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二十九章 只是皮毛?

正文 第两千一百二十九章 只是皮毛?

    “到底是谁?!”这第三师兄面上满是难看之色,心中充满了无法置信。

    他这个第三师兄之位虽说并不是那种完全掌控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的绝对权势,但却也是对整方天地都有着相当控制力的一个身份。

    这样的身份,显然是得到了所有道尊门下的承认的,正常来说,只要他不批准,别说是对付他了,便是数量超过一定限度的道尊门下聚集在一起进行某件事都是不被允许的!

    而现在,就在这里,就在他依然在与人战斗的时候,居然便有着这么数千名道尊门下聚集在一起,在周围布置下这么一个分割道尊之路的阵法出来,甚至想要将他都流放出去

    “难道是本体?”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这个。

    他在这里的乃是分身投影,这里所知所感都会被本体所感知,但本体是所知所感却能够被本体所控制,想要被他所感知,他自然便能够感知得到,但若是本体不愿被他所感知,那他自然便不可能感知到。

    能够调动这么多道尊门下,居然要连同他一同流放的存在,最有可能的,最合理的,显然也就是他的本体这么一个可能性比较大了

    不过,这显然又有一个疑问。

    那便是,他的本体为什么要这么做!要流放他们这很正常,毕竟,一名颠覆他们观念的散修存在于这里,给道尊门下的绝对统治地位造成了威胁,将他流放,显得理所当然。

    让他所想不通的却是,本体为什么要隐瞒他!分身投影与本体虽然是分开的,但两者从根子上却是同一个人。

    本体隐瞒分身来将分身流放,这不就相当于自己背叛了自己?!

    这种事情,便是一般人都不会去做,更何况是这种已经达到了道尊之路第三层的最强者的道尊门下了

    这第三师兄心中有着这种种莫名的想法浮现出来,转眼间,他就已经是将这一切的背后掌控者是他的本体这个可能性给完全否决了。

    他也是第三师兄,他的思维,他的一切观念,都和本体是一般无二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能够推演出本体的思维方式,明白本体在应对任何事情上面的做法。在他的思考当中,他的本体,在任何可能发生的情况下,都不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不可能连同其他道尊门下来在隐瞒分身投影的情况下流放他!

    “既然不是本体,那么,到底是谁?!”他心中最终残留下这个最开始便出现的疑问。

    在这瞬间,他的神色变得极端难看,更是极力的与本体进行沟通。

    只是,这种沟通却如同泥牛入海,根本没有半点应。

    也不知是本体掐断了与他的联系,还是他与本体之间的联系被那幕后之人给斩断了

    “看来并不是你们在自我牺牲。”这时候,罗帆也已经看出来了,不由得笑了起来,道。

    听到这话,那众多道尊门下一个个的面色微变。

    这个时候,除了那第三师兄之外的其他道尊门下方才感到事情的不对,开始探索周围,寻找周围的异常情况。

    毕竟都是道尊门下,见识,能力都绝不是一般修士所能够比拟的。那阵法虽然隐晦,但终究不可能超脱他们的感应。很快的,那众多道尊门下便已经陆陆续续的发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时间,他们的面上神色都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第三师兄?!你为什么要流放我们?!”有道尊门下直接便对那第三师兄叫道。

    看他那委屈愤怒的样子,若是那第三师兄没有一个解释,他怕是要直接翻脸了。

    其他道尊门下也都是一个个面上显现出一种愤怒之色,眼神之中包含了强烈的疑惑与戒备。任何人被牺牲,都会有类似的怀疑心态的

    看着这一幕,罗帆却是稍稍放松了对那些道尊门的压迫,当然,也只是稍稍放松而已,却并没有完全停下对他们的压迫。

    不单单是因为他现在心中还对他们有着疑惑,更是因为,哪怕是他们也是受害者,这个时候也还不到完全停下战斗的时候。毕竟,外面的那些道尊门下现在显然已经是将流放阵法给完全布置好了。现在虽然没有完全激活来将这一片区域完全分割开去,也只是因为正在等待时机而已。若是这个时候他们忽然间停手罢斗,那岂不就是在告诉那些布阵者,他们已经发现异常,你们可以发动阵法了?!

    那些道尊门下对于罗帆的这种做法显然是心知肚明,一时间一个个的都将注意力从罗帆身上转移到了那第三师兄身上。

    那第三师兄被这么许多怀疑的目光盯着,心中自然是不爽。

    只是,他却也知道,这乃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他方才自己不也是在怀疑自己的本体是不是将自己放弃了?!连他自己都在怀疑自己的本体了,其他道尊门下怀疑他不是很正常?!

