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二十二章 血色漩涡

正文 第两千零二十二章 血色漩涡

    只见得就在这一瞬间,他那强大无匹的存在概念,便已经是瞬息间将周围那巨大生物的存在概念完全碾碎了

    这种物质的存在概念本身的强度,相对于他的强大来说,根本就是无比脆弱,在这过程之中,他甚至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概念承受了多大的冲击,只有一种莫名的酥麻从那存在概念之上传来而已

    随着其存在概念被完全绞碎,罗帆便有一种无法言喻的轻松,在下方的那巨大的乌龟在这瞬息间便已经是完全崩溃,便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甚至连半点痕迹,都没有在这星空之中残留下来。

    随着这样的变化,在周围四面八方不断向着这里凝聚而来的恐怖力量猛然间一滞,便像是忽然间一切时间都被暂停住了一般。

    这种情况是如此的诡异,感觉上就像是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开关忽然间将这一切完全关上了一般。

    不过,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面上却没有任何欢喜。

    有的只是凝重。

    因为,在这时候,他赫然间便感觉到,在自己心中,那一道血脉,依然是在不断的震荡着,不断的壮大着,给他带来越来越强的压力,甚至隐隐间已经是影响了他所凝聚而成的那一个则之世界观的稳定,让那个则之世界观在这时候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

    这样的景象,显然代表着,那种大意识在这时候依然是没有放松对他的控制,依然是想要对他进行绞杀!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心中只有警惕。

    他的则之法力在这瞬息间开始快速的奔涌,快速的流淌起来,隐隐间便有着一种强大无匹的威能不断的释放,甚至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概念都在承受着一种莫名的压迫,隐隐间有着就要崩溃的感觉。

    这种情况,是如何的严重。从之前他的存在概念轻轻松松的将那巨大乌龟的存在概念给完全碾压就能够看出来了。

    “到底是设你么样的存在?”他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在这想法之下,他心中微动,一股强大的则之法力转入他的心灵之中,猛然一推那被则之世界观包裹住的那一股血脉。

    瞬息间。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在这一推之中产生,那则之世界观连同那一股血脉在这么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之下,猛然一转,就已经是悍然转出了他的心灵,继而转出了他的身体。直接出现在他的身体之外

    就在这一瞬间,他猛然间便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血色,瞬间充满了他的双眼。

    在这一股血色之下,他的周身上下,隐隐间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力量压迫,在这种压迫之下,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全身上下隐隐间有着一种刺痛的感觉不断的传来。

    周围那混乱的规则法则更是在这瞬间完全该换了模样,似乎所有的混乱都被一种无法形容的力量掌控住一般,开始疯狂的冲击。疯狂的搅动,对他形成了强大的碾压,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开始渐渐的消散。

    “死吧”恍惚之间,他似乎听到了这样一把声音从周围的力量之中诞生,开始向他碾压而来。

    面对着这样的声音,罗帆面上只有一种莫名的表情,双目一凝之间,看向那红光的源头。

    只见得,在这时候,一个红色的漩涡。出现在那源头之处。

    而那红色的漩涡的中央,很显然不是其他,赫然便是那一道他凝炼了这漫长时光所凝炼出来的,在他心中浮现出来的那一道血脉!

    而这一道血脉现如今的状态。却便像是在星空生灵的身体内部一般,在那漩涡内部,掌控着这个漩涡的一切,支撑着这漩涡的一切

    而这漩涡,远远看过去,便像是一只巨大的眼睛。正静静的盯着罗帆。

    周围那无尽的混乱规则法则,便是这巨大的眼睛所掌控着的。

    “这便是那大意识?”在这瞬间,罗帆便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对手到底是什么了。

    原本通过这众多星空生灵本身的平衡方式他就隐隐间对这个有了察觉,只是一直以来都觉得这件事情与他无关,因此对这个并不在意。但却没想到,现如今自己只不过是凝聚出一缕属于这星空生灵的根源血脉,那大意识居然便已经是在他面前现身出来,看那样子,赫然便是要与他放对!

    “用得着吗?”罗帆在这时候却只能够苦笑了。

    明白了自己的对手,他便知道,自己再不能留手了。

    心中微动,那半步灵宝的力量激发,阵阵玄之又玄的光芒猛然将他周身上下笼罩,瞬息间便已经是将外界的一切规则法则的碾压隔绝

    瞬息间,嘎嘎嘎嘎的声响不断的从他身体周围的那玄之又玄的半步灵宝的光芒之上传来,显然是那种强大的碾压力量依然是没有完全消失,而只是被那灵宝的光芒给接过去而已。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此时此刻神色当中只有一种莫名的凝重。

