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零四章 演变

正文 第两千一百零四章 演变

    这么多年的时间里面,罗帆虽说一直是在谋划着让不灭天地能够在他离开之后尽可能的圆满,尽可能的长久,但,在这过程之中,因为那不灭天地的每一点一滴的提升都映照在他的则之世界观之上,因此,他的道行境界却也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至少,这个时候他所感应当中的,自己的第五次大劫,已经是变得清晰了许多。

    隐隐间,他甚至有种自己差不多该能够把握住那第五次大劫降临时间的感觉。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不愿意继续在这道尊之路第二层继续耽搁时间,而是极力的想要离开这第二层,踏入第三层。

    毕竟,越是往道尊之路的高层而去,那修行环境就越好。他能够从中得到的启示,也就越多,道行境界的提升,自然也就变得越快。

    如此这般一来,若是他一直留在这道尊之路第二层之中的时候,万一那天地大劫降临之前他尚且没有得到足够的进步,那岂不便会极大的影响他渡劫成功的几率?!

    罗帆消失在这不灭天地的瞬间,整方不灭天地都微微一震。

    那不灭天地看起来如同罗帆正在飞升模样的身形更是同样是一滞,恍惚之间,就像是有着某种力量忽然间从上而下的压在它身上,让它开始向下沉沦一般。

    随着这种变化,那一个罗帆的身形开始微微变化,从原本向上飞升,重新变成了盘坐,稳稳的固定在虚空当中,看起来就像是融入了这整个虚空,成为了镇压虚空。又被虚空所镇压的存在!

    随着姿态的改变,其双手之中掐动的不灭印更是猛然停了下来,固定成为一个这不灭印的起手式,看起来不像是一个生灵,反而更像是一具雕塑

    紧接着,那原本笼罩在这不灭天地之上的。那一层隔绝内外的光芒开始渐渐收敛,不多一会,就已经完全收敛进入那不灭天地之中,将这不灭天地的模样毫无遮掩的呈现出来。也让那些未曾踏入过这不灭天地的道尊门下,其他修士,第一次看清楚了这不灭天地的真实模样!

    “居然将这异相景观炼成自己的身形”那第二师兄在这时候于自己的异相景观之上浮现出面孔出来,遥遥看着这不灭天地,神色显得有些惊异,更有些无奈。

    将异相景观改变模样。这种手段对于成为异相景观主宰的一切修士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

    特别是,对于他们这等道尊门下而言,更只是一个想法的事情而已。但,将这种异相景观改造成为如此模样,成为与自身身形一般无二的姿态,这种变化,便是他们这些道尊门下所没有想到的了。

    这得有多自恋才会做出这种事情啊

    就在这时候。那第二师兄双眼一闪,猛然看到了那不灭天地双手之间所掐动的那一个不灭印的起手式。

    一时间。无数思维火光在他的脑海之中点亮,无尽的玄妙信息随着涌入他的心中,让他恍惚之间如同看到了那不灭天地掐出了不知多少亿兆的印诀出来

    这些印诀玄妙莫测,复杂难言,其中透出一种无比强烈的不灭韵味,让人感觉似乎乃是道尊级别的神通!

    “好玄妙的神通变化。此人居然直接就将这样的神通完全公开,这气魄,我所不能及也。”好一阵子,这第二师兄才叹息一声,有些挫败的道。

    显然。他却已经是从那不灭印的起手式之中推演出了罗帆融入这不灭天地的那不灭印的整体,完全掌握了整套不灭印!

    这一套不灭印看似平常,看似只是一道神通而已,其实内里的变化却是精微难言,其中蕴藏了一种不灭观念的至高玄妙!若是有修士能够完全掌握这不灭印,能够完全领悟其中的深层含义,说不定便能够领悟到不灭观念!

    不灭观念虽然只是一种从罗帆则之世界观之中抽取出来的一点观念而已,似乎与其他观念在本质上没有什么高下的区别,没有什么强弱的差距。但,这也只是表面上而已。

    事实上,因为道尊或者说真圣的本质乃是永恒不灭,万劫不磨,所以,这不灭观念,却是所有观念之中,最为接近道尊本质,或者说,最为接近真圣本质的一种观念!

    这样的观念,对于道尊这等存在来说,自然是粗陋不堪,甚至连吸取都要嫌弃其会污染自身。但,对于未曾成就真圣的存在而言,这便是他们理解道尊级数的存在最好的途径!

    只要能够融入这种不灭观念,他们便能够在某些层面上接近道尊的本质,接近真圣的本质。

    这并不能让他们真的变得不灭,但却足以打开一个小小的窗口,一个稍稍窥探道尊,或者说,真圣的窗口!

