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一十七章 不屑与震撼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一十七章 不屑与震撼

    与此同时,一种莫名的感应更是随着出现在罗帆心中。

    那便是,他随时随刻都能够通过自己的意愿,直接离开这道尊之路的第三层,踏入更上一层的道尊之路。也即是,那无比神秘的,道尊之路第四层!

    不过,显然的,对于他来说,飞升第四层却并没有多大的诱惑力,他所在意的,乃是自己的修行!飞升更上一层只不过是他为了更好的修行所不得不做出的选择而已。

    而现在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依然有着这么多的秘密,他在这里修行依然能够得到那么多的好处,他为何要这么快的选择飞升离开?!

    心中微动,他直接便压下了那种感应,身形一闪之间,便已经是消失在他的房屋之中。

    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是来到了这一方天地在他感应之中,最为诡异的一处所在。

    这一处位置乃是在距离他之前所在之处有着数亿光年之外的一处位置。

    这里,乍一看上去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山谷而已。

    但,在他的感应之中却是清清楚楚的发现,这一个小小山谷内部的天地数量相比于正常却是要多上亿兆倍!

    这一方天地之中虽说任何物质之中都有着近乎完美天地的天地存在。但毕竟不同物质有着不同的大小,更有着不同的密度。这种不同大小,不同密度之下,其内部所蕴含的,天地的数量,自然也就不同了。

    以这一方天地的正常情况来说,相同的天地,相同的大小,有着大概相同的天地数量存在。这。也是罗帆所了解当中的正常情况。

    而眼前这个山谷却完全不同。在这山谷之中,天地的数量超过了正常情况的亿兆倍,那时空,甚至已经是超越了物质的限制,直接脱离了物质,将物质挤压成为极小极小的一部分。化作了在众多天地之间的一颗颗星辰,或者说,点点杂质

    这样的所在,若是说没有什么秘密,没有什么玄妙,那简直就是在侮辱罗帆的智慧了。

    他静静的站在这里,眼神淡然,双眼一扫之间,这整个山谷内部的一切便已经被他纳入感应之中去了。

    这里。表面看起来是一个山谷,但事实上,其内部却简直便如同混沌状态一般,一眼看过去,尽是广阔无边,浩瀚无极的天地!

    这些天地以一种无比复杂的方式遍布这山谷所在之处,与外界的规则法则,与这天地的时空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这种微妙的平衡现在闲的无比平静。但可以预料。一旦这种平衡被打破,那结果必将是惊天动地!

    这一处山谷的周围。有着数万股气息存在着。

    这些气息,有些身上有着道尊门下的气息,有些则是与当初的菴云差不多,同样只不过是散修而已。其中,绝大多数,都是那具有道尊门下气息的存在

    不过。这些存在虽然数量颇多,而且本身的气息都颇为强悍,但在罗帆眼中,却尽皆不过是蝼蚁而已毕竟,它们这些存在。最强的,也不过是散仙罢了。

    这当然并不是他们真正的境界,而只不过是他们在这道尊之路第三层重新获得超凡之力所达到的境界。

    这样的境界之下,他们能够发挥出来的威能已经是达到了难以想象的层次,任意一个落到其他天地之中,怕都足以颠覆天地了。但,在罗帆眼中,这样的存在,甚至都不需要他出手,只需要他眼神扫过去,便已经足以将他们完全毁灭了

    有着如此底气,这些生灵在他的眼中会是什么模样,可想而知。

    以罗帆现在已经完全不受这一方天地限制的威能,自然不可能被这些修士所发现。

    他这个时候直接站在这山谷之外,却是没有任何修士能够发现他的存在,他们一个个的都在仔细的观察着那山谷,似乎正在等待着那山谷发生某种变化一般。

    罗帆心中微动,抬步轻跨,身形便已经来到了在这数万名修士之中最强的一名修士身边。

    那修士本身的境界自然是已经是三劫强者,但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因为天地的限制,却也不过是能够发挥接近真仙之境的威能而已。在罗帆出现的瞬间,便已经因为罗帆的意愿变化而完全失去对身体的掌控能力了。

    “你们,在这里等待什么?”罗帆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直接问道。

    这话,轻飘飘的,但在那修士的耳中听起来却好似是亿万吨的重物直接压在他的心头,让他感到自身的呼吸都变得无比困难了一般。

    在这时候,这修士便已经是有了无比直观的认识:“我不是眼前这强者的对手!哪怕是我没有受到任何限制,道行境界能够完美的发挥出来,也无法让这个结果有任何改变!”

    随着这样的认知,他的心底涌起一种难言的恐惧,张口道:“在下乃是道尊再传,不知这位前辈是哪位道尊门下,或许我们之间的关系比前辈想象当中的要紧密也说不定!”