    没想到哪怕是这半步灵宝的力量,居然也隐隐间有些承受不住此时此刻那血色漩涡的强大力量

    以这种血色漩涡的模样,他忽然觉得,这似乎很是类似那天地意志

    在这个时候,那血色的漩涡猛然一阵扭曲。

    随着扭曲,强大无匹的力量猛然间从那里面爆发出来,瞬息间,罗帆便感觉到,周围的规则法则猛然发生了剧烈的改变。

    他那半步混元灵宝的光芒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忽然间开始渐渐的消散。

    “好强的手段!”罗帆心中闪过这想法。

    随着这个想法,则之法力在他的身体内部开始快速的改变,渐渐的,模拟出了一道玄之又玄的血脉出来,直接便改变了他的身躯,让他恍惚之间散发出一股属于星空生灵的气息。

    随着这种气息,他的身上隐隐间透出种种混乱的规则法则。

    这种混乱的规则法则与周围星空之间的混乱规则法则产生了莫名的共鸣,使得周围的混乱对他来说已经是不再是威胁,相反的,反而是形成了一种莫名的助力。使得他在这一片星空之中居然隐隐间有着如鱼得水的感觉!

    随着这种变化,他的半步灵宝的光芒所承受的碾压力量猛然间便收拢了许多

    那种从周围那光芒之中透出来的嘎嘎嘎嘎的声响,也随着降低了许多

    在这个时候,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也不再迟疑,身形一晃,悍然就向着那巨大的漩涡猛冲过去!

    一闪之间,他的身形便已经是来到了那漩涡的边缘。

    一时间,强大无匹的力量从那血色漩涡之中爆发出来。如同滚滚浪潮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奔涌而出,恐怖的冲击随着向着罗帆滚滚而来,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击着他的身躯,冲击着他本身的存在。

    在这个时候,罗帆就感觉到,自己身体周围的嘎嘎嘎声响随着变得愈发的密集了。

    现在他所运用的那半步灵宝的力量,更多的却只是运用那半步灵宝那种近乎混元灵宝的不灭本质来抵挡外界的一切攻势!

    也正是这样的近乎不灭的本质,方才能够在那种大意识的冲击之下保持完好无损,也才能够让他在这时候能够该继续不断的向着那漩涡内部而去,而不是在那冲击之下被全身绞碎。一切存在痕迹被抹去!

    在这种恐怖攻势之下,罗帆身形扭曲,他的身上灵光不断的闪耀着,就像是一颗在星空之间不断闪烁的星辰

    这种光芒,远远透出去,甚至让人怀疑哪怕是在那道尊大天地之中怕都能够看到这种光芒的存在。若是有那不明白星空本质的生灵,说不定以为天空之上多了一颗星辰了

    “居然有修士在星空之中引动星空意志?是何人的弟子,居然如此莽撞?”在这个时候,于道尊大天地的某处,有着一名修士仰头看那星空。口中这样喃喃道。

    这一名修士所在之处,乃是一片修行圣地,天地元气只是一般,但那大天地的规则法则却是以一种极为奇特的方式纠缠展现出来。在这圣地周围浮现出种种难以言喻的姿态,使得任何生灵都能够轻轻松松的在这里找到自己能够领悟的规则法则,继而达到领悟大天地规则法则的目的。

    “能够引动我的心血来潮,看来此人怕是与我有些关联。也罢,我便帮帮你吧。”这修士乃是一名老者的模样,他看着星空之上的那点不断闪烁的光芒。口中继续喃喃着。

    他乃是一名散修,但却并不是普通的散修,而是甚至不比道尊门下差上多少,有着许多道尊门下甚至还不如他的散修!按照这个时候的实力来说,甚至比起罗帆,尚且要强上三分!

    这样的散修,虽然比起道尊门下的身份依然是差了一些,但也算是一方诸侯,可以在这道尊大天地之中占据一片区域称王作祖了。

    这老者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铜镜。

    这个铜镜看起来极为古朴,就像是埋在泥土里已经不知多少年再被重新起出来的一样。

    将这铜镜掏出来之后,这老者抚摸了这铜镜一下,叹了一声,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从周围虚空当中产生,开始快速的注入这铜镜之中,让这铜镜在这瞬间散发出一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光芒。

    这一道光芒在这铜镜之上不断的伸缩,吞吐,似乎正在凝聚,正在淬炼,时刻准备着脱镜而出,向着那星空深处而去。

    就在这时候,星空之中不断闪烁的那一点光芒猛然间一震,忽然间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种变化,让这老者面色一变。

    “这是怎么事?!难道那修士已经完了?”他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在这想法之下,他铜镜之中吞吐的那一道光芒猛然一转,化作另一种形态,瞬息间便冲天而起,转眼间便已经是穿透了时空,直接来到星空深处,悍然照在了那一点星光所在之处。

    随着这光芒到达目标,那一处位置的景象,直接便浮现在了这铜镜之上,让这老者如同亲眼看到那一处星空一般。直接通过这铜镜看到了那里所发生的一切。

    只见得,在这个时候,一名年轻的修士正静静的悬浮在虚空之间。

    在其周围,血色的光芒已经完全破碎。点血色的碎片开始向着四面八方飘去,整个场面一看便知道刚刚有着大战发生

    而且,居然还是这修士胜了!

