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零九十七章 惩罚

正文 第两千零九十七章 惩罚

    在这瞬间,一种难以形容的力量浮现于建本的感应之中。

    “终于抓住你了……”建本心头闪过极度的激动,神色都因此变得狰狞起来。

    紧接着,他的周身上下一股股玄之又玄的力量,也即是,驳杂的观念开始疯狂流泻而出,极力的与他所感应到的那种难以形容的奇妙力量,也即是这一方天地所融入的,那平坦的观念进行沟通。

    驳杂的观念本质上比起那平坦观念要差上无数倍。

    但,两者毕竟都是观念,毕竟还是属于同一种大类之中。彼此之间进行沟通,相比于不同力量之间的沟通,终究还是容易许多倍的。

    因此,在这时候,在建本主dong的情况下,这种沟通很快的便建立起来了。

    这一方天地的平坦观念开始从四面八方开始缓缓的向着建本凝聚而来,渐jiàn的借助他自身的驳杂观念作为沟通桥梁,不断的涌入他的身体之中。

    随着这平坦观念的不断涌入,建本的周身开始产生微妙的变化。

    一种受到天地眷顾的奇妙感应渐jiàn的从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哪怕是这一方天地这个时候正处于世界末日之中,感觉上下一瞬间都要完全崩溃,全部毁灭了,却也无法阻挡点点奇妙的霞光在他的身周出现。

    在这霞光之中,这建本显得愈发的神圣,愈发的玄妙起来。

    紧接着,无穷玄之又玄的力量不断的从建本的身体之中流泻出来,被那平坦的观念所崩碎,剿灭,化为虚无,最终完全抹去。

    这些玄之又玄的力量显然便是建本本身所掌握的。那驳杂的观念了。

    在这些驳杂观念被驱除,抹去的过程之中,这一方天地本身的平坦观念开始不断的融入他的身体之中,渐jiàn的取代了那种驳杂观念,成为了他力量的核心,成为了他修行的核心成为了他一切修行成就的核心!

    这种观念取代的过程。对于任何修士来说都是一个无比痛苦的过程。

    在这过程之中,他就感到无边无际的痛苦将他完全淹没。那种痛苦是如此的强烈,千刀万剐都不足以形容其亿万分之一。

    那几乎就像是拿着无数把利刃将他的魂灵抓出来从里到外不断的切割,不断的绞碎,再不断的洗刷一般……

    “啊!”在这种痛苦之下,哪怕是建本乃是道尊再传,也承shou不住,忍不住大声痛呼。

    现如今的他可以说正在与这一方天地融合在一处,这样的大吼。却是轻轻松松的便波及了整方天地,产生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向着这天地的四面八方而且。

    作为道尊之路第二层的二劫强者,这样的存在,本身便已经是拥有无穷不可思议的神通,哪怕是声音而已,也已经是蕴含了无穷威能。换句话说,光是这声音本身,其实就已经是足以产生无尽的异象。甚至足以改天换地了。

    这个时候再结合这一方天地本身与他的紧密联系,让这声音主dong引发这一方天地之中规则法则、能量、物质。乃至时空的剧变,那产生的效果更是不可思议了。

    在这个时候,这一片方圆百万里范围之内的完好时空轰然崩溃,这时空之中的一切规则法则,一切能量,一切物质。乃至时空本身,都被声音轰然震碎,被那声音所演化的时空所取代,被那其中所蕴含的力量所取代,被其中开辟出来的规则法则所取代……

    而且。这种取代还并不只是局限于这完好的区域,而是毫无保留的向着四面八方传递而去,直接轰入那周围无边无际的混乱之中,让周围那已经破灭的时空也跟着被其所取代。

    对于这完好的一部分区域而言,这样的变化乃是一种毁灭,而对于那些原本就已经毁灭的区域来说,这种变化却就是从无到有的开辟,是一种最为根本的救赎!

    若是日后有着传说的话,在这一片完好的区域之中,建本的这一声痛吼或许会被当成是灭世魔头的手段。而在那更广阔的混乱区域之中,这痛吼便将会被当成是创世神灵的救世之音了……

    建本这个时候所承shou的痛苦连绵不断,几乎如同长江大河一般滚滚而来,根本没有任何平息。

    这种痛苦,让他在那一声痛吼之后,开始连绵不断的痛吼起来。这就像是一个原本极为坚强的普通人在遭遇某种痛苦的时候一样,若是他一直忍住自己的痛苦,不惨叫出来,那他自然极有可能到最后都不惨叫。但,若是某一刻他忍不住痛苦,终于发出地一声惨叫了,那么,哪怕是之后的痛苦和之前差不多,他也再难以继续忍住惨叫,那惨叫声说不定会比起那些脆弱之人更加的凄厉……

