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二十一章 霸道

正文 第两千一百二十一章 霸道

    如今,这一处宫殿群,已经化作一片难以用言语描述的玄妙阵势。在这其中的一切宫殿,都是这阵势的节点。玄妙的力量在其中不断的流转,隐隐间似乎正在酝酿着某种难以想象的玄妙事物一般。

    这种变化,很快的便引起了罗帆的注意。

    他心中微动,这个宫殿群之中的一切便直接映照在他的心中。那些宫殿群本身所蕴藏的,他当初构造之时所未曾赋予的变化随着不断的被他挑出来,开始重新汇聚,重新构筑。

    这宫殿群他当初所构造的时候并没有将太多的玄奥赋予其中。只是在百年之前他将这宫殿群抬升,让其凌驾于这整片天地群,让其能够直接俯瞰这无尽天地的时候,这宫殿群自然而然的与这天地群产生共鸣。自然而然的随着而改变。

    如此这般一来,很显然的,那些现在这宫殿群所具有的,而当初并非罗帆所赋予的玄奥,便是这天地群之中蕴藏的玄奥的某种具现!

    换句话说,通过领悟这种玄奥,他自然而然的,便能够从某种宏观角度来领悟这天地群的深层玄奥了

    只可惜,现如今,这宫殿群显然还在完善当中。其中所蕴藏的深层玄奥虽然隐现端倪,但终究还是因为有所缺失而难以真正成型。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想要有所收获,那所需要付出的精力之大,显然是超乎想象的巨大。

    若是是在没有办法,只有这样的局面等待他去领悟,等待他去揭示其中的奥妙,那么,他自然只能硬着头皮去硬生生的啃这阵势了。

    不过,很显然的,现在的局面却并不只能局限在这里!

    只要等到他的烙印真正的将整片天地群之中的所有天地都完全打入,将整片天地群都完全炼化,那么,这个阵势便能够自然的变得完整。到时候,那玄奥便将会完全的展露出来,领悟起来的难度便会减少亿万倍。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去领悟这阵势的玄奥?!

    自然是要等待这个阵势真正完整之后再说了

    心中想法闪动之间,罗帆直接将这个宫殿群组成的阵法给抛在脑后,自身则是开始继续的陷入了对那天空之上映照出来的,那无数的世界观的领悟当中去了。

    时光悠悠,不知过了多久。

    一种莫名的震颤猛然从罗帆心头闪过。

    这种震颤,直接打破了他原本悠然的修行,让他不得不皱起眉头醒转过来。

    抬头看向天空,这整片天空已经是一片明亮,天空之上那星辰增加的过程,星空黑暗区域被照亮的过程已经是完全停滞了下来。

    这种模样,似乎代表着他已经将整片天地群都完全炼化了。

    但,罗帆却清清楚楚的看到,在天空之上,还有着一片暗影如同一根钉子一般,卡在天空的某处,让他无法真正圆满,无法将整片天空之中的一切天地都完全炼化!

    这一根钉子所在的位置,乃是在这山谷的边缘,也即是,在那天地群的边缘所在。

    “那里,已经被其他修士炼化了!”在这瞬间,罗帆心中便有了明悟。

    对于他来说,若是无主的天地,他想要炼化绝不会有任何问题的。而现在,这种自主炼化扩散的过程却是完全没有任何动摇的迹象,甚至,隐隐间还有着一种反冲的力量作用在他自身已经炼化的区域之上。这种情况,怎么看都像是那一部分区域被炼化的情况啊!

    “到底是谁?”眉头轻皱之间,他双目一凝,天空便开始不断的变化。

    那一片原本只是占据了极小区域的黑暗开始不断的放大,最终,化作一片覆盖整片天空的景象,呈现在这宫殿群的天空之上。

    这显然便是他借助这宫殿群本身蕴含的那种更高层次的特质来转移视角。

    这种情况,就像是站在高楼之上俯瞰地面一般,只要拥有一个望远镜,自然便能够将下方某处区域极度的增大,急速拉近,进而将其看得清清楚楚。

    那一片区域在方才整片天空看起来是极为渺小的一小片,甚至拇指大小都算是对其进行夸大了。

    但,将其放大之后便会发现,这一片区域之中蕴含的天地数量,也同样要以亿来计算方才能够计算得清楚!其广阔程度,可想而知。

    将视角微微改变,原本的黑暗,便已经化作了其真实的模样。其中,每一方天地都闪烁着一种莫名的淡金色光芒,便如同星辰一般,在天空之上不断的闪烁着。隐隐间,每一方天地的光芒都似乎有着某种微妙的节奏,似乎正在不断的传递着,隐隐组成一个难以形容的整体。

