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五十七章 劫力

正文 第两千零五十七章 劫力

    正是在那一处位置分成了这两种完全不同的环境,所以那些门派方才会将山门建造在那一圈平台之上,而不是继续往上,将其设置在更高之处,比如罗帆现在所站立的这一处位置

    罗帆此时站在那最高峰之上,对于自身的存在他并没有任何掩饰。

    但,在这个时候,却根本没有任何生灵能够看到他的存在,甚至感应到他的存在!

    对于这一方天地之中的生灵来说,罗帆,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哪怕是那最强的修士,也根本没有任何资格看到他

    “好强悍的时空,好严酷的规则法则”稍稍感应一番这一方天地的种种,罗帆心头便忍不住叹了一声。

    这样的天地,对于修士来说既是一种坏事,又是一件好事。

    说是坏事,自然便是因为这样强悍的时空,严酷的规则法则,使得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修士要挥强大的神通却是极为困难,在其他天地之中已经能够移山倒海,毁天灭地的手段,在这里说不定只能够拍碎一块石头

    而说是好事,更不用说。这样强悍的时空,严酷的规则,一旦修士能够在其中有些微领悟,自然便能够得到相当于其他天地千百次,甚至亿万次领悟的程度,得到其他天地的修士所无法比拟的成长!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一方天地之中的生灵要突破寿命的桎梏那么困难依然能够培养出那么多强大的修士。

    若是按照正常的天地的话,一般修士要达到这一方天地修士的平均水平至少需要以亿年计算的时光才能够做到。

    而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哪怕是没有修行天赋之人,也不过是几十年便能够达到平均水平若是有那天赋绝好的,说不定一两个月便能够完成这种蜕变了。

    这种差别到底有多大,不言而喻。

    对于这方天地如何,罗帆却还是颇有兴趣的。

    毕竟,这乃是这星浪之中他所遭遇的第一方天地。

    想要从这里直接得出星浪内部天地的共性自然是不可能,但通过这一方天地来对这星浪内部的天地有所了解,那却是绝对没问题的!

    罗帆站在这这天地的最高峰之上。心神开始渐渐融入这一方天地之中,以这天地本身的力量来感应这一方天地的种种,体会这一方天地与其他天地的根本不同。

    哪怕是罗帆,对于这一方天地来说也是显得极为渺小。

    他对于这一方天地的感应。自然不可能如同对其他天地一般轻轻松松的便把握其中的一切奥妙,一切原理。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他越是深入感应,便越能够得到更多有关这一方天地的深层奥妙,越能够挖掘出一些自己之前所没有现的奥妙。

    这一方天地与他以前所经历的任何一方天地都有所不同。一

    或许是因为其与星浪之间的关系特殊的缘故。整方天地处于一种极为不完整却又极为完整的状态。整方天地内部的一切,都在时时刻刻的与外界的星浪不断的交换着。

    在这过程之中,这一方天地从外界的星浪之中汲取了无尽的力量与玄奥,同时也将种种力量与玄奥不断的传递给外界的星浪。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却是在时时刻刻的生着改变。

    可以说,这一瞬间的规则法则和下一瞬间的规则法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是完全不同!

    而这种不同生在极深的层面,但在表面上,却是极为诡异的保持着稳定不变的状态,就像是这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在某一层次就已经是分成了两个完全独立的部分,一部分在不断的变化。不断的演变,一部分却保持着固定不变的姿态!

    这种状态相互之间有着如此不可思议的独立性,却又紧密相连,相互转化,形成了一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奇特姿态,让罗帆都看得暗自震撼,只感到眼界大开,似乎对于天地,对于规则法则有了更深的理解了。

    就在这时候,星浪之中猛然一阵翻涌。忽然有着一道道血光从天而降,向着这一方天地各处落去。

    其中,有着一道血光直直对着罗帆而来。

    这血光奥妙无方,穿透这天地外层阻隔的时候。度快得越时空,一闪之间,却极就已经是来到了罗帆之前,向着他的头颅直直的砸过来!

    的但,这样快的度,却极为诡异的在半空中留下了长长的痕迹。让任何人,哪怕是普通生灵,都能够将这血光看得清清楚楚,更是直接辨认出其所落的方向!

    “快快快,这一次的血劫已经开始!尔等须得用最快的度将所有的劫力夺过来!不然的话,本门将沦落至不入流之境!”在下方的那平台之上到处都是有些狂乱的呼喝。

    这个时候,罗帆却已经是没有什么心思去管他们了。

    这一道血光在即将扑入他头颅的瞬间,猛然凝固住,化作了一个小小的血色生物呈现在他头顶不远处。

    这自然不是这血光本身的变化。这,却正是罗帆的手段!

