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六十五章 寒意观念

正文 第两千零六十五章 寒意观念

    随着,他身形一晃,就已经是来到了地面之上。¥f

    现如今,这一方天地的地面已经是完全变了个模样,整方天地早已是完全变成了一片寒冰的天地,原本水所化的种种性质,尽皆已经被寒冰的冰冷与坚硬所取代,整方天地看起来几乎便像是一坨巨大的寒冰!

    其与一般寒冰所不同的地方或许也就只在于那寒冰有了层层分层,每一层的颜色形状都有些不同而已。

    这样的一方天地,看起来却是一片死气沉沉,再无当初罗帆所见到的那种生机勃勃的模样。哪怕是以罗帆的感应能力,也只能够在那寒冰的深处隐隐感到丝丝隐晦莫名的生机似断似续的存在着而已

    这,相比于罗帆以往所认识当中的冰河时代却要惨烈了不知多少倍。

    这种寒冰,对于能够无视这种寒冷的存在来说,都只是一种和空气差不多的存在,却不足以让他们在这里的活动受到任何影响。

    便如同这时候的罗帆,虽说周围尽是寒冰,他也丝毫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在这时候,罗帆的心头一动,抬步轻跨之间,便已经是来到了这一方天地的天空之上,来到了那一团已经化作冰寒寒冰圆球的太阳所在之处!

    “作为天地热量源头的太阳,最终居然会化作冰河时代的起始之处,果然是物极必反啊。”站在这一个广阔无比的圆球之上,罗帆心头闪过这样一个想法。

    这一方天地冰河时代的产生需要吸收无穷无尽的寒意方才能够引发,而这些寒意,在这一方天地之中看起来就像是凭空产生的一般,根本找不到任何源头。

    但,这显然便是与罗帆的估计不合。也与这一方天地那种超乎想象的寒意的情况完全不合!

    任何一方天地。哪怕是再极端的变化,最终也必然是遵循某种更深层的平衡机制。这一点,几乎已经是镌刻进入任何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深处,大道深处。

    换句话说,若只是这一方天地本身所引发的冰河时代,却必然不可能达到现在这一方天地这般的冰寒。不可能将这一方天地化作如此惨烈的模样。其所留下的生机,也必然会比现在这一方天地所残留的生机要旺盛亿万倍。

    而现在,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

    那显然就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这一方天地更深层的平衡机制,已经被打破。而打破这种平衡机制的,当然不可能是这天地本身,而只可能是外力!也即是,来自这一方天地之外的星浪之中!

    顺着这样的想法。罗帆最终根据那平衡机制,却是找到了一切变化的源头,那原本他觉得最不可能出现的,这一方天地的太阳之上!

    这当然并不是说所有让这一方天地化作冰河时代的寒意都是从这太阳之中流出,融入这一方天地之中。而是指,所有一切寒意的引发,都与这太阳息息相关,能够从这太阳之上找到根据!

    心中微动。罗帆的身形已经是开始缓缓的向着太阳深处沉入。

    正常来说,越是往太阳深处。那温度应当便是越高。但,这个时候,这化作寒冰的太阳却就完全想法。越是往里,那温度便越低!一直到那太阳的真正核心之处,那温度却就已经是让罗帆这个时候也感到阵阵寒意,隐隐间甚至有着丝丝寒霜在他的身体表面凝聚出来了

    这种情况是何等的不可思议。不言而喻。要知道,现在的罗帆在则之世界观的守护之下与外界的联系几乎是完全断绝的!这样的他,寒意居然能够影响到他,那显然便代表着,这寒意已经是破开了则之世界观的防御了

    “果然如此。居然不是真实的物质,真实的寒意,而只是一种观念。”感受着那种已经久违的寒意,罗帆叹了一声,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要让温度降低,最直接的办法,便是加入一股寒意。

    但,除此之外,以更深层次的,甚至可以说直接针对存在概念的影响加载在那上面,也能够达到同样的效果。

    之前,因为从来没有见识过第二种办法,所以罗帆最终的寻找方向都是第一种,也即是那本该存在的,从星浪之中涌进这一方天地的寒意。只有,一直找寻不到,再加上考虑到那平衡机制,他方才发现有可能是第二种情况。顺着这样的思路,方才最终锁定此处

    现在的情况,显然便表明了他的猜测有多正确。

    能够突破他则之世界观防护的,除非真的强大到他所无法理解的力量之外,便只有同样类别的攻势!

    而寒意,显然不可能是强大到罗帆所无法理解的力量。因此,现如今能够让他感到寒意的,显然便是同样类别的存在,也即是,某种类似世界观的观念!

