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二十四章 道尊之路的规则!

正文 第两千零二十四章 道尊之路的规则!

    那男子在这个时候只是一笑,道:“道友方才若是动手,事情怕是会更加的麻烦。天龙一族看似是一族,其实却只是以为名为天龙的生灵而已。只是平常分化开来,化作无尽的生灵分布在云海之中而已。若是道友方才动手,哪怕是战胜了方才那云龙,那天龙却必然会将更多的身躯凝聚过来,化作更加强大的生灵来与道友放对,到时候哪怕是道友实力强悍,也必会没完没了的”

    听到这个,罗帆恍然的点点头。

    转头看看上方的云海,隐隐间感应到在那其中的无数隐秘的气息似乎果真是有着难掩的联系存在

    想了想,他终究还是放弃了重新转过去与那云龙放对的想法。

    毕竟,对方虽说起了恶念,但终究还是没有给自己造成多大的麻烦,在这样的情况下,贸贸然的与极有可能能够威胁到自己的生灵作对,那却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当下,他便转而对那男子道:“说吧,你打算付出什么,又打算让我帮助你什么?”

    那男子听了,抬手一晃,便有一物出现在他的手中。

    此物看起来乃是一个普通的铁质方块,只有不过拳头大小而已,看起来极为古朴,就像是已经在地底埋了不知多少亿万年了一般,光是出现在这里,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岁月感。

    这种岁月感,并非单纯只是一种感觉而已,事实上,它甚至已经是影响了周围的规则法则,使得周围的时光似乎被其微微扭曲,隐隐间形成了莫名的虚影在这个铁质方块周围。

    “这是何物?”罗帆双眼一闪,此物甚至能够影响这一方道尊大天地的规则法则,影响这里的时光流逝,此物到底是多么的不凡,可想而知。

    在这个时候。他心中已经是下定了决心,自己一定要获得此物!

    见到罗帆这样的表现,那男子终于松了口气,其实他之前也是在冒险。罗帆极有可能比他要强大许多,若是对方乃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在见到这一件宝贝的时候便瞬间出手将其夺走,再顺便将自己完全抹去的话,他也没有办法。

    但现在罗帆虽然看起来对此物极为感兴趣的样子却依然没有动手抢夺。这足以表明他乃是一个有着原则之人,这一次的交易,还真的极有可能能够成功

    “在下见到道友便心中有一个感觉,唯有道友方才可能帮助到我。”那男子说着,抬手又掏出某物出来。

    此物出现之后,便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腐朽气息透出,直接便沾染了周围的时空,使得周围隐隐间发出一种莫名的腐臭的味道出来。

    哪怕是罗帆,在这时候都隐隐间感觉到那种腐朽的气息正在震荡着自己的气息,让自己的气息在这过程之中渐渐的被沾染上了丝丝腐朽

    在这瞬间。他不敢怠慢,心中一动,则之法力流转起来,瞬间便护住了他周身上下的一切,将那种腐朽气息完全隔绝出去,使得这种腐朽气息根本无法再接近他半点!

    到了这一步,他方才凝神向着那腐朽气息的源头看过去。

    只见得,那是一颗心脏,一颗正在不断跳动,隐隐间更是完全与某种存在概念密不可分的一颗心脏!

    而那与这心脏密不可分的存在概念。不是其他,赫然便是眼前这男子!

    “这是你的心脏?”罗帆虽然是疑问句,但却说得分外肯定。却已经是完全确信了眼前这一颗心脏便是那男子的心脏!

    那男子听了,苦笑一声。道:“正是。这心脏,正是我的心脏。”

    “你这次的条件,不会就是让我帮你修复这一颗心脏吧?若是的话,你便高估我了,这一颗心脏所受的伤势根本就不是我所能够修复的。”罗帆淡淡的道。

    “此心脏之所以受伤,乃是因为在下在道尊之路之中所承受的。有能力修复这伤势的,也唯有道尊之路,在下自然不会奢望道友能够将其所受伤势修复了。”那男子道。

    听到这话,罗帆恍然大悟。

    这却是说得通了,这样深入到存在概念的伤势,哪怕是对方换了身躯,甚至换了魂灵,都不可能被摆脱而会一直一直的跟着他。这样的伤势,除了那有着无尽可能的道尊之路外,怕也只有真圣才能够制造出来了!

