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一十八章 一部分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一十八章 一部分

    随着这想法,这道尊再传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紧接着,他直接便盘膝闭目,开始按照那法门修行起来。

    这法门乃是完全结合他自身的修行之道,甚至结合他自身所掌握的观念所形成的一种法门,他修行起来,自然是能无比轻松的入门。

    他只是心中稍稍一动,体内的力量微微一震之间,就已经是有着不知多少奇异的符文从他心中浮现出来,开始按照那修行法门的描述进行一种微妙而玄奇的组合,渐渐的化作一种难以言喻的繁复形态。

    这法门的精微奥妙,若是让一般修士来修行,哪怕是与这修士同一等级,怕也需要耗费千百万年时光方才可能将其真正修成。

    但,在这道尊再传身上,它却就像是与他自身的修行之道一脉相承一般,简直就像是将左手放在右手上一般,轻轻松松的,就已经凝成了这个复杂得如同亿万天地叠加在一处的状态一般的奇特符文。

    随着这个奇特符文的形成,他的身体好似忽然间化作了黑洞一般,开始疯狂的牵引周围无尽的力量涌入其中。

    同一时刻,周围那繁复无匹的规则法则,更是不断的汇聚在他的身上,不断的涌入其中,渐渐的与他身体内部刚刚出现的那一个繁复符文结合在一处,产生种种难以形容的玄奇变化。

    最终,经过不知多少亿兆种变化之后,一缕超凡之力衍生了出来。

    这一缕超凡之力刚自出现的瞬间,他就感觉到一种难以形容的随心所欲之感由心而生。甚至,连这天地桎梏着他的那种力量似乎都已经稍稍放松了一些

    在这瞬间,这道尊再传便已经明白,自己占了大便宜了。

    这法门,居然真的有着机会能够让自己超脱这一方天地所设下的桎梏!

    一时间,自己突破假圣,完全获得自己本身一切威能的种种画面在他的心底浮现出来,让他的心情都忍不住激动起来。

    毕竟,他现在虽说已经是在这道尊之路第三层能够发挥出超出一般生灵无数倍的威能了。但相比于他自身所拥有的一切威能来说,这些依然是微不足道到极点!他发挥这些在一般修士眼中无比强大的威能的同时,他的心底却依然有着一种难言的憋屈之感萦绕不去,让他时时刻刻的不得欢颜。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他终于能够获得超脱,终于能够真正的将自己的一切威能完全释放出来,终于能够做到让自己不再受这天地的桎梏,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到底有美妙,不言而喻。

    在这瞬间,他甚至有种自己的身体都要抑制不住的颤抖的感觉了。

    心中微动,他抑制住自己的种种杂念,运转这一丝刚刚凝成的超凡之力,开始艰难的转换他体内那浩瀚的能量,以及,转换他的感知,他的意志,乃至他的其他一切

    他毕竟不是罗帆这种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的存在。对于这种超凡之力如何能够让自己超脱桎梏,他根本半点都不了解。只知道这种超凡之力有着这样的作用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不可能做到如同罗帆一般,只要有着那一点超凡之力为引子就自然而然的让他体内的一切都发生蜕变,最终让自己瞬间打破一切桎梏,能够发挥出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威能。他所能够做到的,便是靠着这一点超凡之力去一点点的转化自己的一切,最终,等到他将自己的一切力量,一切感知,一切意志以及其他都完全转化过来之后,他方才能够打破自己受到的一切桎梏。

    在这之前,他却就只能每转换一点超凡之力便打破一点桎梏,发挥出一点威能而已了

    看着眼前这道尊再传只是短短的十几个呼吸之间身上的气息便有了大变,罗帆面上现出淡淡的笑容,心中却是颇为满意起来。

    要知道,他方才传授给这道尊再传的那一道法门却只是他现场创出的而已,具体有没有效果,有多大的效果,他都还并不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会出现什么问题,他也半点都不惊讶。

    好在,最坏的情况并没有出现,那一道法门的效果相当的完美。此时此刻只是修行那一道法门不过这么一点时间,这道尊再传就已经挣脱了这样多的桎梏,能够发挥出来的威能甚至都已经达到了先天大罗层次了

    要知道,在原来,这道尊再传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威能也不过是刚刚跨过仙境这个层次而已啊。要是按照正常的修行过程,以这道尊再传的修行速度来说,想要修成现如今这个境界,至少也要耗费以亿年计算的岁月方才可能做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现在这样的提升,不管哪方面来说,这道尊再传也应该心满意足了。

    当下,罗帆也不再多想,将手中那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木头拿起来,开始细细的感应这黑色木头的种种奥妙。这黑色木头本身便拥有着能够让握着之人对一切感应更加深刻,更加清晰的能力。现在对于这黑色木头内部的种种结构,这种能力居然也没有消失。

