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四十七章 不打不相识

正文 第两千一百四十七章 不打不相识

    晃眼之间,十万年时光,便过去了。

    这十万年之间,不知多少附近的修士感应到罗帆与那童子所在之处的特殊变化,从四面八方的赶到这里,瞻仰这一片新近方才出现在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的一处异象。

    而当他们看到这异象的瞬间,他们便瞬间沉浸在其中透出的,那无穷无尽的,属于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种种玄奥之中了。

    强大修士随意的手段,在弱小修士的眼中,便是蕴藏了无尽奥妙的绝世机缘。就像是这道尊之路,不就是那众多真圣的手段?!它对于一切道尊之下的修士来说是何等的机缘,不言而喻。同样的,罗帆和那童子现如今的实力显然是远远超越这个道尊之路第三层的界限的。他们现在所施展的手段,对于那众多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的修士来说,显然便是无比高深的手段,便是无尽的机缘所在!

    这些年之中,不知多少修士凭借这其中所透出的,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玄奥而破开桎梏,得到了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超凡之力,甚至有些已经得到超凡之力的修士更是因为其中的玄奥而突破了最终界限,获得了飞升的资格。

    这种好处,对于那众多修士来说,简直便是最直接的诱惑。

    在这种诱惑之下,越来越多的修士投注在这异象之中,不断的去体悟其中的玄奥,观察其中蕴藏的,属于这第三层的种种微言大义

    这种变化趋势,哪怕是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被那童子所建立的秩序也难以阻挡。

    最终,在到了十万年之后的现在,这一处区域的周围却已经是形成了一片聚居圈,建立了数百座繁华的城池。

    甚至,那城池之中的地价更是完全根据对这一处异象的视角而定

    “没想到居然会发展到这一步”这一日,在某一做城池的最高之处,那阴谋者看着前方的异象,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他的眼光自然不是其他修士所能够比拟的。其他修士只能够看到那异象之中显露出来的那无穷无尽的,属于这第三层的玄奥。而他却不同,在他的眼中,却能够看到在这十万年之间,在那其中的罗帆与那童子两人从最开始的相互排斥,相互对抗,到渐渐的合拍,到了最近更是已经达成了互补,彼此之间的沟通更是已经是达到了心对心的地步!

    可以说,已经是从当初的似敌似友,变成了现如今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至交的地步了!

    这种变化,让从一开始便看到他们两人怎么对抗,怎么厮杀的这阴谋者也感到无法想象,心中一时间却是有些无所适从了。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心态,他们才会以散修之身走到这一步吧”很快的,这个想法浮现在他的心中,让他不由得一叹。

    那童子与罗帆两人有着一个共同点,那便是都是散修。

    以散修的身份,他们本该站在一切道尊门下之下,根本不可能出头的。但,他们两人却无不是在众多道尊门下的阻碍之中脱颖而出,覆压一切,甚至让他这等从道尊之路第四层下来的道尊门下都产生一种绝望的情绪。

    这样的存在,其成就之大,显然是超乎一切生灵的想象之外。

    一直以来,这阴谋者虽说都依附在那童子之下,帮助那童子谋划种种。但其实他内心之中何尝没有探究那童子为何能够如此强大的想法?

    只是,从一开始到现在,他的收获却是寥寥,根本无法知道那童子为何能够走到这一步。在他的查探之中,对方能够走到这一步似乎就是一个又一个的奇遇,一个又一个的机缘,一次又一次的的气运爆发

    一直到现在,见到了类似成就的罗帆,他方才隐隐间有些明白,或许,他们两人正是有着这种将修行当成是一切,将一切有利于修行的一切都当成自己的行动指标,将一切不利于修行的一切都当成是深恶痛绝之物方才让他们能够走到这一步

    “或许,继续跟着他,似乎也不错。”忽然,这个想法在他心中再一次的浮现出来。

    在当初见到那童子比不得罗帆之后,这阴谋者心中其实就已经是有了去意,觉得那童子不再是明主,不再是自己认为的,能够成就道尊的存在。但现在,经过了这十万年时光的观察,感应到那童子那种超乎想象的道心之后,他这种去意却不知不觉间被打消了。

    “算了,反正现在也没有更好的依附者,跟着他就跟着他吧。”良久,他叹了一声,眼神已经是重新变得坚定起来了。

    不同的修士有着不同的修行之道,哪怕是道尊门下,也是一样。甚至,相比于散修,那道尊门下因为有着道尊指点,那修行之道相比于散修更丰富了不知多少倍。

    显然,这阴谋者本身的修行之道,似乎便涉及了依附他人这一点

    在这时候,在他下定决心之后,他体内的力量变得愈发的活泼,身上的气息猛然一震之间,变得愈发的强大了。

    体内的超凡之力在这过程之中更是变得愈发的精粹,能够引动的,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威能更是变得愈发的强悍起来了。