    而显然的,若是制造这伤势的乃是真圣,他却不可能依然活着

    因此,制造这种伤势的,显然便是那道尊之路了。

    “那么,你想要做什么?”罗帆淡淡的问道。

    “我需要道友帮我再一次进入道尊之路!”那男子双目一闪,道。

    “再一次进入道尊之路?这很难吗,这天地间道尊之路的入口几乎无穷无尽,想要找到一个入口不行吗?”罗帆皱眉问道。

    “道友有所不知,事实上,离开道尊之路的方法只有一种。那便是,在闯荡道尊之路的过程之中,会有时候遇到一些岔路。通过那些岔路,便能够离开道尊之路,到或许是若干岁月之前,或许是若干岁月之后的天地之间。这,也是生灵能够离开道尊之路,但却并非闯过道尊之路的原因所在。而一旦以这样的方法离开道尊之路,身上便相当于有了道尊之路的印记。想要再次进入道尊之路,便唯有从原来进入的入口进入才行。选择其他任何一个入口,都会在进入其中的第一时间,便遭遇到比整个道尊之路最强的考验更要强上万倍的考验,所以”那男子这样道。

    听到这话,罗帆面上现出恍然大悟之色。

    却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方才清楚的知道为何自己能够出现在这里,也明白,为何这天地之间会有那么多关于道尊之路的传说,更有着那么多的修士明明没有闯过道尊之路却能够重新到这一方天地之间!

    “以道友的能力,哪怕是现在受了伤,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入口能够阻挡得了的吧,为何还需要我的帮忙?”罗帆再次问道。

    这个时候,那男子已经是再度将那心脏塞入自己的心口了。

    听到这话,笑道:“只是绝大多数入口阻挡不了在下而已。事实上,能够阻挡得了在下的入口,依然是有着许多。在下当初选择的那个入口,便是其中之一”

    “可惜。我当初实在是太过莽撞了,若是知道这道尊之路会有这样的限制,我绝不会选择那个入口”那男子在这时候有些悔恨,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声。

    听到这话,罗帆却是面无表情。淡淡的道:“你还隐藏了一些东西。”

    那男子听了,微微一愣,待得看到罗帆那坚定不移,就像是什么都无法动摇的眼神,心中一动,叹了一声,道:“确实。事实上,若不是道尊之路的限制,以道尊之路的危险,以在下现在的哪怕是受伤也能够永久活下去的状态。在下绝不会继续去闯荡那道尊之路的。”

    “愿闻其详。”罗帆淡淡的道。

    听到这个,那男子这样道:“在这大天地之中,不可能存在两个自我。这,便是道尊之路的限制。”

    听到这个,罗帆恍然大悟,知道为什么这男子会如此迫切的想要归那道尊之路,哪怕只是刚刚与自己会面,居然也敢冒着生命危险直接请托!

    这世上只能够存在一个自我,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一旦有两个自我同时出现。其中便必然会有一个会被抹去!

    换一种说法,被道尊之路送出来的修士,若是被送去未来那还好,就相当于安全的从那道尊之路之中脱离出来了。哪怕是损失了很长的一段时光,毕竟已经是再无危险。

    但,若是被道尊之路送到过去,那情况可就完全不同了。被送到过去,那就相当于有一个死亡的倒计时存在,一旦时光渐渐来到他诞生的时候。他,便必然会身亡!

    毕竟,这是一方没有其他时空维度的道尊大天地,在这里的自我去是线性的。也即是说,刚刚诞生的自我,便是从道尊之路出来的自我。这样的情况下,不管哪个自我消失,都代表着这个从道尊之路出来的,未来的自我会消失!

    而这也可以得到一个事实,那便是,从道尊之路出来的修士,必然便会被送到自己所没有出现在这天地之间的时候!或是在自己诞生之前,或是在自己进入道尊之路之后的未来

    “这么说,你的时间,已经快到了?”罗帆这样问道。

    那男子听了,点头叹了一声,道:“正是。根据推算,不超过一万年,在下便会诞生,到时候,我若是还没有进入道尊之路,那便是我的死期了。”

    听到这个,罗帆恍然的点点头。

    万年时光在普通凡人看来或许已经很长,但在罗帆以及这男子眼中,这段时间怕就是眨一下眼那么短暂,这也就由不得眼前这男子不焦急了。

    猛地,罗帆心头一震。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记得,自己虽说并不是这大天地土生土长的生灵,但,他进入这道尊大天地时光,却已经是有十多亿年之久了!

    换句话说,这个距离他进入道尊之路三千万年之前的过去,他已经是存在于这大天地之中了。

    也即是说,现如今,这一方大天地之中,拥有两个他!

    其中一个正在某一处洞府之中重构自己的则之世界观,而另一个他,就在这里与这男子交谈!