    若是按照正常的方式,这一个血色生物在这个时候必然将会直直撞入罗帆的头颅之中,直接化入他的身体之中,使得他的身体产生某种难以描述的变化!

    就像是,这时候其他的血色生物一般。

    “这便是所谓的劫力?”罗帆抬手虚虚一抓,那血色生物便已经是落入了他的手中,开始在其中不断的挣扎着。

    这血色生物看起来乃是一条毒龙的模样,在罗帆的手中盘旋翻涌,爪子四处乱抓,将周围的空间抓得不断扭曲,甚至让那规则法则也都不断的变幻。由此自然生出了种种难言的异象出来,开始渐渐浮现在这毒龙周围。

    不过,这样的变化对于罗帆来说却是没有任何影响,他的手掌依然是丝毫无损,静静的托着那毒龙,任凭其不断的挣扎。不断的破坏,都没有一丝半点的变化!就好似,那毒龙只不过是幻影一般

    轰轰轰轰

    远处,在那血光落下之处。有着惊天的大爆炸不断的传出来。在那大爆炸之中,无数惨叫,嘶吼,怒骂,哭号。不断的传出来。

    这样的声响对于一般生灵,甚至一般修士来说必然要接近到一定的距离方才能够听到,但对于罗帆来说,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一切声音,只要他愿意,便绝对能够瞬间听到。这种如此怪异的爆炸声自然也不例外。

    “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吧。”抬眼扫过那些爆炸的位置,罗帆转过头来凝目注视着手中那血色的毒龙。

    紧接着,他心中一动,强烈的感知直接排开一切阻隔,悍然冲入那毒龙的身体之中。开始从里到外不断的彻查这毒龙的结构,彻查这毒龙的记忆

    但,可惜的是,在结构上他虽说大有收获,但也不过是增长一些见识而已,对他来说,却可以说的上市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好处。而他所更加关注的,那毒龙的记忆却是半点没有!

    这一头毒龙,根本没有任何智慧!其所有的就只有一种东西,本能!杀戮的本能。战斗的本能!施展种种能力的本能!

    换句话说,这样的毒龙若是进入生命的身体,自然而然的便会改变那生命的意志,使得那生命再无任何其他情绪。其他感情,所思所想,便只有杀戮,只有战斗,只有不断的施展自身的种种能力!

    明白了这一点,他自然也就明白了这个时候在这天地各处所不断生的那些爆炸到底是怎么事了。那些。分明便是那些生灵、修士承受不住与这毒龙类似的生物的侵袭,完全失去了自身的意志,开始对周围大肆的破坏,大肆的杀戮!

    在这时候,在那这一座山三分之二高度的平台之上开始有着一个个修士脱离那平台,向着这山峰顶部攀爬而来。

    罗帆见了,稍稍一想就已经明白过来他们在做什么了。这分明便是那些修士已经确定了有一道血光,也即是,一股劫力落在这一座山之上了。

    只是,之前已经说过,这一座山的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

    哪怕是这些修士都是在那平台之上极为强大的存在了,却也难以无视这一座山峰的恶劣环境,虽然能够做到向上攀爬,但那度却就相当的一般了。

    以这一座山峰那近乎顶天立地的姿态,这三分之一的路程却也有着数十万里之多。这样缓慢的攀爬上来,所需要耗费的时间怕是要以年来计算。

    也幸好这些修士清清楚楚的知道这那血劫到底代表着什么方才有着耐心能够一步步的攀爬上来

    事实上,留在这里攀爬的修士虽然都是相当强悍,但他们却并非那平台之上众多修行门派之中最为强大一波修士。事实上,他们的实力,在那平台之上却也只能算是中上的而已。

    真正强大的修士,却都已经是领命向着四面八方而去,前往那各处有着血色光芒坠落的区域去了。

    “血劫吗?”看着手中这血色毒龙,罗帆口中喃喃。

    紧接着,他微微催动力量,强大的力量对着那血色毒龙碾过去。噗的一声轻响,那血色毒龙在瞬间便完全粉碎,连半点齑粉都没有留下,就已经是化作虚无去了

    就在这一瞬间,有着某种难以形容的波动开始向着四面八方传递开去。

    这种波动隐晦异常,更是玄妙异常,似乎有着某种无比奇妙的生机蕴藏在其中。

    罗帆是何等人物,现有些异常,自然不可能便任凭这些波动离开了。

    他心中微动,抬手虚虚一抓,那无数向着四面八方散逸开去的波动便开始随着重新凝聚而来,转眼间便已经是在他的手心之上重新凝成一团,化作了一个卵。

    这个卵血红一片,其中透出一种微弱的生机,无穷无尽的规则法则与这一个卵联系在一起,丝丝缕缕的玄妙不断的流入这一个卵之中,开始与这一个卵内部的生机产生共鸣,借助这规则法则开始不断的成长起来。

    “果然没有那么容易能够解决。”看到这一幕,罗帆心中暗叹。

    这一个卵自然便是之前那血色毒龙所化!

