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七十九章 狂欢

正文 第两千零七十九章 狂欢

    在那大吼之间,那修士的双眼随着发白,生命本源随着改变,一片血光从他的身体内部散发出来,瞬间开始顺着那阵法的连接,向着整个阵法之中的那上百万修士蔓延而去。

    而这,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让那些原本就已经是在苦苦挣扎着的修士开始不断的被那种力量所同化,理智丧失,化作只知杀戮,只有本能的生灵!

    “不好!要快点逃离这方天地!”钟神女高呼一声,不顾自身与这阵法的联系,不顾自身与这一方天地的联系,悍然将自己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完全斩断,力量涌动之间,向着这一方不灭天地之外冲去!

    与她做同样动作的修士还有着不少。

    那尖嘴猴腮的修士,那瘦弱的女子,以及其他几名从第三层到来的修士,都是不顾一切的做出同样的动作。

    噗噗噗噗

    鲜血在这瞬间从他们的身体毛孔之中喷涌而出,场面惨烈到难以想象的境地。

    而这些修士在这时候却完全不顾这一切,极力的想要冲出这一方天地,想要逃离这星浪!此时此刻,这一方天地在他们的眼中,就像是普通人眼中的地狱一般,无比的危险,无比的险恶,一旦在这里停留多一点时间,便代表着自己的寿命要走到极限了

    只是,就在他们即将冲出这一方天地的瞬间,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凭空产生,作用在他们的身上,拉扯着他们猛然倒卷而,反而是用更快的速度撞向那向着他们疯狂蔓延而来的种种血色的光芒!

    “糟糕,与这个天地的联系实在是太紧密了,哪怕是这样斩断也无法完全斩除干净!”在这时候,他们心中一个个的暗自叫苦。

    原本他们辛辛苦苦的想要将这一方天地烙印上属于他们的气息,但现在却发现,这种烙印确确实实是成功了。但这成功之后却反而成为他们的桎梏,成为他们的绞索,让他们不断的走向覆灭,走向消亡!

    那血色光芒卷过来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太快。他们倒卷而的速度也实在是太过惊人了。所以,这个时候他们甚至还来不及触动那道尊之狱的力量,就已经是被那力量完全包裹。

    而他们自身体内原本就已经在不断的侵蚀他们意志的那种力量得到了外力的支持,却是终于压下了他们的理智,压下了他们的一切反抗。让他们直接化作了那种毫无理智,毫无智慧,只有杀戮本能,吞噬本能的怪物

    嘶吼声瞬间席卷整方天地的虚空。

    这些怪物在这虚空之间开始疯狂的厮杀,疯狂的彼此吞噬。

    虽说钟神女他们本身的道行境界相比于其他第二层的修士要强大许多,但因为他们的理智已经丧失,他们比起第二层修士最强的地方,那对于观念的运用,却难以发挥效果。因此,虽说他们表现得比起其他修士要强上许多。但最终终究还是无法做到如同正常一般绝对,无法做到完全无视其他所有修士联合的那种恐怖势力。

    最多,也不过是上百第二层的修士结合在一起,便能够与他们对抗了。

    如此这般一来,这场面,自然便无法做到如同原来所想的那般一边倒了。

    那些修士在失去理智之后,本能却得到了加强,对于强弱的理解更是得到了加深。面对着钟神女他们这些比起其他生物要强上百倍的存在,他们自然而然的开始联合起来,最终却是让场面变得持平。让那厮杀变得更加的惨烈,让这一片虚空,化作了一片难以形容的修罗地狱!

    这样的景象,罗帆看在眼中。却只是暗自叹息。

    “好惨烈的劫数,幸好我乃是这一方天地的构筑者,否则的话,怕是连我也要受到一些影响”他这样想着,眼中的怜悯之色更重了。

    这些修士在虚空之间战斗,却是波及了整方天地之中的那无数世界。让那些世界的运转方式都被搅乱了。

    而这种世界运转方式的混乱,却是让这一方不灭天地本身的运转也开始变得混乱起来。

    原本与外界星浪的平衡状态,也渐渐的被打乱了。

    这种情况,在外界看来,便是那星浪之中的巨大太阳开始不断的扭曲,在其中有着无数光芒开始不断的从那太阳之中射出,又一转之间,重新转太阳之上,不断的搅乱这星浪之中的其他天地,让那星浪变得更加的暴躁,更加的混乱了。

    “星浪,要毁灭了!”在这时候,星浪周围的一个个修士心中都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在这想法之间,那有相互认识的修士对视一眼,绝大多数都是一转身便向着远处而去,要远远的离开这星浪。

    当然,有那离开的,自然有那做出相反选择的。

    要知道,星浪毁灭,代表着的乃是巨大的危险,同样也代表着巨大的机缘。这星浪在这道尊之路第二层之中已经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之久了。一直以来虽说都有着种种变化,但却从没有毁灭过。

    而现在,忽然要毁灭,那必然便是有着惊天的剧变要产生,必然便代表着有着以前所无法得到的东西要被他们所得到!

