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四十五章 发现

正文 第两千零四十五章 发现

    在这两方天地之间,在这数十万亿年之间,更是已经形成了量劫的格局。两方天地之间的冲突,在那些圣人的安排下,已经是化作乐一次次量劫的形势!

    换句话说,这两方天地本身的冲突,在这些年之间,经过众多圣人的努力,已经是几乎停滞下来。取而代之的,乃是这两方天地的修行界之间每隔若干年,比如几百年,几千年,便来一次量劫。

    两方天地的修士,在圣人的相互算计,彼此安排之下,以某种借口,或者说,争夺某种东西,转化某种东西,形成争斗的格局,彼此算计,彼此厮杀,最终通过这种厮杀,这种敌对,将那两方天地冲突的威能给泄开

    这样的形势,对于那些圣人来说,代表着他们对于这两方天地的掌控能力提升到某个层次,对于那两方天地内部的生灵来说,更是代表着他们已经是获得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格局,使得他们能够得到更大的成长,更多的机会。

    但,这也只是对于这些天地内部的生灵来说而已。

    对于那两方天地来说,这种结果简直便是在其坐上成长的快车道之时,直接在其面前树立了一个巨大的屏障,让这两方天地的展猛然停滞了下来。

    如此这般一来,这两方天地的圣人,自然而然的便受到这两方天地若有若无的排斥。

    这种排斥在正常来说不会对这两方的圣人造成影响,他们依然是无劫无量,永恒不灭,万劫不磨,在那天地之外掌控着那天地的一切变化,安排着那天地之中一切生灵的际遇,机缘,与其他圣人下下棋,论论道,过得悠哉而惬意。

    但。当时间展到某个阶段,当那种排斥展到某种层次之后,其终究还是会爆出来。

    那个时候,也就是无量量劫出现了。

    这种无量量劫。乃是连圣人都无法脱的劫数,在这种无量量劫之中,哪怕是圣人,都需要加入那两方天地的争斗之中,去厮杀。去夺取那一线生机

    这,乃是这两方天地本身的算计,或者说,是这两方天地本能的想法。

    但,那些圣人不愧为圣人,他们甚至能够将那两方天地越来越惨烈的冲突转化为一次次的量劫,对于这种无量量劫又怎么可能老老实实的去度过?

    因此,短短的数次之后,这些圣人便已经是想出了脱身而出的办法。

    那便是,收徒。传教,将自己的气运,将自己的身份延伸开去,收下众多的修士来充当他们的化身,让那些修士去替代他们去渡劫,去以他们的身份去与其他圣人争斗!

    如此这般一来,他们自然便能够脱身而出,脱无量量劫之上,依然以哪种绝对然的姿态去俯瞰这两方天地的争斗,依然能够用当初的那种方式去应对这两方天地本身的排斥!

    而这两方天地之间。也因此变得愈的平缓,那整个格局,渐渐的就固定了下来。

    在这两方天地之中的生灵,更是在这过程之中变得愈的死气沉沉。一切修士一旦诞生,便注定了在那圣人的谋划之中占有一席之地,他们的成长,他们的每一点机缘,每一点收获,每一点爱恨情仇。都已经是在圣人的谋划的一部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两方天地又怎么可能生动得了?

    因此,原本应该不断展,不断升华的那两方天地的修行文明也在展到某个层次之后,完全的固定了下来。

    那假圣的数量,绝望着的数量,至高皇者的数量,尽皆被固定在某个层次。

    一个比起当初最开始的时候要多上不知多少倍,但却比起其应该拥有的数量少上不知多少的层次!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这两方天地的时光渐渐的流逝,几万亿年,几亿兆年

    不知不觉间,便已经是有不知多少亿兆年时光过去了。

    这不知多少亿兆年之间,这两方天地的形势和当初相比就像是完全没有任何区别一般,当初是怎么样,现如今依然是怎么样。

    所不同的只不过是在那天地之外的虚无之处残留了比当初多上许多的,众多战斗的痕迹而已。

    这些战斗痕迹,不是其他,乃是在那无数年之间,这两方天地之中有着自由意志的生灵通过种种机缘获得无上大力,对这些圣人进行挑战所残留的痕迹!

