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二十九章 帮助

正文 第两千零二十九章 帮助

    这些生灵凝聚出来之后,便铺天盖地的向着这一方天地各处而去,只是晃眼之间,便已经是占据了这一方天地的诸多脉络,如同一张巨大的罗一般,将这一方天地完完全全的包裹住!

    想了想,罗帆并没有就此住手,而是顺手一拍虚空,刹那间,虚空当中便有一个漩涡凭空生成。复制址访问这个漩涡与这整方天地的本质结合在一处,隐隐间更是与外界的天地产生共鸣,使得外界天地的规则法则产生的种种变化都自然而然的反应在这一个漩涡之上。

    紧接着,一头头千奇百怪的生灵开始从这漩涡之中诞生,被这漩涡一个转移,便送到了这一方天地刚刚诞生的区域,与之前已经结成罗的众多生灵一同,组成了一个更大的罗!

    见到这一幕,罗帆方才满意的点点头,开始将心神投注在这一方天地那规则法则的衍生与变化之上去了。

    对于他来说,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只有自己的则之世界观方才是修行的重点!

    而这个时候,他的则之世界观几乎便完全映照在这外面的这一方天地之中,如此这般一来,领悟这残破天地那残破的规则法则与外界那大天地规则法则之间的相互作用,自然而然便是在体悟自己的则之世界观与外界天地的世界观的相互作用,进而能够从中体悟出这则之世界观的前进方向

    在这时候,那些向着这天地中央罗帆所在之处不断前进的那众多生灵便感受到整方天地似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似乎只是一转眼间,这一方天地给他们的压力猛然增强了数百倍一般。

    “那强者已经有所反应了!”那童子在这时候口中发出这样严肃的喝声。

    眼前这种情况,若是还猜不出乃是那制造这一方天地的强者对他们出手,那他也就枉为众人的头领了

    “该死,必须加快速度!”一名修士在这时候轻喝一声。

    这一声轻喝,得到了众人的赞同,那童子在这时候也是威严的点点头。

    随着,他们开始极力的催动自己的速度,以比之前快上一截的速度向着这天地的中央而去。

    就在这时候。他一声巨大的吼声从虚空当中传入这众多修士的耳中。

    紧接着,一只巨大的爪子从天而降,悍然便将众人拍入下方的地面之中!

    这一只爪子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巨大的鸟爪一般,但却足足有着上万丈方圆,一拍之下,众多修士根本无法反应过来,一个个的哇哇吐血。眼中现出惊骇之色。

    “孽畜!”那童子一声大吼。

    在这大吼之间,其身上猛然有着强烈的蓝光爆发出来。在虚空当中凝聚成为一个巨人的影子,悍然握拳向着那巨大的鸟爪猛轰过去!

    那巨大的鸟爪在这一轰之下,轰然崩溃,强烈的力量炸碎了虚空,让周围原本已经残破的规则法则在这瞬间就像是被完全撕开一般,几乎化作了粉末,开始四处翻飞。

    在这粉末之后,却是显露出一片绝对的虚无,而非是外界的星空

    在这时候。一头长着虎头的巨鸟凭空浮现出来。

    那巨鸟的一只爪子已经崩溃,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从那断口之处喷涌而出,铺天盖地的向着下方浇来,场面之惨烈,让人震撼。

    显然,之前便是这一只巨鸟攻击众人!

    那巨鸟出现之后,口中发出一声巨大的虎吼。紧接着,虚空当中规则法则快速的闪耀,无数玄之又玄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向着这里涌过来,转眼间便已经是注入那巨鸟的身体之中,那巨鸟的爪子一晃之间就已经完全恢复过来。

    紧接着,这巨鸟身体一震。强烈的狂风便疯狂的涌动,整方天地似乎瞬息间就已经被这狂风给完全遮掩住了

    那众多修士在这个时候尽皆面色大变。

    因为,他们猛然间感觉到,自己等人无论是合力还是不合力,所遭遇的危险,都一般无二!眼前这巨鸟的攻势,就像是结合了这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一般。使得他们根本无法用常规的办法来抵抗

    “我留下!你们走!”这个时候,一名修士开口发出这一声轻喝。

    众多修士一听,眼中尽皆现出恍然。却都是已经知道了用这样的办法才是最好的办法!

    这个时候却没有发生什么我来你来之类的狗血事情,很快的,其他修士一个个的对那修士道了声保重,便直接留下那修士,自身直接绕过那巨鸟向前而去了。

    他们这些修士可尽皆是能够跨入这道尊之路的强大修士,这样的存在,就算是本身性格有所不同,也必然都是能够看清形势的,却自然是明白,留下一个人在这里抵抗这巨鸟乃是正确的选择。既然留下一名修士乃是最好的选择,那么留下谁不是留?既然有着修士愿意留下来,那自然便是再好不过,哪里还可能浪费时间来纠结谁留的问题?

