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一十六章 方法

正文 第两千零一十六章 方法

    他所在之处,乃是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没有物质,没有能量的所在。??看?无数道尊之狱的投影密密麻麻的堆积在四面八方,他肉眼所及的范围。

    按照罗帆大概的推算,光是他肉眼所见到的那些,那道尊之狱的投影,怕便有着以亿万计算的数量了。

    在这样无穷无尽的众多道尊之狱的投影之间,便是他现在所处的这种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没有物质,没有能量的虚无所在

    出现在这样的虚无所在,罗帆皱起眉头。

    这样的所在,想要破开,自然是不会太难,但想想要重新找到正确的道路,重新汇入那道尊之路中,却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心中微动,他随意的选择了一个方向前进了。

    事实上,对于这种连空间都没有的所在来说,任何一个方向其实本身并无多少区别,选择怎样的方向,对于结果来说,或许都是一样的。

    哪怕是已经完全恢复了所有的威能,但,在这无穷道尊之狱的投影之中行走,罗帆依然是感到一片茫然。

    周围的光影无论是他走了多久,无论他跨越多少个道尊之狱,看起来都是一般无二,与他最开始所见到的没有任何区别。

    在这无尽的道尊之狱投影之中,时不时的,便有那道尊之狱轰然炸开,有着生灵从那里面钻出来。

    不过,这些钻出来的生灵,却很快的便完全消散,却是同样都是投影,同样是与那些道尊之狱的投影相连,那道尊之狱的投影完全崩溃所带来的,自然也就是他们自己的崩溃。

    不过,这样的存在居然能够挣脱那道尊之狱的投影脱身而出,从某方面来说,他们本身的强大。却也是达到了无法想象的境地

    这简直便像是某生灵在某人的记忆之中却是能够脱而出,打破那人的记忆限制,降临现实当中一般。

    “果然是这里”这一日,罗帆又遇到了某一名生灵从那一个道尊之狱的投影之中打破一切桎梏脱出来。在这瞬间。他便听到了那人口中说出这样的话语。

    这一个人影衣衫褴褛,全身瘦弱,乃是一名老者的模样,周身上下萦绕着的乃是一种绝对强悍,似乎足以镇压一切。足以让一切在其面前瑟瑟抖的存在。

    此人的身体在这时候同样是布满了无数的裂缝,就像是要随着那道尊之狱投影的消散而同样消散一般。

    不过,相比于之前罗帆所遇到的其他人来说,这一名修士的实力却是更加的强大,至少存在本质却是更加的强悍,在这时候居然依然能够勉强维持自己,并没有马上就完全崩溃。

    很快的,这生灵现了在那无数投影之间穿梭的罗帆,面上现出一种莫名的骇然之色。

    “你是真身在此?!”他惊呼出来。

    听到这个,罗帆无奈一笑。道:“正是,不过,我想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吧?”

    “当然值得高兴。真身在这里,总比投影在这里来得好吧。”那老者这个时候却是叹了一声道。

    若是投影在这里,那岂不便代表着真身在那道尊之狱之中,来到这里的乃是被道尊之狱的投影所带来的?那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天大的厄运吧

    罗帆听了,却是点点头,道:“确实是如此,也幸好我还是真身在这里,不然。我的本体可就是在道尊之狱之中了。”

    “道友现在能够来到这里,想来是第一次进入道尊之路,我有一事要道友帮忙。我愿以指点道友脱此处的道路为代价,不知道友心中可愿?”

    听到这个。罗帆只是一笑,道:“道友可以言来,若是我觉得容易或许便会去做,若是太过麻烦,那还是算了。”

    他虽说想要离开这个无数道尊之狱的投影,但却从来没有觉得这对自己会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现在他之所以卡在这里。也只是暂且对这道尊之狱的投影并不熟悉的缘故而已,只要过一段时间,等他真正的熟悉过来的时候,自然也就能够彻悟这道尊之狱投影的本质,进而能够脱出这一处所在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换取离开这里的道路而答应什么太过麻烦的事情,这可不是他所能接受的。

    见到这个,那老者一笑,道:“自然不可能太难。此事对于道友来说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我等修士,自然明白彼此心中的自信,我又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情而给出太难的条件?”

    罗帆却是对他的想法感兴趣了,当下便问道:“不知道友所言到底何事?”

    “只要道友进入道尊之路之后,以我的形象设立一个道标,便可以了。”那老者微微一笑道。

    听到这个,罗帆便已经是知道了他到底是怎么个想法了,不由得暗自佩服,道:“没想到道友居然有这样的办法来脱道尊之狱,实在是让人佩服。既然如此,我同意了!”

