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四十三章 现身

正文 第两千一百四十三章 现身

    “便是此人?”那童子看着眼前浮现出来的光影之中显现出来的一名老者,神色显得有些莫名。

    这时候,那阴谋者已经是站在这童子身边了。他看着这光影,肯定的点点头,道:“正是此人。我在见到此人之后,无意间推演了一番,便知道,此人与那人之间的因果联系超越了这第三层之中的一切存在。”

    听到这话,那童子点点头,心头微动,种种玄之又玄的信息在他的心头渐渐流过。

    随着那无尽的信息流过,眼前这个光影之中的老者在他眼中已经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乃是一团如同乱麻一般的因果纠缠节点。

    这因果纠缠的节点纷繁杂乱,更是隐晦莫名,顽固无比。

    与命运一般,因果,同样是分层的。对于一般修士来说,在成就准圣之境的时候,便能够渐渐的挣脱第一层的命运。但,在那之后,却便会进入更深一层的运道长河之中,继续受到运道的掌控,命运的影响!

    与这相同的,在准圣之境,修士看起来同样是能够斩断因果,甚至操纵因果,逆转因果。但,那显然也只是第一层的因果而已。

    当他们能够掌控、操纵甚至逆转那个层次所能够感应道德因果之时,他们其实便已经是进入了更深一层的因果纠结之中!

    如此这般,层层斩断,层层深入,永无止境!

    所以,虽说在这道尊之路之中的修士尽皆已经是超越至高皇者级数的强大存在了。但,他们之间,同样是有着因果,同样是受到因果的影响,同样是在那因果的纠缠之中不能超脱!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这道尊之路之中谈论因果,谈论机缘,方才有意义。

    当然,虽说是更深层的因果。但,这也只是在道行境界足够高深的存在眼中方才能够看透的。在一般修士的眼中,甚至在那被因果缠身的修士的眼中,他们对因果的感应却怎么样都不可能真正清晰的。

    毕竟,对于他们这个层次的存在来说,能够看到的东西,一般都能够解决掉。

    若是他们能够看到自己身上的因果,自然也就能够想种种办法,哪怕是再困难,甚至比创造大天地都要麻烦,都要难上千百倍,他们也绝对会想到办法来将其解决掉的。

    所以,可以说,现在尚且没有被解决掉,依然存在与修士身上的因果,其实便是比那修士自身要深入至少一层的因果!也即是,那修士所完全无法看到,甚至连感觉都只能隐隐间有些察觉的那种因果!

    就像是这个时候,在那童子的眼中,那一名老者身上的因果纠缠如同乱麻一般混乱,繁多。但在他自己的眼中,却完全没有感觉到那种因果的存在。在他的感应之中,自己全身上下清净如同琉璃,无因果纠缠,无运道操纵,无命运影响

    这童子能够看到这些因果,除了因为他自身的道行境界比起那老者要高上许多之外。更重要的便是,他本身乃是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主宰!

    在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他能够拥有超乎想象的无上威能。这种无上威能,足有让他照彻一切,看到以往所不可能看到的东西。比如,在那老者身上所纠缠着的那无穷因果。

    在那老者身上的无穷因果之中,有些是过去的因果,有些是未来的因果,有些是现在的因果。这众多因果以一种正常生灵所无法想象的方式混合在一起,纠结在他的身上,或是桎梏着他,或是拱卫着他,或是拉他的后腿,或是给他提供动力

    而就在那无尽的因果之中,却是有着一道因果极为怪异。

    它似乎是来自与过去,又似乎是来自于未来,更好像是来自于现在。

    在这因果之上,过去、现在、未来这三者之间居然达成了某种难以想象的平衡。

    这种难以想象的平衡使得这因果对这老者的作用居然显得与平常的一般因果完全不同。

    它似乎在拱卫这老者,似乎在为其提供前进的强大动力,又似乎是在桎梏着他,让他的前进如同带着脚镣,每一步的前进似乎都要趟下一地的鲜血。

    这童子在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的威能相比于那阴谋者来说强了不知多少。连那阴谋者都能够借助种种妙法来知道那老者身上有着与罗帆纠结在一处的因果联系了,他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那一道怪异的因果联系,便是他与罗帆之间的因果联系!

