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八十五章 正与逆

正文 第两千零八十五章 正与逆

    罗帆看着这一幕,面上神色却没有丝毫动容。就仿佛眼前这一切只不过是风吹树叶,流水从高往低处流的平常场景而已。

    这个时候,那第二师兄对着罗帆道:“我当初曾问过师尊,成就道尊之法,除了我等道尊门下正常修行之法外,还有无其他方法。”

    他的这话,这个时候却已经不再是向着整片虚空各处传递,而只是局限于他与罗帆所在之处而已。毕竟,这乃是关乎成就真圣的关jiàn诀窍,哪怕是他再大方,哪怕是在这里的大多数都是道尊门下,这种诀窍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什么秘密,他也不可能毫不顾忌的宣扬出去。

    听到他的这话,罗帆也不由得有些好奇起来。

    他现在领悟出来的成圣之法乃是以当初在天元大天地得到的几部典籍为根基自己推演出来的,到现在甚至已经是完全超脱了那几部典籍的范畴,甚至便是那天元大天地之中的修士见到他的修行之法怕都难以想xiàng这乃是从他们的大天地之中的修行之法发展出来的了。

    换句话说,现在他自己的修行之法,可以说是完全属于他自己的修行之法,成圣之法!如此这般一来,对于那些道尊门下的修行之法,对于那些道尊对于成圣之法的讲解,他自然是相当的感兴趣。

    那第二师兄没有卖关子的意思,接着道:“当时,师尊说过,我等修行,最关jiàn的便是自我世界。不管修行什么,不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神通,不管最终得到多么浩瀚的法力,只要没有自我世界。便一切都是空。”

    “自我世界……”罗帆听了,瞬间就已经明白,这自我世界,必然便是他认知当中的世界观!

    自我世界,完全属于自我的世界,自然便是完全属于自己的。与其他任何人,任何生灵都完全不同的独特世界观了。

    对于罗帆面上那种了然于心的表情,那第二师兄却是看在眼里,原本还存在的点滴怀疑也已经是完全消失了。在之前,他虽说确信已经看透罗帆,觉得罗帆也是知道自我世界是何等重要的强者,但毕竟没有确定,心中终究还是有着点点疑虑。一直到现在看清了他听到这自我世界之时那完全没有半点疑惑,相反的。反而是觉得了然,似乎还为这个名称而赞叹的时候,他就完全确定了自己的猜测,知道了罗帆与他们一般,也是明白自我世界关jiàn的强大存在!

    既然明白这个,他自然再无顾忌了。

    “当初,在下便问,要成就自我世界。该如何做?师尊只是伸出两只手指,言道。有正行,逆行二法。正行乃是耗费无量时光,一点一滴构筑、调整自我世界,最终在无量岁月之后,耗费无量法力,得到无量知识。真正构筑出自我世界。而逆行,便是一步登天,先一步构筑出自我世界,之后再进行一点点的调整,一点点的完善。最终让这自我世界成长到足够的层次。”第二师兄说着,双目灼灼的看着罗帆,似乎是想要从他的面上挖掘出他心中的每一个想法,每一点心灵的变化。

    但,很显然的,以罗帆的心智,在有所准备的情况下,自然不可能被他看透,这个时候面上却是毫无表情,只是静静的听着对方讲述。

    第二师兄看不出什么,接着道:“正行,无劫无量,虽然耗费各种无量,但还有亿万分之一的机hui成道。而逆行,便是劫数重重,虽然速度更快,但成道的几率却是亿亿兆分之一都没有。”

    这个时候,他的观察能力已经是提升到巅峰,几乎是将罗帆身上的一切细节变化,甚至关于周围环境的一切变化都完全纳入感应之中,想要从这一切推测出罗帆的心神有何种变化!

    不过,可惜的是,眼前的罗帆看起来简直就像是雕塑一般,根本没有因为他的这话而产生任何变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神色平静,淡定,好似什么多没有听到一般。

    这个时候,这第二师兄终于皱起眉头了。眼前这种情况可是与他预料当中完全不同啊。若是对方果真如同自己所想一般,乃是用逆行之法来成就自我世界,这个时候必将惊骇欲绝才是。除非……

    “莫非,道友早便知道此事?我看道友身上似有一股不属于这一方大天地的气息,想来是从其他大天地或者完美天地而来,难道道友来这之前已经知道此事?”第二师兄皱眉问道。

    “你居然看得出我并非这一方大天地土生土长……是了,我并没有多隐瞒,你毕竟是道尊门下,能够看出来其实再正常不过,是我想差了……”罗帆眉头一挑,道。

    “这也是道友在本天地的时间尚短我才能够看出,若是再过几十亿年,道友身上便再无任何其他天地的气息,到时便再无任何人能够看出来了。”第二师兄却是笑道。

    “不过,有一点道友你却是猜错了。我并非早早便知道你所说的那些。”罗帆却是一笑。

    “哦?”第二师兄好奇起来。若是不知道的话,为何这个时候他会表现得如此淡定?难道,果真是已经豁达到这个地步了?