    若是按照那道尊大天地的规则,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他,根本不可能被送到这三千万年之前!便是来到这里,也绝对会在第一时间便会被灭杀,被抹去!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这到底是怎么事?”这时候的他已经是再没有什么心思理会眼前这男子了。

    那男子见得自己说了那些之后,罗帆忽然间面色大变,之后便好像是正在思考什么生死交关的问题之后,心头猛然咯噔一声。

    他隐隐间已经事发现情况有些不对了。

    只是,这时候罗帆可以说是他唯一的希望了,他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罗帆身上的变化而已,却根本无法做出反应。更不知道要说什么方才能够劝导罗帆抛开其他一切想法来帮助他

    “或许,我该前去与我自己见见面了。”他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在这瞬间,他隐隐间感应到,在某处。存在着一种与他一般无二的存在感。

    那种存在感所在的位置正是他记忆当中的那混乱地域所在之处,距离这里却是有着不知多少亿兆光年之遥。

    也只有这么遥远的距离,又隔绝了那洞府,他方才没有第一时间感应到那另一个自我的存在

    “不。不能与另一个自我相见。这个大天地的时光乃是线性的,过去的我便是我的过去,当初的我没有见到另一个我,我现在便绝不可能与他相见不然的话,结果或许会变得不可收拾。”很快的。他又打消了自己的想法。

    哪怕光是想想,他就能够大概的想出自己若是前去与另一个自我相见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因为过去与现在的冲突,他怕是还真的可能被完全抹去不管是过去的他还是现在的他,都极有可能在这过程之中被这大天地本身抹杀!

    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这大天地本身便排斥不同的时空维度,若是他前去与过去的他见面,若是两人都没事,那便必然会创造出另一个时空维度出来,也就是,现在的他。将于过去的他走上不同的轨迹。而这,显然便是在挑战这大天地本身,自然会受到这大天地的反噬。以他现在只是感应到第四次大劫的实力,若是承受了大天地的反噬,那哪里还可能有任何生存的机会?被抹去,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想到这个,他心中的紧迫感更增。

    “或许,这道尊之路的规则并非是不能两个自我同时出现在这大天地之中,而是过去,不能被改变。我现在之所以能够生存。或许并不是因为我有些特殊,而是因为我出现在这里,并没有改变过去的我没有感应到另一个我的存在这一事实。而其他修士之所以不能如此,或许便是因为他们的自我诞生的时候。因为两个自我之间的联系所形成了难言的感应,继而让过去的修士出现了原本并不存在的感应,造成了不同时空维度的尝试性诞生,挑战了这大天地,所以才导致被抹去。”对于自己的情况与其他修士的认知不同这一点,罗帆很快便已经是找到了自己的解释。

    这种解释。相比于觉得自己比较特殊,这道尊之路的规则在自己身上不起作用来,却是更加的可信。

    毕竟,罗帆已经是过了中二期了,那种认为自己乃是天地宇宙之间最为特殊的,自己身上笼罩着主角光环,在其他炮灰身上起作用的规则绝不会在自己身上起作用的想法,显然已经不会在他身上出现。

    “很抱歉,这次的交易看来无法进行了。”罗帆在这时候对这那男子有些歉然的道。

    当然,歉然还是歉然,但他的神色之坚决,却是丝毫无法动摇。

    毕竟,虽说已经认定自己的猜想有着极大的可能是真的,自己在这天地继续存在都极有可能不会有事。但,这毕竟只是猜测而已,这是不是真的,他根本无法百分之百确定。

    再说,便是确定这是真的又如何?他能够安全存在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两个自我之间的感应断绝,过去的他,无法感应到现在的他的存在!在这样的情况,万一两个自我之间的感应突破了洞府的阻隔,突破了过去的自我正在进行的那则之世界观重铸的一心状态的话,那他岂不就要被这大天地给完全抹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哪里有什么时间去与这男子谈什么交易?哪怕是那男子手中的那一块铁块再珍贵,又如何比得上自己的性命来得珍贵?

    听到这话,那男子瞬间如丧考妣,眼神之中甚至有着绝望的情绪透出来。

    随着这种情绪的变化,其心脏之上的那种腐朽的气息开始疯狂暴涨,转眼间便已经是扫过他的周身上下,直接将他整个人的血肉完全腐蚀,让这个完好的男子转眼间就化作一具骸骨,而且,哪怕是这骸骨,也有些承受不住这种腐朽,在这过程之中依然是在快速的变黑,显然是依然是在被不断难道腐蚀,在变得越来越腐朽!

    见到这一幕,罗帆退后几步,躲开那腐朽气息的巅峰,这才说道:“其实,虽然无法进行交易,但我却有一个办法能够让你不至于被抹去。”

    听到这话,那骸骨的双眼之中有着光芒一闪,紧接着所有的腐朽气息开始快速的收敛,转眼间便已经是完全收敛那依然完好无损的心脏之中。

    紧接着,骸骨开始快速的恢复洁白,血肉也开始重新衍生,不一会,那完好无损的男子便已经重新出现在罗帆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