    “这是在进行思考吗?”看着这一幕,罗帆心头微动,便已经闪过了这个想法。

    随着这个想法,他视角微微一变,便看到,那一片区域,化作了一个巨大的人形身影。

    这个人形身影此时横躺在虚空之上,呈一个极为舒适放松的姿态,一呼一吸之间,就好似无穷天地同时进行吞吐一般。

    这个人影的面目颇为模糊,看得出其乃是一名青年的模样,但却无法看出其到底是什么样的形貌。

    此时此刻,就在罗帆将视线放在其身上的瞬间,那个人影微微一颤,眼皮缓缓的打开。

    随着其眼皮打开,在另一种视角层面上,那闪烁着淡金色光芒的天地光芒闪烁的速度猛然暴涨了百倍都不止。每一方天地的光芒都像是忽然间被激活一般,闪烁得几乎连成一片!

    如此这般一来,这一处原本在他眼中乃是黑暗的区域,却忽然间就已经变得无比耀眼,简直就像是化作了天空之上的一个太阳一般。

    而在这看着人影横躺着的身影的视角之上,他却看到,一双充满无尽智慧,充满无尽灵动的双眼出现在那眼皮底下。

    紧接着,这双眼开始骨碌碌转动起来,一种茫然之意出现在那双眼之中。

    “谁在窥视我?!”他转了好一阵子,口中传出这样的一把声音。这一把声音透过天地之间的联系向着整片天地群传播开去,转眼间便已经是扫遍了天地,甚至直接传入了罗帆的耳中并不是靠着他对于天地群的感知来将这声送入他的耳中,而是直接穿透了无限遥远的距离,直接将声音传递到这宫殿群所在,传递到他的耳中!

    “不错的手段,这已经是能够飞升第四层的实力了”在这瞬间,罗帆心中已经是有了明悟。

    眼前这修士本身的实力自然是极为强大,但,他本身的实力在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根本无法发挥,自然不用多说。在他施展超凡手段之前,哪怕是罗帆也无法看清他的超凡之力的层次到底达到哪个层次,因此无法第一时间就衡量出他到底有多强。而现在,他虽然只是开口将声音送出来而已,只不过是将声音传递出来罢了,但其中透出的那一丝超凡的道理,却就已经让他清楚的知道了对方的超凡之力层次了。

    心中微动,罗帆身形一闪之间,就已经是来到了那一片区域之前。

    紧接着,他心头一动,周围无尽的天地微微一颤之间,一种难以言喻的波动直接从这些天地之中散发出来,悍然向着前方淡金色光芒的天地区域之中涌过去,瞬息间,便已经是扫遍了这一片区域之中不知多少亿天地!

    随着这种莫名的波动扫过,这些天地之中有着点点金色的灵光不断的飞出,更以超互想象的速度向着此时此刻罗帆前方不远处不断的凝聚。

    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这些光芒就已经凝聚出一个人影。

    一个看起来和之前他在另一个视角层面上所看到的那个横躺着的人影,那一名青年

    这个时候,这青年看向罗帆的目光却是充满了震惊,充满了戒备。

    “道友这是何意?我在此处修行得好好的,为何要打扰沃?!”他出现之后,直接便开口了。

    虽说,能够发挥出超凡之力的层次相比于罗帆他要差上不知多少。但,此时此刻他的他却没有半点紧张,面对着罗帆,却是底气十足!就像是他本身的实力能够与罗帆相对,罗帆根本奈何不了他一般。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变化,原因很简单,无非便是,他随时能够飞升!

    罗帆便是再强,哪怕是强大到能够瞬息间将他杀死,将他毁灭,他也随时能够触动这道尊之路的飞升规则,飞升道尊之路第四层!

    只要罗帆没有超越道尊之路规则本身的实力,便绝不可能在他触动这种飞升规则的时候打断他,攻击他!

    有着这样的底气,他又怎么可能在面对罗帆的时候会感到紧张?!

    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底气面对罗帆?!

    当然,或许,除了这个之外,他却还有着更多的底气,比如,与道尊门下之间的关系之类的

    罗帆静静的站在这里,神色淡淡的,口中道:“道友挡道了。”

    “挡道?我在此处修行已经有数十万年,这么的时间可都没有见过道友,要说挡道的话,也应该是道友挡了我的道吧。”那青年却是神色不愉的道。

    罗帆自然没有什么心思与他谈什么先来后到了。在修行界,不管是什么层次的修行界,弱肉强食,都是必然的。只要实力够强,无理也变成有理,实力若是不够,有理也变成无理。

    因此,他在这时候只是淡淡的道:“此处对我颇为重要,请道友挪个位置修行吧。我看道友的修行方式,却并非一定要在这里。”

    那青年修士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道:“这位道友,你只是这样空口白舌的就想要让我搬离修行数十万年的修行之地?过分了吧。”

