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三十三章 扮演

正文 第两千零三十三章 扮演

    只是,虽说对于这老者相当的佩服,但罗帆却没有帮助这老者脱这一方天地的打算。

    不单单因为这老者乃是这一方天地土生土长的修士,更是因为,他觉得,这种煎熬,对于这老者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

    天无绝人之路,哪怕是出身再低微的生灵,甚至连生灵都不是的顽石,都有着点滴机会能够成道,甚至能够成圣,这种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土生土长的修士,自然也不是毫无机会。现在之所以完全不能脱离这一方天地,只能够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屈辱的承受那修为远不如自己的存在在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那根本的原因就在于,他不够强!他的道行境界,不够高!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种屈辱、煎熬,对他来说,也只是一种不同的修行道路而已。

    至于这其中的难受,痛苦,这相比于最后的成道来说,有算得了什么?

    当下,他就直接盘膝而坐,悬浮在半空中,开始与这老者论起道来。

    这老者除了乃是这一方天地土生土长,受到这一方天地的桎梏之外,本身的道行境界与罗帆相差不多,在道尊之路之中,不敢说是三四劫的强者,至少过一劫强者,却是绝对的。

    这样的存在,其修行自然是有着可取之处,能够与其交流,或许不能够让罗帆得到本质的提升,那能够获得的好处,也是绝对不会少的。

    相比于罗帆,这老者因为受到这一方天地规则法则的桎梏,因此将其道来,却是没有多少异象,周围依然平静,根本没有多少特殊之处。

    哪怕是其所讲的内容,在正常来说,放在任何完美天地之中都足以引整方天地的惊天异象,让整方天地如同改天换地一般了

    但。对于罗帆来说情况却完全不同。

    虽说在道行境界上,罗帆和眼前这修士相比没有大到完全改变本质的差距,但,因为他能够随意的操纵这一方天地那大道大天地级数的规则法则。所以这一讲道,但凭有一点玄妙之处,都自然而然的引这天地的种种异象产生。

    异香扑鼻,地涌金莲,天现霞光。仙音阵阵,电闪雷鸣等等等等,让这一座这一方天地最高的山峰便如同笼罩在无数异象之中一般,更是让罗帆所讲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这一方天地之中有着巨大的响,让整方天地都开始微微的震颤起来一般

    这样多的异象显然并不只是加强他的威势而已,事实上,这样的异象却是对罗帆所讲的内容形成了巨大的加持。

    这种加持,几乎便是在演示他所讲的内容一般,使得他所讲的每一句话都似乎深入到了核心。不单单听他所讲内容的这老者时时刻刻的若有所悟,便是讲道的罗帆,也不知不觉间从自己所讲的内容之中领悟到一些以前自己所没有领悟到的东西。

    这样的变化,让他不知不觉间沉迷了进去。

    甚至连原本与这老者的交流,都被他抛在脑后,口中所讲,心中所思,都已经只剩下自身的修行之道,只剩下那种种从自己所讲内容之中所得到的反馈。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种交流自然也就无法继续下去了。

    好在。那老者在这时候也已经是没有继续交流的兴趣了,随着罗帆所讲内容的增加,随着他所讲内容所引的种种异象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玄妙。他也已经是渐渐的沉迷进去了罗帆所讲的内容,不知不觉间也已经是完全忘记了也有自己应该说话的时候了

    罗帆所讲的内容越来越多,所讲的道也越来越深刻。

    最终,不知不觉间,便涉及了许多关于则之世界观的种种。

    当然,也只是其中的具体内容而已。对于则之世界观的根本概念,对于世界观的重要性这种修行根本,他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讲出来的。

    不过,这对于他阐释自己的修行之道来说已经是绰绰有余了,至于其他人的理解,那显然便不是他所在意的这样的表现,也证明了,他现如今已经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完全忘记了外界的一切了

    随着罗帆开始独自一人如同自言自语一般的讲道,那声音,那异象,渐渐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最终让越来越大范围的生灵听到他所讲的内容。

    最终,一名名生灵,一名名修士,开始从四面八方向着这一座这天地之中最高的山峰聚集而来。

    那不能飞行的,只能够在那山脚下倾听,而那能够飞行的,却是聚集在半空中,尽可能的靠近罗帆讲道所在之处。

    至于那老者的山门,这个时候更是已经是完全被修士所挤满了,那密密麻麻的人影,就像是化作一片会天幕一般,将越来越大范围的区域给遮掩住。

    只是,对于这一切,无论是罗帆还是那老者,却都已经是没有心思去在意了。

    甚至,不单单是他们,那些到来的修士,到来的生灵,不管起初有没有其他想法,但当真正沉浸进去之后,却就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的种种想法,有的,就只是将罗帆所讲的内容完全记在自己的心中,将其中所蕴含的道理尽可能的理解