    “正是。事实上,在道友说起之前,我从来不曾知道,成道居然还有正行逆行二法之分。一直以来,我却只是知道我所修行的方法罢了。甚至,我之前遭遇众多劫数,都只是认为这乃是必定的遭遇,是成道之前的考验,却从来没有想过,这居然便是逆行的惩罚。”罗帆叹了一声,神色显得有些感慨。

    当然,也只是有些感慨而已,并没有任何后悔,更没有任何恐惧!

    见到他这般模yàng,第二师兄面上满是佩服,道:“没想到道友知道这些居然还能够如此豁达,相比道友。在下便远远不如了。若是我身处道友的境况,这时候必然悔恨交加,甚至想要求得方法来改修了。”

    罗帆听了,只是一笑,道:“道友莫要说笑了,以道友的心性。便是知道了,也必然不会如此。”

    那第二师兄只是哈哈一笑,没有接话。

    他方才那话虽说是在夸赞罗帆,但事实上却是在点明,那种改修之法是存在的,甚至,都已经是在点明,他那里有着改修之法存在!

    至于目的,现在虽然尚且看不出来。但必然是有着相应的条件要与罗帆交换。甚至他这次来到这里,也正是想要从罗帆身上得到某些东西,也即是那交换办法的条件!

    若不然,他这个在这道尊之路第二层作为那不知多少亿万道尊门下领导者的第二师兄又怎么可能屈尊绛贵的来到罗帆面前与他如此平和的交谈?!难道还真的以为这道尊门下和普通修士一般无二?!

    过得一会,那第二师兄忽然道:“道友想来已经知道我意,不知道友是怎么想的?”

    罗帆只是淡淡一笑,道:“虽说我乃是机缘巧合走上了这一条道路。但,这已经是我的道。我却从没有任何放qi自我之道的想法。”

    “或许,改修之法。并不需要放qi道友之道呢?以道友之能想来知晓道尊是何等强大的存在。难道不觉得,道尊能够创造出最适合道友的改修之法?”第二师兄笑道。

    “我当然之道道尊能够创造出那种功法。但,那又如何?改修,本就是对过去的否定。不管这改修之法是何等精妙,不管对国王的修行成果能够保留得多完整。否定便是否定。这个事实,从不会因此而改biàn。”罗帆只是淡淡的道。

    说话间。他的双眼透出一种莫名的沧桑,双眼好似穿透了无穷的距离,看到了无数那第二师兄所不了解,甚至所无法想xiàng的风景。

    那第二师兄正要说什么,罗帆却接下去道:“而且。我并不认为,正行之法,便果真比起逆行之法要强。亿万分之一和亿亿兆分之一的成道几率之间真的有那么大的差别?在我看来,对于任何修士而言,抓住亿万分之一的机hui和抓住亿亿兆分之一的机hui,并没有那么大的差别。为了这几乎没有任何差别的一点几率提升就扭曲自己的心意,走自己所不能心意通达的道路,这简直就是蠢人所为。”

    听到这话,那第二师兄面上却是有着惋惜之色:“看来,我也是道友所说的蠢人之一了。”

    哪怕是这样说,他的面上却也没有任何愤怒之色,相反的,反而是依然保持着之前那种平和,就像是罗帆所说的这话根本就不是在说他一般。

    这种情况,足以看出眼前这第二师兄的心性是如何的强大了。

    “若是道友果真是如我所说的那样,自然也是蠢人了。”罗帆只是一笑。

    “或许吧。不过,我的道路,乃是道尊指点的,最有机hui成就道尊的道路。相比之下,道友的道路,便只是自己推演出来的而已。”第二师兄笑着道。

    “算了,既然道友不愿,那便没什么好说的。此处区域本就是道尊之路的一部分,道友能够进入这里,这里自然便是任凭道友修行。只是希望道友莫要打扰在下的那些师弟师妹。毕竟,彼此修行不易。”第二师兄只是道。

    罗帆听了,只是淡淡的点点头而已,并没有再多说任何话语。

    他与这第二师兄的观念有着根本的不同,对于那第二师兄来说,道尊的指点才是正确的道路!其他道路,哪怕是说得天花乱坠,哪怕是已经说得他完全无法反驳,只要与道尊所言有所差别,那自然便是错误的,根本不用多考lu!

