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三十八章 业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三十八章 业

    这个则之世界观微微一震,便已经是消散于无形。

    则之世界观本身便只是一种观念的集合而已,本身可以说是一种完全唯心的存在,想要其释放威能,自然便拥有无上威能,想要将其收起来,其自然便化为无形,消失无踪。

    此时此刻那则之世界观看似已经消散,事实上却也只是归罗帆体内而已

    就在他醒转过来的瞬间,他一眼看过去,整个道尊门下领域,或者说,整个真正的道尊之路第三层印入他的眼帘。

    现如今,这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相比于之前他所见到的已经是有了天壤之别!

    原本那好似正常天地一般的模样已经完全消失,此时此刻,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虽然大体上还是天地,但却已经是再非正常天地的模样了。

    在这里,任何物质都处于一种不断变幻的状态之中。

    每一种物质,无论是空气,还是天地元气,还是各种事物,甚至那规则法则,那时间、空间本身,都是处于一种绝对不稳定的状态之中。

    就像是他脚下的一块石头,此时此刻便是在不断的从石头与天地之间转换,忽而乃是一块完整的石头,忽然又是化作不知多少天地,不断凝聚,不断的分散。种种难以想象的奥妙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从那上面释放出来,让罗帆看了都感到若有所思,隐隐间领悟到了丝丝天地构成的玄妙

    而这石头,还只是这天地之中最为寻常的一种事物而已。

    除了这个之外的其他一切事物,都是处于类似的状态之中。每时每刻的,都有着不知多少玄之又玄的道理从那众多物质的变幻之中浮现出来,被他所接收。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的神色显得有些莫名。

    他心中一动,身形已经是来到了半空中,极目远眺,大片大片的道尊之路第三层区域印入他的眼帘之中。

    至少在他能够看到,能够感知到的范围之中,一切物质,都已经变成了那一块石头的模样!

    甚至是生灵,也都是处于类似的状态之中,每时每刻都在不断的变幻,不断的转化,不断的展现出种种玄之又玄的道理与玄奥。

    若是要说其中有什么不同的,或许也就唯有从道尊之路外进来的那些修士依然保持着原本的状态而已了吧。

    而在之前那一场剧变之后,这一方奇异天地之中的生灵数量却已经是比起原来暴涨了至少百倍以上了。

    在原来,他所能够感应范围之中的生灵不过是以亿计算。而现在,却至少需要百亿以上的单位方才能够勉强计算清楚他所感应范围之中的修士的数量!

    此时此刻,那众多修士尽皆显得有些仓皇,有些迷茫。

    无论是散修,还是道尊门下!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所接触到的层次根本无法理解方才到底发生什么。自然也就不知道,为何一转眼间,天地便发生了这等翻天覆地的剧变!

    不过,显然的,对于那些散修来说,这种环境毕竟已经是变得更加美妙,更加容易让他们从中得到好处。因此,那些散修却是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接受了这种变化,很快的,便开始散开,如同蝗虫一般,向着整方天地四处奔去,寻找着最适合自己修行的资源,修行的地点

    相比之下,那些道尊门下就不同了。能够在之前种种变幻之中依然留在这里的道尊门下,自然是那些在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能够发挥出来的修为并没有达到假圣级数的存在。

    对于他们来说,周围修行环境的变化对他们的影响却是超乎想象的巨大。

    方才这种剧变,不单单是让他们的修行变得更加的困难,太多的新变化直接便搅乱了他们原本已经进入状态的修行,使得他们一时间却是有些无所适从。反应速度却是比起那些散修要慢上许多,好一阵子之后方才陆陆续续的有着道尊门下离开了他们原来所在之处,前往各处去寻找修行资源了。

    一种以前所没有的生机,渐渐的出现在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

    罗帆心中一动,身形一闪,几个挪移之间,便已经是来到了当初他离开的那一处战场。

    也即是,那童子巨人以及那第三师兄以及那阴谋者所在之处了。

    这个时候,这里的情况却已经是和当初有了巨大的不同。此时此刻,那第三师兄如丧考妣,面上尽是绝望之色。

    而那童子却是满面的满足,整个身体都兴奋得在微微颤抖起来。

    “终于成功了,终于成功了,果然,我的计算是对的,做了这个之后,我已经得到了最大的权限,成为了真正的主宰!”在这瞬间,那童子神色无比兴奋的说着。

    在说话间,他的身上猛然有着强烈的光芒释放出来。

    这光芒虽是无形存在,但却直接震荡了整方天地,让这整方天地,或者说,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都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各处都出现了种种难言的光芒,随着他身上所释放出来的光芒变化而变化。就仿佛,正在呼应着他身上的光芒一般!

