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四十六章 算计与乐趣

正文 第两千零四十六章 算计与乐趣

    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这一处道场便像是什么都没有生过一样了。

    甚至,连之前在那道场异变之中已然身亡的那众多圣人门下都重新活了过来,更完全失去了之前的一切记忆,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只是在为这道场之中的种种玄异而震撼

    对于未成真圣的存在来说,虽说能够创造无数生灵,但想要如同捏泥人一般将某一名修为强悍,甚至已经是越假圣的存在重新复活,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显然的,在这里的这些并不是真圣之下的存在,虽说他们乃是似是而非的圣人,但在这一处大劫之中,他们其实便是真真正正的圣人!

    他们所拥有的威能,自然便是圣人方才拥有的威能了,复活这些尚且不是圣人的存在,对这等圣人来说又有什么难度?

    “告辞。”那些圣人一个个的与那老者告辞,转身离去。

    不多一会,这里便已经只剩下那老者一名圣人在这里了。

    随着,这老者也没有迟疑,直接便出了门,向着另一个阵营的某一位圣人的道场而去。

    相处了这么不知多少亿兆年,哪怕是敌对,也已经是打出交情了,偶尔串串门,论论道,那也只是很平常的事情,这个时候这老者上门来,却也不是什么突兀的事情。

    那一位圣人并没有察觉到这一次的无量量劫会有些特殊,在这时候见到那老者只是欢喜,当下便将那老者迎了进去。

    不过数日,那老者悠然而出,归了自己的道场。

    但,那圣人的道场却就已经是有了奇异的改变,似是有些疑惑,有些怀疑,更有些莫名的愤怒在其中。

    紧接着,这一处道场。便与其他同阵营的道场隐隐间有了莫名的隔阂,更是有着一股遮掩天机的威能从这道场之中出,将原本相当清晰的天机给遮掩起来,使得其他圣人想要推演天机却是需要耗费以前多上许多倍的力量才行。

    他的这种行为。自然是让同阵营的其他圣人感到惊讶了。

    不一会,便有几名圣人从各自的道场之中出,来到这圣人的道场之处求见这一位圣人。

    只是,他们却是吃了个闭门羹。

    那道场,就像是一块顽石一般。对于他们的求见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完完全全的将他们当成空气!

    这种情况,让那几位圣人的面色变得相当的难看起来。

    他们这十三位圣人虽说是处于同一个阵营,但彼此之间因为种族有着许多区别,终究还是有些隔阂的。这样的隔阂虽说哎无数亿兆年的相处之间已经是消除了许多,但毕竟还是存在,这时候被这圣人这么不给面子的一搞,这种隔阂开始快的增长起来。

    这种增长虽然不足以让他们马上翻脸,日后若是有人调停的话,也终究能够消除。但毕竟已经是增加了,毕竟已经是让他们彼此的合作出现了不小的影响了。

    当下,这几位圣人哼了一声,转身便走,一个个的归自己的道场去了。

    随着他们的离开,罗帆所化天地这边,一位位圣人开始行动了。

    他们各自拜访与自己相识的另一方阵营的圣人。

    也不知道他们与那些圣人说了什么,在他们离开之后,那些圣人一个个的开始戒备其他圣人了。当然,并非只是戒备他们同一个阵营的圣人。而是戒备其他所有的圣人!

    就像是,忽然间将其他所有人当成是自己的对手,当成是与自己争夺某种至关重要东西的竞争者一般!

    对于这种变化,那十三位圣人之中能够感应到无量量劫会有些变化的那一位圣人感应在心。心中隐隐间却是有了不详的预感。

    “糟糕了,天机已经变得混乱,推算难度至少提升了万倍。”这一日,那圣人停下了推算,眼神之中显现出一种无奈之色。

    虽说他已经是推算了这么多年,但因为只是自己一个人推算而已。并没有伙同其他圣人同时进行推算,所以那进展虽有,但却相当的少,至少,这个时候他却尚且没有将现在光彩夺目的表象给掀开,尚且没有看到他身上那种几乎遮天蔽日的天地业力!

    正是因为如此,他这时候虽然觉得这种天机异常的表现与另一方天地怕是有些关联,甚至可能是另一方天地在进行什么样的手段,影响他们这一方天地的推算,但却并没有多想,心底只是觉得另一个阵营对他们有些算计而已。

    这样的想法之下,他并没有什么恐慌的情绪,在这无奈之间,反而是显得有些兴趣盎然。

    这并不是他的喜好异常,而是,这无数亿兆年来在这虚无之中与另一个阵营争斗、算计,早已是让他们这些圣人感到极为枯燥,极为无聊,对于任何一种改变,哪怕是针对他们的阴谋,也只会给他们的枯燥带来一些新的刺激,新的乐趣。

    反正,不管怎么样,他们作为圣人,都是不会有丝毫损伤的

    如此一来,自然也就不难理解为何眼前这圣人会在知道对面阵营可能会有针对自己的阴谋之后会是如此心态了。

    事实上,不单单是他有着这种心态,其他圣人或多或少的都有着这种心态。

    难道这一方阵营十三位圣人还真的没有任何一个看不出之前那种种变化乃是对面阵营的八位圣人的谋划?难道他们真的一根筋到完全被他们所挑拨不成?