    “嗯?谁在窥视?”在这时候,那修士猛然双目一凝,向着这光芒看来。目光似乎穿透了时空,直接将这老者,将这铜镜都看在眼中!

    “好强!”这老者在这瞬间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眼前这修士,居然比他差不了多少!而且,相比于那修为来说,其本身给自己的威胁,更是比起其修为更要强上无数!似乎哪怕是自己的修为与对方差不多,在对方面前也是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一般

    随着那修士的这样一声轻喝,其身体周围的灵光一凝,隐隐间有着一种难言的压力穿透了时空。作用在这老者身上。

    这老者毕竟也不是弱者,在这时候轻轻一笑,这一片天地微微一震之间,就已经是将这种压力完全消除,让这老者恢复了轻松。

    这里毕竟是大天地,这里的规则法则,毕竟是大天地的规则法则!

    这老者在这里已经修行了不知多少亿万年之久了,早已是通过种种手段与这一片修行圣地有了沟通,借助这修行圣地的力量来对敌,对其来说却实在是已经近乎本能的了。

    所以。这个时候,他方才能够如此轻松的将罗帆本身的气势完全消除。

    不过,这种冲击,也已经是让罗帆瞬间便掌握了他所在的方位。甚至感应清楚了他这一边的景象。

    没错,那修士,便是罗帆!

    方才,在撞入那血色漩涡之处的时候,他最开始自然是承受了无法形容的恐怖压力,差点便要完全承受不住。完全崩溃了。

    但,在突入那漩涡内部之后,情况反而是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他所承受的压力,反而是大幅度的减少!就仿佛是一个巨大的龙卷,最平静的地方,反而便是其中央一般,这个漩涡也是一样,内部,却反而是比起外部更加的平静,压力更加的小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是毫不犹豫的爆发自身的全部威能,直指那从他心灵之中跨出的那一道血脉了。

    在无穷则之法力,无穷模拟先天不灭灵光,甚至是那半步灵宝的灵光的集合冲击之下,那一道血脉,很是干脆的,崩溃了

    毕竟,那只是一道从他心灵之中诞生出来的血脉而已。虽然因为本质极高而拥有了难以言喻的玄妙,蕴含了无法想象的威能,但那心灵诞生的本质没有改变,其本身的脆弱,却不会有所改变!

    在罗帆的种种力量攻击之下,那一点血脉最终如同阳光下的冰雪一般,转眼间便已经完全消融了

    在这消融之下,那周围的血色漩涡,也开始渐渐的崩溃,那对罗帆周身上下那半步混元灵宝所散发光芒的压力,自然也便完全消失了。

    这也就是方才那老者正要动手的时候便发现那光芒忽然消失的根本原因所在。

    “幸好只是我心中的一点投影所化,承受不住那大意识,不然的话,怕就没有这么容易对付了。”在那心灵血脉投影覆灭的瞬间,罗帆心中产生的,便是这样的想法。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那大意识事实上乃是星空意志,这等意志,在层次上乃是与天地意志差不多,乃是一种无比宏大,无比浩瀚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哪怕只是一丝一缕,都拥有无法想象的压力,若是真正的星空血脉,自然天生能够承受这种意志的降临,能够让这意志的力量更多的具现化出来。

    但,方才那种血脉其实却只是一股信息而已。

    是罗帆对于那星空血脉的本质的领悟所凝聚而成的一缕类似投影的存在,虽说在信息上乃是来自这星空,但本质上却完全与这星空无关,乃是完全源自罗帆自身!

    如此这般一来,只能用自身本质来承受那星空意志压迫的它,自然便难以承受那星空意志了。

    能够短时间内发挥效果,让罗帆差点便整个被抹去,这已经是那一缕血脉投影的本质足够强悍了,又怎么可能承受多强的冲击?最终在罗帆的力量冲击之下,如冰雪一般消融,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既然道友已然脱身,那在下便不多打扰了。”这时候,那老者却只是微微一笑,口中这样说道。

    这声音,借助那铜镜,瞬息间便已经是传递到了罗帆所在之处,让他清楚的听到这声音。听到这声音的瞬间,罗帆便面色一变。因为,这声音他从来没有听过,但不知为何却总觉得这声音颇有些耳熟(未完待续。)

    ps:昨天起点换了新后台,出了点问题,登陆不进去,所以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