    这样的机缘,对于有心冒险的修士来说,怎么可能放弃过?!

    这些留下来的修士,有些乃是开始在这星浪周围做出种种布置,打算等待这星浪破碎之后拦截某些东西。有些则是不怕死的往那星浪之中冲过去,想要在这星浪破碎之前,直接从其中牟取相应的宝贝!

    在这星浪之外都是如此了,在那星浪内部的变化却是更加的激烈。

    这个事或,整个星浪几乎都已经被这一方不灭天地所影响了。

    种种无法形容的毁灭波动不断的扫过整个星浪内部的一切时空,一切天地,让那些天地一方方的发生异变,有那原本尚且不是劫数降临的天地,忽然间劫数从天而降,直接以无比暴烈的姿态将那天地之中的生灵一扫而空,让那天地就像是走过了整个生命历程一般,开始走向覆灭!

    不知多少生灵在这过程之中死于非命。也不知多少修士被坑得怨天怨地。

    道尊之狱的力量更是开始不断的在这星浪内部出现。将一名又一名的修士抓走,投入道尊之狱之中。

    只是短短的数个呼吸之间,这道尊之狱的力量降临的次数怕就已经可以比拟以前不知多少亿年的总和了。

    “真该死!差点就能够到手了!”在那一股股道尊之狱的力量包裹之中,不知多少修士在那里怒吼出来。

    只是。不管他们怎么怒吼,都无法改变他们功亏一篑的事实。

    一方方天地,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崩溃,在那天地之中的种种观念,种种宝贝。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释放出来,再顺着那种星浪之中存在的毁灭波动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散开,甚至有些直接冲破了星浪的阻隔,来到了外界的虚空之中,被那一名名修士所拦截

    当然,有着修士成功的拦截了这种宝贝,获得了难以想象的巨大收获。

    但也有些修士因为错估了这些宝贝的力量,却是在这种冲击之中,偷鸡不成蚀把米,连自身都承受不住这种冲击。连身躯都粉碎,自身的意志都消亡了

    这种变化,让那众多停留在星浪之外的修士一个个双眼发红。

    如此宝贝,如此冒险,却是足以让他们变得狂热起来了。

    一时间,从这道尊之路第二层的各处开始有着越来越多的修士向着这里聚集而来,开始让这星浪周围的修士变得越来越多。

    由此,也造成了,越来越多的修士在拦截的过程之中抵受不住冲击,死于非命

    整个道尊之路第二层因此而陷入了一种越来越强的狂热气息之中。

    其他异象所在之处的修士。也开始听到消息,不断的脱身而出,向着这里而来。

    百万,千万。亿,十亿,百亿

    最终,不过短短的数日之间,这星浪周围的修士,便已经是超过了百亿之多!

    这样多的修士。在这整个道尊之路的第二层之中还算不得什么,说不上微不足道,但也绝对占不了多大的比重。

    但,这么多的修士同时聚集在这星浪周围,却已经是前所未有。哪怕是再古老的修士,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没有见过这么多修士聚集在某个异象景观的周围。

    “看来,一场波及整个第二层的战争要爆发了。”有那明智的修士在这时候却是暗自叹息。

    这么多的修士在这里,哪怕是那星浪之中的宝贝再多,都是不够分的。而在这种众生都狂热的气氛之下,没有夺得宝贝的修士本身又怎么可能会认命?既然不认命,那自然便会去抢夺,抢夺,自然便会有战争而一旦这战争开始产生,那最终结果,便再不是任何人所能够阻止的了。

    那最终的战争,必然便会波及整个道尊之路的第二层,必然便会让这整个第二层之中的一切修士都参与其中,那杀戮之惨烈,必然便会达到一个任何生灵都无法想象的地步!

    血色冲天,已经是可以预料的了。或许,也只有其他异相景观之中方才能够避免战争的影响

    只是,虽说有明智的修士看出了这一切,但,他们却也不愿放弃这样的机会,不愿意躲避在其他异相景观之中。

    毕竟,一个异相景观毁灭,这是何等巨大的机缘,其中能够得到的宝贝之多,之珍贵,更不是以前所能够想象的。按照自古传说,甚至有那能够直接提升好几层道尊之路的宝贝蕴藏在其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有**的修士便不可能放弃!哪里可能会因为要冒险,因为会有战争而就此避身事外?!