    在他握着这黑色木头感应的过程之中,这木头内部的种种结构的奥妙一点一滴的在他眼前展开,其中玄之又玄,妙而又妙的种种秘密,更是一点点的被他揭示出来。

    恍恍惚惚之间,一方又一方的天地在他眼前不断难道放大,再缩小,再放大,再缩小

    每一次放大缩小,他对于这木头的莫名领悟都开始随着增加了许多。

    如此这般,时间慢慢的流逝。

    不知什么事胡,在他身边猛然传来一声长啸。这一声长啸是如此的高昂,如此的喜悦,甚至让周围的时空都隐隐间受到了影响,连周围的规则法则好似都在这长啸之中发生了某种为毛的改变了。

    罗帆过神来,看过去,便发现,此时此刻那道尊再传身上的气息已经和当初完全不同。

    现如今的他,实力已经是恢复到了假圣层次!

    虽然尚且没有达到其最巅峰的时候,没有完全超脱这样天地的桎梏,但却已经达到了飞升离开这一方天地的目标了!

    长啸了好一阵子,这道尊再传便对停了下来,降落身形,对罗帆躬身行礼,口中道:“多谢前辈成全。前辈给予的好处,非是那一小块事物能够弥补,小的有一些记忆,或许对前辈有效,还望前辈莫要推辞。”

    说着,他抬手一点自己的额头,再一拉,便有一点灵光被他从头颅之中拉了出来凝聚在手指之前。

    罗帆一看,微微一笑,也没有矫情推辞,顺手一招,那一点灵光便已经是落入他的手中。心中微动,一扫之下,那灵光之中所蕴含的一切信息便已经毫无遗漏的进入他的心中。

    看着这些信息,罗帆面上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笑道:“多谢。”

    这些信息,不是其他,真实这道尊再传对于前方这山谷所知晓的一切信息!其中甚至涉及了许多在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的秘密菴云虽说已经将几乎所有记忆都交给罗帆了,但他毕竟在之前乃是连超凡之力都无法凝聚的散修而已,哪怕是在这第三层的时间已经很长,所知道的消息也都只是底层的消息而已,哪里比得上眼前这道尊再传所知道的?

    可以说,虽说其中并没有涉及所有那道尊再传所知道的所有秘密,但光是这些涉及的,却就已经比起他从菴云那里所得到的一切信息都要珍贵十倍以上了!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对那道尊再传说出这一声多谢

    那道尊再传只是说这只是聊表心意而已,并不算什么。

    在这之后,便直接向罗帆告辞,转身便毫无任何不舍情绪的离开了这一处山谷了。

    既然已经能够随时飞升离开这道尊之路第三层,对于这道尊再传来说,哪里还有什么人能够桎梏得了他?他这个时候自然再不可能为其他人盯着这一处山谷,而他自身更再对这个没有了兴趣,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还可能留在这里?!

    见他离去,罗帆只是微微一笑,开始仔细的体会之前得到的那众多记忆。

    这道尊再传在这山谷这里已经守了极为漫长的岁月,所见过的山谷重构,喷吐宝贝的次数,更是已经是有数百万次之多了。

    这么多次的经验,可以说,哪怕是没有进入过这山谷,他对这山谷的了解,也足以称得上是巨细无遗了。

    而这些在这时候却都是蕴藏于这些他交给罗帆的记忆之中。

    “可惜,他的境界终究是不足,不然,怎么会发现不了这一块宝贝的真正作用?”居然,罗帆却是一阵感慨,看向那道尊再传离去的方向神色当中却隐隐有些遗憾。

    这一块黑色的木头之中充斥着远超正常状态不知多少倍的天地,而眼前这山谷之中,同样是蕴藏了远超正常山谷之中不知多少倍的天地!这两者的结构是如此的相似,怎么看都有着莫名的联系存在吧

    而罗帆通过之前对于这木头的结构进行体悟,再结合方才那道尊再传交给他的记忆之中所记载的,有关这山谷之中的种种信息,却是终于抓住了两者的联系!

    这一块木头,赫然便是这一个山谷枢纽的一部分!

    换句话说,只要他能够得到所有原来与这木头一体的那些木头,便能够完全掌握这个山谷!得到这个山谷之中的一切!

    甚至,若是对自己有自信的话,凭借这一块木头的结构,也能够尝试重新炼制枢纽,进而掌控整个山谷

    这,便是这木头的真正奥妙所在了!

    而那道尊再传,得到了这一块木头这么多年,居然只能够守在这里,等待着这山谷每隔若干年一次的重构,等待着其偶尔泄露出来的那点滴残渣,这简直就是捧着金饭碗乞讨,暴殄天物到极点!