    “居然有着等意外之得”他喃喃着,神色终于完全的平静下来了。

    紧接着,他一甩手,身形一震之间,就已经是冲天而起,化作一个巨大的身影,来到这半空中,开口了:“此处即将消亡,诸位道友且在三日之内散去,三日之内不去,后果自负。”

    这声音直接传遍了这一片异象周围的一切区域,传入了无论是隐藏多深的那众多修士的耳中,让任何在这一片区域周围,会受到影响的修士尽皆在这瞬间听到了他的声音。

    对于修士来说,又侥幸之心的自然是有,但更多的修士却还是能够认清形势的。

    像这阴谋者这种如此恐怖的强者,他所发出的任何话语,对于任何修士来说,都有着相当大的分量。哪怕他只是信口开河,他们都宁可信其有,不敢信其无。更何况,这个时候这阴谋者所说的东西,他们其实有着不少已经是有了隐隐的感应了

    所以,在这时候,有着很大一部分修士就离开了自己修行之地,直接来到虚空之上,向着那阴谋者躬身行礼,谢过其提醒。紧接着各自转身以各自的方式向着远处而去,尽快的远离眼前这一处异象

    不过,显然的,就像之前所言的,有侥幸心思的修士当然是存在的。同样是有着许多修士不为所动,只是将这阴谋者的话语当成耳边风,一心一意的领悟着这异象之中透出的种种玄奥。

    对于这些有着侥幸心思的修士,那阴谋者自然是懒得理会。反正,他的提醒已经是送到了,其他人听是不听,走是不走,这都完全看他们自己。就像是他之前所言的,后果自负便是。

    在这之后,他眼见众多修士再无离开的之后,心中一动,抬步轻跨,身形渐渐消散,转眼消失在虚空当中,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哼!以为隐藏起来我就不知道你是想要独占这一处修行圣地?!”有修士不屑的哼了一声,重新沉浸在那无边的领悟之中去了。

    那一片异象之中透出的奥妙玄奥非常,对于在这第三层之中修行的修士来说好处之大,简直是惊天动地。在这样的好处之下,几乎任何见到的修士都能够有所收获,得到进步。而有那运气好的,机缘妙的,得到的好处更加的惊人,甚至是一个境界一个境界的不断突破

    这些依然留在这异象周围的城池之中的那些修士,显然后面这种修士。

    也只有那足够的好处,方才能够让他们敢于冒这样的险,敢于产生这种波及自己生命的侥幸之心!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

    等到那三日时间到达的那一瞬间,一名名修士嗤笑了起来。因为,他们发现,那异象在这三天之中,几乎没有变化!

    别说崩溃了,便是任何崩溃的迹象,任何想要覆灭的点滴痕迹,都没有半点!

    这样的情况,让他们心中更是确信自己当初的想法,那修士只是危言耸听而已,他们不离开,乃是绝对正确的

    就在他们的嗤笑尚且没有消散的瞬间,虚空一震,一种难言的波动瞬间扫过周围的时空。

    随着这种波动,那被不知多少修士加持了无数防护,布置了无数阵法的一座座城池在轰隆隆的震荡之间,渐渐的崩溃。

    整个过程,干脆得好像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防御,而只不过是沙子堆积而成的模型而已一般

    在这时候,那众多修士方才大惊失色,心中的惊异与悔恨直接将他们淹没。

    不过,显然的,这时候已经是晚了。那轻易绞散城池的波动,同样是扫过他们的身躯,瞬息间,就已经是破开了他们的超凡之力防护,直接便深入他们的身体之内,开始瓦解他们的身躯,瓦解他们的力量,瓦解他们的生命本源,乃至,更深层的存在概念!

    一时间,那些修士一个个的崩溃,消亡,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是一次诡异的波动之间,周围那这十万年之间众多修士所创造的一切,就已经完全消失,周围完全恢复了十万年之前的空旷,看起来就像是十万年的时光完全没有出现在它们之上一般!

    紧接着,那一处异象轰然一震,惊天动地的爆炸瞬间产生。恐怖的冲击向着四面八方疾扫而过,方圆不知多少光年范围之内的区域在瞬息间被绞碎,直接化作一片类似混沌状态的混乱。不过,这混乱很快的便在那道尊之路第三层本身的威能涌动之下,开始重新凝聚,转眼间便已经是重新恢复过来,重新变成了正常状态的那种一片清明

    不过,在这其中生存的一切生灵,就已经完全消失了。

    无论是修士,还是这第三层的土著,还是那些没有智慧的野兽、神兽、仙兽之类的生灵,都已经完全消失。

    只有一片无法形容的寂静,出现在这方圆不知多少亿万光年范围之内的区域之间。

    在那一切异象消散之后,在你异象的中央,有着两个人影悬浮在虚空之间。这两个人影不是其他,自然便是罗帆以及那童子了!