    修士到了他们这个层次,自然便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蕴含了种种无法想象的能力。这种只是按照自身形象设立某个道标的行为,对于一般修士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甚至相反的反而是会因为这样的道标存在而让自身的形象暴露出去,可能造成一些特别的麻烦。

    但,对于罗帆他们这个层次的存在来说,哪怕只是一点形象而已,其实也都能够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能够与其主体有着难以斩断的联系!

    就像是这个时候按照那老者所说的,在那道尊之路的主体之上设立一个道标,那么,只要那道标之上有着这老者的形象,那么,这个道标便会在冥冥之中与这老者建立一种极为神秘的联系。

    这种联系,足以让其称为这老者的一部分,继而能够让这老者通过种种微妙的手段将自身的存在本质转移到这道标之上!

    这样耗费足够长的时间,足够多的精力,终归有一日他能够将这道标与本体之间的位置置换,继而让本体脱身。离开那道尊之狱!

    那老者对于罗帆能够看透他的用意却是半点都不感到惊讶。

    毕竟,能够引这么多道尊之狱投影在其前进道路上阻拦的存在,怎么也不可能是那弱小的存在。拥有这种能够看透自己用意的视角,那简直就是再正常不过了。

    听到罗帆同意。他也没有要他订立什么契约之类的想法,当下便顺手一指,有着一点灵光从其手中冲出,转眼来到罗帆的面前。

    这点灵光不是其他,正是巨量的记忆!

    见到这灵光。罗帆微微一笑,顺手一接,那灵光之中所蕴含的记忆便已经是尽皆浮现于他的心中,被他轻轻松松的便已经完全掌握。

    这点记忆之中包含的,乃是这老者对于这种道尊之狱投影的种种研究,也是他过往所搜集的种种资料。在那里面,便蕴含了如何离开这道尊之狱投影的方法

    一眼扫过这无数的资料,无尽的信息,罗帆面上现出淡淡的笑容。

    对于他来说,这些信息之中更重要的不是那一条直接离开这道尊之狱投影的路线。而是有关这道尊之狱投影的种种信息,种种描述!

    因为,只要知道了这些信息,这些描述,要找到那道路,对他来说,就已经是轻松至极的事情了。甚至,他所能够找到的那道路,说不定比起那老者所能够找到的更加的顺畅,更加的直接!

    这个时候。那老者向着罗帆躬身一礼,身上的那无数的裂痕猛然间便已经是遍及了他的周身上下,最终一震之间,便已经是悍然将这个老者整个撕开化作无数齑粉。最终连这齑粉都已经是完全崩灭,一切存在痕迹都因此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见到这个,罗帆同样了一礼。

    虽说只是交易而已,但毕竟这老者给他带来了足够的好处,节省了他大量的时间,这不管怎么样。都是一件值得让他感谢的事情。

    这老者消失之后,罗帆不再如同之前那般好像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逛。

    他直接便在这无尽的道尊之狱投影之间盘膝而坐,一股股则之法力开始缓缓的从他身上散出来,渐渐的开始在周围渐渐的编织,渐渐的转化为一种无法言喻的形状,渐渐的结成了一个道尊之狱出来。

    道尊之狱的投影虽然玄之又玄,妙而又妙,但对于已经见识过其不知多少次,甚至也已经是见过它毁灭不知多少次的罗帆来说,想要将这个道尊之狱的投影完全构筑出来,那却绝不是一件多麻烦的事情。

    很快的,一个完完整整的道尊之狱投影便已经是浮现于这一片虚无之中。

    这个道尊之狱的投影看起来乃是圆球形状,隐隐间与周围那无尽的道尊之狱的投影却是有着本质的差别。

    相反的,它却反而是更像是罗帆本身的则之世界观,更像是他本身的则之世界所凝聚而成的景象。

    在这个时候,周围无尽的道尊之狱投影开始微微的震颤起来。

    这无尽的道尊之狱投影看似只是随机出现,彼此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但那只不过是表象而已。

    以这道尊之狱的玄妙来说,这无数的投影有着同一个源头,又怎么可能完全没有联系?!事实上,它们,却根本就是一个完整的整体!每一个道尊之狱的投影都和其他所有的投影有着紧密的联系!任何一个投影的毁灭,事实上都会引其他投影的某种难言的变化!

    甚至可以说,每一个投影的毁灭,都会自然的引某一个道尊之狱投影的诞生!