    “其实,我没有直接动手,已经算是很给你面子了。”罗帆这个时候却是毫不动容,神色依然和之前没有多少变化的道。

    听到这个,那修士面色微变。对于罗帆具体有多强大,他并不清楚。但他却相当明白,眼前这一名修士,要比起自己强大,而且,强大许多!这样的存在不讲理起来,他却还真的没什么办法

    当下,他只是淡淡的道:“道友可想好了,我虽不是道尊门下,但也是道尊再传。你若是硬要逼迫我,后果怕不是你能够承受的。”

    罗帆叹了一声,道:“原本看道友将自身的心灵寄托在天地之上修行还觉得你颇有不凡之处,没想到也是这般而已。可惜,可惜。”

    那青年自然知道罗帆到底是什么意思。无非是说他居然将根本寄托在身份之上,乃是误入歧途,没有什么前途而已。不过,他显然有不同的看法,这个时候对于罗帆的这话语,却是并不在意,更没有什么争论的想法,一拂手,道:“既然道友做好承受代价的准备了,那这里便让给道友吧。”

    当下,他转身一跨,身形就已经消失在罗帆的面前,快速的向着这一片天地群之外而去了。看其速度,却甚至还超越了其自身的最快速度。

    很显然,他虽然在罗帆面前表现得很是淡定,对于他的一切似乎都没有丝毫放在心上的样子,但事实上,他心底终究还是对罗帆的修为有所戒惧,却依然是在担心罗帆会反悔攻击他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却只是淡淡的一笑。

    对于眼前的修士的性命,他并没有多在意。至于那修士所说的,可能相当严重的后果,他也并不放在心上。

    道尊门下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他再清楚不过了。

    但,不管是多强的道尊门下,他都不可能因此而生出戒惧之心。毕竟,他本身可是要一看真圣作为目标的!若是连真圣的门下他都要生出戒惧,那他还怎么成就真圣?!

    所以,对于道尊门下,他并不愿意无端的得罪,免得麻烦,影响自己的修行。但也绝不会在麻烦上门的时候选择投降更不可能在必须面对的时候,因为道尊门下的身份而选择退缩

    所以,可以说,眼前这修士离开之时的那种担忧,对他来说显然只不过是杞人忧天而已。

    随着那道尊再传离开了这一片天地群,他与这一片区域之间的联系便已经近乎完全断绝,眼前这一片区域对他炼化天地的波动的排斥效果,也开始随着不断减弱。

    毕竟,这道尊再传炼化这区域的方法却是与罗帆并不相同。事实上,他的炼化,甚至可以说得上只不过是一种副作用而已。乃是他本身的修行方法所产生的一种副作用!

    他的修行方法乃是将自身的心灵分散,投入那众多天地之中,随着天地的运转而运转,随着天地的轮而轮。通过这样的变化,吸取无尽的养分,壮大自身。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虽没有心思去炼化这些天地,但随着天地轮的进行,随着那众多天地的流转,他的烙印自然而然的便会随着渗透那一方方天地,最终达到了将这些天地炼化的效果。

    这样的情况下,在他被罗帆逼迫着将那心灵碎片收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代表着他对于这些天地的炼化效果在极度的减弱了。

    而等到他远离这区域,远离这天地群的时候,那种原本若有若无的联系,更会被完全斩断,最终化作无形,使得这一大片区域随着完全恢复原本无主的状态。

    正是因为如此,方才会有现在这种情况发生。

    “开始吧,最后一处区域”罗帆喃喃着,抬手向着前方一指,他身后那众多他所炼化的那众多天地一个个的开始释放出难以形容的波动,不断的汇聚,不断的提升,最终化作滚滚洪流,向着前方的一方方天地涌过去。

    那些天地在这洪流面前,便好似是冰块一般,被洪流直接吞噬,打碎,融合,化作洪流的一部分,继续前进,继续将更多的冰块吞噬、打碎、融合

    如此这般,滚滚洪流之下,越来越多的天地被打下属于他的烙印。

    随着这一片区域之中越来越多天地与其他天地一般同样被他所炼化,他隐隐间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圆满渐渐的在他心头浮现出来。

    好似有着一个丝茧在他心中开始浮现出来,并开始不断的伸缩,跳动,慢慢的走向成熟,慢慢的走向终极蜕变!

    在这种莫名的感应之中,罗帆也不由自主的沉迷其中,神色开始变得有些莫名,对于原本能够放手的,对天地的炼化,更是直接亲手在这里掌控着那一切变化,操纵着那洪流不断的前进,不断的冲刷。

    时光不断的流逝,一天,两天

    最终,在时间走到了足足一年的尽头之后,那洪流,终于将这一片区域之中的最后一方天地完全吞噬,也即是,将这整片天地群之中的最后一方天地,完全吞噬!(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