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四十六章 执念散去

正文 第两千一百四十六章 执念散去

    一直以来,在罗帆的理解当中,任何神通,任何力量,在最高层的层次,似乎都是化作天地,所不同的也不过是天地的等级是高是低,是强是弱而已。毕竟,一直以来,在他认知当中,最为完美,最为强大的存在,也便是天地了。

    这种认知,不能说是错。只是,在达到他现在这个层次之后,这认知显然便已经不再完美!

    毕竟,比起天地更加强大,更加完美的事物,现在,他已经是见识到了不少

    比如,混沌状态,便是最为典型的,比起天地更完美,更强大的存在!

    其他的,比如真圣、道尊所创造出来的种种玄之又玄的法宝,比如这道尊之路,比如那超越混元灵宝的某种事物的碎片

    这些,不都是比起天地更加强大,更加完美?!

    所以,可以说,现如今的他若是再抱持着天地乃是最为完美,最为宏大,任何神通,任何力量在最高层次都要化作天地的态度,显然便已经是有些不合时宜了。

    而这种领悟,便是他方才那种变化的根源所在!

    他所施展出来的,那众多观念神通的集合,原本他完全按照则之世界观的内容来对其进行重构,务求要将其完全转化为一方完美的则之世界,这才使得那集合变成了那样残破的一方天地,变得那样粗陋的一方天地。

    但,在他领悟到了自己的不合时宜之后,便忽然间明白过来。自己何须将那众多观念神通的集合化作天地?!

    这又不是想要构筑一方完美的则之世界,而只是为了用其来对敌而已,其到底是不是天地,到底有没有那种天地的完美平衡,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能够将所有观念神通的威能叠加升华的发挥出来,不就可以了?!

    到底是不是天地,到底有着什么表现,又有什么关系?

    领悟到这一点之后,他瞬间便发现自己眼前的天地瞬间被打开了,原本如同迷雾一般缠绕在自己面前的众多疑难忽然间几乎全部都有了答案。

    也在这之后,他直接便改变了那观念神通的结构,直接任凭这些观念神通本身的特质相互叠加,相互组合。

    如此这般一来,方才使得那原本残破的天地转化做类似混沌状态的一种绝对混乱。也让其爆发出超乎想象的无上威能,轻轻松松的压下了那童子布置的虚幻天地,轻轻松松的压下了对方那众多观念神通的力量聚合!

    这种种变化,罗帆自然不可能和那童子解释了。

    这时候,他心中微动,那如同混沌状态一般的混乱四处扫荡在见,就已经是完全将那虚幻天地完全剿灭,一收之间,就已经是直接将那童子包裹在中央,只给他留下了那平台那般大小的活动空间而已。

    “主宰,现在我们撤退吧!”这时候,那阴谋者对这那童子这样说道。

    “撤退?!”那童子先是一愣,紧接着便像是被冒犯了尊严一般,瞬间怒吼起来,“怎么可能撤退?!我现在可是第三层的主宰!我还有的是手段没有施展出来!”

    在这一声大吼之间,他身体一震,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都开始震荡起来。

    一时间,不知多少玄之又玄的力量从这第三层的各处快速的爆发,并在某种无比神秘的机制牵引之下,快速的向着此时此刻这一处平台所在之处凝聚而来,快速的注入那平台之中。

    随着那无尽的玄之又玄的力量注入,那平台就像是忽然间得到了升华一般,猛然开始蠕动起来,一种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光芒不断的从那平台之上释放出来,撞在罗帆所施展出来的,那好似混沌状态一般的混乱威能之上,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巨大动静,甚至让时空,让规则法则都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眉头皱起。

    他心中微动,抬手虚虚一抓,那绝对混乱一阵变幻之间,比之前强悍千百倍的威能被引发出来,向着那平台倾泻而去。

    混乱本身的威能便是不定的。有些混乱可能是让那威能反而是减少,有些混乱便会让那威能增强。而有些混乱,对于某些变化效果极为明显,有些则是相当的不明显。

    这其中的变化,便是罗帆,现如今都尚且没有办法清楚的掌控。唯有等待时光,等待他越来越熟悉这种手段之后,方才可能对其进行掌控。

    这时候,这种混乱受到刺激,被引动威能,反过来用更强势的手段轰向那平台的变化,却便是罗帆的调整结合那混乱本身的变化所形成的!

    他的威能固然是强悍无双,其中当然也包含了属于罗帆的强大意志,更是那众多观念神通本身潜力的展现!

