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八十四章 第二师兄

正文 第两千零八十四章 第二师兄

    那道尊门下居然对散修说这里不是他所能为所欲为的

    这简直就像是一个已经被逼到墙角的弱者正向某强者说,我有什么什么靠山,你决不能怎么怎么样我

    这种认低的情况,何曾在道尊门下身上出现过?!即便是退一万步,曾经出现过,那面对的也必然是其他道尊门下啊,哪里可能会面对一名并非道尊门下的散修这样说?!

    这种情况,让那些修士忽然间觉得世界是不是变了。他们是不是已经来到了另外一个现实之中了。

    对于这些修士的惊异与议论,那些道尊门下自然是尽皆了解。只是,虽说是了解这些,但却没有任何一名道尊门下因此而有什么过激的表现。虽说他们对道尊门下这个身份极为自傲,也认为自己这个身份足以将自己与其他所有修士都区分开来,让他们处于一个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修士的地位上。但,这却并不代表他们就因此而变得盲目,并不代表他们就会被这种地位遮掩住自己的理智。

    他们,却绝不会为了面子,与自己所不能抵挡的存在拼个生死!

    显然的,眼前这个刚刚驾驭某个异相景观出现在这一片区域之中的罗帆,在他们的眼中,便是这样一名他们所无法抵挡的强者!

    面对这样的强者,认低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因为向这样的强者认低而被他人所嗤笑,更不算什么。

    当然,这其中并不是他们有着豁达或者洒脱之类的平的。而是,以他们的智慧,却自信现在嗤笑他们的修士,最终都会发现该嗤笑的是他们自己

    现在那些修士嗤笑得越是积极,最终被打脸得也就越是痛快

    “为所欲为吗,这种话在你们说来,还真是有些讽刺呢。”罗帆只是淡淡的道。

    他的声音悠悠然的,传遍了这整片区域。传遍了这虚空当中存在的那不知多少异相景观,让其中的一切修士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他的话语。

    “这里乃是道尊之路。本就是我们的师门长辈所开辟出来的。我们占据最为优势的机缘,有什么过分的?而且,我们也从来没有限制其他修士进入这里与我们分享机缘吧。就像是现在,你们进来,我们不也表示欢迎?”那面孔淡淡的道。

    听到这话,那众多修士却一个个的说不出话来。

    从某个角度上来说。这修士所说的内容实在是无法反驳。毕竟,这道尊之路乃是那众多道尊开辟出来的道路。对于这些道尊门下来说。这道路岂不便是他们的师门所开辟的?!

    若是自己,自己石门所开辟出来的某处机缘,自己即便是让外人分享到一丝半点怕也要心痛个半死。如此这般一想,这道尊门下将这一大片区域分割开去独占,似乎也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师门长辈开辟的?”罗帆却是嗤笑一声,“当初怕是有着许多道尊也是从这道尊之路之中出去方才成就道尊的吧?你们之中,有多少是这样的道尊的门下?”

    这话,让那修士却是陷入沉默之中。

    不可否认,从道尊之路之中获得机缘方才成就道尊的道尊确实是相当不少。甚至,占据了这道尊大天地之中三千道尊之中的七八成之多。

    而这些道尊之中,大部分乃是之前的道尊门下。若是从传承的角度上来说,这些道尊的门下,也可以说是最开始开辟这道尊之路的那些道尊的门下但,不可否认,在那七八成的道尊之中。同样还有着一小部分是散修!或者说,并非之前道尊的门下!

    对于这些道尊,除非将这道尊之路也当成是那最开始那些道尊的传承线,否则,却是难以与那最开始开辟这道尊之路的道尊牵扯上传承的关系

    “也不过是强弱的差别罢了。”最终,罗帆做出了最终结论。淡淡的道。

    听到这话,那众多异相景观之前的面孔神色一阵变化。

    虽然只是几句话的功夫,但罗帆这些话语,其实就已经是将他们原本的牌坊给撕开了。现如今,除非他们爆发内乱,将其中一小部分道尊门下给分割开去,否则的话。却难以得到他们在这里独占大部分机缘的正当性。

    “或许正是如此。”最终,那方才说话的面孔却是叹了一声,承认了下来。

    虽然看起来是已经被罗帆逼迫得不得不承认之前他所否认的事实,但,他这个时候的面上却没有半点惭愧,更没有任何要改正的意思。有的只是淡然,只是平静。

    事实上,这种事情也确实没有什么值得惭愧,值得改正的。

    任何天地,任何世界,都是弱肉强食。有实力,自然能够占据更多的资源,没有实力,也只能得到强者占据资源之后的边角料而已。

    从这方面来说,这些道尊门下其实已经算是宽容了。

    “道友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第二层,还是快快离开,前往更高层去吧。”那面孔这个时候话锋一转,道。

    “正是。以道友的实力在这里对我等却是形成了太大的压力,对整个第二层的平衡将会有巨大的破坏,所以还是快点到上层去吧。”一个个面孔都开始附和起来。

    瞬息间,这整片区域,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声浪,从四面八方向着罗帆所在之处滚滚而来,让虚空当中存在着的那无尽霞光开始翻涌,隐隐间形成了一种难言的排斥力,要将罗帆排斥出这一片区域,向着更高层的道尊之路而去!