    这还不是他们对于这个都是乐见其成,才会展到现在这一步!毕竟,这些阴谋算计,对他们来说也就相当于两个人下棋的时候,一边用出一些以前没有见过的飞刀手而已

    那八位圣人之所以会使用这样的手段,显然也正是因为明知道他们会有这样的心态,这样的想法

    时光不断的推移,一次次量劫,在两方天地之间产生。

    在罗帆这边的八位圣人的掌控之下,那一次次的量劫规模在不断的提升,最开始的量劫尚且还是正常的模样。两方天地各自找了一个理由与对方天地掀起战争,最后默契的将修士灭杀相当的数量之后便各自收兵,完成了这一次量劫。

    但,到了最后。每一次量劫,却都是大半方天地的力量都聚集起来,最终产生的战斗,都是几乎影响了两方天地各自的整体,让两方天地在每一次量劫之后都有天大的损伤。不光是生灵死亡远远过以往量劫,甚至便是对天地的破坏,也几乎达到了以前无量量劫的层次了!

    这样的一次次量劫累积下来,到了无量量劫即将到来的时候,这两方天地已经是千疮百孔,几乎只是靠着这些圣人本身的力量方才能够粘结起来,形成一个勉强完整的整体了。

    这种情况,完全便是在罗帆这一方的圣人的计划之下,对于另一方的十三位圣人来说,却都是感到一头雾水。不知道对方的圣人为何要将一次次量劫推进到这一步。

    只是,虽然是一头雾水,但他们大多都是感到兴趣盎然,希望无量量劫快点到来,让他们真正的看清楚对方阵营的圣人到底想要做什么,明白他们耗费这么多亿年时光的谋划到底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这一次的乐趣必然足以让我们味亿兆年。”某一日,十三位圣人之中,有一位圣人这样感慨道。

    其他圣人在这时候或是淡然以对,或是点头赞同,有的虽说做出愤怒之色。但眼神之中也都是兴趣盎然。

    “我更想知道,下次我们该怎么还去。”又有一位圣人这样道。

    其他圣人双眼微亮。

    就像是下棋一般,对手用了飞刀手让你吃了一次亏,你自然是必须想办法还去方才会感受到足够的乐趣。若是只是吃了飞刀却无法还去,那乐趣即便是有,那也是大幅度减少的。

    那几位圣人在这时候依然是相当的乐观,他们却是从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无量量劫可能是他们的最后一次无量量劫!

    在他们想来,这一次无量量劫与之前那么多次的无量量劫相比。也不过是对面阵营的圣人有更多的企图这么一个不同而已

    不过,随着时间越来越接近无量量劫,渐渐的有着一种莫名的压抑,在众多圣人的心头堆聚。

    毕竟都是圣人,感应之敏锐,绝不是一般修士,一般生灵所能够比拟的。哪怕是被遮掩了天机,在事情即将临头之前,他们心头也终究还是会有些感应的。

    这其中,感到最为压抑的,也就是那早早就感觉这一次无量量劫有些异常,并对此进行推演的那一名圣人了。

    这一日,那圣人闭目调息,却怎么也入不了定境,心跳忽快忽慢,心神的运转似乎都凝滞了许多,一时都不得安定。

    “怎么事?怎么我现在心神如此不宁,难道会有什么危机我安全的事件在进行?”这圣人睁开双眼,面上现出惊疑不定之色。

    这种心神不安定与心血来潮却是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它是一种预兆,一种冥冥之中的神秘向他的警告。

    “难道,当初我感应到的东西并不是因为对面阵营的那些道友?”猛地,他心头一震。

    虽然当初的感应已经是过去了几万亿年之久了,但他却依然对当初的感应记得清清楚楚,没有半点遗漏。

    那种莫名的压抑,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依然是历历在目。

    就在他忆起当初那种感应的瞬间,一种比之前增强了不知多少倍的压抑猛然降临他的心头!

    在这种压抑之下,他的身体都忍不住一震,一股无法形容的玄妙波动从他的身体之中透出,扫过他的道场,直接将他道场之中的一切生灵,一切时空,一切规则法则完全剿灭,使得他的道场转眼间就已经化作一片绝对的混乱。

    至于那些圣人门下的弟子,在整个过程之中,更是连惨叫都没有出一声

    到了这一步,这圣人却已经是完全没有在意那些圣人门下的想法了。

    此时的他,心中已经是完全的明白了过来,现在这种压抑,与当初那种感应根本就是针对同一种目标!