    因此,在这个时候,对于他来说,不管罗帆说什么,不管他觉得罗帆所说的到底多有道理,甚至说得他多认同,都无所谓。哪怕,罗帆说他只是蠢人而已,他心底也只是在冷笑,觉得罗帆是孤陋寡闻,只是井底之蛙,并不知道修行天地的广阔高妙……

    对于他的心态,罗帆只是稍稍一想,便已经是清清楚楚,这个时候却也只是暗自一笑。

    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够比拟道尊。能够比拟真圣。也不认为自己的修行之道便比起真圣要高妙,不认为自己对于世界观的领悟能够碾压真圣,甚至能够与真圣向媲美……

    但,他却清楚的知道,现在自己追求的是什么!

    成就真圣,也即是成就这方道尊大天地之中的道尊。这几乎就像是一只蚂蚁向着整个宇宙挑战一样荒谬。这样的挑战要成功,方法很重要,但更重要的却是自己的意志!

    是那种坚持自己会成功,会胜利的意志!

    这种意志,不是以前那种体内存在的某种被称作意志的力量,而是那种心灵深处最深层的,那种从生灵根本上思维运转的真正支撑,一种无形无质,甚至哪怕是这个时候的罗帆也无法提炼出来的核心想法!

    有了足够坚定的意志。再加上理论上可行的办法,方才可能成功。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扭曲了自己的意志来提升办法的可行性,那简直就像是要增强一个生灵的身躯之时,抽走骨头来加强肌肉一般荒谬。

    显然的,对于罗帆来说,经li一次次的大劫,一次次的完善提升自己的则之世界观。最终走到尽头,获得永恒不灭。万劫不磨,便是他的道路,便是他意志的坚持!也是他的骨头和肌肉完美结合的状态……

    相比之下,通过改修之法修改成为所谓的正行之法,不再经li大劫,而是积累无量消耗来走到尽头。便相当于抽走他的骨头,增强他的肌肉,这怎么可能成功?!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认知,所以在方才他才会那么坚定的拒绝了那第二师兄,甚至连那改修之法都不愿去获得。

    “而且。我们现在追求的乃是成就真圣,乃是成就与那些道尊等同的层次,这真的是完全按照那些道尊所创造的方法能够达到的?”罗帆心中又猛然闪过这样的想法。

    这种想法,他原本是绝对不可能产生的。

    因为,越是强大,他便越能够感受到道尊,也即是真圣的强大,越能够了解到自己与真圣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自然而然的,也便会渐jiàn的生出一种对真圣的忌惮,甚至恐惧!

    但,随着他对则之世界观的完善,对这他对观念的运用能力渐jiàn的增强,对这他对世界观的本质认知越来越深入,他却是渐jiàn的明白过来,道尊再强,在本质上,也只是自己的未来而已!甚至,可以说,也只是自己要超越的某个境界罢了!

    对于这样的存在,这样的境界,他何须忌惮,何须恐惧?!

    有了这样的觉悟,他的心神自然而然的便重新恢复了清明,对于道尊的种种其他想法,也自然而然的浮现出来,原本不可能诞生的,对道尊的反驳与违逆,也自然而然的出现了。

    从某方面来说,现在的他,方才算是真正具有了成道的根基,方才真正拥有了成就真圣的心性!

    这,也是一次又一次大劫对他的淬炼成果。也正是他正向真圣一步步攀登,一步步前进的表现!

    当然,这也只是心性上的改biàn而已,事实上,他的实力,他的到道行境界相比于真圣来说依然有着无法想xiàng的距离。甚至,连道尊门下,怕都有着不知多少是凌驾于他之上的——这第二层道尊之路之中自然没有这样的道尊门下,但第三层,第四层,第五层,第六层甚至更高层可就不一定了……

    种种想法在心中闪过,罗帆的心神渐jiàn的散发出一种莫名的透彻光芒,恍惚间,他好似心灵都清澈了许多,思维更是明晰了不少。

    甚至连道行境界都有了微妙的提升,那原本模模糊糊能够感应到的,第五次大劫的存在更是随着变得清晰了一些。

    “却是意外之得。”在这时候,罗帆心中闪过这想法,面上挂上了淡然而自xin的笑容。

    这种变化并不代表着方才他的种种应对是正确的,更不代表着他之前的领悟便是契合成圣的道路。而只是代表着,他方才的应对契合他的心意,他方才的领悟,也增强了他的自xin,通达了他的念头!

    这样想着,他这观念化身微微一震之间,便已经是完全消失。他的心神更是随着快速的回归了他在不灭天地之中的真身之处,开始将心神契合进入那不灭天地之中的那无数天地,开始感应那无数天地之中融合的,属于他则之世界观的观念。

    与此同时,那原本从这不灭天地之中散发出来的那光芒开始缓缓收敛,到最后完全收敛于这不灭天地周围,化作一个光圈罩子一般罩住这不灭天地,让这不灭天地在这虚空当中的无尽异相景观之中变得极为显眼,感觉上简直就像是无数砂石之中的明珠一般。

    “没想到居然没有谈成,可惜了……”在虚空当中,那一个个道尊门下都各自叹息着,化身随着渐jiàn的散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