    毕竟,时间已经是漫长到了这个地步了。哪怕是亿兆年之间只有一名生灵能够觉醒一点自由意志,哪怕是这种觉醒自由意志的生灵之中,亿兆个当中只有一个能够获得与圣人挑战的能力,到如今,这么不知多少亿兆年来,所能够与这些圣人挑战的生灵,那数量也必然已经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程度了。

    如此这般一来,每一名能够与圣人挑战的生灵那是只是在这里留下一点痕迹而已,无数年来,这里的痕迹,也必然会变得无比的多,最终让这虚无化作这种模样,使得这里看起来已经是颇有几分混沌状态的特质了

    “这一次的无量量劫又要开始了呢。”在那虚无之中,一位圣人这样喃喃着。

    随着他这样的一声喃喃,其他二十位圣人都同时有所反应。

    已经经历了不知多少次无量量劫了,这些圣人早已是对这个过程无比熟悉,几乎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本能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正常来说,一次无量量劫却不足以让他们这些人有所反应的。

    甚至,到了最近几次,每一次无量量劫的出现,他们都并没有任何特殊的表现,只是将那当成是一种日常,甚至都没有彼此交流,很是默契的,就将无量量劫给度过了。

    “道友为何关注这一次的无量量劫?”有一位圣人这样询问。要看

    他们两个,乃是罗帆所演化的这一方天地的圣人。

    也是这一方天地之中,最为古老的两位圣人!甚至是当初尚且处于生灵循环阶段的时候,他们便已经是建立了相当不差的友谊了。

    在这不知多少亿万次无量量劫之中,他们也都是处于同一个阵营。

    以他们的地位。在神话传说之中,也应当便是那三清之间的关系。

    “这一次无量量劫,我觉得有些不太对。”那最开始说话的圣人这样道。

    他乃是一名老者模样,须皆白。但却是面色红润,没有半点皱纹,看起来便是说是一名比较老成一点的婴儿,都没有人不相信。

    “不太对?道友感觉到什么?”另一名圣人插口了。这插口的圣人乃是一名童子模样的圣人,其神色。相比于那最开始的圣人来说,便像是祖孙一般。

    但,那最开始说话的圣人,却是对这童子一般的圣人极为在意,至少,表现得相当的尊重,见到他如此说话,面色便是微微一变,道:“道友有所不知,我方才心血来潮。忽然觉得,这怕是我们的最后一次无量量劫了。”

    “心血来潮,最后一次无量量劫”那童子听了,眉头微微皱起。

    他们这些都是圣人,都是在各自的天地之间无所不能的存在,便是在这虚空当中,也是能够自开道场,自开天地,一切变化都了悟于心的强大存在。

    这样的他们,本身心灵的任何波动。都是与天地息息相关,与冥冥之中的玄妙变化更是有着无法隔断的联系。

    这样的情况下,任何心灵的变化,其实都是某种变化的征兆!如此这般一来。哪怕是对于任何一名普通圣人心中的变化,他都不可能不在意,更何况是这一名以推算特长的圣人心中的预兆了。

    “看来这一次的量劫怕是真的有所不同,我等合力推算一番,方才好确定行止。”那童子在这时候说道。

    其他七位圣人在这时候齐声应了一声,口中皆称此为大善。

    随着这一声称呼。这些圣人在这时候各自一跨,就跨出了自己的道场,直接来到了那老者的道场之中。

    虽说在各自的道场之中也并不影响他们的推算,但毕竟代表了一个态度,代表了他们彼此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如此这般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轻忽对待这种推算?!

    八位圣人齐聚这一处道场,瞬间便将这一座老者圣人道场映照得如同仙境一般,到处都是天花,到处都是金莲,无处不在的都是种种玄之又玄的异象,有那道场之中的门人弟子尽皆感到难言的机缘上身,自身的道行境界都不由自主的开始飞跃。

    不过,对于这些,这八位圣人却没有任何一个会在意,他们来到呢道场之中后,便落座于那老者为他们准备的座位之上,闭目散开祥云,开始彼此沟通,相互之间不断的将种种信息在彼此之间传递,借助这样的传递,共享自身的修行之道,再借助这样的修行之道,传递彼此的推算能力,继而让彼此的推算能力相互弥补,相互促进,最终拔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开始推算那老者心血来潮的感应

    在这种圣人看来,时光乃是毫无意义的。

    虽说那老者心血来潮针对这无量量劫,但事实上,这个时候距离他们感应到的那无量量劫即将降临的时光却是足足有着数十亿年之久。

    这么长的时间,却是还有着许多次量劫要经历。

    而这,也代表着,他们却是有着足够的时间来推算这些。

    就在他们进行推算的时候,在另一个阵营,也就是那混乱的,另一方天地的十三位圣人之间,却也有着圣人产生了微妙的感应,大概的知道了这一次的量劫将会有所不同。

    只是,就像是之前所说的,这混乱阵营的方向,圣人之间并不团结,哪怕是感知到这些,他也只是自己推算而已,甚至将这种秘密直接隐藏起来,布下天机防御,想要禁锢他人对于这种天机的感应。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十三位圣人的阵营反而是没有多大的反应,依然是如同以往那般,准备着这一次的无量量劫。