    隐隐间,某种微妙而玄奇的变化在这时候不断的向着这童子所在之处不断的凝聚,渐渐的,让这童子的身影似乎在不断的增大。

    当然,这只是感觉而已,事实上,那童子的身形依然是如同之前一般无二,依然是那童子一般的模样,没有增大,也没有任何改变。

    之所以让人感觉他乃是在增大,在变得愈发的高大,那也只是因为他身上的存在感正在不断的增加而已!

    正是因为存在感正在不断的增加,所以他这时候方才会给人这样的感觉。

    “恭喜主宰!”这时候,那阴谋者大喜过望的向着那童子行礼,那神色显得是如此的狂热,简直就像是一个狂信者看到自己心中的神灵一般。

    这种丢脸的表现,却没有让其他道尊门下有任何鄙视的想法,相反的,此时此刻其他道尊门下也是同时拜倒,口中宣称恭喜主宰,表现得比起那阴谋者更加的虔诚。

    “哈哈哈”那童子在这时候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成为主宰”那第三师兄神色当中显现出一种震惊。

    就在这时候,有着一股股黑雾猛然从那第三师兄的身体之中浮现出来,转眼间便已经是将他的周身上下完全包裹住。

    这些黑雾起初还只是淡淡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却是变得越来越浓郁,最终化作一片黑色的幕布,直接将他的全身上下完全包裹住!

    这黑雾是如此的玄奇,在那上面甚至透出一种难言的煞气,充满了一种绝望,堕落,毁灭,消陨的气息,光是看到这黑雾,就足以让人心中自然滋生出一种绝望出来!

    “这是你们的业。”那童子在这时候笑声渐渐的止住,看着那第三师兄,神色当中显现出一种冷漠,淡淡的道。

    他的声音,直接传遍了这一片区域,更是传入了那第三师兄的耳中。

    那第三师兄微微一愣:“业?什么业?”

    说话间,他才有些疑惑的看看自己的全身上下,想要看看那所谓的业到底是在何处。只可惜,现如今,他的双眼,他的耳朵,他的触觉,他的嗅觉,乃至他的一切感知,都已经被那业所遮掩住了。所以,他却是完全看不到那种黑雾的存在,更是感应不到那黑雾所释放出来的种种气息!在他的感觉之中,自己的全身上下和之前相比根本没有任何区别,依然是静静的悬浮在虚空之上,依然是全身上下都显现出那种莫名的清爽

    这种分明就已经被那黑雾完全遮掩住自身却完全没有察觉的诡异,让那众多道尊门下都看得心底发寒。

    哪怕是那童子,在这时候神色也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怜悯。

    那第三师兄终究乃是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最强的一名道尊门下,虽说种种感知都被那黑雾所遮掩住,难以看清真相。但终究还是有着其他办法能够让他意识到自己的状态的。很快的,他身上开始有着莫名的光芒释放出来,开始彻照他的周身上下,终于引动了那黑雾,让那黑雾在这时候开始翻涌起来。

    随着黑雾的翻涌,其存在的痕迹却终于被那第三师兄所发现。

    一时间,他不由得惊恐莫名,一道道观念神通不断的从其身上射出,在虚空当中不断的凝聚,不断的编织,最终化作一道无比复杂的光环,向着他的身体落下。

    滋滋滋滋滋

    那光环与黑雾接触的瞬间,这种诡异的声响开始无可抑制的产生,向着四面八方不断的传递,让周围都笼罩在这种诡异的声响之中。

    随着这种变化,那黑雾不断的搅动起来,不断有着黑雾不断的蒸发,渐渐的潇洒。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那黑雾却是依然源源不断的从其身体内部产生,不断的补充周围的黑雾,让那些黑雾无论消散多少,都有同样的黑雾补充来,让那黑雾在这过程之中一直保持着那种厚重得足以遮掩住他的一切的状态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业?!”那第三师兄在这时候惊怒交加的大吼着。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业?”那童子这时候的表情却是颇为怪异,似乎在看一个傻子一般。在他看来,这其中的原因不是很明显的吗?他们这些道尊门下将那道尊之路第三层完全分开,这到底断了多少强者的修行之路?!到底有多少修士因为这个而无数亿兆年来不能突破,他们的怨恨,他们的愤懑,他们的不甘,他们心底最深层的负面情绪到底有多少根本不用多说。在以前,那些因为他们这种手段而被影响了修行的修士根本不知道根本原因所在,或者根本无法将自己的那种种负面的情绪找到寄托的目标,所以方才只是高悬,并不落下。而现如今,这道尊之路第三层已经恢复过来,那些修士,哪怕是自身的意志尚且没有意识到寄托怨恨等负面情绪的目标已经出现,但他们的本能,他们在那道尊之路第三层的引导下的修行意志,却都已经是发现了这第三师兄的存在!

