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一十二章 提前

正文 第两千零一十二章 提前

    这迷蒙的世界,自然是一个极度不完整,极度不完善的世界。

    其中的规则法则根本便是残破不堪,但,其中拥有的,极少极少的一小部分残破的规则法则,所产生的效果,却已经完全不是之前那完整规则法则的则之世界所能够比拟的了。

    面对着眼前这样残破的规则法则,罗帆却是第一次产生了如此强烈的预感。

    这则之世界观,挥到巅峰,确确实实的能够让自己在混沌状态之中自由自在,不受混沌状态任何变化的影响,长久的,永恒的存在下去!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因为这种残破的规则法则,却是无比的稳固,无比的稳定,感觉上,甚至便是直接投入混沌状态之中,它也不会受到混沌状态的破坏,而能够无比悠然的长存下去

    若不是这实在是太过残破,根本无法完全取代自己的身躯,无法真正的将自己的一切完全贯彻,他说不定都有马上将这无数规则法则完全融入自身之中的冲动了。

    在这种迷蒙的世界之中感悟了良久,罗帆方才悠然一叹,从这种莫名的舒畅感应之中过神来。

    “可惜,终究只是借助这种分解转化规则衍生出来的而已,并非是凭空构筑出来的”罗帆暗自叹息着。

    分解转化规则衍生出来的规则法则看似也只是从无到有诞生的规则法则,但事实上,其想要诞生却需要有着一个基础,那便是有着一方大天地的规则法则存在!

    只有拥有大天地的规则法则,方才能够被分解转化规则所分解,所转化,继而衍生出这种属于则之世界的规则法则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与直接依附与大天地,又有什么区别?

    更别说,这样的规则虽然看起来已经完全是属于完美天地级别的则之世界的规则法则了。但本身事实上还是属于这大天地的规则法则!

    想要将这些规则法则抽取出来,那与直接分割这大天地的规则法则本身又有什么区别?以他现在的实力,甚至哪怕是他更强,甚至接近真圣级数。都不一定能够做到将这些规则法则抽取出来!既然抽取不出来,那么这些规则法则存在的意义,也就不过能够成为他领悟的样本而已,却根本无法成为他方才心中所产生的冲动那般,直接融入自己的一切之中。用其来贯彻自己的一切,支撑自己在混沌状态之中永恒存在了。

    叹息着,他收拾心情,开始细致的体会眼前这无尽的规则法则,通过这些规则法则,开始与自己的则之世界观不断的比对,将其中相契合的世界观不断的加强,将其中不契合的世界观直接存疑

    这个过程,乃是一个极为繁杂的过程。若不是之前十亿年那么漫长的时光之中他时时刻刻的努力提取那众多参数,对于那世界观的种种。对于其中每一道规则法则所对应的世界观的点都已经是大概有了目标,说不定这样的过程又要耗费他以十亿年来计算的时光了。

    在他这样的行为之下,他的身体周围,他的生命本源之中,甚至,在概念层面上,他的存在概念所化的那一个圆球,都随着开始产生种种变化。

    这众多存在的变化,几乎是完全同步的,就像是乃是同一个根源所衍生的种种变化一般

    而在这变化之间。就像是忽然将那圆球之上的某些点点亮一般,让这圆球之上有着越来越多的亮点出现,就像是将一个广阔的星空压缩之后一点点的挤压依附在这圆球之上一般。

    这种情况下,使得他的那些世界观。变得好像愈的神秘,愈的深邃。

    同时,给人的感觉,虽然这样一个变化之后,圆满程度已经是得到了削弱,但那整个圆球。却似乎变得愈的稳固起来!

    就像是,以前的乃是普通的石墨而已,而现在,却是在不断的用钻石进行替换其中的某些石墨

    这种情况,显然正是因为,他的则之世界观正在随着他的行为而变得愈的稳固了

    随着这种则之世界观的变化,罗帆却是有着一种莫名的舒畅,感觉到自己的安全感在得到了不断的增强,恍恍惚惚之间,甚至有种自己哪怕是现在跨入混沌状态之中,似乎也能够游上几圈方才消亡了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但他却完全不打算去实验看看。

    游上几圈便消亡,这看起来已经比起原来跨入其中便要消亡好了不知多少了,但,终究还是要消亡的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他可完全不想将自己的性命抛弃哪怕是像以前那样只是分身、化身,他也不想。

    在那圆球之上被点亮的光点数量越来越多。

    其他的圆球要么在虚幻层面,要么便是在他的身体内部,与外界的影响虽然有,但却并不那么容易找到。但,在他身体周围的那个圆球却不同。

    这个圆球,乃是时空维度在被附加上了那则之世界观之后所化,更是与周围的世界完完全全的接触。

    在这样的情况下,随着这个圆球表面光点的不断点亮,在周围那迷蒙的世界之中,自然而然的便会有着某种流光浮现,从虚空深处冲出,灌入那圆球之中,形成一条丝线,在迷蒙世界之中摇曳,看起来就像是多了一根触手