    除此之外的其他一切对他们来说,都已经是完全次要的了

    这其中,属于这一方天地生灵、修士数量更多,但从道尊之路之中进来的修士数量却也有着相当不少。

    只是,相比于那些这一方天地土生土长的生灵、修士那种全盘接受,觉得这乃是自己的巨大机缘来说,那些从道尊之路之中进来这一方天地寻找机缘,寻找资源的修士,心中却是隐含着一种警惕,最终沉迷的,反而是比较少。

    甚至,便是那沉迷其中的,也只是浅浅的沉迷而已,时时刻刻的准备着一有不对便要脱身而出。

    罗帆所讲的内容越来越多的蕴含了则之世界观的种种玄奥。对于周围规则法则的影响,也随着渐渐的转化,渐渐的改变,使得那种种因为他讲道所产生的异象也随着开始渐渐的改变。点点滴滴的改变汇聚,最终使得那些异象就像是某种莫名的骨架正在搭建一方奇异的天地一般

    这种改变极为微妙,极为玄奇,若是整体来看,乃是一种惊天动地的巨大改变。

    但。若是分散开来看的话,每一点改变都是那样的理所当然,根本没有半点特别之处,让那些在这范围之内倾听罗帆讲道的那众多生灵,众多修士,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反应过来这整体的变化到底有多大。

    哪怕是那盘坐在罗帆身前不远处的那老者,也是如此。甚至连那些从道尊之路之中进入这一方天地的修士,也没有多大的感觉

    时光,一点点的流逝。

    三年时间晃眼即过,三年之间。罗帆讲道所产生的异象,也已经是遍布了这一方天地将近十分之一的区域!

    而这其中所聚集的生灵与修士,更是达到了这一方天地将近一半的地步!

    这还不是主要的,更主要的是,这些异象在这时候已经是完全改变了模样,完全化作了一方无比残破的天地!

    那不断产生的异象,便是这一方残破天地的构筑根源一般,每一点异象的产生,都是在对这一方残破的天地进行弥补,进行充实。使得这一方残破的天地向着完美的状态尽可能的演化

    这一方残破的天地之中,规则法则随着其变化变得越来越完整,与这外界天地之间的差别,也随着变得越来越大!

    而在这残破的天地内部。一种只有罗帆则之世界观方才可能散出来的气息,从无到有,从淡薄到浓郁,到如今早已是变得无比的浓郁,就像是一股流质充斥在这一方残破的天地一般!

    这种情况,很显然。这一方残破的天地便是那则之世界!

    不过,这一方残破的则之世界,却是与之前十二万五千九百九十九方天地之中罗帆所构筑出来的那一方残破的则之世界完全不同!

    当初的那种则之世界,完全便是罗帆将那则之世界的参数输入那分解转化规则之中,使得那分解转化规则对外界天地的规则法则进行分解转化所形成的,虽说也是他所构筑出来的,但其实却还是借助了外力,从根本上来说,他本身想要以自身的能力来构筑那一方残破的天地显然还是力有不逮的。

    但,现如今这一方残破的天地却不同。

    这一方天地,乃是完全靠着他自身的讲道所自然而然改变外界的规则法则所形成的。可以说,这里的一点一滴,都是靠着他自身的理解所构筑出来的!

    也即是说,这样天地虽说在残破程度上比起之前那么多方残破的天地要更加的残破,但,这里所过构成的每一丝规则法则,每一点时间、空间,物质,能量,却都是他所完全理解的,是他所能够完全掌控的!

    这,和原来相比,就相当于一个是机械制造,一个是手工制造的一般。

    很显然,却是拥有更强的灵性,与他的联系,也更加的紧密,也让他感受到比起当初更加强烈的舒适与喜悦

    而被这一方残破天地所笼罩的生灵,也在这个过程之中渐渐的生了变化。

    就像是被这一方残破的天地所同化一般,从弱到强,越来越多的生灵被化入这一方天地之中,开始按照这一方天地本能的要求化身,投入这一方天地循环运转之间,开始扮演着与他们本身所完全不同的角色。

    因为这些生灵的加入,这一方天地的演化却是变得愈的快,在这演化过程之中所展露出来的玄妙,也变得愈的丰富了。

    当然,这些生灵加入这一方残破天地之后的循环之后,却就像是与原本听道的众多生灵处于完全不同的时空一般,哪怕是位置与那些生灵重合,也不会有任何干扰,彼此之间各行其是,听道的继续听道,扮演角色的继续扮演角色