    “看来。我们都被对面的道友给算计了啊”他苦笑起来。

    叹息着,他不再犹豫,顺手一拂,这个道场之中的一切便在瞬息间完全恢复过来。连同之前惨叫都没有出一声的圣人门下,也都是没有任何区别。

    之后,他直接便传出邀请,向着其他十二位圣人而去,想要将那些圣人过来说清楚自己的感应。也商议一下该怎么对待这一次的变化。

    哪怕是彼此之间的隔阂因为这些年一次量劫的堆积已经是增强到一个几乎成仇的地步了,但他们毕竟还是同一个阵营的圣人,彼此之间的联系终究还是无法斩断的。

    因此,这个时候听到那圣人的邀请,其他圣人却没有任何一个有所迟疑,一个个的快从各个方向向着这道场而来。

    圣人的度快无比,只是瞬息间,十三位圣人便已经是齐聚此处道场。

    “各位想来都感觉到那种压抑了吧?”这时候,那邀请诸位圣人前来的圣人这样叹了一声。

    听到这话,其他圣人一个个的面色微变。

    他们自然是都有感觉到那种压抑。只是一直都只是将其当成是对面阵营的修士即将施展什么手段的预兆而已,并没有太将这个放在心上。此时听眼前这圣人的话语,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啊

    “闲话休提,道友有何现,尽管说来便是。”有一位粗豪的圣人这样道。

    那邀请众人前来的圣人正要说什么,猛然间便面色一变。

    其他圣人也在这一瞬间面色大变,就像是都现了什么东西一般。

    在这时候,一种无法形容的震荡疾扫这虚无,直接将这一片难以形容的虚无扫得完全失去了原来的模样。原本的虚无,已经是完全被混乱的波动给充斥。看起来简直便如同混沌状态一般!

    “看来,结果很快揭晓了。”这时候,一位圣人叹了一声。

    身形一闪之间,就已经消失在这道场之中。来到了两方天地的交界处。

    其他圣人也都是一个个的动身,身形开始快的出现在两方天地的交界处,看着这个时候正在产生变化的那两方天地!

    在他们下方,两方天地已经几乎停滞了不知多少亿兆年之久的冲突,再一次的出现了!

    原本他们耗费无数苦工所做的,将冲突转化为一次次量劫的努力。尽皆化作泡影!

    甚至,不单单如此,似乎要将被停滞了不知多少亿兆年之久的怨气泄出来一般,这种冲突,比起他们记忆之中最为强烈的一次天地冲突都要强上亿万倍!

    在以前,两方天地的冲突虽然是全面的,但在强度上,却有着特定的规律,对于那些承受能力强的区域,冲突激烈,对于承受能力弱的区域,冲突和缓。如此这般一来,对于两方天地本身来说,破坏力却并不会一下子便增强到某个天地无法承受的地步!

    但,这一次,情况却就已经完全不同。在这时,两方天地之间的冲突根本就不再是全面的了,而是直接被压缩在两者的交界处,那冲突的威力,在这里千百万倍的爆,看起来就像是两块石头悍然撞在一起一般,掀起了无数碎片四处飞溅,那简直就像是石头撞在一起所爆开的无数火花

    这样的恐怖冲击,对于两方天地来说,都是天大的灾难!

    对这天地之外的虚无还好,只是用波动将其充斥,使得这里变得混乱而已。

    但,在那两方天地内部,那种爆所产生的冲击却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在那波动的冲击之下,两方天地的规则法则都像是纸片一样被瞬间撕碎,那时间、空间、物质、能量,更是在这时候在那冲击之中开始疯狂的崩裂,变得越来越混乱起来。

    至于沉浸在天地两极的清气与浊气,这时候更是开始剧烈的搅动起来,彼此之间既相互的排斥,又是相互的吸引,相互攻击,又相互的吞噬!

    就像是两个感情无比复杂的对手相爱相杀

    不过,在这之中,占得上风的,却并不是那体量明显更大的,那煞气所化的天地,而是,罗帆所化的那一方天地!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因为罗帆所化的那一方天地之中,无论是清气还是浊气之中都有着一团包含着八位圣人本质的灵光!正是这些灵光如同骨架一般支撑了那清气与浊气,方才使得这清气与浊气的战斗力大增,在不同体量的战斗之中取得上风!

    “你们的目的便是这个?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要做到这一步。”煞气所化天地出身的以为圣人这样叹道。这个时候,他们那里还不知道,自己是中了对面阵营的计谋,已经败得体无完肤了?(未完待续。)

    ◆最新本书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