    不过,这当然也怪不得那道尊再传。

    毕竟,他本身受到这天地的桎梏,能够发挥出来的威能只只能够局限于极低的层次。那感应能力自然是同样只能处于一个极低的层次。没有发现罗帆体悟了这么久方才体悟到的秘密也是理所应当的。

    罗帆心中微动,一股则之法力灌入手中那木头之中。

    随着他的则之法力进入其中,这木头开始微微的震颤起来。隐隐间有着一种无形的奇妙波动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在那波动的尽头,似乎有着许多难以言喻的事物与这波动产生共鸣,应了这波动。

    “居然这般遥远,而且,数量这么多”感应着那些应这波动的存在的数量,罗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所激发这木头波动所要做的,便是寻找那枢纽的其他部分的存在。而显然的,方才那些应这波动的,便是他所要找的目标了。

    让他感到有些失望的是,这些目标的数量,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感觉上,甚至足足有十几万之多!而且,它们更是分不到了天南地北,最远的,甚至已经是几乎接近了他所能够感应到的范围的尽头!那近的,也只有两三个在这山谷附近而已

    这,让他怎么可能不感到头痛?

    要知道,有目标在他感应到的界限的尽头,那却就代表着,极有可能有着目标乃是在那尽头之外!也即是,在他所不能感应到的位置!这就代表着,他若是真的要花心思去搜集这些碎片的话,可能便掉进了一个无底深坑之中说不定那些碎片比现在应这木头波动的碎片还要多上十倍、百倍

    “看来,唯有用另一种办法了。”想着,罗帆却只能够叹了一声。

    当下,他站起身,直接便毫不犹豫的向着那山谷走去。

    他现在在这一方天地之中的威能不受半点限制,实力能够完美的发挥出来。那速度之快,自然不用多说。只是一转眼间,便已经是跨入了那山谷之中,没入了其中那无数天地之间!

    这个过程,甚至没有多少修士能够感觉到,哪怕是那些紧紧盯着这山谷的修士,也只是感到感知一晃之间,似乎有着什么东西闪过他们的感知而已,而完全无法确定是不是有着生灵跨入了那山谷之中。

    不过,这并不代表没有任何人知道有人进入其中。

    事实上,在这样的变化之下,几乎所有修士都知道,有着某种存在,进入了那山谷之中!

    毕竟,在这里盯着的修士不管实力强弱,不管本身能够发挥的威能受到多少限制,本身的思维都必然是极为缜密的,对于自身感知的信任,也必然是极深的。

    这样的他们,自然不可能认为自己的感知会有错觉。既然感知感应到有这什么东西闪过,那不管他们能不能确认,能不能抓住痕迹,都必然代表着,真的有东西闪过!而一旦确定了这个,自然也就明白了是有着什么冲入那山谷之中了。

    更别说,这些修士彼此之间虽说是竞争对手,但毕竟已经在这里相处了这般多岁月。终究还是有着许多修士会不知不觉间建立起相当的交情的。彼此一个交换发现,自然就更能够确认他们之前的感知了。

    “居然有着同道敢跨入其中,难道是新来的?”有修士神色震惊的喃喃着。

    “看来,这里已经没我们什么事了。我们还是散了吧。”一名散修这个时候却是神色萎靡的说道。看他的样子,简直就像是受到了天大的打击一般。

    “何必灰心?这山谷多恐怖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人进入其中,也不会讨得了好的。”有修士听不下他的话语,皱着眉头道。

    “能够让我们所有人的感知抓都抓不到的存在该有多强?这样的存在,真的可能在没有任何把握的情况下进入一个危险之地?”那灰心的修士却是一翻白眼,道。

    听到这话,其他修士一个个的面色微变。确实,修士实力越强,自然便越是谨慎,对于不能掌握,不能理解的事物,便越是有敬畏之心。在这样的敬畏之心下,有修士敢于跨入一个危险之地,那必然便是对那危险之地有了深入的了解,有了绝对的把握才会去做

    而方才,那修士能够超出他们的感知,直接进入山谷之中,那显然便已经达到那种绝对强者的层次了。换句话说,这样的存在,几乎必然的便是那种没有把握不会行动的强者

    “或许,他便是极少数之一”又有修士有些干涩的说道。

    听到这话,其他修士都只是淡淡的扫过去,神色当中有些莫名的鄙视。

    那修士说完之后,也是叹了一声,他何尝不知道,将希望寄托在这种极少数的可能上是多么的不靠谱,只是,在这里守了这么多年,就这样放弃,他怎么想怎么不甘,根本下不了决心就此放弃,这才说出这个可能。(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