    这种情况,很显然,是这些道尊门下已经不愿意再看到罗帆在这里了

    其中恼羞成怒的意思哪怕是不是主要的,也必然是其中的一部分。

    罗帆感受着这种排斥力,双眼一亮:“不错不错,这种操纵手段,确实是有着道尊门下的气势。”

    这种以自身对这一片虚空的渲染调动这虚空的力量,或者说,调动这虚空之中一切异相景观的力量来做到类似调动整个道尊之路第二层的力量的手段却是极为精妙。让他感受到了这些道尊门下的底蕴!

    当然,这种手段虽说是精妙无双,但罗帆也不是吃素的。

    想要用这些手段将罗帆排斥出去,也是不太可能的。

    在这时候。罗帆心中一动,那不灭天地猛然间释放出无尽的光芒。这些光芒与外界虚空之中的霞光有些类似,但本质上却是完全不同,与外界的霞光甚至是格格不入!

    这些光芒不是其他,正是那不灭天地之中蕴含的无数天地之中的观念所转化凝聚而成!

    以这些观念的来源来看,这些凝聚而成的观念其实就已经是罗帆的则之世界观了当然,因为被这道尊之路融合转化。这种则之世界观与罗帆现在生命本源所具现化出来的则之世界观来说已经是有了极大的不同,至少层次上。却已经是提升了不知多少。

    而外面那无尽的霞光,则是无尽的观念!

    这些观念各种各样,数不胜数,本质上甚至比起罗帆的则之世界观要宏大浩瀚无数倍!

    但,这种外面虚空当中无尽的霞光却有着一个弱点,那便是,它是无比分散的!

    其中虽然蕴藏着无尽的观念,但那些观念本身并没有形成一个真正完善的体系,而是均匀的分布开去。如同空气,如同天地元气一般,遍布虚空之中,包裹住整个虚空当中的那无数异相景观,提供那众多修士结成观念化身!

    这样的霞光与从不灭天地之中散发出来的观念相比,一个就像是钻石,一个就像是石墨

    钻石与石墨都是同样一种元素。但,因为结构的不同,两者的硬度如同天壤之别。

    其中,不灭天地之中所释放出来的光芒,也即是那被这道尊之路转化过的则之世界观便像是钻石,而这周围无尽的霞光便像是石墨!

    或者。在一个更高的角度上来说,两者的价值并没有任何区别。但,在罗帆这个层次的存在来说,这两者之间的价值却是如同天壤云泥!两者的威能,也是如同天壤云泥一般!

    如此这般一来,这些光芒面对着那无尽霞光产生的恐怖浪潮的冲击,虽然不至于岿然不动。但却也在阵阵波动之间,将那外面无尽的霞光给拦住了。使得在这其中的那不灭天地,以及在那不灭天地内部的罗帆,都不再受那其中所产生的恐怖排斥力量所影响,依然是稳稳的停在这一片区域,停留在这道尊之路的第二层之中!

    甚至,连同他的观念化身,这个时候都不受多大影响,依然是存在于那不灭天地之外,被那无尽的光芒所包裹,看起来便如同一名创世神灵一般!

    “怎么可能这是完整的”猛然间,不知多少道尊门下面上现出震撼之色。

    “这种修行手段怎么可能成功?!不一步步的搭建,最开始就构筑完整的体系,这”

    “居然从歧路走到了这里,此人有道尊之资!”

    种种议论在这时候从四面八方不断的传来,那一个个在众多异相景观之前浮现出来的面孔都惊骇莫名的惊呼着,一个个的面孔都变得扭曲起来,几乎难以看到多少个保持原本的平静了。

    这种声音,荡在这一大片虚空之中,传遍了这其中的不知多少修士的耳中,让他们一个个都感到自己的心灵受到难以形容的震荡,一个个的神色都变得疑惑,变得难看起来。

    这些道尊门下所说的话语每一个字他们都听得懂,但合起来,他们却就什么都听不清楚了。

    “没想到居然有人选择这种修行”这个时候,一把声音从不知何处响起,瞬间压下了所有的议论,压下了这整片虚空当中荡的那种恐怖的冲击声响,让整片虚空都平静了下来。

    紧接着,一个巨大的面孔浮现于虚空之上。

    这个面孔,巨大得超乎想象。铺天盖地一般,笼罩在所有异相景观之上,笼罩在所有面孔的上方。与之相比,任何异相景观,任何巨大的面孔,都如同蝼蚁一般了。

    在这瞬间。罗帆眉头一皱,双目一凝,望向这一片虚空的最深之处,看向在那其中最深之处的一个奇特的异相景观。

    那一处异相景观黑黝黝的,在虚空当中没有散发半点光芒,甚至相反,其他无穷异相景观之中散发的光芒都被其所吸引。最终投入那黑黝黝的异相景观之中消失不见。整个异相景观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无比巨大的黑洞一般!