    唯有这样,方才可能让现在在他身体表面出现的冰霜出现在那里。

    而这种能够让罗帆感到寒意的观念出现在这一方天地之中,最终能够引发的结果,也就不言而喻了。那必然便是从其所出现的位置开始,无穷的寒意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扩散到这一处位置所接触的所有位置。

    对于这一方天地来说,便是这太阳所照耀的一切区域!也即是,正反天地

    而这寒意甚至能够突破则之世界观,这一方天地本身又有什么东西能够防御得住它?直接被冰冻起来,让整方天地陷入冰河时代,那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来自星浪的观念”罗帆双目无比凝聚的看着自己周围。

    这太阳的核心虽然相对于整个太阳来说极为渺小,甚至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一小点而已,但,那也只是相对于广大无比的太阳而已。相对于罗帆这样大小的存在来说,这核心却依然有着数百里方圆那么广阔。

    这么大的空间,充斥着那种几乎均匀分布的寒意观念。想要找到其核心,其本体,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罗帆心中微动,细致的分辨这所有的寒意观念,分析着其中的浓郁与稀薄的分布,通过这种分布。找寻真正的核心所在。

    那寒意观念的差别极小极小,若是用数字来分析的话,怕是要小数点之后千万位数方才能够准确的表述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却是足足耗费了十日十夜方才找到了那观念最强的位置!

    那里,却就是在距离他不过十来里的一处位置而已,其所在的位置,也不是整个核心的中央,而是靠近核心的边缘。

    心中微动,罗帆的身形转眼就已经来到了那一处位置。

    来到这里之后。他抬手一点,他的手指就已经无比精确的点在了那一处可能不过是针尖百分之一大小的那一处位置。

    随着他点在这里,周围那无尽的寒意观念开始快速的变得稀薄起来。

    而这寒意观念变得稀薄的同时,在他所点位置的寒意观念更是开始疯狂的提升,原本只不过是比周围浓郁那小数点后面数千万位数的寒意观念只是转眼之间便已经是增强到了周围的百倍,千倍,万倍

    “果然,这观念乃是从这一处位置涌进来的。”在这瞬间。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欢喜,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这只是一个细微到极致的小点而已。其中涌进来的寒意观念似乎极小极小,但,寒意观念毕竟不是任何一种力量所能够相比的存在。这种存在的流转方式,传播方式,都与其他任何力量有着本质的不同。

    因此,哪怕只是这么小小的一点入口而已。但其涌进来的寒意观念却根本没有经过任何过程的就已经扩散到了整个太阳的核心。

    再通过太阳的特殊结构,瞬间传递到整方天地的每一处位置,直接转化为那种真正的寒意,降低这整方天地的温度,维持这整方天地的冰河时代!至于太阳的特殊结构为何能够将这观念传递到整方天地每一寸时空。这更不用多说,在原本,那太阳高挂天空之上不就是靠同样的方法将光芒、热量传递到整方天地的每一寸时空吗?若不然,靠着光芒与热量本身的传播的话,以这一方天地以亿兆光年计算的面积的话,岂不是要亿兆年方才可能将今天的太阳光芒传递到这天地距离这太阳最远的位置?!若是这样的话,这整个传播过程有多少力量要损耗,这太阳要做到这一步需要其发出的光芒强烈到哪个不可想象的境地?!对于这靠近这太阳的区域会造成多大的损伤?!所以,很显然的,这便要求,这个太阳有着极为特殊的玄奇结构,足以将这太阳无差别的瞬间传递到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任何一处位置所在,方才能够让这一方天地保持着一直以来的那种日月轮

    罗帆这个时候点住了这一个入口,便止住了那种寒意观念从这个入口之中涌进来。而没有了这入口的寒意观念补充,这核心之中的寒意观念自然便无法得到补充,当然便很快的因为不断传递出去而消耗殆尽。

    随着这种含义的消耗殆尽,外面的整方天地却是产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

    温度,似乎在缓缓的提升,原本遍及整方天地的那无穷寒冰居然有了丝丝溶解的迹象

    那种原本被寒冰压制的,若断若续的生机,猛然间便接继起来,并且,轰然一震之间,开始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开始增强起来。

    这种情况在原来却只有在冰河时代末尾的时候才可能出现!

    换句话说,罗帆若是一直不放开手指,便相当于直接帮助这一方天地度过了这一次的冰河时代,或者说,这一次的劫数!

    对于这种种变化,罗帆却完全没有在意。

    这时候,他所有心神都凝聚在他面前的那一团越来越浓郁的寒意观念之上。

    这一团寒意观念原本便是分散开来,甚至是不断的消耗,都已经足以对他造成影响,让他感受到那种莫名的寒意涌上来了,现在被他堵住在自己手指之前不断的堆积。不断的积聚,那对他所造成的影响自然便更加的巨大了。

    只见得,寒冰从他的手指开始,向着他的全身上下不断的蔓延。

    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他就像是化作了一坨寒冰,硬生生的堵在那寒意观念的入口!

