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三十九章 纠结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三十九章 纠结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那第三师兄身体周围的业已经是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方方天地在那黑雾之中显露出来,释放出无穷无尽的力量不断的向着他倾泻而至,不断的轰击着他的身躯,轰击着他的力量,甚至轰击着他的存在本质。

    这种力量是如此的诡异,哪怕是那第三师兄此时有着众多的观念神通不断的从身体之中涌出,不断的抵挡向那些黑雾之中涌现的力量,抵挡向那黑雾之中存在的恐怖威能,都无法对这些力量,这些威能产生作用!

    就仿佛两者乃是完全不同的次元,不同的时空,根本无法接触到一般。

    这种诡异的情况,让那第三师兄更是惊恐,面上满是震惊愤怒之色,只能凭借自身不知多少亿兆年所修成的那三劫强者的本质抵挡着这种源源不断,而且险恶莫名的攻势而已。

    这种抵挡方法,在短时间里面确实是有着效果。但,显然也只能是短时间内而已。时间一长,这效果便必然会锐减。等到某个时刻,当他的本质终于抵挡不住的时候,等待他的,便必然是灭顶之灾了。

    面对着这种业所产生的恐怖攻势,第三师兄努力了良久,却发现情况不断的恶化,不管他如何努力,不管他如何施展手段,最终都只能感受到自己在不断的虚弱。种种难以形容的负面情绪更是不由自主的在他的心底浮现出来,不断的拉扯着他要将他拉入某种沉沦的深渊之中

    终于,这第三师兄承受不住这种压力,大吼一声,自身的强大力量疯狂催发,强大无匹的气息冲天而起,直接搅动了这道尊之路第三层本身存在的飞升规则。

    一种飞升的光芒,随着渐渐的于这第三师兄的身上浮现出来。

    这种飞升规则乃是这道尊之路最为根本的规则,哪怕是这道尊之路新的主宰,哪怕是那童子这等获得了超乎想象权限的无上存在,也难以改变这种规则。

    换句话说,哪怕是那童子这时候其实是很不愿意那第三师兄借助这种飞升规则逃离这业的纠缠,这时候而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根本无法阻挡这种飞升规则起作用!

    而就在那童子皱起眉头,感到大为不爽的时候,一股比之前强烈不知多少倍的黑雾猛然凭空诞生,如同雷电一般,直直向着那第三师兄劈下来!

    这一股如同雷电一般的黑雾瞬间劈在那第三师兄的身上,瞬息间完全压下了第三师兄身体之上所呈现出来的,那强烈飞升光芒!

    那飞升的光芒无比顽固,无比强悍,但在那黑光之下,却是开始扭曲起来,原本正渐渐消失,要离开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那第三师兄更是随着变得清晰起来,而且,其存在本质似乎更是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全身上下鲜血狂涌,连其身形似乎都在随着开始渐渐的残损,渐渐的要消散于无形之间了

    “怎么可能?!”那第三师兄在这时候惊呼出来,眼中尽是无法置信。

    要知道,这飞升规则可是一种在这道尊之路之中的绝对规则!

    这样的规则,正常来说,除非影响这个道尊之路的构成,否则根本没有任何人可能动摇这种规则!

    而现在,这种规则,却动摇了。

    在那些业的作用之下,他原本应该任何力量都无法打破的飞升状态,被打破了

    这等不可思议的景象,哪怕是这第三师兄见多识广,也不得不震撼,不得不感到惊恐万分。

    不单单是那第三师兄,便是那童子,便是那阴谋者,在这时候神色都显现出一种震撼之色。

    这种情况,同样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业的出现,他们是预料到的。毕竟,他们追求的便是与业相对应的功德、感激。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对业没有了解,那简直便是缘木求鱼。但,哪怕是对业的威能有着相当清楚的了解,他们也不敢相信,这种业居然能够达到这个程度,居然能够打断道尊之路的飞升规则!

    “居然是如此强大这么说,这功德的效果,怕是比之前想象当中的要更加强大”不过,毕竟与第三师兄乃是处于敌对的立场,所以很快的,那童子就已经是过神来,反过来一想,反而是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振奋。

    功德与业乃是相对应的。那业有着那么不可思议的威能,这对应的功德的威能想来显然不可能差到哪里。必然也会远远比其自己想象当中的要强悍许多。在这样的情况下,得到这种功德的他们,所得到的好处之大,显然必然会比起自己预想当中的要多上许多,这让他们怎么可能不兴奋?