    这个时候建本身上发生的与那普通人身上却也差不了多少。

    那痛吼连绵不断的释放出去,声音所带起的力量,这方天地对于他声音的附和,开始不断的改biàn这整方天地,让这样天地就像是遭遇了一次又一次的灭世灾难被完全毁灭,又一次次的不断重生,不断重新建立起来一般……

    在这时候,十几股平坦观念浮现于这无边痛吼所不断生灭的天地之间,就在这一方天地的十数处位置不断的深入这天地之中。

    他们的存在,对于建本的痛吼来说,便像是在一个瀑布中央出现了十几块礁石一般,直接便改biàn了这些声波的涌动姿态,更是改biàn了这些声波所诞生的,那些世界的姿态,使得那些世界渐jiàn的开始变幻,开始围绕着这些区域产生种种玄之又玄,妙而又妙的转变。

    那十几处位置,就像是变成了十几处无比平坦的山峰,或者说,好像从抽象世界之中走出来的山峰一般,直接浮现于那不断生灭的天地之中,并开始产生强大的汲取力量。疯狂的汲取周围那些声波所衍生出来的能量、物质、时间、空间,乃至,规则法则!

    这种变化,不断的扩展,不断的增大,最终。十几处位置的变化终于交织在一处,最终将那些区域稳固下来,使得这一方天地的大半都固定下来,虽然时时刻刻的承shou着那声波的毁灭与重建,但终究不再是如同之前那么彻底,不再是从根本上完全毁灭与重建,而只是局限于表面上罢了。

    这种变化,持续了足足数百年之久。

    等到数百年之后,当建本体内的驳杂观念终于完全被那平坦观念所取代的时候。那种源源不断的痛苦,终于完全在他的身体之中消失。

    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种难以形容的舒适与美妙。

    这种舒适与美妙,让他的身躯渐jiàn融化,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化入了这一方天地之中,再也无法找寻。

    而随着他化入这一方天地之中,这天地原本因为他声波而在不断毁灭重生的景象开始被快速改biàn。就仿佛一层无形的屏障被揭开了一般,一种无比完善,无比玄妙。更是隐隐包含着莫名平坦感应的天地场景终于展露而出。

    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规则,法则,生机,生灵……一切的一切。都开始重新确立。

    整方天地,就像是度过了一次惨烈的劫数一般,显现出一种比起当初更加祥和的韵味,让身处其中的众人只感到心旷神怡。

    “到底发生什么事?成为主宰需要那么痛苦吗?”在那一个粗陋的观念时空之中,正业神色极为茫然的喃喃着。

    之前的整个过程在他看来着实是诡异得无法想xiàng。按照最终结果来说。建本似乎已经是成为了这一方天地的主宰,获得了他当初所梦寐以求的收获。但,这不管怎么论都是好事啊,为什么在这整个过程之中,他居然表现得那般的痛苦,那种凄厉的惨叫,甚至便是他们在这粗陋的观念时空之中居然也受到了影响,甚至不得不发力抵抗方才避免受伤……

    “不明白啊不明白……”最终,他只能够无奈的承认,自己的见识还是远远不够,根本看不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他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一切都要恢复正常的时候,那十几处极为抽象的山峰开始疯狂的震荡起来,无穷恐怖的气息开始从那十几处山峰之中衍生出来,开始向着四面八方不断的扩散。

    这些气息与这一方天地的力量,规则法则,乃至时空相互结合,最终演化出无数生灵出来,开始向着四面八方疯狂扩散。

    不过短短数年之间,便已经彼此接触。

    无比惨烈的战争因此而爆发,那十几处抽象山峰所衍生出来的生灵就像是彼此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一般,恨不得将其他生灵都嚼碎吞下,根本没有留下任何一丝情面的厮杀。

    惊天的破坏力随着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到处肆虐。

    这一方刚刚恢复没有几年的天地,再一次陷入了末日之灾中去了。

    这一方天地这些年刚刚诞生出来的那些生灵,再一次感受到了那些深深镌刻在他们生命本源深处的本能恐惧,杀戮,怨气,煞气,以极快的速度在这一方天地之中不断的堆积。

    “劫啊……”忽然,一声正业他们莫名熟悉的叹息从不知何处响起,传遍了这整方天地。

    “劫……”正业在这时候心头一震,眼中先是一片迷茫,紧接着这迷茫快速的转化做一种恍然大悟,似乎在这瞬间就已经是明白了许许多多他原本所不知道的东西一般。

    之前那些年这一方天地所出现的那种种景象,岂不便是劫数降临的景象?!

    而眼前这些,岂不便是劫数激发到**,正无止境扩散的表现?!

    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一个人影凭空浮现于他们几人的面前,不是建本又是何人?!