    之所以罗帆之前根本注意不到,只不过是因为这里的道尊之狱投影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多到哪怕是以他的视角也只能看到其中极小极小的一小部分,根本无法看到整个宏观的景象,自然也就无法辨认出那在他视线所及范围之外在这道尊之狱投影毁灭的同时诞生出来的那些投影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道尊之狱的众多投影系统之间,忽然多出了一个原本并不该存在的,与其他众多投影没有联系的投影出来,这对于整个系统来说是何等冲击,可想而知。

    在这时候,周围无穷无尽的投影之中。隐隐间有着嘎嘎嘎嘎的声响传来。

    最明显的便是,这个时候在罗帆周围的那无数投影之中,有着不知多少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就像是已经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开始努力的想要重新保持一个平衡一般。

    与此同时,罗帆便已经是感觉到,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怖压力正从四面八方向着他,或者,更具体的说。是向着他这个时候所构筑出来的那道尊之狱的投影碾压而来!

    这种碾压的力量极为强悍,种种咔嚓咔嚓的声响不断的从那他所构筑出来的道尊之狱投影之中浮现出来,隐隐间有着一道有一道的裂缝不断的浮现,又在罗帆的掌控之下完全消失,使得这个投影重新恢复了原本的完整。

    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其实便是这个投影的形状乃是罗帆本身那则之世界观的形状!

    在这样的形状之下,其对于强大力量的承受能力之强,却是乎想象的强悍,不至于光是凭借这样的碾压力量便已经完全无法承受。完全崩溃了

    不过,这显然也只是暂时的而已,随着周围越来越强的碾压力量,随着这整个系统越来越强的排斥力量,在这投影表面所出现的那无数的裂缝开始变得越来越多,那每一道裂缝都变得越来越秘密集,消失之后出现的度也变得越来越快。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那正中央盘膝而坐的罗帆自然而然的也感受到这种压力的传来,一时间,身体都忍不住微微的颤抖起来。

    他静静的盘坐在那里。心中闪过那无数自己之前所搜集的,从那老者那里所得到的,有关这个巨大系统的信息。

    这里,其实乃是进入道尊之路的一道关卡。

    当然。并不是最后的关卡,但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关卡!在这个关卡之中,因为他自身的力量性质,因为某种神秘的机制影响,会有着种种完全针对他的道尊之狱浮现出来,组成一个无比顽固的系统!

    没错。这是完全针对他而来的投影系统!

    在这个系统之中所浮现出来的那无数道尊之狱,事实上每一个都是完全不同的。却并不是每一个都是如同当初罗帆所进入的那个道尊之狱一般只是无数锁链封锁住众多修士。在那里面,有着更多不同的,更加奇妙,更加复杂,也更加诡异的表现。

    这样的系统,本身乃是互补的,若是单纯只是乱逛而已,哪怕是逛个亿兆年,都不可能离开这个系统!

    至于打破虚无,直接钻进去离开,那所进入的,却只可能是某一个道尊之狱的投影而已,而不可能是离开这里。

    想要离开这里,按照那老者的说法,唯一的办法,便是改变自己!

    只要自己的特质改变了,这因为他特质而生的众多道尊之狱的投影,便会无法完整运转,到时候,自然便会有痕迹显露出来。一旦有痕迹显露出来,想要离开,就是抓住这些痕迹就可以了

    这,便是那老者所说的方法。但,显然的,这却并不是罗帆所选择的办法。

    对于罗帆来说,他的存在本质已经是与他的则之世界观完全联系在一起了。对于他里说,改变他的存在本质,就是相当于将自己之前那无数岁月努力的则之世界观给抛弃!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选择?!别说只是为了越这进入道尊之路之前的一个关卡而已,便是最后为了闯过整条道尊之路要求他这样做,他都绝对会嗤之以鼻,宁愿选择不鸟这道尊之路的

    所以,这个时候,他所选择的,却是他根据这无数信息所自己推演出来的办法。

    那便是,主动的搅乱这无数道尊之狱系统本身的运转!

    一个越是精细的系统,想要将其搅乱,将其打碎,就越是简单。因为,越是精细,便越是脆弱。哪怕是眼前这样一个看起来无比玄妙的道尊之狱系统,想要将其打破,也只不过是在其上面加入另一个道尊之狱投影也就够了。

    当然,这其中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个加入的道尊之狱投影要有足够的强度,能够抵挡这个系统本身的反噬力量!

    若是无能抵挡这种反噬力量的话,那一切自然是休提,光是这反噬的力量都足以要了他的性命了,还谈什么将整个系统打破,谈什么能够脱出去,离开这个系统,离开这个关卡了?

    罗帆这个时候在做的,便是抵抗这个系统的反噬力量。那周围无尽的力量蜂拥而至,不断的碾压着他所构筑的那道尊之狱的投影,冲击着其构造,冲击着他的身躯,冲击着他的则之世界观!

    “就让我再打磨一次吧!”罗帆心中轻喝,面色变得愈的坚定了。(未完待续。)

    【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