    至于那第三师兄在那更加恐怖的业之下会怎么样,这显然就不是他们所在意的了。

    那第三师兄在这时候疯狂的怒吼着,体内各种各样的手段不断的浮现出来,一道又一道的光芒不断轰击着周围的业,想要打碎周围的业对他的影响。

    到了这个时候,罗帆方才知道一名道尊门下的手段到底有多丰富,方才真正的理解,一名真正强大的道尊门下若是真的拼起命来到底能够释放出何等恐怖的威能。

    只见得,周围不知多少亿万里方圆的时空在那第三师兄的手段之下不断的崩碎,不断的陨灭,又不断的重生,不断的重新构筑,形成了一个无比诡异,无比惨烈,让人看了都忍不住心头发寒的循环。

    若不是那童子现如今乃是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主宰,能够掌控这道尊之路的第三层,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运用自己的手段去抹平这种毁灭的影响,这个时候陷入这种循环之中的就不是这方圆不知多少亿万里方圆的天地了。

    到了那个时候,陷入这种循环之中的,说不定便是大半个道尊之路第三层,甚至,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面上只有一种莫名的表情,眼神深处展现出来的却是种种探究的光芒。

    他所关注的,并不是那天地的变化,而是那第三师兄所施展出来的手段!

    从最开始到现在,不过是短短的数十个呼吸之间而已,但,那第三师兄所施展出来的手段却已经是上亿种了。

    那众多手段之中,有着许多是罗帆所熟悉的,他所已经用过的。但更多的,却是他一看就知道,但在见到之前却完全没有想到过的手段!

    其中的精微奥妙之处,简直便让他战栗。一种眼界被轰然打开,心神被瞬间释放的感觉在这个时候笼罩住他,让他紧紧的盯着那第三师兄每一个最细微的动作,每一点最为细微的力量运用方式,半点都不愿意遗漏。

    可以说,现在这种变化,对于那第三师兄来说乃是没顶之灾,对于那童子以及那阴谋者等人来说乃是一次超强的震慑,但对他来说,却是一次机缘。一次了解道尊门下手段,了解那道尊怎么运用力量,怎么运用威能,怎么操纵时空的机缘!

    现如今,每时每刻的,罗帆都感觉到自己对于力量的了解,对于观念的理解,对于观念神通的掌握在得到提升。

    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不可能想到现如今这种惨烈的变化居然会让罗帆得到那么多的好处,此时此刻,他们都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这种业对第三师兄的侵蚀足足持续了三年之久。

    这三年之间,那第三师兄展露出来的手段已经是达到了数字都无法尽数描述的境地。

    而这些手段之中,虽说有着许多重复,但光是那没有重复的部分,却就已经是让罗帆得到了以前所无法想象的惊天好处了。

    此时此刻的他,实力上相比于当初并没有本质的变化。但手段却已经是丰富了不知多少倍。而且,办任何事的效率,更是要比以前都高上不知多少倍。

    就像是要制造某种蕴藏着某些特质的天地,以前的他只能够根据那种特质来进行重新推演,再借助自己的威能按照这种特质来一点一滴的构筑出整方天地出来。而现如今却就不同了。现如今,任何一种特质,他都能够本能的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天地方才能够得到,只要顺手一指,威能一涌,自然就能够将那种特质的天地构筑出来。完全不需要经历任何中间过程,更不需要消耗多少精力

    制造天地是如此,其他事情也是一样。

    之所以如此,原因也很简单。却是通过那第三师兄所展露出来的种种手段,他已经是几乎见识到了一切可能性,几乎得到了一些原本需要推演方才能够知晓的答案!

    就相当于,他在那第三师兄的身上,已经是知道了任何一道公式,从这之后,想要办任何事情,都已经有了相应的公式去套入,那效率之快,自然不用多说

    而经过了这三年,在任何手段都无法对那业起作用之后,那第三师兄也已经是支撑到了极限。

    事实上,他能够支撑这三年之久,也已经是足以看出他的本质到底是多么的浑厚,多么的强大了。一般的三劫强者,正常来说能够支撑个数日,就已经很不错了。而他,足足超过了一般三劫强者数百倍

    此时此刻的那第三师兄全身上下都已经被那黑雾给染成了黑色。

    整个悬浮在那里,已经像是一个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恶鬼,那种原本在其身上存在着的飘逸与威严,都已经荡然无存。

    此时的他,面上满是惶恐,隐隐间已经是有着绝望在他的眼中堆积。

    眼前这种业的强大与顽固,超乎他的想象之外。

    事实上,这三年之中,他施展出来的手段甚至超越数字所能够描述的极限。其中却也有着不少能够影响到这些业,能够让这些业产生一些变化,甚至有些还能够让那些业稍稍减少那么一些。但,不管是什么样的手段,都只能在最开始起到一些作用。很快的,那些业便会自然而然的发生改变,自然而然的弥补了之前的弱点,让他的手段再无法产生作用!

