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六十六章 角度

正文 第两千零六十六章 角度

    “原来,这便是观念的本体。↗”在这时候,罗帆睁开了双眼。

    在他的手指之前,寒冰已经散去,所剩下的只有一种无形的观念伴随着蓝色的光芒凝聚在他的手指之前,并随着从那星浪之中不断注入的寒意观念不断的成长,一点一点的扩大着。

    那寒意观念对于其他一切时空,一切存在的侵染能力强悍无比。

    甚至能够让这一方天地直接跨入冰河时代,使得整方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都完全身亡,让这一方天地的生机变得若有若无,若断若续。

    但,事实上,这也只是寒意观念的表象而已。

    事实上,在本质上来说,寒意观念,也只是一种观念而已!与罗帆的则之世界观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同。

    而罗帆的则之世界观,从本质上来说,却只是罗帆本身对于世界的认知,对于天地的认知,对于混沌状态的认知以及对于其他万事万物的认知结合在一处所形成的而已。

    虽然蕴含了无穷的威能,有着无限的潜力,但追根究底,便是如此而已。

    这种寒意观念的本质与则之世界观相似,本质上,自然也是如此。

    若是硬要说有什么不同,那显然也就是这种寒意观念并不是某生灵的观念,而是星浪的观念,或者说,是那天地之外某种超乎生灵意志的某种存在所形成的观念而已!

    也正是因为这种主体的不同,方才使得这种寒意观念有着这种远远超过则之世界观的恐怖威能,也方才让罗帆耗费了这么漫长的时光方才将这种寒意观念的其他表象剥离出来,找到了这种观念的本质!

    这个时候,罗帆的则之法力以一个无比玄妙的方式在他的周围勾勒着。

    这种勾勒表面看不出来什么异象,但在内里。却已经是在他的手掌周围形成了一片无形的时空,直接将那手掌周围的时空与外界时空,也即是,眼前这一个太阳的内核完全的隔绝开来了。

    这种隔绝,乃是观念上的隔绝,虽说不如概念层面的隔绝。却也远远不是现实层面的隔绝所能够比拟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寒意观念虽然依旧如同以往那般,但却已经再无法与这一方天地的一切事物产生接触,自然也就无法让其本身的特质宣泄出来,以至于形成那无尽的寒意。

    换句话说,罗帆借助则之法力以则之世界观的方式构筑出这种无形的时空,事实上便已经是让那寒意观念如同身处于星浪之中一样,根本没有半点已经进入这一方天地的迹象!

    而显然的,这种寒意观念在那星浪之中却是如同最普通的物质。最普通的力量一般,根本没有半点效果,并不能真正的释放出那足以将天地完全冻绝的威能。

    由此,也就使得这些寒意观念,无法在这无形时空之中释放出这样的威能出来!

    看着在自己手中越来越多的那寒意观念,罗帆面上现出淡淡的笑容。

    若是以观念的视角看过去,这寒意观念便像是一缕缕的气流一般,不断的在那无形的时空之中堆积着。化作一个越来越大的气团。

    那个无形时空虽然能够延展到无穷广阔,但。越是延展,时空的束缚力量自然便越弱。对于那寒意观念的束缚力量自然也就越弱。

    因此,罗帆却不可能将这无形时空无限扩展,却只能够保持着一个自己最好把握的大小,极力的压制那寒意观念,让那寒意观念不至于冲破无形时空的束缚。

    如此这般一来。不过数日之间,这寒意观念却就已经是将整个无形时空充满。

    以那观念的视角看过去,便是那整个无形时空之中已经是充斥着无尽的气流,看起来就像是化作了一个气流的时空了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从那星浪之中不断涌进来的寒意观念却依然是源源不断。没有丝毫断绝的迹象,这便使得,在那无形时空内部的寒意观念不得不开始压缩起来。

    这种压缩对于那无形时空产生极大的压力。

    让罗帆却不得不不断的增加那无形时空之上的则之法力,整个身体渐渐的有着亮点不断的冒出来,并且开始在他的身体表面按照那种难以形容的轨迹开始不断的流转起来。

    这种变化,让他整个人就像是化作了一个感染源,渐渐的改变了周围的时空。也即是,改变了整个太阳的核心所在,让原本就要开始渐渐增高的温度重新降低,渐渐的与他的身体同化,就像是化作他的身体内部的延展一般

    这种情况,在以前却是不可能出现。

    毕竟,对于以前的罗帆来说,则之世界观便只是他构筑天地的观念,是他支撑自我在混沌状态自由生存的本质而已,他却从没有想过要用这种观念去影响同化其他存在。

    但,经过了对那寒意观念的研究与理解,他的这种想法却已经被不知不觉的改变了。

    那观念,本身便已经是一种无法想象的力量!只要稍稍转换一下,哪怕是观念,就已经足以毁天灭地,足以做到一切力量都无法做到的事迹!

