天地的参数以及其所造成的影响都完全找出来。

    这还是多亏了他对于这个洪荒天地的规则法则极为熟悉的缘故。若不是因为这个,他所需要耗费的时光至少是这个的百倍以上!

    百万年之久,方才完成了一方天地的参数的理解。想要将这漫天星辰,一千二百九十六万方完美天地的参数都进行理解,这所需要耗费的时光该有多少,却是足以让人绝望

    若是在原来,罗帆自然不至于因为这个而有所动容。毕竟他可是能够将一瞬间与亿兆年等同起来的存在

    但,在这时候却由不得他不为此而着急了。

    别忘了,他的第四次大劫。可就是在十八亿年之后便要降临了!

    而这段时间,还不是针对什么绝对的时间,而是完全针对他自己所经历的时间。这让他哪怕是想要借助操纵时光的手段来增加自己的领悟时间都无法做到

    “这样下去,终究还是不成的。”罗帆叹息一声,散去了这洪荒天地的规则法则,使得这里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抬头看看眼前那无尽的星辰,他的双眼之中闪烁着一种莫名的光芒。

    “那参数,虽说每一方天地都有着具体的区别。但整体来说,那参数却终究还是属于同一类的。从某一方天地的参数推演出其他天地的参数,虽然有些麻烦,但却并不是做不到。这样的话。或许根本不用将每一方天地的参数都进行理解便应该能够了悟那参数的本质了”他的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这种方法,乃是捷径。但。既然是捷径,就代表着风险。

    一旦这个捷径发挥得好了。他自然便是能够用最短的时间完成原本需要漫长时间才能够完成的任务。但若是这个捷径发挥得不好,那可就相当于完全白费劲了。

    本来,以罗帆的心态,是不愿走这个捷径的。毕竟,原本的他,时间有的是,而他自己对于时光的流逝又不至于如同其他修士一般那么的无法抵抗,自然是选择稳妥的办法更加妥当了。但,正如上面所说,现在的形势发展却由不得他了

    叹息着,罗帆只能够心中微动,开始引落十二颗星辰,十二方完美天地的规则法则开始充斥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片颇为混乱,但大体依然能够分辨出来那是属于哪十二方完美天地的规则法则出来。

    在这之后,他没有犹豫,开始通过之前所感悟的,那洪荒天地的无尽参数,开始一一比对,体悟这十二方完美天地的参数,了解这些参数各自的奥妙,各自的影响。

    这,相比于原来凭空领悟来说,却是要直观许多,但却是失去了那原本的搜寻体悟,算是有得有失。

    这十二方天地之中蕴含的众多参数,耗费了罗帆足足三百万年时光,方才完全了悟清楚。

    这虽然耗费的时间依然算是极为漫长,但相比于原来,却已经是强了许多。

    而且,通过这个,罗帆也已经是初步验证了自己的猜测,这种捷径,确确实实的有效,能够让他更快的了悟那一道分解转化规则的参数的种种奥妙。

    至少,在经过了三百万年之后的现在,他却就已经是初步的得出了一种提取出某一方天地众多参数的方法了

    心中微动,他散去了这十二方完美天地,再度召唤下来三十六颗星辰,使得三十六种完美天地的规则法则组合而成的混乱规则法则充斥在他身体周围。

    这种混乱程度。相比于原本那十二方天地的规则法则所组成的那种混乱规则法则更加的混乱,也更加的难以分辨。若是他一开始便是从这么多规则法则混合开始,必然难以着手。但现在。经历了之前四百万年的努力之后,他却已经是初步得出了自己的方法。在这时候哪怕是面对着这种混乱,却也开始有序的着手了。

    随着他啊抽丝剥茧一般的分解,这一次,他只不过是耗费了一百二十万年,便已经是将那三十六方天地的众多参数给寻找出来。这其中,他固然是犯下了一些错误,但至少表明了他之前的领悟,终究还是有效的