    随着那圆球之上亮点点亮得越来越多,那些触手看起来便越来越多。

    而周围那迷蒙世界也随着变得越来越稀薄,似乎在被这些触手给不断的吸取,渐渐的化作这些触手的一部分了一般

    这种过程,足足持续了将近十万年之久。

    这一日,当最后一点亮点点亮的瞬间,整个迷蒙世界瞬间完全崩溃,构成它的最后一点规则法则,在这时候,汇合成为最后一根触手,直接连上了罗帆身体周围的那圆球之上,与其中的最后一点亮点连接在一处!

    在这时候,这众多触手不断的挥舞着。要?不断的摇晃着,至于周围那迷梦世界崩溃之后所形成的虚无,那种原本需要承受外界大天地规则法则强势碾压来弥补的绝对虚无,这个时候却完全被这些触手所支撑。就像是被一根根柱子给支撑住一般,却是根本不受外界大天地的规则法则所影响,依然保持着那种绝对的虚无,显得是这般的稳固,就像是这里本该就是这种虚无一般

    而这个时候。在那圆球之上的亮点的数量,却已经是多不胜数,密密麻麻的,简直比起星空之上的点点繁星都要多!

    一个完整的世界观实在是太繁杂太繁杂了。

    哪怕是罗帆现在点亮的只是其中千万分之一而已,但便是这样,其中所蕴含的数量之多,却也已经难以计数了。

    有着这样一个圆球包裹住自己,罗帆感觉上就像是一个站在宇宙正中央,掌控着整个宇宙生死存亡的创世神灵一般。甚至有种一呼一吸,宇宙都会因此而翻天覆地的感觉!

    将自己需要做的做完之后。他缓缓睁开双眼,眼中透出一种莫名的喜悦:“果然是极为有效,我现在能够感觉到,我的道行境界至少提升了一个级别”

    就在这个时候,一种难以形容的压抑忽然从心底产生。这种压抑,让他眉头一皱,眼中的喜悦也随着消退。他细细的感应一番,不由得有些似喜似悲了。

    这种压抑的来源,不是其他,却是来自他的第四次大劫!

    在道行境界得到提升之后。他便感觉到,自己的第四次大劫,已经再次提前!从原本尚且有着七八亿年,提前到了不足一亿年!更具体的说。是在九千九百七十八万年之后便要降临了

    而在他的感应之中,现如今的他,去度那第四次大劫虽说比起之前要安全一些,也即是,度过的几率要大上一些,但却依然极为危险。失败的可能性依然是极为巨大。

    正是因为这样,他方才会有着如此强大的压抑感觉

    “看来,那道尊之路,终究还是要去闯一闯”他暗自叹了一声。

    有着那第四次大劫挂在头上,他却也没有什么心思自我陶醉了,心中微动,双目一凝之间,他身体周围的那个有着无数光点的圆球开始渐渐的化虚,转眼间,便已经是完全消失。

    而就在他身体周围那时空维度所化的圆球消失的时候,那些原本连在那圆球之上的众多触手微微一震之间,与那圆球的联系便已经是完全断开,本身更是受到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怖威能扫过,尽皆完全崩溃,分解化作一片迷蒙的世界。

    紧接着,那种威能并不停止,继续对这迷蒙的世界产生作用,使得这迷蒙的世界开始继续的转化,重组,渐渐的与外界的规则法则相合,短短的瞬息之间,就已经是完全化作了与外界完全相同的规则法则出来,重新充斥在罗帆周围的洞府之中,形成了一片星空出来

    “果然,终究还是大天地的规则法则,以我的实力根本无法将其斩断”罗帆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暗自叹息。

    要知道,若是方才那迷蒙世界若是真的乃是他所凭空开辟出来的话,那么随着那时空维度隐没,它却也会被完全吸干,成为弥补那时空维度的组成部分,哪里可能就此断开?!

    这种本来就早有所料的事实,他却也并不多浪费时间思考,心中微动,抬步轻跨,身形一闪之间,就已经是离开了这个洞府,来到了这一片已经成为这一片地域极为特殊的中央的山脉上方。

    这一片山脉因为当初他的行为早已是变得无比特殊,不知多少生灵因为这山脉的特殊而聚集到附近,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生灵又怎么可能不关注这山脉的情况?

