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二十章 血脉长河

正文 第两千零二十章 血脉长河

    这一个星空生物的尸身看起来乃是一头巨大的乌龟。要?其身躯怕是有着数十万里方圆。哪怕是在这无数星空生灵之中,也算不上小的。

    这样的巨大尸身后背之上,有着不少星空生物在其中栖息。

    不过,因为那种大意识的掌控,这些生灵的密度却也只是比起周围星空稍稍密集个几倍而已,却根本无法做到如同一般天地之中的生灵密度那般程度

    罗帆很快的便已经是降落在这星空生物的后背之上。

    因为与周围那无尽混乱规则法则的相互作用,这乌龟的后背看起来已经是与正常生物有着根本的不同,那种凹凸不平的起伏,那种正常生物后背上所不可能出现的山地丘陵,河流沙漠,无不告诉其他生灵,这里已经不能以正常星空生物的尸身视之了

    罗帆所挑选的这个位置,乃是一座高山的山峰之上。

    这一座山峰,不是这乌龟后背之上最高的山峰,但却是地理位置最为绝妙的一处山峰。

    就像是地球之上的泰山一般,不是最高,但却是风景最美的一座山峰

    在这里一眼望过去,整个乌龟的后背便纳入眼帘,那无数的地形铺陈开去,显现出的风景绝美,艳丽,让人心胸忍不住的开阔。

    因为种种规则的混合,这里哪怕是有着种种地形,却也没有正常天地的那种大气层,一切都是处于真空之中。

    或者说,同样是处于那星空之中的混乱规则法则的笼罩之中。

    这与那无数星辰本身却是有着本质的不同。

    那无数星辰,一个个虽然都只是那大天地,完美天地的投影而已,但作为这星空之中无数混乱规则法则的源头,那些星辰本身却同样是有着种种难以言喻的玄妙。它们本身的规则法则,自成一体,却是看起来乃是一个个完美的天地的模样!

    当然,这也只是看起来而已。作为规则法则的聚合体,它们本身却是排斥一切外力,排斥一切外物,哪怕是罗帆。也不可能真正投入那规则法则所演化出来的天地之中,却只能够遥遥看着这些天地的存在,最多也只能够稍稍领悟那天地之中的规则法则罢了。

    这若是在原来,罗帆必然便会将自己的精力投注在那上面,挑选自己所喜欢的规则法则去好好的领悟。去刺激自己的则之世界观。

    但,在这个时候,面对着即将降临的那第四次大劫,他却不能浪费这样的时间。

    毕竟,这样做的效率,实在是太差了

    那无数完美天地的规则法则,又如何比得上真正的大天地?!又如何比得上那真正大天地之中,众多真圣专门为修士成就真圣所设置的道尊之路之中的种种玄妙?!

    为了这个而耽搁进入道尊之路的路程,那绝对就是丢了西瓜捡芝麻的事情,怎么样都算不得是英明的选择。?

    正是因为这样。罗帆方才对那众多星辰视而不见,并不将那些星辰当成是自己的领悟目标,甚至在这时候都不挑选那些星辰来充当自己的落脚点,反而是将这星空生物的尸身当成自己的落脚之处。

    毕竟已经是一个落脚点,从这里抬头看过去,便像是忽然间到了那道尊大天地之中一般,看到了无垠广阔的星空,感受到那其中所透出的浩瀚。

    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看了良久。方才叹了一声,顺手一拂,将自己这些时日所提取出来的众多星空生物的血脉掏了出来,顺手在自己面前铺陈开去。化作一颗颗血色的水晶球如同点缀在星空一般,将他所在的这一座山峰给完全的改变了。

    在这时候,周围盘踞着的众多星空生灵都忍不住阵阵骚动起来。

    这些星空生灵的血脉本身虽然并没有蕴藏着多强的力量,也没有包含着多么恐怖的威势,但那可是不知多少星空生物的血脉!

    这些血脉之中的任何一个,都是代表着一名星空生物的死亡。都是代表着那星空生物的根本被抽取出来!

    这样的众多血脉堆积在一处,自然而然的便已经是凝聚出一股强大的存在感,开始铺陈开去,对周围的虚空造成了巨大的压迫,隐隐间开始对周围那众多生物形成了存在感之上的莫名的碾压!

    这种碾压,对于完全靠着本能来感应危险,来理解周围的星空生灵来说,自然便是一种极大的冲击,使得它们在这时候却是不得不受到影响,不敢停留在原地,害怕这种抽取出这众多血脉的存在会忽然心血来潮将他们的血脉也抽取出来

    若是那样的话,它们可就完全活不下去了

    之前已经说过,在那种大意识的掌控之下,这星空生灵后背之上的生灵密度已经是再无法增加了,现在忽然间这附近的生灵一阵阵骚动,开始向着其他地方扩散,却是自然而然的改变了其他地方的生灵密度,最终,迈过了那一条危险的界限!

