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一十五章 破开!

正文 第两千零一十五章 破开!

    随着气血运转,罗帆的气血随着不断的凝炼,气血的量也在不断的增强,隐隐间,却已经是渐渐被附加上了则之世界观的奥妙,渐渐的生出了点则之法力的妙用。

    本身只是气血都已经是能够让罗帆给施展出超越先天大罗之修的效果了,现在还附加上则之法力的妙用,那威能转眼间便已经是超越界限。

    一时间,整个巨大的洞穴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

    原本只是数条的锁链在这时候便猛然增加了数十倍,恍惚之间,便已经是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直接向着他猛罩过来了……

    到了这时候,周围那众多囚犯却都已经是开始感觉到不对了。毕竟,这些生灵能够来到这道尊之狱,显然都是原本在那道尊之路中闯荡的生灵。这样的存在,本身便是再弱,又能够弱到什么地步?那感应能力,思维能力,再差,又能够差到哪里。

    周围那种种异常,在这时候显露出来,自然而然的,便会被他们所察觉,便会让他们在这时候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情况的不对。

    “此人莫非还能够保持自己的实力?!不可能的!若是能够保持自己的实力,怎么可能被关在这里?!”

    “或许,无法完全保持自己的实力,但却能够保留多一点力量也说不定……”

    “……救命!救救我,救救我!若是出去了,我定然为奴为婢,将我的一切都奉献给你!”又有修士开始直接大声求救。

    对于他们来说,在这个道尊之狱之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都是痛苦,能够脱离。要他们付出任何代价,他们都绝不会有二话。

    听到这话,其他人却都是反应了过来,一个个的开始大肆许诺,似乎只要罗帆救了他们,便能够得到他们的一切……

    对于这些。罗帆却是毫不在意。

    这时候那密密麻麻的无数锁链对他的威胁相比于之前那少数锁链来说已经是增强了不知多少倍,哪怕是他已经是能够将一些则之法力的奥妙赋予他的气血,一时间却也-%styletxt;疲于奔命,连自身都难以完全保证安全,哪里还有时间去注意其他人?

    而看此时此刻这道尊之狱的情况,对于现在的情况似乎也依然游刃有余。

    这一点其实并不难以看出,别的不说,这个时候这众多囚犯便只能够通过倾听才能够确认这里出了问题,却根本无法通过自身身上的那锁链来感应到周围有问题出现!

    这种情况。分明便是这道尊之狱的控制能力依然是相当完美,针对罗帆便只是针对罗帆,根本没有半点会波及其他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说这道尊之狱无法完美的控制这一切,那又怎么说得过去?!

    罗帆的身形在半空中飘飞,在那无数锁链之间穿梭,这无数锁链搅动时空,搅动规则法则。在这个时候,哪怕是罗帆尚且没有办法感应到周围规则法则的变化。却也能够清楚的看到周围有着一圈圈的波动正在不断的从那锁链之上诞生,并开始向着四面八方不断的扩散,渐渐的引发越来越大的变化。

    这整个洞穴在这时候已经是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原本已经是有着那众多足球场那么大小的面积,忽然间已经是增大了千百倍,看起来已经是变得无边无际。

    不过,虽说增大了千百倍。但那钟乳石却依然是那么密集,在那上面的囚犯也依然是那么的密集!根本没有因为这变化而变得稀疏,就像是一切都是如同原来那样一样……

    这种情况,显然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那原本的囚犯数量就已经是远远多于这个数字!只不过之前因为某种规则。某种机制,所以没有完全显露出来而已。

    这时候,周围那众多的修士,众多的囚犯都是在喧闹着。

    他们一个个的神色都是兴奋,都是狂热,更是紧张莫名。

    对于他们来说,这个道尊之狱之中的一切都是已经让他们深恶痛绝,而在这众多让他们深恶痛绝的种种之中,最让他们愤恨,讨厌的,便是合力的一尘不变!

    而现在,明显是有着惊天的大变在这里出现,不管这种变化是好是坏,是对他们有影响还是没有影响,这都已经足以让他们兴奋莫名,让他们一个个的变得狂热起来了。

    有那正在狂热大叫着的生灵,口中不断的做着种种许诺,这其中,有些修士或许是真心的,想要让罗帆救他们,从而付出巨大的代价来感谢罗帆。

    但,其中却也有着不少根本就只是顺口一说而已。事实上本身却并没有抱多少希望,并不认为罗帆真的能够救他们,能够帮上他们的忙……这个时候之所以在这里狂热的许诺,大叫,也只是凑热闹而已。