    只不过,相比于那血色毒龙。这一个卵内部正在酝酿的生物却似乎有了些改变,生机向着更加浓郁的方向转变,隐隐间更也有着丝丝智慧的感觉渐渐的诞生出来。

    正常的卵至少也需要几十天方才能够孵化。

    但,眼前这一个血色的卵却不一样。在疯狂的汲取外界规则法则的威能之后,他内部的生机开始快的成长,其蛋壳更是开始产生嘎嘎嘎嘎的声响,一点点的碎裂开来,最终从里面钻出了又一条血色毒龙。

    只是。这一条毒龙相比于之前稚嫩许多,但双眼也灵动了许多,在那种杀戮本能与战斗本能之中,增添了丝丝智慧。

    这毒龙出现之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啃噬周围的蛋壳。在将所有蛋壳完全吞吃完毕之后,其本身却足足成长了一大圈。

    在这之后,它更是开始将身体盘成一个怪异的姿态,张嘴开始吞吸外界的天地元气,吞吸外界那无比稳固的规则法则。随着元气与规则法则的不断融入,这一条毒龙开始不断的成长。那智慧的感觉更是不断的增强。

    眼见如此变化,罗帆心中有了猜测。

    当下,心中一动,手又是一用力,力量爆之间,就已经是再一次将这毒龙直接碾碎,让其直接死于非命了。

    就在这一瞬间,再度有着莫名的波动向着四面八方传递而去。

    如此熟悉的变化罗帆自然不可能反应不过来,心中微动,抬手一抓。那些波动便再一次的凝聚在他的手心之上,再一次的转化为一个卵。

    接下来,便是这样不断的循环。

    每一次,在罗帆灭掉那血色毒龙之后。那血色毒龙都会重新化作波动向着四面八方而去,最后直接被罗帆直接抓来,自主凝聚成为一个卵。

    这个卵在之后不断的与这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产生共鸣,借助这种共鸣不断的提升,不断的成长。最终,在某个阶段。破壳而出,重新化为一个生灵,一个和上一次有些改变,变得更有智慧,更加灵动的毒龙出来

    最终,次数达到九九八十一次的时候,那诞生出来的毒龙已经是开始大生前求饶了。

    “饶命!饶命!”当这话从那毒龙口中传出来的时候,罗帆便知道,自己想要等待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果然,你已经被这天地所同化,成为这天地的一部分,而不再是劫力了。”罗帆淡淡的道。

    “不,我还是劫力,只是已经不再是针对这一方天地的劫力,而是变成这一方天地所掌握的劫力了。”那毒龙这个时候已经是周身漆黑,见到罗帆不再干脆的动作,终于有了机会说话。

    “原来如此,怪不得它们要抓你。”罗帆恍然。

    劫数,这乃是任何天地,甚至混沌状态之中都需要具有的。对于天地来说,只有天地之中有了劫数,天地方才能够筛选自己所想要的修士,让其自身得到更加准确的成长!

    而对于混沌状态而言,这劫数的存在却就是有着更多的作用了,比如,能够考验完美天地,比如,能够考验修士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劫力的珍贵程度,不言而喻。

    明白这个之后自然也就明白了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修士为何要这么迫切的寻找这劫力了。

    他们寻找这劫力显然并不是为了将这劫力占为己有这是不可能的,进入了这一方天地之中的劫力必然会被这一方天地所吞噬,化为这一方天地的劫数力量,区别只不过是时间长短而已他们争夺这劫力,最重要的理由便是为了在这劫力之上打下属于他们,属于他们门派的烙印!

    劫力乃是直接融入这一方天地劫数之中的一种力量。

    这种力量本身若是打下了某人的烙印,或者某个势力的烙印,自然而然的便会对某人或者某个势力比较亲切。这样的劫力若是融入整个劫数之中,自然而然的便会让整个劫数也不知不觉间打下了丝丝属于那人或者那个势力的烙印!不管是多还是少,这都必然会使得那人或者那势力在遭遇劫数的时候将会得到一些照顾!

    对于这个世界的修士来说,他们要打破寿命的桎梏便需要冲破重重劫数,若是遭遇的劫数能够对他们有所照顾,哪怕只是一点点,都足以大幅度的提升他们突破寿命桎梏的几率了

    就在罗帆不断的灭杀这血色毒龙进而让其被这一方天地最终同化之时,那些从平台之上向上攀爬上来的修士却依然是在攀爬当中。

    现如今,却只不过是攀爬了不过十分之一而已,距离这最顶峰罗帆所在的位置却依然是有着以万里计算的距离!(未完待续。)

    ◆最新本书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