    随着这一条界限被突破,众多星空生灵之间的惨烈争斗,开始爆出来了。

    惨烈的厮杀,开始以罗帆做为中心,开始向着四面八方不断的扩散开去,众多生灵就像是彼此不共戴天一般,力量爆,规则法则被搅动,无穷恐怖的力量在不断的激荡着,这一个星空生物的尸身虽然极为强悍,但终究已经是死物,在承受了那众多生灵的威能冲击,却是开始晃动起来。

    感受着这脚下巨大生物的晃动,罗帆不由得眉头一皱。

    他原本挑选这个位置便是因为这里能够给他带来安定,让他避免被其他生物所影响,没想到来到这里之后居然也不得安生

    在这个时候,他冷哼了一声,一股杀戮了不知多少星空生灵的气势从他身上泄露出去,悍然灌入脚下的这一座山峰,继而灌入这整只巨大无比的乌龟身上,使得这乌龟整个的开始蕴含了这种无比强大的杀意,从里到外的开始笼罩这上面存在的一切星空生灵!

    这种无比惨烈,无比血腥的气势。?对于那众多星空生灵来说却是形成了本质的碾压。

    在这种碾压之下,那众多原本因为彼此刺激而产生惨烈厮杀的星空生灵哪里还能够注意其他星空生灵?一个个的有种自身在下一瞬间便要被完全碾碎,再无任何生机会的感觉油然而生,一时间惊惶欲绝的开始快的逃离那血腥气势的源头。也即是,在它们脚下的这一头巨大的乌龟!

    只是短短的几十个呼吸之间,这里便已经是再无任何星空生灵存在了。

    而那众多星空生灵因为这种恐怖气势的碾压,却是再无法保留原来的那种杀戮的**,却是一个个的都尽可能的远离这一头星空生灵的尸身。在这过程之中,它们彼此之间的距离,也是渐渐的拉开。

    等到它们已经不再受到这乌龟身上透出的强大气势的压迫之后,它们彼此之间的距离也已经是重新到安全的界限,彼此的杀戮,终于再不会出现了

    见到这一幕,罗帆方才重新收敛了自己的气势,心中暗自想着:“终于安静下来了”

    心中微动,他瞬间将种种参数输入那分解转化规则之中,瞬间。这乌龟周围的规则法则开始随着进行转变,那上面的混乱渐渐的被抚平,整头乌龟在转眼间,便已经是与这整个星空独立开去,转眼间,便已经是完全消失在这星空之中的一切星空生灵的感应之中,便像是之前的罗帆,以及他手中的那众多血脉水晶一般

    这,才算是完全消除了一切被打扰的后顾之忧。

    微微感应这一只星空巨兽的变化,罗帆才点点头。不再关注这个。

    若是这样还有生物能够撞上来,那他也认了

    那无数血色水晶球在这时候悍然炸开,其中的血脉开始分解出来,不断的在他的面前汇合。渐渐的从原本那无数水晶球的模样汇合成为一条巨大的长河,围绕着他开始缓缓的流转起来。

    这长河之中的无数血脉彼此之间是格格不入的,在这时候哪怕是汇合在一处,也是彼此分明,在流转之间,彼此产生不大不小的冲突。噼里啪啦的声响不断的从这长河之中透出来,就像是这长河之中有着无数雷霆在时时刻刻的准备爆出来一般!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这些血脉却开始彼此的调整,有着那彼此之间相性差的,便是在冲突之间开始渐渐的远离。而有那相性好的,却是开始彼此的靠近。

    如此这般一来,不过是短短的数日之间,这长河之中的那种种冲突所爆的声响便开始渐渐的平息下来,整条长河看起来也已经是变得莫名的稳定了。

    这种稳定,使得这长河在这过程之中分出了一个个层次,原本的混乱,变得有序,那无数血脉,简直便像是重新组成了生态平衡系统一般,却是尽皆在这长河之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到了这个时候,罗帆方才开始将双眼睁开,感知在自身的则之法力的加持之下,渗入这长河之中,对这长河之中的每一缕血脉进行感悟,进行研究。

    他却是故意让这些长河自己去调整自身的位置。

    也只有这样的调整方才能够让这些血脉根据自身的相性聚集在一处,也方才能让罗帆能够通过对相似的血脉进行体悟来抓住这些血脉的根本,找到这些血脉的本质,进而掌握这些星空生灵能够在这星空之中自由生存,自由往来的秘密。

    无数的混乱规则在这时候不断的从这长河之中透出来。

    因为彼此之间的冲突已经是经过自身的调整达到了最小的层次,所以这个时候这长河之中透出来的那种混乱的规则法则却是几乎就像是一个整体一般,与外界的混乱规则法则之间的共鸣,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烈!