    正是因为如此,这么多修士与生灵在这里听道,其他生灵方才有着空间能够去扮演自己的角色。不至于因为没有空间容纳自己而醒转过来。

    在罗帆的不断讲道之中,时间不断的流逝,而加入那扮演角色的生灵也随着变得越来越多。

    等到时间到了百年之后,这一方天地所扩展的距离已经是达到了外面天地的将近九成了。当此之时。这一方残破天地之中所牵引的,参与那角色扮演的生灵,也已经是达到了听道生灵足足九成九的程度了。

    也即是说,在这里听道的十成修士之中,足足有着九成九已经是完全脱离了原本听道的位置。而是投入了这一方残破天地的循环之中,扮演着他们在这一方残破天地之中的角色,使得那残破的则之世界感觉上居然变得无比的繁华,有着各种文明,各种势力,甚至连修行文明,也变得相当的繁华

    对于这些扮演各自角色的生灵来说,他们原本的人生,原本的记忆,都已经是被新生的人生。新生的记忆所取代,而他们眼中所见到的天地,却是与外界的生灵,甚至是那依然在听道的生灵眼中的那残破天地完全不同。

    在他们的眼中,他们所在的那天地便是无比完整的天地,那天地之中的一切规则法则虽然隐隐间有着种种奇异的断层,但他们本身却完全没有现这乃是残破的表现,而是觉得这便是那天地本身的模样!

    他们在其中领悟这一方残破天地的规则法则,体悟其中的时间、空间乃至其他的一切,孜孜不倦的在某种冥冥之中在他们心中响起的玄奥催使之下。做着符合他们身份的一切行动

    在这之中,有着是这天地土生土长的生灵、修士,更是有着相当不少从道尊之路之中踏入这一方天地的修士。

    不管是什么身份,只要被纳入这残破天地的循环之中。自然而然的,便会完全忘记自己本身的一切,化作另一个人,进行着另一段生命历程。

    而他们的加入,也使得这一方天地拥有更多的生机,使得这残破的天地对于罗帆所讲之道的接受力度。却是在不断的增强。

    在最开始,罗帆需要耗费那么长时间,集聚那么多的道理方才能够让这残破的天地勉强成型,而现如今,只需要一两个字,甚至只需要一点从心底冒出的灵感,意念,就已经足以让这残破的天地接收到,进而自然而然的改变了。

    这种灵敏度,比起当初何止强了亿万倍?!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这些生灵的加入能够让这灵敏度得到这样大的成长,这才使得罗帆能够在这短短的百年之间凭借讲道产生的异象构筑出这一方残破的则之世界

    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这一方天地之中,剩下的那一成区域之中却已经是再无任何从道尊之路踏入这一方天地的修士存在。

    原因无他,那些生灵,都已经是看到了踏入那残破天地之后的惨烈后果,哪里还敢停留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去等待着自身也陷入那种惨烈的境况之中?

    至于那些有着使命感,有着责任感的修士,能够做的,也只是前去将这里的变化公布出去,让其他修士来处理而已。自身却是根本不敢踏入那残破天地之内最开始的那些有使命感的修士已经是给这种作死的行为做了最好的明证。别的不说,那一头正在与母猪办事的公猪,便是某一位原本道行境界达到假圣级数的,有着强烈使命感的修士

    但,这并不代表着,这剩下的一成区域之中并没有生灵存在。

    相反的,这剩下的一成区域之中却是显得比起原本这一方天地之中最为繁华的区域更加的热闹!那生灵的数量,几乎将这一成区域给完全堆满了!

    这些,不是其他,赫然便是这天地土生土长的生灵、修士。

    那些从道尊之路之中踏入这一方天地的修士自然能够随意的离开这一方天地,但,他们这些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土生土长的生灵可就完全没有这种便利了。

    他们哪怕是再强,都受到这一方天地的桎梏,不管多强,都无法离开这一方天地!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不断的躲避罗帆讲道所自然形成的那一方残破天地,最终自然便来到这剩下的一成区域了

    那么多的生灵堆积在这么一成天地之中,争夺其中剩下甚至不足整方天地百分之一的资源,那其中的惨烈与阴暗自然不用多说。可以说,这一片区域已经是化作这一方天地自古以来从来没有生过的混乱区域!

    几乎时时刻刻的都有着杀戮在各处爆,血腥气息,几乎充满了这一片区域,隐隐间更是有着煞气冲天而起(未完待续。)

    【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