    他一出现,却瞬息间就吸引了不知多少生灵的关注,一股股感知,一道道目光从四面八方向着这里聚集而来。

    罗帆一下扫过这一片山脉周围的景象,心中一动,却就已经是明白了到底生了什么,除了暗自感怀任何世界的生灵都是趋吉避凶的之外,却也再无其他感慨了。

    不过,虽说对于周围的变化并不十分在意,但却并不代表他愿意被那众多修士的感知扫来扫去。因此。在这瞬息间,他在那感知尚且未曾临身之前,便冷哼了一声,一股莫名的威势从他身上释放出去。瞬间就轰向这些感知。

    释放这些感知的修士有强有弱,那强的甚至是至高皇者,那弱的,也接近假圣。若是在其他地方,其他时候。这样的任何一股感知,怕都足以毁天灭地了。

    但,在这时候,面对着罗帆稍稍释放出来的威势,这无数感知却如同飘摇的纸片一般,所有的感知都在瞬息间被完全碾碎!

    在这山脉周围的无数修士,在这瞬间都只感到无法言喻的痛苦通过那被碾碎的感知传来,一个个都忍不住闷哼,同时面上现出又是骇然又是振奋之色。

    骇然自然便是为罗帆的强大而骇然。而振奋,那更加简单。却是因为罗帆越是强大,就表明他们在这里定居的选择是一个越是正确的选择!

    罗帆并没有多理会这众多修士如何,将那众多感知碾碎之后,稍稍辨认了一下方向,身形一闪,就已经消失在这一片区域之间,向着当初那饿狼城主所指的天穴峰而去。

    那分解转化规则虽说更重要的用法是用在得到完美天地的规则法则之上,但,其中的分解转化能力提取出来,却已经是足以让尚且不足以对大天地规则法则操纵的生灵对这大天地的规则法则进行相当多的操作了。

    比如罗帆。现如今便已经是能够借助这种分解转化规则在这大天地之中轻轻松松的做到自己在一切完美天地所能够做到的一切了。其中,挪移时空,改换规则法则,甚至深入规则法则之中。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却都已经不再是问题了

    而他这种消失手段,对于在这里的众多修士来说,更是一个天大的刺激。

    这种手段,没有将大天地的规则法则如同橡皮泥一般玩出一朵花出来,怎么可能做得到?!

    而一名修士。要拥有将这大天地的规则法则玩出一朵花出来的能力,那该是什么层次,他们却根本无法想象!

    “难道,这是某位道尊门下?!天啊,难道我们一直以来都是依附在一位道尊门下身边?!”有修士无法置信的惊呼。

    作为近乎假圣的修士,哪怕是在这大天地之中,将声波毫无遮掩的释放出去,那也绝对的震天动地的。这修士在无法控制自己情绪之下,哪里还有去控制自己的声音?因此,这句近乎却是传遍了方圆不知多少万里,让几乎在这里的一切修士都瞬间听到了这声音。

    听到这声音的瞬间,几乎所有修士的神色都变了。

    有些修士变得兴奋,有些变得后悔,有些则变得无奈,有些更变得愤怒,甚至,连仇恨,都有不少修士露出来

    这种种情绪的变化,却是代表了那一名名修士本身对于罗帆可能是道尊门下的种种不同的态度。

    “太可惜了,若是早知道的话,哪怕是冒着触怒他的危险,我也要上门结交啊。”有那修士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这是那后悔莫名的修士心中的情绪。这种修士,显然是极具冒险之心的修士。

    “哼,原来是道尊门下!没想到躲避到了这混乱地域都能够遇到这种人,真是阴魂不散!”这是那产生仇恨情绪的修士心中所产生的想法这并非不可能,就像是凡人之中有着那仇富的,这修士之中,同样是有着那仇富的。而道尊门下这种存在,有着至高无上的道尊作为靠山,在修士眼中,自然便是最富的了要知道,这种道尊,可不是当初路佛安自己在准圣层次划分几个境界之中的那个道尊境界,而是这个大天地对于真圣的尊称,哪里还有什么身份能够比起道尊门下更让仇富的修士仇怨?

    对于自己走后那众多修士如何变化情绪,如何在那里捶胸顿足,罗帆自然不可能去理会。

    在离开那山脉短短的几个瞬息间,他便已经是跨越了不知多少光年,出现在了那一座天穴峰之前。

    这一座天穴峰,并不是一座正常的山峰,而是一座倒转的悬空山峰!

    它并不是屹立在地面上,而是倒转着,竖在天空上方,上大下小,中央空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通往天外的洞穴一般或许,这便是天穴峰之名的由来。

    这样的一座山峰,本该极为显眼,让人很容易想到这可能是那道尊之路的入口的。但,它出现在这里的环境,却使得这种本该极为特殊,极为显眼的景象,变得不再引人注意。(未完待续。)

    【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