    罗帆听了,淡淡的一笑,道:“不必说其他废话,你只要答我的问题就足够了。”

    说话间,他的周身产生一股无比强悍的威慑,直接灌入对方的双眼之中。

    在这瞬间,那修士便感到自己的周身剧烈震颤,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占据了他的整个心神,让他其他一切想法都在瞬间完全消散了。

    当下,他就只是不断的点头而已。

    见到他这样的模样,罗帆满意的点点头,道:“看来你已经明白现在的形势了。”

    说话间,他收束了自己的力量,让自己好似化作一个平凡生灵一般,再无任何声息的静静站在那道尊再传的面前,静静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恢复。

    虽说。对方恢复的时间似乎颇为浪费,但他毕竟不至于连这也要应是逼迫,让对方有一个缓和的时间,也不算什么。

    因为他这样的想法,那道尊再传便有了更多的时间冷静下来。

    好一会之后,他方才恢复过来。对罗帆说道:“好叫前辈知晓,我等在这里等待的,却是那圣魔山谷每万年一次的重构。每一次重构,山谷之中都会有着无数灵光,无数宝贝喷涌而出,只要我们能够抢夺到一丝半点,便能够得到惊人的提升。”

    “每隔万年?难道现在已经是即将到时间了?所以你们才守在这里?”罗帆皱眉问道。

    听到这个,那道尊再传连忙道:“并非如此,事实上。距离下一次山谷重构还有着三千来年岁月,我等等待在这里,却只是未雨绸缪罢了。”

    “说说看。”罗帆更是好奇起来了。

    “以我等的实力,若是等到那时间即将到达的时候才来这里,必然无法挤到现在的位置,所以,唯有先在这里占好位置,才有机会得到足够的好处而且。虽说那重构绝大多数都是万年间隔,但历史上却也有着数次随机的出现”那道尊再传面色颇为惭愧的道。

    罗帆一听便已经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了。

    这些修士。赫然便是在那众多想要争夺那山谷重构所释放的奥妙的修士之中的底层存在而已!

    他以他们的实力,根本竞争不过其他修士,却唯有笨鸟先飞,先在这里守着,占好位置,这才免得到时候挤不过其他强者。抢夺不到足够的宝贝

    这样一想,他转而思维一转,心中却已经是怀疑,在这里的那么多修士之中,怕是有着许多乃是那些强者留下来的岗哨。一旦有什么异变出现,他们便会第一时间通知那些强者

    明白这个,他却也只是淡淡的摇摇头而已。

    当下便问道:“你以前得到过什么宝贝?”

    那修士微微一颤,神色显得有些复杂,似乎有些心痛,又似乎有些恐惧,更好似要发狠。最终,这一切情绪终究还是化作了一种无奈。

    紧接着,他抬手一晃,他手中便出现了一块木块。

    这一块木块漆黑如墨,刚自出现,周围的光芒就似乎都被其吸引了一般,让其周围变得暗淡起来。

    “好宝贝。”在这时候,罗帆忍不住赞叹一番。

    他顺手一抓,那一块大概有巴掌大小的漆黑木块便已经是落入他的手中了。

    木块入手,他便感受到了其中压缩了数百亿方近乎完美天地的天地!这些天地以一种无比微妙的姿态纠结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天地群,将整个巴掌大小的木块压得再无任何空隙存在

    可以说,若不是这些世界之间组成的结构足够精微,足够奥妙,光是这些世界本身,怕就已经足以将整个木块撑破,让这些木块的材质化作那些世界之间的杂质便如同此时此刻前方的那山谷一般了

    这样的结构,使得这一块木块的重量巨大到超乎想象的境地,若不是罗帆本身的威能已经再不受任何限制,说不定光是这木块他就已经拿不起来了。

    “能够拿得起此物,果然不愧为道尊再传。”罗帆淡淡的笑着,看向那道尊再传。

    那道尊再传被罗帆这么一看,冷汗都下来了,讪讪一笑,道:“只是休息了一些锻体功法罢了,其实没什么的”

    罗帆也没有什么心思去管眼前这道尊再传心中的算计,这个时候只是关注着眼前这一块木头与周围时空的种种相互影响,更能看着那周围的规则法则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衍生出种种玄之又玄的变化与那木头内部的时空产生莫名的交换!

    通过这木头,甚至连他都感觉到周围的规则法则在他眼中变得更加清晰起来了。

    甚至,隐隐间,还有着许多深层规则法则的奥妙从其中浮现出来,被他所感应到。

    原本他只不过是想要看看这一块木头便将其还给眼前这道尊再传,但在感悟到这木头蕴含的玄奥之后,他却就直接将这种想法打破,心中已经决定直接将这木头占为己有了。

    当下,他握着这木头。向着那道尊再传说道:“这块木头对我有用,还给你是不可能的了。你想要什么?”