    对于这种种,罗帆自然是分得清清楚楚。

    不过他显然也没有什么时间去管,更没有多在意这种种。

    他在这个时候身形如同闪电一般,在这整个洞穴之中不断的穿梭,不断的躲避着那无穷无尽的锁链,抵挡着那四面八方不断向他碾压过来的那众多强大的规则法则。

    在这过程之中,他并没有找到这各个洞穴有着任何出口。

    甚至,这里是不是一个洞穴,随着他的查看之后,他都已经变得有些怀疑了。

    因为,这个洞穴根本就是完全呈球形的,上下左右前后,各个方向,都根本就是完全一模一样!若不是他方向感绝好,若不是那众多钟乳石的存在,他说不定转个几圈,就已经是完全忘记自己的位置了……

    “要怎么脱身?”在这个时候,这么一个想法在他的心中浮现出来。

    在这无数锁链的追击之中,在那无数规则法则的碾压之中,罗帆本身的躯体就像是一个弹簧一般,越是压迫,越是追击。便会爆发出越来越强大的力量。

    他那气血,在这过程之中被不断的淬炼,不断的提升,不知不觉间便已经是被淬炼提升到了某个难言的界限。

    那属于其中的,则之法力的特质,更是在这个时候已经是增强到了某个难以形成的界限。只要突破这个界限。这一缕气血,便能够蜕化出则之法力!

    对于这一点,罗帆无比的清楚……

    不过,同样有另一点他也相当的清楚。那便是,只要他将这一股则之法力淬炼出来,那么他现在的身躯,便将会在瞬息间完全爆炸开来,所有的一切,都会被这则之法力所完全吞吸!

    则之法力。乃是一种极为高级,极为玄妙的力量。这样一股力量,本身的压力,几乎足以让一方小千世界完全崩溃。他现在的身躯虽说经过气血的淬炼,经过带着则之法力的力量的淬炼已经是增强了不知多少倍,隐隐间甚至已经是达到了先天大罗之修的层次了。但,相对于这则之法力来说,依然是远远不如!

    一旦则之法力出现在他的身体之中。那么,光是这则之法力所产生的力量。就已经是足以将他的一切完全崩灭,吞吸……

    除非,他能够耗费几万年的时间来淬炼打磨他的身躯,提升他的身躯,方才能够完美的容纳这一股则之法力。

    这若是在平常自然只是小事,以他的耐心。以他对时间的感官,这也只是一瞬间而已,他自然是等得起。但,显然,那只是在平常而已。在这时候。在面对着这道尊之狱之中的无数攻击,他却是根本不可能有着那数万年时间来打磨自己的身躯,淬炼自己的肉身!

    “不能再耽搁了……”思考了一会,发现那力量已经是达到了极致之中的极致,哪怕是接下来再不演化为则之法力,也已经是即将突破他的肉身所能够承受的极限,足以将他的肉身完全崩灭了,罗帆终于下定了决心。

    在这瞬间,他的意志灌入那气血之中。

    瞬间,这气血得到了最根本的蜕变,一种则之世界观的味道瞬息间从那气血之中衍生出来,是瞬息间让那气血完全崩灭,从其深处衍生出一缕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法力出来。

    这一缕法力诞生出来之后,便瞬间如同开天辟地一般,直接便将其身体以及其周围的一切都完全崩灭,将其中的一切,完全吞吸进入其中。

    而这个时候,这一缕微不足道的则之法力却是产生了一点点的提升,微不足道的,极为细微的,甚至若不是以罗帆这种层次的感官都无法发现的一点细微的提升!

    在这瞬间,罗帆的一切,就已经是完全被这则之法力所完全吸收。这则之法力,已经是完全化作他意志的载体,化作他心灵的载体,成为他世界观的载体!

    这样的载体,自然而然的就已经是使得这则之法力渐渐的衍生出种种难以形容的变化,渐渐成为一个圆球,一个星星点点,有着无数光芒在那上面闪烁着的圆球……

    就在这时候,那原本扑向他的无数锁链,就像是忽然被一种强大的力量完全封锁住一般,直接在他身体周围的虚空完全定了下来。

    这一瞬间,时光似乎完全暂停了

    这整个洞穴,整个道尊之狱之中的一切生灵,一切意志,都已经是完全停滞了下来,整个世界,就像是忽然定格了。

    “这,并不是真正的道尊之狱,而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投影而已。”瞬息间,罗帆心中生出了明悟。

    就在这明悟的瞬间,他那原本已经被完全凝固的,在那概念层面上的存在概念忽然间挣脱了一切束缚。

    随着他的存在概念挣脱了一切束缚,他的存在概念本身开始快速的恢复过来是。在其变化之下,他的肉身,他的一切,都开始凭空的在这个现实层面上一点一点的衍生出来,不多一会,就已经是化出了活灵活现的身躯,重新恢复了正常的模样,也恢复了正常的无上威能!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心中一动,抬手一抓,那他之前所凝练出来的第一缕则之法力便被他吸入身体之中。