    只是,这时候他们两人却已经再不是原本那种针锋相对的状态,而是如同一种经年老友一般的状态,气息交融之间,有着莫名的和谐。

    “没想到道友修行之道居然是如此玄妙,只可惜,我走不了。”这时候,那童子却是叹了一声,对罗帆说道。

    这些年的共同体悟,他与罗帆的气息交融,心念交换,却已经是对罗帆的修行之道有了相当深入的理解,虽说不可能完全知晓那修行之道的真髓,但却已经是大概明白了对方的修行目标,明白了那修行的优势,知晓了那修行的难点所在。

    当然,他相信,同样的,对方也必然对自己有着相当,甚至更加深入的了解!

    这对于一般生灵,甚至是一般修士来说乃是将自己的秘密完全暴露出去,是一种绝对无法容忍的情况。但,对于他们两人来说,这却什么都不是,无论是罗帆还是这童子,都不会对这些放在心上。

    因为,到了他们这个层次,他们却都已经是认清了修行的真髓。已经明白了过来,自己的修行之道,便只是适合自己!除了自己之外,其他哪怕是再强大的存在便是修行了自己的修行之道,最终的成就都不可能比得上自己!

    再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自然是完全不需要担忧自己的修行之道泄露出去会给自己带来不好的后果

    “道友的修行之道也是极为玄妙,又何必羡慕我的修行之道?”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

    两人相视一眼,各自一笑。

    当下,那童子却是问道:“我有一个问题已经是纠结良久,还望道友教我。”

    “道友想要知晓的,莫非便是我那些年到底躲在何处?为何道友怎么找都找不出来?”罗帆笑了起来。

    当初罗帆或许还不知道这童子为何会对自己产生那么大的敌意,但通过这些年共同领悟,共同汲取那道尊之路第三层的养分之后,他却已经是清楚的知道,这童子的心态到底是怎么样的。更是明白过来,到底是什么在纠结着他。

    “正是,还望道友不吝赐教。”那童子这时候神色肃然的道。

    罗帆听了却是微微一笑,道:“我躲避之处,道友现如今应该能够感应出来了,何不感应一番?”

    听到这话,那童子微微一愣,紧接着双眼之中闪过两道明亮的光芒,无数光影在他的双眼之间开始疯狂的闪烁。一片片时空,一层层规则法则在他的眼中不断的被剖分开来,不多一会,一处奇异的所在,浮现于他的双瞳之中。

    “原来,道友是躲在规则之源中,怪不得我当初怎么找都找不到!”这童子苦笑着道,神色当中有些无奈,更有些哭笑不得。

    当初纠结他数十万年的难题说通了就是如此简单。罗帆所躲避的区域,乃是在他的思维当中,并不存在的一处所在,那规则之源之中!因为他并不认为那规则之源的存在,自然也就便怎么找都找不到那规则之源的存在,自然也就怎么都找不到罗帆隐藏在何处了。

    而这时候,经过了这十万年与罗帆的交流,他却是已经是知道了罗帆的想法,知道了在罗帆的观念当中,那规则之源的存在,因此自然而然的,便能够发现那规则之源

    可以说,真正桎梏住这童子的,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思维转换而已。

    只要他将思维转换过来,那么,自然便是什么都阻挡不了他。

    “可惜,便是知道了,若是道友再一次躲藏起来,我依然发现不了。”无奈之后,这童子又是苦笑了起来。

    虽说已经是发现了那规则之源的存在,让罗帆下一次再躲避在那里,他依然能够发现其存在。但,那也只是那规则之源而已,谁知道罗帆会不会还知道某些自己所不知道的存在?下一次他若是躲避在那种他所没有意识到其存在的存在之中,他又怎么可能发现得了?

    “这不是很正常吗?道友无法发现我,我自然也有可能无法发现道友。”罗帆只是一笑。

    那童子一听,面上现出笑容。

    确实,他乃是散修,能够修行到现在这一步都是靠着自己的摸索。在他那无数年的修行岁月之中,到底建立了多少千奇百怪的观念,到底有着多少自己认知的东西是其他人所认知不到的,这一点,他现在都无法确定。

    但,他却知道,必然有着自己认知当中存在,而在其他修士的认知当中绝对不存在的事物存在!显然的,若是他要躲避的话,只要躲避进入其中,便再不可能有其他修士能够察觉他的存在

    明白了这个之后,他却终于完全放下了对罗帆躲避开自己感知的芥蒂,面上的神色终于完全放松下来,笑道:“果然,除了道尊,无人是真正全知全能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