    时光在这样的情况下渐渐的流逝,不知不觉间,时间便已经是过去了三亿年之久。

    这一日。在那老者圣人的道场之中,忽然有着一声惊呼传出来。

    随着这一声惊呼,那八位圣人各自的祥云便开始翻涌起来,原本五颜六色。艳丽非常,将这个道场映照得如同仙境一般的祥云在这时候完全化作漆黑。

    整个道场因为这种变化更是好像化作抵修罗地狱一般,到处都是阴风,随处都是厄运,所有在这里的生灵。都在瞬息间将之前数亿年之间的收获完全吐出来,甚至有些更是直接承受不住这种损失,身躯崩溃,魂魄消亡,直接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

    “怎可能!我们居然集聚了这么大的业力!”那童子在这时候惊呼出来。

    其他圣人在这时候也是面色惨变,完全没有了之前那种从容淡定,掌控一切,有的只是惊慌,只是骇然。只是一种无法理解的情绪。

    眼前这祥云的变化,并不是他们自身心意的转变而生出的变化,而是他们拨开迷雾,真正看透真实,看透本质之后所显现出来此处的一种变化!

    换句话说,眼前这种漆黑的祥云,方才是他们的祥云应该拥有的模样。之前那种五颜六色的模样,只是一种假象而已。

    “这种业力,乃是天地的业力,根本不是生灵的业力。只有这样层次的业力方才能够沾染上我们身上。不然,以我们圣人之躯不死不灭,万劫不磨,如何可能遭遇这种厄运?”那老者在这时候神色难看的道。

    此时的他。心中所思所想都只有自己,对于自己道场之中众多生灵的身亡,对于自己门人弟子的损失,他却是没有半点在意。

    这些门人弟子本身便只不过是他度过无量量劫的一种替代而已,他本身对其能够有什么感情?在这样的情况下,知道了这一次的无量量劫与过去不同。怕是无法再运用这种替代手段,这些门人弟子对他来说还有什么意义?死得再多又能够算得了什么?!

    “这些业力,已经是足以将我们的圣人尊位打破,现在想要避免沦落之命运,唯一的办法,便是将另一方天地破灭。”那童子很快的恢复了冷静,这样道。

    “没错。这些业力不管根源如何,最终指向,都是另一方天地。只要我们能够将另一方天地完全打碎,取得最终的胜利,便必然能够得到无尽的功德,到时候不需要这些功德让我们得到多大的提升,只要它们能够将这些业力中和,我们便将得到无尽的好处了。”又一名圣人这样道。

    这些圣人尽皆是那种已经是修行了不知多少亿兆年,掌控了不知多少亿兆次无量量劫的存在,本身的智慧之高,不言而喻,反应度之快,更是达到了任何生灵都难以想象的层次,这样的他们,瞬息间便相当于一般生灵无数岁月,能够这么快拿出解决方案,那却是理所当然的。

    “我们或许会有盟友。”这个时候,另一名圣人这样道。

    听到这话,其他圣人都面上现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对于对面那方天地的情况,他们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那一方天地必然会有圣人感应到他们这边感应到的。但,以那一方天地的情况,他们必然不可能团结在一起来推算那种感应。而这样一来,便使得他们必然不可能比他们更快知道这一次无量量劫的不同。

    而这种信息的不对等,便使得他们有了足够的操作空间。

    到时候,通过天机扭曲他们的感应,屏蔽他们的推算,再借助种种形势拉来几个盟友,对他们各个击破,那就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这些圣人相处了不知多少亿兆年之久,早已是近乎心灵相通,在这时候他们任何一个都没有说清楚,但却每一个人都已经明白了彼此的意思,甚至心中微动之间,便已经是做好了种种任务划分,使得他们彼此之间对于自己该做什么,其他人该做什么,又该用什么样的办法联合、互补,都已经是清清楚楚。

    在这时候,几人只是交换了一下视线,就已经是确定了具体的执行方案。

    当下,他们一个个的闭上双眼,开始施展手段。

    随着他们的手段施展,种种玄之又玄的力量从他们的身上释放出来,渐渐的沾染周围,改变周围,使得他们头顶之上原本漆黑一片的祥云在这时候开始渐渐的改变,那漆黑的颜色渐渐地褪去,原本的五颜六色,开始重新显露出来。

    不多一会,他们各自的祥云就已经是完全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依然是那么神圣,那么玄奇,那么的让人向往。

    将自身的祥云重新改变原本的模样之后,这道场之中的种种就已经是完全的恢复了过来,重新变成一片仙境。(未完待续。)

    ◆最新本书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