    说着,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那道尊再传强行夺取这种事情,他自然是做不出来,让对方提出要求来让自己完成,显然就是他最好的选择了。

    听到这个。那道尊再传眼中只是一痛。对于那木头会离自己远去这个事实他早已有所预料。但他却完全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直接,这让他那种不舍的感觉更加强烈的爆发出来了。

    至于罗帆提出的,让他提要求来交换,他却半点都不放在心上。毕竟,他是什么身份?道尊再传!对于他来说,他的一切修行体系,一切修行资源,根源上都是来自与道尊!这样的存在,什么功法没有?什么法宝没有?什么神通没有?又什么资源没有?!这样的他。他想不出还有什么东西是自己需要而对方能够拿出来的

    当下,他就道:“算了算了,既然此物对前辈有用,那便送给前辈好了,千万不要提什么交换了”

    既然完全看不上对方的报酬,现在又是形势比人强,自己在对方眼中只是蝼蚁级别,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不认低,那就是找死了。

    罗帆一看这道尊再传自然便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想法。却只是淡淡的一笑。道:“不如,我告知你如何脱离这一方天地的桎梏,获得在这一方天地也能够施展所有威能的方法如何?”

    他的这话,让那道尊再传先是一愣,紧接着便差点跳起来了。

    超脱这一方天地的桎梏?!这简直就是这一方天地之中众多道尊门下共同的难题所在!从古至今不知多少亿兆年,有着不知多少道尊门下在这里修行过。而现在这一方天地依然是当初那种模样,该被限制的依然被限制,该有桎梏的依然有桎梏,这足以看出想要超脱这一方天地的桎梏到底是多么的困难了

    “这不可能!道尊门下都不知道的办法,你怎么可能知道?!”本能的。他直接就反驳了起来。

    “你只需要答,要,还是不要。”罗帆淡淡的道。他自然没有什么心思与这道尊再传争论什么道尊门下并非无所不能,他们做不到并不代表别人做不到这种事情。他愿意给对方报酬,只是因为他心底那一丝不愿巧取豪夺的心思在其作用而已。若是对方答想要,他自然便会将方法传授给他。但若是他说不要,那他也绝不会硬塞过去。

    这个时候,那道尊再传面色不断变换。猛地,一咬牙,道:“我,要!”

    听到这个,罗帆点点头,道:“你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当下,他也不停留,顺手一指,一点灵光便已经从他手中涌出,悍然灌入那道尊再传的身体之中,开始微微震颤之间,扫遍那道尊再传的周身上下。并在这过程之中开始进行微妙的改变,变成一种似乎完全相同,又似乎已经是完全相反的模样,开始向着其心灵汇聚而去。

    最终,在其心灵之中化作一种与罗帆发出之时相比已经是有着天翻地覆差别的一道法门。

    这一道法门,却是罗帆发出的一点引子结合那道尊再传本身的修行之道,本身所掌握的观念所形成的一种法门。这种法门并没有涉及罗帆的修行之道,更不曾有则之世界观的半点玄妙。其中真正的核心,真正的根源,却只是在那道尊再传本身的修行之道!

    也即是说,罗帆发出去的那一点灵光之中所蕴藏的法门其实是极为不完善的。唯有在方才涌入那道尊再传体内游转那么多遍之后,自然而然的结合那道尊再传本身的实力方才自然而然的完善起来,最终完全化作这一道法门,成为此时此刻这道尊再传心中所看到的这种玄之又玄的法门!

    在这瞬间,那道尊再传本来不以为然的心思便已经是被完全改变。

    他的身体随着开始微微的震颤起来。

    在他心中,唯有这么一个想法在不断的转着:“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精妙的法门这,绝对是道尊传下来的法门绝对没错”

    他毕竟乃是道尊门下,对于修行的认知却是远远超越一般散修。有着那样深刻的认知,他在看到这一道法门的瞬间便已经明白过来,这一部法门,乃是完全从他的修行之道出发的,一种远比他现在修行的超凡法门要精妙不知多少亿万倍的法门!

    修行这一道法门能不能突破这一方天地对她的桎梏尚且不知,但,这一道法门却绝对足以弥补自己付出的那一块木头了!

    “或许,修行这一道法门还真的有希望能够突破桎梏”紧接着,这么一个原本在他心中绝不可能出现的想法紧跟着那一个循环想法出现在他的心中。

    随着这个想法的出现,他的神色都变得无比期待起来。(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