    到了这个时候。罗帆也已经是大体的放下心来了。

    本来,这个时候便是开始进行则之世界观的参数抽取,也已经是足够了。

    所得到的那规则法则,与真正的完美天地层次的则之世界的规则法则的差距也已经变得极为微小,在某种层次上,已经是能够忽略了。

    但,罗帆显然对于这个尚不满足。

    对他来说,哪怕是这种极为微小的差距,也是不能接受的!要知道,这可是关系到自己最终能否成就真圣。能否得到永恒,能否得到至高无上的超脱的关键!那差距哪怕是再细微,在日后都极有可能造成不可弥补的后果。这怎么可能是他所能忍受的?!

    因此,在这之后,他却是没有停留,而是继续将更多的星辰召唤下来

    如此这般,一次又一次,最终,在耗费了将近一亿年,将他应对第四次大劫的时间的十八分之一耗尽之后,他方才将这整片星空之中的一千二百九十六万颗星辰都过了一遍。也将自己当初所初步整理出来的那参数提取的方法给真正的完善,终于做到了无论哪一方完美天地都能够在见到之后将其参数完全提取出来。不再有任何疏漏的地步!

    至少,在后面大半的天地之中。他也已经是无法再对这种方法做出任何调整,无法再将其完善半点

    到了这一步,罗帆便知道,自己已经是做到了目前自己所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当下,叹息一声,脱离了那种领悟的状态。

    就在他脱离这状态的瞬间,一声噼里啪啦的声响从他手中传来。

    紧接着,在他面前的那一片无边无际的星空猛然间有着无数裂缝横亘,将整个星空完全包裹,让这星空看起来就像是被一张无比巨大的立体蜘蛛网给完全包裹住一般。

    见到这一幕,罗帆心头一惊:“这一幅画要碎了?!”

    就在他这想法闪过的瞬间,他手中的那一幅画悍然崩溃,直接化作一片粉末,渐渐的消散在虚空当中。

    随着其消失,周围那一片原本无比玄妙的星空,也随着完全崩溃,每一颗星辰,每一点规则法则,每一片时空,都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完全崩碎了。

    在这瞬息间,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猛然从四面八方作用在罗帆身上,一下之间,就已经是将他完全碾碎,让他没有半点痕迹能够残留下来。

    却是那一幅画的消失,使得他失去了守护,直接正面承受了那整片星空的全部力量,最终让他的肉身,他的力量,他的神魂,乃至他的一切,都在这瞬间被完全的抹去了。

    好在,这种力量毕竟没有针对概念层面,因此他虽然在现实层面的一切都已经被完全抹去,但在概念层面却是丝毫无损。

    这个时候他只是心中一动,身形就已经是重新在那洞府之外重新衍生出来,看起来就和之前被抹去的时候那般没有半点区别。

    当他恢复过来的时候,他前方的那洞府就已经是发出一声剧震,紧接着这一座山峰,连同周围一大片的山脉都被强大的力量给完全抹去,所有的一切都瞬息间化作齑粉。

    在周围有着的那数十座洞府,连同里面修行着的修士,更是连逃都逃不出来的,就已经是同样被这种强大的力量给完全绞碎,化作了齑粉

    “可惜了这一件好宝贝。”见到这一幕,罗帆却也只能够叹息一声了。

    事实上,在见识到这一幅画破碎之后所产生的这般恐怖动静之后,他也已经是明白过来这一幅画为什么会碎了。要知道,方才这一幅画可是在这种恐怖的力量之下足足守护了他一亿年之久!这么漫长的时光,这么巨大的破坏力,别说那只是一幅画而已,便是那道尊门下亲自出手,怕都要伤筋动骨吧

    明白了这幅画为什么粉碎,他的心情反而是安定了下来。反正,这一幅画对他来说,真正的意义也就是他之前一亿年所领悟的那些而已。除此之外的其他种种,有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失去了也就失去了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