    “果然有着巨大的因果!”这童子在这时候口中喃喃着,神色当中显现出一种凛然的笑意。

    有着因果联系,对于他来说,便相当于抓到了罗帆存在的一点痕迹。

    也即是说,真正找到罗帆,可以说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了。

    当下,他心中微动,抬手虚虚一伸,向着那老者的虚影抓过去。

    在这瞬间,在那虚影之中猛然出现了一指惊天大手,这一只大手从天空之上凭空出现,并在出现之后快速的下落,向着那老者渐渐的压下来。

    不多一会之间,就已经悍然来到了那老者的身边,直接对着他一捏,就将他捏在手中。

    这时候,那老者其实已经修成了在这道尊之路之中的超凡之力,甚至这超凡之力相比于一般散修都不会稍差半分。在现如今的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其实已经足以称得上是一位好手了。

    但,就是这样的这老者,在面对着这童子所掐出来的那一只手掌之时,却如同因而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手掌接近,眼睁睁的看着那两根巨大的手指直接捏在自己身上,一震之间将自己的一切反抗力量都完全震散,让自己化作一个比起婴儿更加脆弱的存在,被轻轻松松的提离原地。

    “到底是哪位强者在跟在下开玩笑?!”那老者在这时候惊恐的大叫起来。

    他这样的叫声,当然不可能得到任何答。这时候,那童子只是将手掌虚虚一缩,那一个在光幕之中显现出来的大手连同那其中存在的老者,便已经是消失在那光幕之中。

    与此同时,在那童子前面的虚空之中,有着一只巨大的手掌凭空浮现出来,在那手掌的两个手指之间,夹着一名老者正在那里不断的颤动,不断的挣扎着。

    这个时候,那手掌虚影微微一震之间,就已经凭空散去。

    那老者原本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徒然的挣扎瞬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效果,周围的空气在其挣扎之下如同被塞进了无数个炸弹疯狂引爆一般发出轰隆隆的巨响。那规则法则虽然没有因此而完全显现出来,但却也通过种种异象将存在这一事实展现得淋漓尽致。

    他挣扎了一阵子方才发现那手掌已经消失,面上不由得现出茫然之色。

    不过,毕竟乃是凭借自己的能力踏入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强大存在,在这个时候他却很快的便注意到了那一个平台,也看到了在那上方的那童子以及那阴谋者。

    “你们是谁?!”见到他们的瞬息间,这老者便问了出来。

    同时,他的身上力量涌动,戒备的姿态做得实在是再明显不过了。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变化,那童子却是淡淡的一笑,口中道:“你不需要知道我们是谁,你身上的某样东西,我有用。”

    说话间,这童子抬手虚虚探出。

    瞬间,一道光芒直接在那老者身体周围浮现出来,悍然向着这老者身体一冲,便已经是悍然冲入那老者的身体内部了。

    这老者虽说本身的实力相当强悍,绝不比任何一般的,踏入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修士要差。但,这时候他修行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超凡之力的时光毕竟是太过短暂。到了现在也只是将这超凡之力培养到了相当于散仙之境的层次而已。

    换句话说,现如今,他在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其实也不过就相当于一名散仙之境的修士罢了。

    这样的他,面对着那童子这等已经成为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主宰,掌控这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的强大存在,如何可能挣扎得了?!

    在这时候,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光芒冲入他的身体之中后,猛然从那里面带出了某种无形无质,但他感觉上却是对自己无比重要的奇妙存在出来。

    “你到底取走了什么?!”在这瞬间,一种莫名的惊恐从他的心底冒出来,让他忍不住惊呼出来。

    “只是一段因果而已。我想,这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太过珍贵之物。”那童子在这时候却居然答了这老者的问话。

    这种与众不同的作风,很显然代表了这时候他的心情到底是多么美妙了。

    也由不得他的心情不美妙。毕竟,这可是代表着他几十万年来的追逐寻找已经是有了结果!

    “不!”虽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因果,但这老者这时候却本能的感觉到,这因果若是真的被夺走,对自己的影响将会前所未有的巨大!甚至足以影响自己的性命!

    有着这样的认知,他的反应之剧烈,可想而知。在这瞬间,他大吼一声,体内的力量涌动,无数灵光飘洒,强大无匹的超凡之力在他的爆发之中,直接向着那渐渐脱离自己的虚无之物抓过去!