    那童子此时神色显得极为难看,他扫了那巨鸟一眼,当机立断的出发,绕开这巨鸟,继续的前进了。

    那巨鸟在这时候也没有理会这些绕开的修士,而是将目标紧紧锁定那方才开口的修士。

    并不是它有多少智慧能够分清楚对面众多修士所说,而是它清楚的感觉到,在这时候,在它面前的这修士正在发出种种挑衅的气息,不断的刺激着它的本能,使得它不能分心它顾!

    等到其他修士完全离开之后,那留下来的修士方才吐出一口气。

    就在这时候,那巨鸟本能的感觉到了机会到来,大吼一声,身体一闪之间,已经是在那残破规则法则的守护下,直接出现在那男子的背后,一口就向着那修士猛咬过去!

    那修士虽说在众多修士之中不算是最强,但却也是一名绝望者。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巨鸟的这么一咬,却只是冷冷一笑,身体一震之间。无数钢铁从他的身上蜂拥而出,结成无数玄之又玄的奇异图案,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恐怖威能,直接灌入那巨鸟的口中。

    这种攻击,在正常来说,一个大千世界根本不可能承受。

    但在这时候,这巨鸟却只是猛然一咬。无数规则法则在其口中闪过,那巨鸟在这瞬间就已经是将那钢铁悍然咬碎。咔轰咔轰的巨响,直接震得周围的时空开始不断的破损,不断的崩溃

    不过,这一咬,对于那巨鸟来说却也不是丝毫无损。

    在这一咬之下,那巨鸟的嘴巴崩裂,无数鲜血喷涌而出,简直就像是瀑布一般,向着那修士直冲而至。

    那修士在这瞬间身形一闪。无数奇异的图案在其身周浮现出来,之前崩碎的钢铁快速的凝聚,直接挡住这些鲜血,并且开始散发耀眼的光芒,形成无数灵光,如同无数丝带一般,快速翻涌着向着那巨鸟的口中直冲过去!

    就在这时候。四面八方有着种种难以言喻的力量快速的冲过来,转眼间便已经是修复了那巨鸟的身体损伤,更是让周围原本被冲破的规则法则开始快速的恢复过来。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那男子却是觉得周围刚刚恢复过来的规则法则和之前相比似乎变得没有那么残破,其中的结构似乎高深了一丝丝

    不过,这时候显然不是他分心的时候。这个时候那巨鸟却已经是再度扑过来对他进行攻击了。

    这巨鸟的攻击每一次都蕴含了众多规则法则,包含了无穷的威能,虽说相对于这修士来说,这种攻势其实并没有绝对的优势,不足以让这这修士在这过程之中完全身亡,但,却每一次都足以让这修士受伤!

    虽说。在这过程之中,这修士也让这巨鸟不断的受伤,甚至有着几次连头颅都斩下来了,但在周围不知从何处而来,而且显得越来越强大的力量之下,这巨鸟不管受多少伤势,不管伤势多严重,都能够在转眼间便完全恢复过来,整个过程简直就像是普通人一拳打在水中一样,并不会让那水受半点损伤,反而是会激起涟漪,使得平静的睡眠变得暴烈起来!

    而在这修士与这巨鸟战斗的时候,在原本众多修士前进的方向便开始有着战斗的波动不断的传来。而且,那数量更是在不断的增加!

    “该死!这分明就是各个击破的战略!”那修士心中渐渐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事,不由得有着强烈的愤恨从心中产生。

    在这种愤恨之下,他的动作愈发的果断,出手的力度也愈发的强悍了。

    在这之下,他给那巨鸟所造成的伤害也因此变得愈发的强悍起来,这战斗余波对于周围时空的影响,周围规则法则的影响,也都变得愈发的巨大了。

    方圆数百万里范围之内的时空在这战斗之下,不断的破碎又不断的恢复,每一次破碎再恢复,这些规则法则似乎隐隐间有了些微提升,就像是从方才那破碎与恢复的过程之中汲取了某种营养或者经验一般

    这样的战斗,事实上在这天地之中已经是有上百个了。

    正如那修士所预想的那般,之前绕开这巨鸟向前的修士,却已经是被越来越多的对手给分开,这时候已经是化作上百个战场,每一个战场之中都有着一名或者数名修士在抵挡着对手的攻势!

    而在前方,依然有着大半的修士在不断的前进,只是,不时出现的强大生灵,使得他们不得不让一些修士停下来与那些生灵战斗,因此让那前进的队伍变得越来越小,让战场的数量变得越来越多

    甚至,不单单是前方才有战场存在,甚至在这后方,也渐渐的有着战场出现!