    现如今,他的生命本质,已经是有大半被那些业所侵染。

    而这些被业所侵染的生命本质已经完全不是原来那种给他提供存在本质的那种存在了,而是化作了一种拖累,一种要将他拖入某个深渊之中的拖累!

    若是其他拖累,他还能够硬生生的斩去,烈士断腕一般,消除其影响。但,对于这种生命本质他显然就无法做到了。

    生命本质乃是一名生灵最为重要的一部分。其受到任何损伤,映照在外,都将产生无比巨大的影响!若是对于修士来说,这种影响更会更加的巨大。就像这第三师兄,若是生命本质被伤害,那么,他的道行境界必将会如同山洪暴发一般疯狂流泻,最终甚至可能将他打落到无法在这道尊之路之中立足的地步!

    更别说,对于生命本质进行操纵的难度无比巨大,一不小心,便是整个生命本质完全崩溃的结果

    因此,哪怕是明明知道这一部分生命本质已经变成了拖累,让自己难以超脱,第三师兄却也完全不敢产生要将这一部分生命本质斩去抛弃的想法!

    在这时候,他只能够徒劳的,绝望的,用手段抵挡那些黑雾,抵挡其对自己的侵蚀,抵挡其对自己的伤害

    “还真是极好的震慑。”那童子在这时候叹了一声,神色有些莫名的敬畏。

    也不知他是在敬畏这道尊之路,还是在敬畏其他东西。

    “我有一法,可助道友,不过就只需要道友付出一定的代价而已,不知道友可愿意?”这时候,那童子忽然间这样笑着道。

    听到这话,那第三师兄微微一震,虽说是在那无边的黑雾包裹之下,却也依然清晰的答了他的话语:“道友有何法门?又需要我付出什么代价?”

    “道友误会了。我说的付出代价,只是施展那法门本身所需要的代价而已,却非是交给我来交换这法门的代价。事实上,我如今也已经对道友身上的任何事物再无任何需要了。”那童子在这时候却是淡淡的笑着道。

    听到这话,那第三师兄面色微微一变。虽说不愿意承认的,但他也不得不承认,那童子现如今已经成为了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主宰,这整个第三层之中的一切资源都已经在其手中。这样的他,确确实实是没有什么必要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好处也只有曾经掌控了一部分道尊之路第三层的他方才知道,掌控这道尊之路第三层能够得到多少资源,能够得到多大的好处!

    “什么法门?”当下,他面色难看的问道。

    虽然是这样问话,但他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滞,依然是不断的抵挡着周围那些黑雾源源不断的攻势。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神色一动,隐隐间已经是明白了那童子所指的方法到底是什么了。在这道尊之路中,有着两种规则是超越其他一切规则,超越其他一切力量的。第一种,便是那之前已经被那业所打破的飞升规则。而另一种,便是道尊之狱的规则!

    现在,第一种规则显然已经无法起作用。那么,将目标转向另一个规则,显然就是题中应有之意了。

    而这,显然也和那童子所说的,将会付出巨大的代价相契合的。

    毕竟,那可是道尊之狱,哪怕是再小的罪过,进入其中也要吃尽苦头。若是罪过大了,进入其中吃的苦头更是要几何倍数的提升。

    想到了这个,罗帆马上就确信,这种规则,必然能够在那第三师兄身上起作用。必然能够保住他的性命!因为,那道尊之狱的规则几乎便是无止境的。犯下越大的罪过,就能够得到越大的道尊之狱的力量来追捕。

    所以,在理论上来说,只要这第三师兄犯下的罪过足够巨大,自然而然的,便能够引动无尽的道尊之狱的力量,压下那众多的业,最终脱离这些业,直接进入那道尊之狱深处

    不过,显然的,越是强大的道尊之狱的力量被引动,最终那引动这种力量的存在也必然会吃越多的苦头。所以,可以预料,那第三师兄若是选择这种办法,说不定比死也好不了多少

    那童子显然很想要看那第三师兄纠结。在这时候没有多少隐瞒的,就将办法讲了出来。

    而很显然的,他的办法正是罗帆方才所想到的那种!

    听到这话,那第三师兄的面色变得无比的难看起来,盯着那童子的双眼简直就像是要将他直接撕碎一般。

    道尊之狱到底多恐怖,他作为道尊门下,作为第三师兄,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那说不定能够让人永世不得超生,甚至连道行境界都可能被完全磨灭!若只是犯下一些小罪过那还好,顶多也只是被禁锢若干亿年而已。但若是真的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

    想到那个结果,哪怕是这第三师兄也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