    “我也不知,诸位若是有分身在外,或许可以联系看看。”那第三师兄淡淡的道。

    听到这话,许多道尊门下眼中现出恍然。紧接着,便是惊惧从他们眼中透出。

    这些道尊门下,显然便是如同这第三师兄所说的,是有着分身留在外界的道尊门下这些道尊门下各自有着各自的修行,有着许多修行更是完全不能放弃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自然便会分身若干,去代替他们去做各自的修行了。

    不过,显然的,连那第三师兄这等在众多道尊门下之中最强的存在都无法联系自己的本体了,他们又怎么可能联系上自己的分身?!

    他们的神色变化,显然便是发现了他们的分身与本体之间的联系已经被完全斩断了

    “我与分身的联系被阻隔了!”一名道尊门下神色难看的道。

    “我的也是。”另一名道尊门下同样说道。紧接着,越来越多的道尊门下做出了同样的表示,一个个都在表明,自己已经联系不上自己的本体或者分身

    这样的情况,让所有道尊门下都知道了阴谋的韵味。

    他们清楚的知道,那第三师兄,同样也是分身投影,他,到底能不能与本体联系?!这个能不能联系,也就代表着,这事情背后到底是不是第三师兄!

    若是第三师兄,他自然不可能将自身与本体的联系完全斩断,这个时候必然也能够绕过这阵法联系上本体。若是不能联系,那便极有可能那阵法并非他所布置,极有可能是另外的存在的阴谋!

    “不用看了,我与本体的联系,也已经断绝开来了。”这个时候,那第三师兄直接说道。

    说话间,他身上阵阵光芒闪耀,一种种莫名的波动从他的身上释放出来,开始激荡虚空,将他好似化作一片虚影凝聚而成的一般。

    见到这虚影,众多道尊门下一个个的面色微变,各自神色都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这第三师兄的这种做法,显然便是用自己的办法将自身与外界的联系完全显露出来,到底有没有与本体的联系,他们这些道尊门下一看便知。

    这种完全展现自己与外界联系的手段,并没有太过复杂之处,罗帆一看便知。但这时候,一直到眼前这第三师兄施展出来,他却方才想到有这样的用法,心中不由得暗自赞叹,果然不愧为道尊门下,那传承之完善,还真的不是一般散修所能够比拟的

    “不知道诸位到底商量出什么来了?”罗帆这时候笑着道。

    听到他的这话,那众多道尊门下的面色不由得微微变幻,隐隐间似乎有着羞愧,对于他们来说,现在这种事情显然便是他们道尊门下在散修面前丢脸了

    毕竟,能够有着这样的手笔,要将他们完全流放出去的存在,显然便是道尊门下。也即是说,现在出现在罗帆面前的这一场变故,显然便是道尊门下之间的内讧!

    这让他们自认为自己内部无比团结的道尊门下怎么可能不感到羞愧?!

    不过,相比于他们的羞愧,罗帆却就不以为意了。道尊门下的数量如此之多,甚至要以亿万来计算,其中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独立的思维,独立的立场,独立的想法,这样的这么多存在,又怎么可能真的完全团结?!

    出现一些争斗,也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我等关心则乱,不知道友有何想法?”那第三师兄在这时候居然直接问罗帆道。

    听到这话,罗帆微微一愣,接着笑了起来,道:“这不是很明显吗?不就是围点打援而已。他们的目标,或许并不是我们,而是,你的本体。”

    听到这话,那第三师兄面上神色不由得大变。

    这种可能性,他在之前确实是没有想到!但,此时被罗帆一个提醒,他却才发现,这种可能性还真的极有可能是真的!

    他也是第三师兄,虽然只不过是分身投影而已,但思维想法与本体都是一般无二的。对于本体的想法无比清楚。若是他的本体忽然间感觉到自己与分身投影之间的联系被断开会做什么反应?那必然便会马上赶过来查看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不是因为本体对于这个分身投影到底多重视,而是这分身投影忽然断开联系的意味让他不得不重视!分身与本体之间的联系乃是一种极为紧密的联系,现在忽然间断开,若是自然的因素,那就表明这里出现了足以斩断分身与本体之间联系的奇妙事物,这对于一心修行的修士来说,自然是值得来一趟的。而若是并非自然因素,而是人为因素,那就表明,这里有着可能影响极为巨大,甚至可能扰乱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的变化出现无论是哪一种,作为第三师兄,他的本体,都必然会来查看一番

    若是真的如同眼前这修士所说的,乃是围点打援的话,那么,他的本体还真的危险了

    看着那第三师兄面色的变化,其他道尊门下一个个的面色微变,显然都明白那道尊第三师兄确认了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到底是谁?!居然敢这么做!”有道尊门下在这时候怒喝一声。

    罗帆在这时候神色却是相当淡定,并不因为自己被封锁,即将流放而有任何担忧。

    毕竟,对他来说,在哪里修行都是修行,便是被流放进入那散修区域,他也依然是该怎么修行就怎么修行。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流放对他又有什么影响?