    此时的建本看起来和当初已经是有了巨大的区别。当初的建本虽然感觉上有些高深莫测,但终究还是能够感受到其比自己等人要强大许多的。但,现如今,在他们面前的这个建本,却已经让他们再感应不到任何气息,更无法感觉他到底是强大到什么地步。或者,只是单纯如同自己所感应到的那般,只不过是普通人而已……

    “你成为主宰了?”正业本能的就问道。

    建本一听,面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悸动,也不知是不是正业等人的错觉。他们似乎觉得他似乎有冷汗渗出:“一定是错觉……一定是错觉……”

    好一阵子,建本方才苦笑道:“没错,我确实是成为了这一方天地的主宰了。只是,那个过程你们也看到了,我是这辈子再也不愿回忆起当时的感觉了。”

    “为什么会这样?这异相景观之中有着数千万主宰,从没有听说成就主宰是要这么痛苦的啊?!”正业惊呼。

    “因为,他们乃是天地选zé他们。而我,却是主dong强取。所以,他们能够那么顺利。而且半点不痛苦,而我却要遭受超过想xiàng力极限的酷刑。”建本面色颇为难看的道。这种难看显然并不是针对正业,而是针对他当初的遭遇。

    见到他这样,正业等人虽然尚且有着许多不明白,但也知道不能再问了,毕竟,看建本的模yàng,能够回答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他极为重视彼此之间过往的深厚交情了……

    当下,正业便转换话题。问道:“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等劫数?”

    听到这话,建本忽然显现出一种奇异的笑容,似乎有些幸灾乐祸,又好像有些兔死狐悲,道:“这是那十六位前辈所造下的孽。我只是强制成为这一方天地的主宰都要遭受那么强的惩罚了,他们居然要剥离这一方天地的本源……”

    正业等人面色大变。强制成为这一方天地主宰在他们眼中已经是不可思议的大手笔了,现在他们居然听到有修士居然挑战这一方天地,要将这一方天地的本源剥离!这简直就是在颠覆他们的三观。

    若是光是这样他们顶多也只是认为那些修士不自量力而已。但,看眼前这天地的剧变,他们的努力似乎还颇有成就。至少,已经足以激起这一方天地对他们的惩罚了……

    “这既然是对他们的惩罚,那为什么是掀起这天地的劫数?”正业忽然想到什么,连忙问道。

    “谁说这劫数是这天地对他们的惩罚?”建本疑惑的道。

    正业微微一愣,不是建本这样说的吗?不过,很快的,他就明白过来,建本之前只是说这些他们造下的孽而已,似乎根本没说这劫数便是他们的惩罚了。

    “这劫数只不过是他们为了恢复惩罚之后的损失才掀起的。事实上,他们现在的意志,力量,生命本源,都已经被这一方天地分割成为亿兆部分,化入天地之中去了。他们现在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重新凝聚他们被分开的那些部位而已。”建本笑着道。

    “被切割亿兆部分分别镇压……”哪怕是已经是二劫强者,正业等人在这时候也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这种惩罚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光是想xiàng自己被切割成为亿兆部分化入某一方天地之中,这就已经是足以让他们心中发寒了,他们根本无法想xiàng真正承shou这种惩罚的那些修士现在到底是什么感觉!

    “嗯?好像有变化了……”猛地,建本神色一阵,口中这样道。

    紧接着,他的双眼之中透出莫名的光芒,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力从他身上透出,直接让周围的正业等人不得不后退躲避!

    就在这一瞬间,一种莫名的波动猛然从这一方天地产生,顺着外界的无穷交通网络向着整方不灭天地疾扫而去,转眼间便已经是没入了不灭天地内部的不知多少亿亿兆天地之中去了……

    “好惨……”建本面上神色一僵,口中这样喃喃着。他身上所释放出来的压力也随着渐jiàn的收敛,不多一会就已经完全消失了。

    “怎么了?”正业恢复过来,好奇的问道。

    “我原本以为他们被分开的那部分只是化入这一方天地而已,没想到……”说着,建本摇了摇头,神色有些同情的继续道,“没想到,他们被分开的身体部位,已经是顺着交通网络,融入了几乎所有天地去了。”

    “这么说,他们再也不可能恢复过来了?”正业神色显得有些怪异,似乎有些同情,又似乎有着一些别样的想法隐藏在心中。

    “这种规模,已经不是我能够看透了。”建本叹息一声。

    他这个时候在心底再一次生出一种对这异相景观主宰的强烈戒惧。若是真如他当初所想,这一切都是在那一位主宰的掌控之中的话,那么,那主宰的手段也着实是太不可思议了。

    猛地,他忽然回头,道:“若是你想要将主意打到那十六位前辈身上的话,我建议你们最好就不要。他们接下来的遭遇,比你们想xiàng当中的要更复杂,你们应该不可能占到便宜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