    而现在他的则之世界观所出现的那种同化侵染的效果,便是他这种领悟的具现!

    当然,这一切都是发生在他的控制之外

    毕竟,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全心全意的压制自己手中那个无形时空,最终限制住那寒意观念,最后将其把握,才是他应该做的。

    除此之外的其他任何事情,哪怕是这则之世界观的另一种用法,却都是次要的。

    随着那则之世界观的侵染程度不断的加深,不逛逛是这个太阳核心,便是核心之外的太阳,也再被不断的侵染,不断的改变。渐渐的化作另一种形态的存在,渐渐的与原本的太阳区分开来。

    这个世界本身乃是水组成的,哪怕是这太阳,也只是某种性质的水以某种特殊的形态存在所构成的。

    便是之前那寒意观念的沾染,也只是只是将那水给冻住而已,并没有改变这种水的本质。

    但。这个时候,罗帆的则之世界观对这太阳的改变情况就不同了。

    虽说,本质上,罗帆的则之世界观在某种程度上比不得那寒意观念,但在完整程度,在宏大程度上,则之世界观,却完全不是那寒意观念所能够比拟的!

    比如,对于外物的改变上。寒意观念便只能够附加上一个现实层面几乎无法阻拦的寒冷。而罗帆的则之世界观却能够做到,将一切物质的特质,都赋予那物质!

    换句话说,这个太阳在那寒意观念之下,只能够冰冻住,而在则之世界观之下,却是能够转化为天地万物,甚至是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规则法则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

    而这造成的结果便是。世界,诞生了。

    从罗帆所站立的位置开始。太阳开始渐渐的改变。一片片则之世界的光影渐渐的浮现出来,渐渐的取代原本的水,不断扩展出去的过程之中,渐渐的让这整个太阳化作一个则之世界

    当然,这一切毕竟是不在罗帆自己的掌控之下所出现的变化。也即是说,乃是罗帆本身的特质所引发的变化。

    在如此情况下。这周围的则之世界虽然已经是在开始出现,但却若有若无,若隐若现,对于那太阳的改变,也无法深入核心。更不能真正稳定下来。

    也即是说,虽然则之世界已经出现,但只要罗帆将则之世界观收,这一切便会重新归原本的模样,甚至都不可能将那则之世界保留多一秒!

    不过,这种模样虽然并不能完全稳定下来,但在这时候却已经足以将这一方天地从冰河时代之中脱离的历史进程打断了。

    当然,从某方面来说,这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毕竟,现如今这一方天地虽说无法完全脱离冰河时代,却已经足以让升级在其中衍生,发展在这样的状态之中停留越是长久,这一方天地能够得到的淬炼就会越大,在日后这一方天地完全脱离冰河时代之后所得到的好处就会越大

    就在这整个太阳终于完全被则之世界取代,如同化作天空之上挂着的一个镜子一般的时候,在那太阳的核心之中忽然有着咔嚓咔嚓的声响传来。

    在这声响之中,那一个无形的世界猛然化作一个蓝色的球体,黏在罗帆的手指之上

    “堵住那个入口了?”看到这一幕,罗帆终于松了口气。

    此时此刻,他感觉到那无形空间所承受的压力已经是完全的稳定了下来,虽然没有减少或者消失,但至少已经不再像之前那般永无止境的增大。

    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那寒意观念已经不再涌入这个无形空间之中了。也即是说,这个太阳核心与那星浪之间沟通的,寒意观念的入口,已经被堵住了!

    而在这时候,以观念的角度看过去,在那无形空间之中存在的那无数的气流却已经被压缩成为固体,也即是,这个时候从现实层面看来的,那一个蓝色的水晶球了。

    显然,正是因为被压缩成为固体方才将那一个入口给堵住了这就像是一个水池不断的有水涌进来的话,只要将那入口周围的水凝成寒冰,便能将那入水口完全堵住,从而不会再有水不断的涌进来。