    这种情况,起初让那修士很是兴奋,以为有着其他修士心中有着使命感,知道这里的变化不对,从外界冲进来,但很快的,他便知道自己猜错了。他从那后面的战场之中也能够感应到自己所熟悉的气息!

    那些,分明便是之前绕过这巨鸟前进的修士的气息!

    这种情况,让他猛地明白过来,怕是前方的修士被不知不觉间转移到了后方,与那里新出现的。或者原来在前方只是与那修士一同转移到后方的修士继续的战斗

    这种情况,让这修士心头更是暗暗叫苦。

    这种情况都能够出现,那岂不是便代表着他们前进和后退,其实对于这一方天地来说根本没有本质的差别?!

    在众人不断的分出战场与众多生灵战斗的时候,在这天地的中央,看着这一切发生的罗帆面上却是挂上了明悟的笑容。

    在他的感应之中,这整方天地规则法则的本质正在与另外数百种完全不同的本质进行着惨烈的冲突。这种冲突彼此都有胜负,并不是每一次都是这一方天地规则法则的本质胜利。但每一次冲突。都会这种本质得到莫名的成长,使得他隐隐间领悟到丝丝原本所无法领悟到的玄奥,进而反馈到他的则之世界观之上,使得他的则之世界观不断的得到成长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罗帆却是渐渐忘记了时光的流逝,心中所思所想,也都只有与那众多修士的战斗而已

    在罗帆眼中这只是一次对自身则之世界观的研究实验,但对于那众多修士来说,自己便好像是落入了蜘蛛一般的飞虫一般。被那蜘蛛缠绕得越来越紧,活动得越来越困难,连自己的生命都似乎正在被一种神秘的力量不断的抽取着这样的感觉,使得他们的心中一个个的都在不断的诅咒着那中央的修士,诅咒着他不得好死

    过得数日,进入这一方天地之中的那数百修士,每一个都已经分开。都在独自的与这天地之中存在的生灵开始进行惨烈的战斗了其中,包括那童子,也是一样

    这些战斗之中,绝大多数都是持平的,也即是,那生灵与修士之间的战斗处于相持状态。生灵无法将修士解决,修士也无法将生灵解决。

    但,那也只是绝大多数而已,在其中,却也有着一小部分修士着实强大,能够不断的胜利,经过一场场惨烈的争斗之后。将一头头的生灵轰碎,使得自己前进的道路变得通畅!

    其中,那童子,便是属于那一小部分修士之一。

    只是,他这样胜利了几次之后,便发现自己在几次时空转换之间,已经是被送到了这一方天地的边缘之处,与那中央距离不减反增!

    当然,甚至连所在的方位也都已经是改变了,变得与其他修士不再处于同一条路线上

    若是其他修士,这个时候必然就已经是认识到了自己与罗帆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那种赶到这天地的中央去阻止罗帆的想法必然便不会再出现。但,正如前面所说的,这些生灵都是有着强烈使命感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说,罗帆的做法根本就是错误的,是必须纠正的,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他们也必然要阻止罗帆!

    所以,他们却并没有退缩,而是毫不犹豫的继续前进,继续与一头头的生灵战斗,一步步的向着这天地的中央而去!

    对于他们的坚持,哪怕是罗帆,这个时候也忍不住暗自佩服。

    只是,佩服归佩服,但他出手却没有半点留情,而是在领悟这一方天地的种种演变的同时,不断的调整着那些修士所遭遇的对手,甚至加强他们所遭遇的对手,使得他们前进的速度变得越来越缓慢,每一次战斗所耗费的时光也越来越长,战斗之中所展露出来的手段也越来越多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时光渐渐的流逝。

    转眼间,千年时光便已经过去了。

    这千年之间,虽说承受了那些修士的纠缠,但在外界天地规则法则的共鸣之下,罗帆所构筑出来的这个残破的则之世界却依然是在不断的扩展着而且,那速度更是达到惊人的地步!

    如此这般持续了千年,这一方天地,却已经是不知不觉间达到了这外界天地的尽头,直接便将整片无比广阔的星空完全包裹在其中,完全改变了这一方天地的本质,使得这里再无半点原本那星空的痕迹存在!

    这种变化毫无遮掩,那消息在经过千年时间已经是传了出去,外界的绝大多数修士都心生戒备,远远躲开这一方天地。但,正如在这一方天地之中有数百拥有强烈使命感的修士一般,外界有着更多拥有使命敢的修士。

    他们在听到这里的变化之后,义不容辞的冲入了这天地之中,想要寻找这变化的根源,解决这一方天地的异变。

    而这,也只是为罗帆送来更多的试验而已,最终结果,只是让这一方残破天地之中的战场数量增加到了数万,则之世界观能够得到更多的成长而已。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未完待续。)

    本来自&/bk/hl/0/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