    这样的窗口,对于修士来说,甚至可以说便是他们窥探自身前进方向的途径!这对于修士来说,重要性有多强,不言而喻

    在这时候,哪怕是这第二师兄,都不得不尽心去领悟这不灭印,以求从这不灭印之中领悟出更多东西,窥探到更多从道尊身上折射出来的本质玄妙哪怕,再多也只是一丝丝,一缕缕,也已经足以让他趋之若鹜了。

    随着这第二师兄的举动,其他道尊门下也都是一个个有了反应,一个个虚影,一个个面孔,不断的浮现于那些异相景观之上,开始向着这不灭天地投过来,观察那上面存在的,连第二师兄都不得不在意的玄妙

    毕竟都是道尊门下,他们却很快的看到了那几乎可以算是不灭观念领悟途径的不灭印!

    一时间,每一名道尊门下的神色都有了变化,一个个都有着震惊,有着无法置信,更是有着一种难言的惊喜。

    这种变化,自然而然的便引发了在这一片虚空当中存在的。那其他修士的注意。

    越来越多的目光开始从各个异相景观之中传出,渐渐的投入这不灭天地,投入那一个不灭印的起手式之上。

    如此这般一来,整片虚空之中不知多少异相景观内外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修行气氛之中,而这些修行气氛,更多是因为罗帆所留下的这不灭天地而引发的

    这样数百年之后。那第二师兄终于发出一声长啸。全身上下观念涌动,一缕属于他的不灭观念开始诞生出来。

    这一缕不灭观念极为微弱,甚至不足罗帆留在这第二层的不灭天地之上所蕴含的不灭观念的亿万分之一。但,就是这么一缕不灭观念,却就已经是让这第二师兄惊喜万分了。

    此时此刻的他,就像是抓住了最后的一线生机一般,全身上下萦绕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喜悦与兴奋。

    他的观念化身面孔随着隐没于无形,其所在的那一处异相景观更是开始散发出某种无法言喻的光芒。这光芒之中,一种超脱的韵味在其身上传出。

    “果然。通过它,我终于能够窥探到更高层次了”一声悠然的叹息在那异相景观内部荡着,震得在那异相景观之中修行的生灵一个个的难以自己。

    就在这时候,一个身影渐渐的从那异相景观之中脱离出来。

    这个身影不是其他,正是那第二师兄的身形!

    只不过,相比于以前,现在的他却不再是观念化身,而是真真正正的血肉之躯。也即是,他的真身。

    这真身离开那异相景观的过程之中却是承受了无法想象的压力。就像是有着某种难以形容的阻力出现在他身上,要极力的阻止他离开这异相景观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阻力,他却没有丝毫气馁,而是用尽了自己的一切手段,种种观念不断涌动,不断的冲击下方的异相景观。不断的将自己与那异相景观分割开来。以一种近乎挣扎的姿态,一点一滴的从那异相景观之中爬出来。

    他这样的选择,让那众多道尊门下看得惊疑不定。

    一时间,一道道观念化身从各个异相景观之中浮现出来,快速的向着这第二师兄掌握的异相景观投来。转眼间,便已经是将这里围得严严实实的了。

    “第二师兄,你这是为何?为何要脱离这异相景观?!在这里修行难道不好吗?!”有一名道尊门下终于忍不住这样高声问道。

    这问话,也正是其他众多道尊门下共同的疑惑。毕竟,在这第二层之中,以这些异相景观为中转来修行在他们看来实在是再完美不过了,可以说,在这里,便是躺着,都能够时时刻刻的感受到自身的提升。这样下去,只要有着亿兆年的岁月,他们都必然能够水到渠成的跨入更高的层面,向着道尊更进一步。

    在这样的情况下,有着这样的便利,那原本应当是掌控这整个道尊之路第二层的第二师兄居然如此痛苦的挣扎也要离开,这实在是让他们无法理解

    “是啊,第二师兄,我们乃是道尊门下,只要按照正确的方法修行下去,终究能够不断突破的,何必如同其他散修一般在尚且不圆满之时便离开这一层?”又有一位道尊门下这样道。

    飞升第三层,这对于道尊门下来说并不困难。至少,对于在这里能够成为某一个异相景观主宰的这些道尊门下来说,根本就只是愿不愿意的问题而已。毕竟,按照这道尊之路的规则,只要闯过某一个异相景观,便能够飞升而显然的,要成为某一处异相景观的主宰,闯过这个异相景观,只是前提

    之所以他们都没有飞升,而是选择在这里继续修行,选择在这里成为这些异相景观的主宰,原因很简单,便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样飞升,并不圆满!

    道尊门下追求东西与一般散修显然是有所区别的。

    对于散修来说,尽可能快速的提升,尽可能大幅度的提升,便是他们最大的追求。为了这个追求,用更快的速度飞升第三层,显然便是最好的选择。

    相比之下。道尊门下则不同,道尊门下追求的是无比稳固,无比夯实的根基!对于他们来说,将每一个境界提升到无法再提升的层次,将没一个叫境界都走到最后的尽头,方才是他们的追求!