    在这时候。一股炙热开始渐渐的在这太阳的核心之中凭空生出。

    这炙热出现的位置乃是在这日核的正中央,其诞生之后,开始驱散周围的冰寒,并开始渐渐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让这整个寒冰太阳开始渐渐的融化,渐渐的向着原本的太阳转化。

    这一方水组成的天地便是太阳,也是一种极为奇特的水。

    这样的水从寒冰融化之后,自然便是一个水球,高悬在天空之上。以一个缓慢的姿态慢慢的发光,发热,要渐渐的化作冰河时代之前的太阳。

    若是原来,这个太阳很快的就能够散发出无穷的炙热与光芒,但这一次,似乎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压制住一般,这整个发光发热的过程被延缓了不知多少亿万倍。

    哪怕是数年之后,这光芒也依然只像是一个暗淡的灯泡挂在天空之上一般。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昏沉。

    这种昏暗的太阳,所散发出来的热量虽然依然有。但相比于这整方天地来说显然是杯水车薪。哪怕是开始发光发热数年之久了,却也只是勉强的将原本充斥虚空的寒冰融化而已,其他原本存在的一切实物尽皆依然处于冰冻状态!

    至于那些本该随着太阳出现便诞生的生灵,更是依然少之又少,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没有。

    可以说,这太阳的重新点亮。最终得到足够好处的,也只有那一股原来似断似续的生机而已。

    相比于数年之前,那一股股似断似续的生机早已是成长到了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繁盛的地步,开始在这一方天地的各处渐渐的游动,在一处处位置分开。潜伏起来,等待着最终完全爆发的时机。

    这些,便是这一方天地日后生灵的源头,也是这一方天地重生的关键所在了。

    而这些生机越是繁盛,在越多地方潜伏,日后真正爆发出来之后,这一方天地也便能够得到越多的好处,生灵的基础也便会越强!

    这,相比于原本似断似续的生灵直接引爆来说,却是好了不知多少倍。

    可以说,经历了这样一场之后,日后这一方天地之中诞生的生灵质量至少要比起以前强上十倍,甚至百倍以上!

    这种差别看起来极大,但事实上却是理所当然的。

    现在这一方天地生灵诞生的基础被压制,生机蔓延成长却只是受到一些影响而已,这便相当于一名生灵正处于娘胎之中,自身的根基正在一点点的铸造,但却依然没有达到降生世间的地步。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生灵若是在娘胎之中酝酿越久,在其中酝酿得越好,日后降生的时候,资质岂不便会越好?!

    甚至,这可以称得上是让和一方天地处于一种类似于娘胎之中的修行状态,给了它蜕变的机会!

    可以预料,若是时间足够长,最终让这生机衍生到极限,甚至到最后甚至在这样一方尚且被寒冰覆盖的天地之中也有着生灵自然诞生的时候,这一方天地说不定便能够得到某种根本的蜕变,最终超越原本,达到另一个级别,另一个阶段!

    至于到底是什么级别,什么阶段,现在显然很难说。

    同样的,对于这一方天地现如今的变化,罗帆也没有任何在意。

    此时的他,依然是被冰冻在那一坨寒冰之中。哪怕周围太阳的核心已经被完全点亮,无穷的光与热充斥在周围,也无法融化这寒冰半点。

    毕竟,这些光与热虽然有些玄妙,但终究也只是光与热而已,又如何能够动摇得了这种寒意观念所形成的寒冰?!

    事实上,整个情况却是刚好相反,反而是周围的光与热正时时刻刻的受到这寒冰的压制,无法真正完美的爆发出来,将整个太阳完全点亮。

    也正是因为如此,方才让这个太阳经过了数年之久依然如同一个光芒昏暗的灯泡,而不像是真正的太阳。

    “原来如此”数年之后的某一刻,身体已经完全被冰冻住的罗帆口中传出了这样一把蕴含着莫名欣喜的声音。

    随着这把声音,他的身上开始有着一点有一点的亮光浮现出来。这亮光,就像是点点星辰凭空呈现出来一般,将他整个身躯映照得是如此的神圣,如此的绝妙!

    在这亮光之下,罗帆身上的那些寒冰开始不断的流动。最终,如同时光倒流一般,开始渐渐的流到了他的手指所在之处,重新汇聚在那一个寒意观念的入口之处,化作一团若有若无的蓝色光芒静静的停滞在那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