    也正是因为它是如此,所以一直以来罗帆方才没有注意到那一个异相景观。也没有发现那个异相景观之前没有任何面孔出现。

    而这个时候,在他的感觉之中,那一个凌驾于众多面孔之上的巨大面孔,便是从那个异相景观之中发出的!也即是说,这面孔的主人,乃是在那一个无比巨大的黑洞之中!

    那面孔看起来乃是一名青年的模样。这青年面目只能算是一般,但双眼之中透出的智慧,却是超过罗帆以往走过那么多天地,那么多世界之中的任何修士!甚至。连真圣,连道尊,也有所不如对于这一点,他自然明白,那并不是他真的超过真圣,超过道尊,而是因为真圣与道尊罗帆根本看不懂。更辨认不出其精妙玄奇之处的缘故。

    “见过第二师兄。”所有的面孔这时候都开始转化,化作一个个人影向着那面孔躬身行礼口中宣称。

    三千道尊门下,不知多少亿万修士,同时称呼此人为师兄,这修士的权威可想而知。

    其实力之强,更是不言而喻。若不是实力能够镇压所有人。更能够让所有道尊门下信服,却是绝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诸位师弟师妹不必多礼。”那面孔微微一笑,淡淡的道了一句。

    这话语很是平常,但却任何力量,任何阻隔都无法阻截,直接传入一切生灵的耳中,甚至让他们都自然而然的生出遵从的意愿。自然而然的要跟着这话语的意愿而行动了。

    “是。”那众多道尊门下在这时候应了一声。

    紧接着,一个个身影都转而看向罗帆。

    一个个眼中都有着恍然,更有着惊异。似乎这第二师兄会因为罗帆而出现更让罗帆变得不同,让他们对罗帆的看法都有了些改变

    “好大的威风。”罗帆却只是淡淡的道了一句。

    那第二师兄的面孔微微一凝,转眼间就已经化作一个人影浮现于罗帆的观念化身之前,神色极为谦逊的道:“此乃我等道尊门下的一种不成文规矩罢了。若是道友有兴趣,我可以给道友解说。事实上,我等在道尊门下数量繁多,在以前谁也不服谁的时候,发生了许多不忍言的事情。最后经过无数岁月的发展,终于有前辈提出了这么一个解决办法。在每一层道尊之路都选出一名最强者成为那一层的领导者。在下当初侥幸战胜了一切师弟师妹,所以成为第二层的领导者,所以称为第二师兄。在其它层应当也是如此。”

    听到这话,罗帆恍然。这第二层的是第二师兄,第三层的应当一般是第三师兄,第四层比那时第四师兄,以此类推

    这种结构,不能说有多精妙,但且也算是将整层道尊门下统合起来,算是有了一个解决彼此矛盾的依凭,也算是能够稍稍缓和一下矛盾了。

    “还真是出乎意料的简陋啊。”罗帆只是道。

    “确实是简陋,但也是没有办法,毕竟,我等的真正任务乃是修行,其他的都是次要的。”那第二师兄笑着道。

    说着,他话锋一转,笑道:“这些都是次要的,我此次出现,却是有一事不明,想询问道友。”

    罗帆淡淡的道:“你可以问,但我不一定会答。”

    眼前这第二师兄虽说在这道尊之路第二层算是极为强悍,甚至可以压下其他所有道尊门下,隐隐间甚至已经达到了三劫强者的层次了。但,对他来说依然只是弱者他依然有着足够的自信能够轻松的将其碾压!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是没有必要惯着他了。

    他的这话,那第二师兄尚且没有什么反应,其他众多道尊门下便已经是一个个不爽的大叫起来了:“放肆!”

    这声音轰然,直接卷动整片虚空当中的无尽霞光,让这些霞光疯狂翻涌起来,产生一股股恐怖的浪潮向着不灭天地而来,向着罗帆而来!

    面对着这些浪潮,罗帆只是淡淡一笑,甚至都没有任何举动,那从不灭天地之中释放出来的光芒就已经是在微微一震之间,将这一切浪潮完全截断,自身丝毫不受其任何影响。

    “诸位师弟师妹不必在意,这位道友的实力有资格这样说。”那第二师兄却是毫不在意的道。

    听到这话,那众多道尊门下一个个面色微动。他们原本对罗帆的强大虽然有所认知,但却并不知道他居然是强大到这个地步,这个时候听到这第二师兄之言,方才有了实感。(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本文章采集来源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