    随着这一缕则之法力吸入,他周身上下的则之法力开始衍生出点点滴滴的微妙变化,似乎变得与他更加契合,也变得与那则之世界观愈发的契合了。

    这种情况却是理所当然。毕竟。他的这一缕则之法力乃是从他身上的气血之中所凝练出来的,是完全出自他的则之世界观以及他本身的意志所凝练而成!这样的存在,无论是与他的契合度,还是与那则之世界观的契合度,都是前所未有的强的!相比于原来那些则之法力更加契合,那却是理所当然……

    感应着这种则之法力的微妙变化,罗帆隐隐间就已经是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开始再一次的提升,看向周围的目光已经是变得愈发的清晰。

    道尊之路上。确实是有着一个道尊之狱。但,这个道尊之狱,却并不是眼前这个!这里,只是其中一个极为微不足道的投影,就像是一座山在某个小山坳之中所留下的一个小小的,淡淡的影子而已……

    而自己之所以闯入这里,正是因为自己之前在那道路之中激活了自身独特的时空维度,激起了那道路自身的反应。自然而然的使得这种投影被牵引,向他而来。最终将他包裹住的缘故。换句话说,在那尚且没有进入那道尊之路的通道之中激活那时空维度的威能,却是一种违反道尊之路规定的一种行为!

    “现在该怎么去呢?”罗帆看着周围,这里就是一团道尊之狱的投影,但这却并不代表着这里就容易出入了。

    事实上,道尊之狱的投影在这周围却是密密麻麻的有着无数个!

    自己这个投影。只是其中最普通,最平常的一个而已。

    而想要脱离这个投影确实不难,只要他现在一个用力,便足以脱身离开这个投影。但,离开这个投影之后。他却就会陷入那无数的投影之中,会被那无数的投影所包围!却是根本无法离开那无数投影,归那真正的通道,真正的道路……

    这个时候,哪怕是罗帆都忍不住有些头痛了。

    心中微动,他身形一晃,整个道尊之狱的投影上便悍然出现了无数的裂缝,就像是无数密密麻麻的蜘蛛网将这整个投影的每一寸空间,每一点时间都完全包裹住一般。

    “原来,一切都只是投影而已……”这个时候,有一名修士忽然说出这话。

    罗帆心头一惊,向着那声音来源望过去,就发现距离他极为遥远的位置,有着一个修士正盘膝坐在一个钟乳石的上面,而原本紧缚住他的那锁链这时候已经是在他的脚下断开了无数段了……

    很显然,方才在罗帆与那这道尊之狱投影战斗的时候,那修士却也通过自己的手段直接挣脱了紧缚住他的那些锁链……

    “确实是有些可惜了。”罗帆只是一笑。

    那修士转头看看罗帆,道:“不过,终究还是多谢你,若不是你,我也没有办法享受这种挣脱道尊之狱的快感,虽说,只不过是一个投影……”

    这修士乃是一名瘦弱的中年。他盘膝坐在那里,虽然衣衫褴褛,面黄肌肉,但却自有一股莫名的大气,就像是一名宇宙的主宰正盘坐在宇宙的中央一般,而周围那投影所产生的无数裂缝,却没有任何一道波及到他,就像是他根本就是自成一体,与周围那道尊之狱的投影根本没有任何联系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面上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道:“没想到道友这般强大的存在居然也会被禁锢在道尊之狱中啊。”

    “我现在已经恢复了一点主体的记忆。事实上,像我这种存在,在这道尊之狱里面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若是道友接下来有幸进入,必然就能够大开眼界了。”那中年呵呵一笑,道。

    听到这个,罗帆却只是无奈摇头,道:“还是免了,我可不想要再进入这种地方。”

    就在这时候,这投影的一切却都已经是完全被裂缝给毁灭,只剩下那中年以及罗帆所在的位置依然是有着一点残留而已。

    “自由的空气……”那中年在这时候深吸一口气。

    随着,他叹了一声,身上出现了无数裂缝,紧接着整个身体如同细砂堆积而成的一般悍然崩溃而,转眼间便已经是完全消失无踪,再也找寻不到一点点痕迹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只能够叹了一声:“道友走好。”

    有着那中年最后的出现,他的心中却是产生了一种极大的心灵压力。这修士的实力足以与他相媲美,连这样的存在都在那道尊之狱的禁锢之下无力抵抗,这道尊之狱比他想象当中的更加恐怖啊……

    不过,也只是一些压力而已。以罗帆对心灵的掌控,却不至于因为这种压力就变得畏畏缩缩,失去了原本的本心。很快的,他就已经是重新恢复了平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