    只可惜,勇气与决意显然不足以代表力量。哪怕是这老者心中已经是如此决意,哪怕是他宁愿牺牲自己这些时日所得到的一切超凡之力,最终所产生的效果,也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光芒微微一震之间,就将他付出一切,牺牲一切所发出的,超越他正常千百倍的超凡之力震散

    紧接着,他更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光芒直接带着那无形的事物,无形的存在直接消失在他的面前,到那平台之上。

    “果然,我的感应是正确的。”这时候,那童子抚摸着那无形的存在,面上显现出一种淡淡的笑意。这时候,他已经是连扫一眼那老者的兴趣都没有了。哪怕是那老者在方才甚至做出牺牲一切都要发挥出能够破坏他手段的行为,也不足以改变他的做法。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变化,那阴谋者道:“恭喜主宰。”

    那童子哈哈一笑,道:“先待我将他抓出来再恭喜吧!数十万年了,让我看看这数十万年之间,你到底躲避在哪里?!”

    就在这时候,一把淡然的声音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原来在这里,我就说为什么我的因果居然会被触动。”这一把声音之中蕴藏了极为平淡的韵味,让那童子听了面色忍不住一边,让那阴谋者心中更是忍不住生出莫名的恐惧。至于那另一方的老者,这时候神色当中却是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惊喜。

    “数千兆亿年之久了,终于再一次听到这一把声音了”他的心中在这时候闪过这样的念头。

    “没想到道友你居然也进入了这第三层,不知距离上次我们相见,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这个时候,一个似虚似实的人影浮现于那老者身边,对这那老者笑道。

    这个似虚似实的人影,不是其他,正是罗帆!

    而这老者,也不是他人,赫然便是罗帆当初第二次进入这道尊之路前所遇到的,那一名给他以指点的那一名老者!

    他当初便感觉到,自己与那老者之间有着莫名的联系,却不想这联系居然应在了今日,应在了这里

    听到罗帆这话,那老者叹了一声,道:“道友是现在才知道我,我却已经是早早便知道道友了。无论是第一层还是第二层,道友留下的传说可都相当不少呢。现在,距离上一次我与道友相见,时间已经是过去了三千兆亿年之久了呢。”

    “三千兆亿年”哪怕是早已有了些预料,但真正听到这时间居然已经是过去了这么久,罗帆依然微微一滞。

    “居然过去了这么久,看来,我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这道尊之路,果然是能够连接过去、现在、未来”终于,他叹了一声,神色当中显现出一种疑问被解答的释然。

    “你们聊够了没有?”这时候,那童子却是终于插口了。

    “不知道友寻我有何贵干?”罗帆这时候叹了一声,看向那童子,神色显得有些疑惑,也有些不满。

    他与这童子本身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甚至利益纠葛也完全不相干。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可不知道自己与他之间有什么好说的。让这童子居然为了寻找他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甚至要与那与自己有着一些因果联系的强者直接动手。

    “若是要说大事,自然是没有。但,小事却还是有一些的。”那童子在这时候神色淡淡的道。

    听到这话,罗帆好奇起来,问道:“什么小事?哦,还有,既然我已经出现,那么那因果便还给我的这位道友吧。”

    那童子一听,淡淡一笑,也没有以这位要挟的想法,顺手一送,那无形的因果,便已经是直接送入了那老者的体内,重新融入那老者的因果节点之中,让那老者在这瞬间就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清明重心底浮现出来。

    那种之前因为那无形存在被移走而产生的微妙恐慌更是完全消失无踪了。

    罗帆心中一动,顺手一抓,一团奇异的虚影便被他送入了那老者的怀中。紧接着,那老者身体微微一震,渐渐化虚,转眼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了。

    “咦?他也不见了?看来,道友的能力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居然连其他人也能够同样隐藏起来。”那童子在这时候眉头一皱,有些不爽的道。

    他之所以这么迫切的想要寻找罗帆,就是因为罗帆通过不知什么手段来躲避他的搜寻。而现在,就在他的面前,眼前这修士居然这么不给面子的将其他人也隐藏起来,让他无法察觉,这让他怎么可能高兴?

    “有了这一次的先例,我很难相信道友不会再来一次。”罗帆这时候只是淡淡的道。

    那童子眉头一皱,不过很快就放了下来,口中道:“看来道友对自己的手段相当有自信呢。那就让我看看你是如何能够在我面前直接离开隐藏起来的吧。”

    说话间,他冷哼一声,一种微妙的震荡出现在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

    这种震荡是如此的玄妙,如此的不可思议,在这震荡之中,所有的生灵都隐隐感觉到一种愤怒在心中浮现出来,隐隐间有着想要将眼前的一切完全破坏的冲动!

    当然,这种冲动毕竟也只是冲动而已,在那震荡消失之后,却就已经完全消失了。甚至再无半点痕迹能够留存下来。

    而这时候,在这一处童子与罗帆所在之处却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这一处原本很是寻常的正常景象在这时候已经完全变成了波动的海洋!震荡的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