    压力不再增强,罗帆自然再不需要继续催发自身的则之世界观,那则之世界观对于周围世界的侵染自然也就随着停了下来。

    但,毕竟压力没有用减弱,这种沾染却也没有收拢,因此,周围却保持着原来的模样,这个太阳依然是如同一个则之世界,从下方看过来依然是如同一个巨大的镜子挂在天空之上。

    “居然会有这样的变化,看来,日后要好好开发一番这则之世界观在其他方面的威能了。”心情稍稍放松,罗帆自然便发现了周围的种种变化,一时间双眼闪过丝丝难言的光芒。

    不过,这显然是以后的事情。现如今对他来说更重要的便是自己已经准备了许久的事情了。

    他心中微动。感知直接渗透那在自己手指之前的那寒意观念,开始细致的体悟这寒意观念之中的一切。

    这种观念极为纯粹,其中有的就只是各种各样关于寒冷的观念。比如,失去热量便是寒冷,比如寒气沾染便是寒冷,比如火焰与温度更高的火焰相比便是寒冷等等等等。哪怕是罗帆细致的体察一番,也忍不住有种大开眼界之感,只感觉自己对于寒冷的理解加深了许多,甚至有着种种难言的神通不知不觉间就从他心间浮现出来。

    随着心神沉浸在这无尽的关于寒意的观念之中,罗帆渐渐的晋入了物我两忘之境。

    他的心神就像是正处于无尽深邃的海中一般,不断的向着海水的深处潜入,而且,因为他所领悟的乃是寒意观念,他更是随着不断的潜入连自己的心神都似乎被其所同化。渐渐的与那无尽的寒意产生越来越强的共鸣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一瞬间,或许是亿兆年。

    等罗帆恍然过神来的时候,他便发现,自己已经是再一次来到了那星浪深层,重新感应到了那一道星浪之中所蕴含的,属于混沌状态的玄妙!

    不过,相比于上一次所感应到的这一道玄妙。这一次他所感应到的玄妙却似乎发生了某种微妙的改变。

    这种改变玄之又玄,微而又微。似乎完全不存在,但在他心中又是如此的明显,显得怪异无比。

    “这是,我借助的途径有所不同,感应到的方面也有所不同”良久,罗帆忽然一阵明悟。明白了这种感应当中的那一道玄妙与以前有所不同的根本原因。

    就像是用不同的角度去观察混沌状态所看到的景象会完全不同一般,这来自混沌状态的玄妙,同样是使用不同的角度去看便会看到完全不同的模样!

    之前,他乃是借助另一方天地的血劫来领悟这一道玄妙,那角度。自然便是受到了血劫的影响,以某种难言的方式倾向于血劫的角度。而这一次,他借助的乃是那来自星浪之中的寒意观念的共鸣去观察那玄妙,所看到的那玄妙,自然也就倾向于这寒意观念的角度

    明悟这一点之后,罗帆面上现出了莫名的笑容。

    领悟某种玄妙,从越多的角度去领悟,便能够越是准确的得到这种玄妙的本质!

    眼前这混沌状态的玄妙同样是如此。

    这混沌玄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依然是一个难以真正彻悟的玄妙,其中蕴含的深邃道理,几乎都是超乎他理解范围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若是能够以不同的角度来领悟这种玄妙,自然便相当于得到另一条领悟的途径,与本身对这玄妙的领悟结合在一处,却是能够大幅度的增强对这玄妙本质的提炼!

    而且,这种还只是现在的好处,若是他日后能够从更多的角度来领悟这玄妙,不同角度的对比,甚至能够超过他本身对这玄妙的领悟能力!让他反而能够从这不同角度之中得到超越他本身能够从这玄妙之中所领悟出来的玄妙本质!

    而且,这更将是随着他领悟的角度不断增长而增长的领悟,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无有极限

    “若是日后能够从亿万个角度来领悟这玄妙,即便是不能穷尽其中的奥秘,也必然能够极大的接近了”心头这样想着,一种难言的感慨从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原本离开那血劫天地只是因为那血劫需要等待太长时间才会出现,却没想到这居然让他得到了另一条领悟这玄妙的道路,甚至,是一条比起他自身领悟更加通畅,更加直达目标的道路。

    这让他怎能不感慨造化玄奇,运气玄妙?

    这种种想法在他的心中一闪而过,根本没有一丝半点能够残留超过瞬息的时间。

    很快的,他便将所有杂念清除,开始用尽自己的一切手段去领悟那一道混沌状态的玄妙

    这样的玄妙,虽说号称一道,但本质上却也只是一丝丝而已。但就是这一丝丝,却就已经给他带来了无法想象的压力,让他甚至有种自身无比渺小的感觉。

    好在,相比于上一次,他这次多了不同角度的对比,能够通过上一次以血劫为途径领悟这玄妙和这一次以寒意观念领悟这玄妙的不同来接近这玄妙的本质,接近其中蕴藏的种种奥妙。

    这样的结果便是,他的收获比起原来却是要至少多上一分之多

    而在那太阳之中,他的本体之上却也随之有了体现。那在他身体表面亮起的光芒开始随着闪烁得愈发的快速,那两点的位置调整,或者说,流转的速度,随着变得愈发的快速起来了甚至,每一个两点的流转轨迹的变化,调整幅度,都比起原来要快上数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