    连最坏的结果对他都没有影响了,他还有什么值得担忧的?

    “看来,必须想办法提醒本体了。”在这时候,那第三师兄的分身投影在这时候口中喃喃着。

    他眼光扫动,猛然双眼一亮,对着罗帆说道:“被流放对道友来说怕也不是一件好事吧?”

    “虽然影响不算很大,但确实不是好事。”罗帆微微一笑,淡淡的道。

    其他道尊门下这时候都若有所思,有些更是显现出恍然,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

    那第三师兄完全无视了罗帆那种无可无不可的说法,淡淡的道:“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可以说是处于同一个立场。合作,比那时我们唯一的出路了。”

    罗帆点点头,在这方面却是没有什么必要去抬杠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东西,抬杠又有什么必要?

    “所以呢?道友有何打算?”罗帆问道。

    “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对手到底是谁,但无非也就是那几个方面而已。首先,最有可能的,便是某些道尊门下中的阴谋家,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夺取第三师兄之位。其次,便是来自更高层的道尊门下,打算通过制服我完成某种我绝不可能认同的计划。”第三师兄说话之间却居然还显得颇有条理。

    “我对你们道尊门下之间的阴谋算计没有什么兴趣,道友还是说说怎么合作吧。”罗帆淡淡的道。这些东西他若是要分析也能够分析出来,自然没有什么兴趣听这第三师兄多说了。

    “道友的观念神通现如今已经成长到了一个几近完成的地步了。我等能够帮助道友完善这神通,而道友需要做的,便是在神通完成之时,打破这个阵法。”第三师兄道。

    罗帆听了,微微一愣,道:“我现在不是已经在得到你们的帮助来完成神通了?”

    那第三师兄冷冷一笑,道:“这也只是道友自认为而已。事实上,道友现在除了在我等的反抗之下对神通进行一定的调整之外,还得到了什么?你的神通的本源呢?神通的心法呢?神通的发展前景呢?这些,你都得到了吗?”

    听到这话,罗帆如遭雷击,瞬息间,就感觉一个全新的世界在自己面前敞开来。

    这观念神通居然还包含着这等内容?!这么说,自己之前所正在做的,岂不便是剑走偏锋,甚至称得上是只是得到了那观念神通的皮毛而已?!

    “本源、心法、发展”他喃喃着,眼中有着光芒不断的闪烁,似乎有着无限的智慧灵光在这时候不断的在他心底浮现出来。

    “没错。你以为观念神通是什么存在?!只不过是力量与观念进行结合而已?!若只是如此,我等何须这般辛苦的修行观念神通?”那第三师兄神色平淡的说道。

    听到这话,罗帆不断的点头,道:“确实确实,看来却是我想错了。”

    对于他们这些修士来说,一切手段的目的都只有一点,那便是提升自己的道行境界,增强自身成道的可能性!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的一切修行,都必须为了这个目标而前进。

    而若是按照罗帆之前所想的那观念神通的情况来看,哪里有对提升道行境界有帮助的?!那根本就完全是运用观念方法的升华而已,便是将其提升到最高,也只是让他能够让自己的观念,让世界观发挥出更加强大的威能而已哪怕是这种威能提升的幅度是超乎想象的巨大,也只是一种运用手段而已,对于观念的提升、升华,对于世界观的完善,对于道行境界的进步,又有什么作用?!

    至于罗帆之前自己从那上面得到的好处,那观念的成长,那则之世界观的增强,其实也只是因为视角的深入所引发的而已,根本上来说,其实还是他自身,与这观念神通本身其实是没有太大关系的

    如此这般一来,那结果就很明显了。罗帆之前所领悟到的那观念神通的玄妙,其实也不过是观念神通的表象而已!在这内部,其实还隐藏着,更深邃的奥妙,更玄奇的道理!而这些奥妙,这些道理,更有着极大的可能能够让他的观念神通能够反过来对他的道行境界起作用,甚至可能是让他的观念神通在修行的过程之中,便是在对他道行境界的修行,让他的观念神通每一点成长,都能够对应道行境界的成长!(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