    而那些负面情绪,在降临这第三师兄身上之后,自然而然的便转化为这浓郁无比,根本无法破开的,业!

    事实上,这时候这童子之所以能够成为这道尊之路第三层新的主宰,除了因为他完成了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重新统一,自然受到这第三层的加持之外,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那无尽的散修对他的感激所凝聚在其身上所形成的!

    怨恨等负面情绪凝聚会产生业,这种感激的正面情绪,自然便能够产生类似功德的存在,映照在其身上,便是眼前这般,让他成为了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主宰了

    随着他成为主宰,他原本逆行这道尊之路的罪孽,自然而然的便被消除了。

    甚至,随着他的意愿,那其他同样是逆行道尊之路的众多道祖门下,逆行的罪孽,也都已经被他所消除。

    换句话说,从现在开始,他们却已经能够毫无限制的在这道尊之路第三层释放自己,而再不需要担忧那道尊之狱的力量会降临而来将他们拉入那道尊之狱深处了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那第三师兄此时此刻不断的大吼着。

    他的大吼之中充满了惊慌,充满了疑惑。

    听到这话,那童子却只是怜悯的叹息一声,转头向着虚空道:“他终究还是不愿意相信事实啊。很可悲是不是?”

    “确实,他其实心底已经知道其中的原因了。只是,却不愿意相信而已。”这时候,在他看着的那一处虚空之中,有这样一把声音传出来。这声音,赫然便是罗帆的声音。

    紧接着,在那一处虚空当中,罗帆的身形随着浮现出来。

    显然,方才罗帆躲避在这里看着这里的一切。而那童子也是凭借着自己乃是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主宰的身份,发现了他的存在。

    见到他的出现,那阴谋者微微一愣,紧接着便是大怒,道:“你还敢出现?!若不是你,我们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才完成计划?!”

    听到这话,罗帆扫了他一眼,却是理都懒得理他。确实,之前若不是罗帆出手,那第三师兄的分身会被禁锢在那里,根本不能动弹。而这第三师兄的本体也不可能走到半路便停下来,而必然会直接按照他们的计划向着这里赶过来。那样的话,他显然便会直接撞入这童子所布置的陷阱之中。到时候,权限被剥夺,被取代,那简直不要太快。哪里用得着像现在这般,需要这阴谋者去拼命,甚至付出天大的代价方才能够勉强的将其分身取代,最终耗费了不知多少修为才将第三师兄的本体引过来可以说,正是因为罗帆当初的出手,使得这阴谋者最终付出了原本所不必付出的太多代价,浪费了太多的精力了。

    不过,这些又岂能怪责罗帆?!

    当初若不是他们想要将罗帆也一同算计,将他一同禁锢,一同流放,他岂会出手?

    既然是他们逼迫罗帆出的手,那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来怪他?

    如此种种,他相信,只要是稍稍理智一点之人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却也根本完全不需要他多废话去解释。而且,便是对面没有理智一点之人,他们应是要与他对敌,他也半点不怵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又怎么会有心思去理会那阴谋者的这种指控?

    那童子在这时候却是一笑,道:“不可无礼。这位道友的神通广大,若不是之前他手下留情,尔等现在怕已经被送入道尊之狱了,哪里还能够等到现在享受胜利的果实?”

    听到这话,那阴谋者以及其他道尊门下都是面色一震,眼中隐隐现出不信之色。

    只是,显然的,那童子在他们心中有着超乎想象的权威,哪怕是他们的理智不愿意相信当初罗帆出手已经是手下留情了,但却也没有一个人敢当面提出质疑。

    罗帆这时候却只是淡淡的一笑而已,对于他们那种明显不信的神色,根本没有半点在意。

    事实上,那童子却是高估他了。他现如今确实能够轻轻松松的将眼前这众多道尊门下以及那阴谋者给轻松解决哪怕是他们重新布置那一个阵法出来,也是一样。但,那也只是现在而已,在之前,在经过方才得到这道尊之路第三层重新合并的机缘之前,他却难以做到这一步。

    在当时,他的出手,虽说不是尽了全力,留下的余力其实也不算多了。其实却是当不得那童子如今这种手下留情的说法。

    不过,他对于那童子的误会,更是没有任何解释的,这时候只是淡淡的笑着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