    面对着这样的混乱冲击,那平台开始不断的震颤摇晃起来,隐隐间有着不稳的迹象。

    这时候,那童子面色变得无比难看起来,动作没有一刻停止,不断的调动这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他所能够调动的威能不断的通过种种神奇的联系跨空而来,不断注入那平台之中,让那平台不断的蜕变起来。

    这平台被构筑在这里,本身就是为了凝聚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的威能。只是,原本他想要借助这些威能去做的乃是帮助自己修行。而现如今,在面对罗帆之时,他却不得不用借用这些本来用来支撑修行的手段来进行对敌了。

    不过,好在,他所能够调动的,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威能虽说只是整个第三层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但却也是遍及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的威能!这种威能效果之恐怖,却是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程度。

    在这时候,虽说面对着罗帆的攻势这平台最开始有些不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哪怕是那混乱的攻势变得越来越强大,那平台却反而是变得越来越稳定了。

    隐隐间,更像是有着某种惊天动地的存在正在那平台深处酝酿着一般。

    眼见形势发展到这一步,那童子的面色却没有变得好看多少。

    相反的,反而是变得愈发的难看了。光是看他的面容,简直就让人怀疑现在处于下风的并不是罗帆,而是他了

    那阴谋者这时候站在一旁,神色当中显现出一丝好奇。似乎正在好奇那童子所施展出来的手段能不能对付得了罗帆。

    “给我开!”猛地,在某一刻,那童子爆吼一声。

    随着这一声爆吼,那平台轰然炸碎开来,无穷的光华瞬间从那炸开的碎片之间暴射而出,瞬间便如同一道道实物一般,悍然灌入周围那罗帆观念神通凝聚体所构筑出来的那灰蒙蒙的混乱之中!

    瞬间,那混乱被绞碎,一方方天地在其中生成。

    这些天地的景象极为怪异,虽然每一方天地都是相当完整,相当脆弱,但隐隐间却都能够从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找到相似之处!

    感觉上,似乎便是这些光芒直接将那道尊之路第三层某些位置的信息转移到这些观念神通之上,直接让这些观念神通按照相应的信息去重构一般!

    在这瞬间,罗帆便收到了无数反馈,一股股玄之又玄的繁复信息不断的通过那观念神通转注入他的心中,不断的融入其中,让他感到自己对于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认知在每时每刻的增长着

    恍恍惚惚之间,他几乎就要陷入无人无我的悟道境界之中去了。

    “这是在攻击我?”在这时候,这样的想法也忍不住出现在罗帆心中了。

    看那童子的手段,分明便是在攻击他。但,这种攻击的结果,却反而是让他感到自己在时时刻刻的得到好处!这种情况,不管怎么看,都让人难以理解

    不过,他也只是迟疑了一小会,便直接将自己的心神投入那无数信息之中去了。

    不管对方是怎么想的,这时候对方动作能够给自己带来好处,那就绝不可能将其放弃!事实上,这一次与这童子的战斗虽然发生得有些莫名其妙,似乎完全是那童子本身的任性而起,但最终的结果,却是让他感到极为满意。

    不单单是在之前的战斗之中领悟到了观念神通的发展方向,升华方向,更是在这时候能够借助对方的手段对这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进行一个全面的,深入的领悟,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都足以让他满意非常了。

    罗帆静静的站在这里,面上有着一种莫名的表情,神色当中包含了一种难言的喜悦。

    眼神,更是变得怔忪,变得茫然起来。

    不过,他的心神虽然投入了那领悟之中,那他观念神通叠加所产生的,那类似混沌状态的一种混乱却是变得愈发的混乱起来。

    而且,因为他本心的倾向,这种混乱却是不断的向着增强威能的方向演化,一重又一重的攻势,一次又一次的惊天剧变,不断的向着那平台倾泻而去。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与那平台之上释放出来的众多光华交织冲撞在一处,进而演化了不知多少玄之又玄,妙而又妙的天地出来

    在这时候,那童子面上的神色变得颇为古怪起来。

    看其面容,隐隐间有些佩服,有些不可思议,更有些咬牙切齿:“还真的完全没有迟疑的就投入其中这世上,居然会有这样的修士?!”