    事实上,为了保持这乌龟继续脱离其他一切星空生灵的视角,这个时候其实罗帆乃是在时时刻刻的调整着这乌龟身体周围的规则法则,也即是,调整着自己输入那一道分解转化规则之中的参数的!

    若不是他在时时刻刻的调整,这个时候这一道血脉之中所透出的那混乱的规则法则,怕就已经是将这一切完全打破,让他的一切手段完全落空了。

    不过。哪怕是这样,罗帆这个时候也已经是渐渐的感到有些无力了。

    这种共鸣实在是太强太强了,可以说,这已经是让这长河周围的规则法则每时每刻都有着不知多少亿万种变化。使得他必须每时每刻都调整着不知多少亿万种参数方才能够保持这种状态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对于这血脉长河的研究,却是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影响。

    使得他研究这血脉长河的时间,却是随着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难以产生效果

    “看来不能继续这样下去。”罗帆心中一动。这样的想法渐渐的浮现出来。

    随着这样的想法,他不再犹豫,瞬间便停下了那分解转化规则,直接放开了对这乌龟身体周围的那规则法则的操纵,使得这乌龟身体周围的规则法则在这瞬间重新恢复了原本那种绝对混乱的模样!

    在这一瞬间,周围的星空生灵又是产生了巨大的骚动。

    有着那强大的生灵在远处便是开始嘶吼起来,就像是感受到无比巨大的威胁一般。

    那声声的嘶吼混合在一处,彼此相互冲撞,相互影响,就像是将这一片原本平静的星空化作蛮荒原始之地一般!

    之所以会有现在这种情况出现。原因很简单,却是这一道血脉长河再不受任何限制的与周围那规则法则产生交互,却是使得这里在那众多强大的星空生灵感应之中,这里忽然有着一头无比强大的星空生灵忽然出现!

    再结合这里有着这一头巨大乌龟的尸身存在,在那众多以本能来感应外界的星空生灵的感应之中显然便是那巨大的乌龟忽然活了过来,而且是比原来更强悍不知多少倍的姿态活了过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附近原本已经平衡的生态体系,自然而然的便受到挑战,那众多星空生灵会有这样的反应,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对于这一切。罗帆感应在心,但却只能够叹息一声。

    这种情况他哪怕是知道,却也无法完全消除,哪怕是他现在将这一道血脉长河给隐藏起来。这造成的影响终究还是已经造成了,那种骚动终究还是要持续好一段时间,甚至可能需要极为漫长的时光才能够完全平息下来。

    有着这样的认知,他也懒得理会周围的变化了,只是将自身的感应能力开动,开始努力的体会眼前这一道血脉长河之中的每一道血脉。体会着这些血脉与其他血脉的互动,感应着这血脉之中所透出的,那无数规则法则的变幻,感应着这些规则法则与周围那混乱规则法则之间的互动

    这其中,蕴藏着这星空生灵的根本秘密,更是蕴藏了这一片星空的秘密。

    随着感应,罗帆眼中仿佛见到了一片无边广阔的星空从无到有的展出来,渐渐的把握住了某种混乱之中的秩序。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却是渐渐的沉迷进入其中,外界的种种,渐渐的离他远去。

    周围星空的骚乱在不断的持续着,这种骚乱,愈演愈烈,隐隐间更是在不断的向着这巨大的乌龟所在之处凝聚而来。

    很快的,便已经是有着强大的星空生灵来到了这一片区域,与这一头巨大的乌龟对峙起来。

    那星空生灵乃是一头长着十几个头颅的长蛇的模样,显得极为丑恶。

    其大小,相对于眼前这一头巨大的乌龟来说虽然是小了许多,但却也是处于同一个级别的,彼此之间在这里对峙,看起来就像是两方天地在这里对峙一般!那种声势之大,却是震天动地!

    那十几个头颅的长蛇此时心中充满了疑惑。因为无论是它哪个头颅的哪只眼睛都只能够看到眼前的巨大乌龟根本就是尸身而已,而且还是那种根本没有任何价值的尸身!

    这样的尸身,原本他绝对是不屑一顾的,但这个时候它却分明从这尸身之中感受到那种强大的威胁,这种感觉,简直就像是一个人看一具石雕居然觉得那石雕随时可能跳起来给他一刀一样诡异

    不过,这生灵毕竟不是拥有多少智慧的生灵。它应对一切事情更多的还是靠着本能而已,在这时候想不清楚这一切,却也就懒得再想,却是在一个个头颅的巨大嘶吼之间,直接就扑上前来开始对这巨大的乌龟进行撕扯起来!

    对于它的撕扯,无论是那巨大的乌龟还是在其背后的罗帆,都没有任何反应。

    只有那血脉长河,反而是受到了刺激,开始有着种种奇异的波动透出来,渐渐的引动周围规则法则的奇异变化(未完待续。)

    【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