    那星浪之中的异变变得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恐怖,那一方不灭天地之中的种种冲击,种种变化,在这时候已经是完全改变了那不灭天地的形态,让它如同化作一滩烂泥一般,不断的吞噬星浪,又不断的释放出种种毁灭的气息

    这种剧变,哪怕是罗帆。也看得心底暗自发寒。

    “这种不灭劫数的感染力居然是这般恐怖,连这天地本身居然也获得了这种感染力若是没有外力限制的话,这星浪怕还真的会被完全毁灭”罗帆在这时候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不过。在这凝重的神色深处,他更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蕴藏在其中。

    “或许,会有一种出乎意料的变化出现呢”他喃喃着,心中有着一种难言的期待。

    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存在的那无数世界每一个都是融合了一种则之世界观之中的观念,而且是极为纯粹的。没有半点杂质的观念。

    这样的情况下,没有蕴藏同等级别观念的力量,却是怎么都不可能让其毁灭的。

    所以,哪怕是这个时候在那些世界之外的虚空当中众多生灵在进行无比惨烈的厮杀,将那些世界的运转规律搅得七零八落的,但那些世界却没有任何一个会因此而毁灭!

    将其运转规律搅乱之后所造成的结果,也不过就是释放出那种种毁灭的气息,让这整个不灭天地所遭遇的不灭劫数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扩散,渐渐的传染到了星浪本身而已。

    这不灭天地本身便已经是无比巨大,在这样的变化之下。在其周围的天地,去是开始与其碰撞在一处。

    而每一方天地撞上这不灭天地,都好像是火星撞地球一般,产生惊天动地的震荡。

    两者,都在同时承受惊天的破坏。

    只是,单单是体量上的差别,便已经是让这不灭天地轻松的碾压其他天地,使得与这不灭天地撞上的天地本身完全崩溃,其中的一切完全抛出,再被星浪之中的波动推动着或是向着星浪之外而去。或是直接在星浪之中不断的来冲撞。而这不灭天地本身,却只是受到一些不大不小的破坏而已。

    而再加上这不灭天地之中融合的那不灭观念,却是使得这不灭天地所遭受的破坏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自愈,甚至另一方天地尚且没有完全崩碎。其本身就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

    如此这般,越来越多的天地,在不灭天地之下崩溃,这星浪之中的混乱与破灭,也随着变得越来越强,越来越恐怖。

    而这。对于在星浪之外等待着的修士来说,却是天大的好事。因为,越多天地覆灭,便代表着他们在外面能够接引到越多的宝贝,能够得到越多的好处!

    甚至,对于已经投入这星浪内部开始搜刮宝贝的那些修士来说,这也是天大的好事。因为,这虽然使得这星浪内部的环境变得愈发的险恶,但也代表着,他们得到宝贝的可能性变得愈发的巨大了毕竟,冲出星浪的宝贝,终究只是少数

    在这过程之中,不知多少修士在那天地破灭所产生的波动之中死于非命,但同样有着不知多少修士在这过程之中取得了足够的宝贝,一个个兴奋得双眼发红。

    “真是一场残酷的狂欢啊。”罗帆看着这一切,心中暗自叹息。

    此时他所在的位置依然是在那不灭天地的中央。

    整方不灭天地在这时候变得无法形容的混乱,但在这中央,却没有任何混乱能够波及,这就像是龙卷风的风眼一般平静。

    当然,这也并不代表着他在这就没有受到任何压力。

    恰恰相反,他在这承受的压力,却绝非其他在任何一处位置所能够比拟的!

    因为,这一方天地现在的混乱已经超过了某个界限,若是没有他镇压在这里,这不灭天地必将会走向崩溃!

    毕竟,这一方不灭天地现如今可是在与整个星浪对抗!

    那星浪哪怕是力量分散,本身也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庞然大物!其中蕴含的威能,蕴含的力量,蕴含的观念,都远远超过这不灭天地!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不灭天地每与星浪对抗一次,都要承受无比强大的反震。这种反震若是没有人进行疏导,那必将会堆积在这天地之中,最终在某一刻必将会将整方天地完全撕碎,将其中蕴藏的不灭观念完全碾压!

    而罗帆在这里所起的作用,便是镇压住这天地,疏导这天地承受的反震,让这一方不灭天地能够在与这星浪的对抗之中取得上风。

    当然,他现在也是借力打力而已。整个疏导过程,却只是通过自身对这不灭天地的掌控来将那种种反震的威能转移方向罢了,却并非以自身来直接对抗那种威能若是他能够做到这一步,哪里还用得着在这星浪之中寻找体悟,寻找机缘?

    这星浪之中任何天地的劫数表现虽与天地本身息息相关,方式也是各不相同。但,追根到底,终究还是靠着从星浪之中吸取力量,吸取观念,以及其他种种。

    换句话说,劫数持续的时间越长,规模越大,代表着,从星浪之中汲取的一切也就越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