    他这平台本身的目标便是为了凝聚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的威能来帮助自己修行。所以,这平台真正激发出来之后的威能虽说可能蕴含无穷杀伤力,但不管他怎么削弱,怎么改变,其中能够帮助修行的特点都是绝对少不了的。

    也即是说,哪怕是他这时候有心是要将这平台激发的威能都变成对罗帆有着绝对杀伤力的手段,也根本做不到。最多最多,也不过是在那种威能之中,施加一种破坏力

    “算了,和这样的人置气做什么?”一种无力感让这童子心中涌现出了这样的想法。

    按照这童子原本所想,便是这威能可能带来什么好处,自己的对手也必然会因为这乃是对手所发出的,因此怀疑其中是否有着什么阴谋,什么算计,而不可能完全沉浸在那所带来的好处之中。

    而一旦他不敢沉浸在其中,那这好处自然便会反过来成为巨大的负担,让他需要分出一大部分心力来抵抗。

    再结合自己附加在那威能之上的破坏力,结合起来,那伤害能力之强,就可以达到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说不定能够让他直接翻盘,反败为胜呢。

    只是,他却没想到,眼前这罗帆的修行之心居然是如此坚定,哪怕是对手的攻势,只要其中蕴含对自己有好处的东西,他便毫不犹豫的接受!完全不担心那好处之中可能蕴藏的陷阱,不担心自己对手是不是在算计自己

    这种做法,却是完完全全的破除了他的算计,让他这时候居然偷鸡不成蚀把米,不单单无法攻击到罗帆,甚至反过来只能给他带来源源不断的好处。

    在暗中复杂的情绪之下,这童子原本被执念遮掩住的理智开始重新冒出头来。

    这时候,他方才想清楚,自己与罗帆之间哪里是什么不死不休的关系?!事情的开始,其实也不过是他的好奇而已。正是因为他当初好奇罗帆到底是隐藏在何处,之后又怎么找都找不到他,这才让事情最终发展到现在这一步!

    可以说,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真正的仇怨,也没有什么利益纠葛

    想清楚这些,他不由得苦笑起来。这一场战斗发生得好没有来由

    当下,他再看罗帆,眼神已经是有了改变,一种佩服的情绪,终于占据了上风,压下了其他一切情绪。

    他也是散修,自然知道散修的修行到底是多么困难,要知道,他能够修行到现在这一步可是得到了不知多少亿万次奇遇,又付出了不知多少心血,多少努力。而罗帆能够凭借一介散修之身修行到这个程度,其天赋悟性之高,根本是超越了他想象力的极限,却是让他没有半点信心能够超越,这时候恢复理智之后,他怎能不感到佩服万分?

    当下,他叹了一声,对那阴谋者道:“你去吧,这里的事情,不需要你管了。”

    说着,不管那阴谋者如何,一扫之下,就已经将那阴谋者直接扫了出去,扔到了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随机的一处位置。

    “”这种形势发展却是完全出乎那阴谋者的预料之外,让那阴谋者在这时候眼中只剩下茫然。

    “怎么事方才的战斗不是正如火如荼,怎么忽然间就把我丢出来了?这代表什么?他们不想斗了,还是有什么手段必须瞒着我?”他喃喃着,心中充满了疑惑

    对于那阴谋者的疑惑,那童子能够猜到,但却没有去理会。

    这时候,他只是盘膝而坐,心神开始沉入下方那炸碎开来的平台之中,融入其中不断透出来的光芒之中,开始细细的体悟其中所蕴含的,那道尊之路第三层的众多信息。

    这个平台本身便是他借助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力量所凝聚而成的。这样的平台,本身其实乃是超越他控制极限的事物。若是在没有引爆之前,他自然能够决定这平台该怎么时候被引动,什么时候释放其蕴藏的威能。但,现如今,在其被整个引爆之后,他却已经是再无任何办法阻止这平台继续爆发了。

    也即是说,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要么直接放弃这个平台之中蕴含的机缘,包含的修行道理,否则的话,这时候他就唯有沉浸在那光芒之中,去借助那光芒汲取其从道尊之路第三层凝聚而来的无穷道理

    这若是在原来,他被执念遮掩住理智之时,他的选择自然便完全不用说,绝对是放弃那道理去将威能激发,来与罗帆为难。但现在,他恢复了理智,自然知道什么更加珍贵,明白一时之气和自身的修行根本到底哪个比较重要。

    随着他沉浸在那光芒之中,那光芒之中蕴藏的破坏威能开始渐渐的被削减,罗帆发出的众多观念神通集合体所被那光芒所引发的那种恐怖威能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和缓。最终,在某一刻,终于与那光芒形成了一个平衡,使得那光芒之中蕴藏的道理与信息释放得愈发的顺畅,也愈发的快速。

    这种变化,无论是对于罗帆,还是对于那童子来说,都有着巨大的好处,让他们两人面上尽皆不由自主的显现出莫名的笑容。

    这一处区域随着这种变化,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平衡之中,就像是化作一片天幕,直接占据了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一角,成为了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的修士瞻仰的一处圣地

    时光随着渐渐流逝十年百年千年万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