    对于这样的他们来说。这道尊之路的每一层,都是他们的一个境界。

    换句话说,在他们心中,将每一层所能够取得的所有好处,所能够带给他们的所又提升都取得,方才算是真正的圆满,方才算是夯实了基础,方才能够往上继续提升!

    那第二师兄这个时候却是全心全意都放在挣扎出那异相景观之上,却是完全没空去理会那些道尊门下。这时候却只是艰难的挣扎着。

    眼见如此,那些道尊门下自然也不胡搅蛮缠,更没有任何人出手阻止这第二师兄。

    毕竟都是道尊门下,哪怕是选择不同,他们也只能尊重,却不可能将自己的心思强加在其他人身上。哪怕是对第二师兄的选择感到疑惑,感到难以理解,他们也只会问清楚。而不可能在对方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出手干预

    第二师兄毕竟是这第二层所有道尊门下之中最强的一个。哪怕是因为与异相景观的融合度太深而受到异相景观全力的挽留,最终也不过是在数日之后便已经挣脱了一切束缚力。脱身而出,以真身悬浮在这虚空当中。

    “第二师兄,这是为何?”见到他终于脱身,其他道尊门下方才继续询问。

    眼见众多道尊门下灼灼的双目,那第二师兄微微一笑,道:“我只是忽然有些领悟。发现对我来说留在这里并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而已。”

    “难道师兄打算不等修行圆满便要飞升?!”又有道尊门下惊呼出来。

    听到这话,那第二师兄笑着道:“你们觉得是,那便是吧。我的想法,无关紧要。说出来不光是无法给你们启示,说不定反而会干扰你们的想法。所以。便不说了。”

    通过那不灭观念的刺激,他却是已经想清楚,等待在这第二层修行圆满再突破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能够以巨量的时间来换取自身水到渠成的飞升。但,这种修行之法,却与他的本质有些不合!

    这种本质的不合,使得他这样修行的效率相比于其他道尊门下至少要差上数倍。

    若是在这么等待下去,说不定等到有那一位道尊门下成就道尊了,他都还不一定能够水到渠成的飞升第三层

    “我更喜欢冒险压抑飞升的**对我来说,弊大于利!”这,便是这第二师兄心底的想法,也是支撑他这个时候做出这种选择的理由。

    不过,这些东西显然只属于他自己。其他修士,其他道尊门下若是与他做出同样选择的话,却是有着极大的可能会断了他们的修行之路!

    显然的,对于同样是道尊门下的其他众人,他却不能将这些说出来。

    除非,他宁愿日后多出大量不共戴天的仇敌!

    听到第二师兄这么一说,其他道尊门下面面相觑,一个个都有些茫然,有些不知所措。这第二师兄在这道尊之路第二层已经修行了不知多少亿兆年之久了,现在居然有了新的想法,而且还是因为那一个十几亿年以前出现的一个新人而产生了新的想法,这种事情怎么看怎么荒谬,怎么想怎么不可思议吧?

    “好了,接下来谁是第二师兄,诸位自选便是。我等高层再见。”那第二师兄向着众多道尊门下躬身一礼,口中这样道。

    说话间,他的身上透出一种超脱的气息,整个身形似乎受到在更高层次所产生的一种无形的拉力拉扯,身躯开始渐渐的虚幻,不多一会,就已经是完全消失在这一片区域,就像是这里从来没有他的存在一般。

    随着他的消失,那原本作为这整片区域最为明亮,最为耀眼的那一处属于第二师兄的异相景观微微震颤着,光芒开始快速的暗淡起来。

    短短的十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是从原本最为明亮耀眼的星辰模样化作了一个再不起眼的亮点,将这整片区域的最高地位直接让了出来。

    众多道尊门下愣了愣,紧接着,一个个的神色都开始变化起来。

    第二师兄之位看似只是一个称呼而已,但,这代表着的可是道尊之路第二层不知多少亿道尊门下的统领者!其权势之强,比起天地主宰,凡间帝皇强了何止亿万倍?!

    哪怕是这些道尊门下的心性圆满,心境强大,却也忍不住为为这个位置而动心。

    随着他们的心意改变,其他原本作为同伴的道尊门下一个个的变成了他们的竞争者!

    “选择第二师兄,需要有个章程,不知诸位有何想法?”这个时候,一名道尊门下这样淡淡的道。此人在众多道尊门下之中实力不算最强,但却是资格相对来说最老的那个等级,若是按照道尊门下之间彼此师兄弟师姐妹的关系来说,几乎可以算的上是绝大多数道尊门下的师兄!

    也只有他,方才有资格组织对第二师兄的选拔(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