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四十八章 本末倒置?

正文 第两千一百四十八章 本末倒置?

    虽说彼此之间没有多少话语的交流,但之前那十万年之间心连心的领悟却已经是让罗帆与这童子彼此之间的了解深刻到了某个程度了。在这种深刻的了解之下,他们却已经是再不需要多少言语便已经知道彼此的想法。

    这时候,他们却也没有拖交谈,只是几句话的功夫,便已经是分开来了。

    之前那十万年时光的不断汲取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养分,对于他们两人来说,都是巨大得超乎想象的收获。

    现如今,他们最需要做的,显然便是消化之前的收获饿,若不是其他。

    离开了这童子之后,罗帆身形一晃,便已经是直接来到了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规则之源之外。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乃是以天地的形式存在着,因此,自然也就拥有几乎一切天地所拥有的特质。规则法则,时间空间,物质能量,等等等等这一切,自然也就存在着了。

    同样的,那众多因素都存在,那么,这在规则法则的深处以及那冥冥之间的那规则之源,自然也就存在了。

    只不过,这道尊之路第三层所体现出来的这天地实在是太宏大,太深邃,太奥妙了。哪怕是大天地相比于这第三层来说,也似乎是微不足道的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第三层的规则法则相对于罗帆来说,自然是深邃得超乎想象。

    这第三层的规则之源,对他而言,更是复杂难言到了极点。哪怕是罗帆已经是来到这里,却也根本无法彻悟随意的进出这规则之源,却只能够以自身的则之世界观干涉这规则之源,勉强的打开一点规则之源的缝隙,这才能够进入其中。

    当然,用更家准确的说法,乃是他借助自己的则之世界观与这规则之源进行相互作用,渐渐的在这规则之源上开辟出了一个与则之世界观相对应的时空出来容纳他自身

    这样的时空,可以说,与规则之源之间的关系,也不过就是与规则之源连在一起这么一个关系而已

    除此之外,却根本无法得到规则之源的半点威能,更不可能借助规则之源来对这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的规则进行某种调动。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初的那童子方才无法发现他的存在。毕竟,那童子乃是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主宰!若是罗帆真的改变了那规则法则的话,必然会有痕迹存在,而那,也必然便会被正深入彻查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那主宰所发现!

    心中微动,罗帆便已经是察觉到了那一个自己所开辟出来的时空所在之处。

    抬步轻跨之间,他已经是跨入了那时空之中,消失在任何不知道规则之源存在的任何修士的感应之中。

    当然,这其中,现在已经是没有了那童子

    此时此刻,那童子偶尔感应扫过,便发现了罗帆消失在那规则之源之中,面上便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感慨。

    不过,很快的,他便已经是将这一切都抛在脑后了。之前十万年时间的收获还需要他耗费大量时光去消化,现在哪里有时间去管罗帆躲藏在哪里?!

    至于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的情况,缺少了他十万年都没有问题,再缺少个几十万几百万年,自然也不会有问题,更不需要他去理会了

    他心中微动,缓缓闭上双眼,身形开始渐渐的消散,最终完全化作无形,晋入了一个只有他认知当中存在,而在其他任何生灵认知当中都并不存在的一处所在之中。

    这一处所在,哪怕是罗帆,也是在这十万年之间与这童子进行心与心的交流之时方才知晓的

    除了他之外,便是那阴谋者,这时候也根本并不认为他所躲藏的所在是真实存在的!换句话说,哪怕是那阴谋者,这时候也是再不可能发现这童子的存在的!

    就在他消失的那一瞬间,那阴谋者的身形凭空浮现出来,站在那平台原来所在的那虚空之上,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无奈:“你可是这第三层的主宰,不是我!”

    相比于那童子对于罗帆完全躲藏在他所找不到的区域那种激烈的反应来说,这阴谋者对于那童子躲避在他所寻找不到的区域反应却是极为平淡。毕竟,他自己虽是道尊门下,但在这第三层之中毕竟也不过是那童子的一个部下而已。便是在这里拥有一些权限,相比于那童子来说,终究差得太远太远。在这样的差距之下,那童子想到办法躲避他的探查,那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根本没有半点值得惊讶的。甚至,反过来说,若是那童子躲藏的位置是他能够探查的,他反而要怀疑那童子是不是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出现在那里要来试探他的忠诚了

    当下,他叹了一声,只能够继续将这第三层的秩序大梁给挑起来,继续如同之前十万年一般,掌控着这第三层的种种运转。

    就在这时候,他心头一跳,发现某一名自己当初所探查到的生灵出现在自己的感应之中。

    “哦,现在重新出现了?”这个想法在这瞬间浮现于他的心中。

    紧接着,他心中一动,身形一闪之间,就已经是借助这道尊之路第三层本身的威能直接跨越了不知多少距离的时空,直接出现在了距离他原来所在之处大概有数十个大天地距离的一处位置。

    这一处位置,乃是一座山峰。

    一座修行环境无比美妙,每一种物质内部蕴藏的近乎完美天地的天地都将其奥妙展现得出奇的明显的山峰!而且,是没有其他任何修士发现,没有被其他修士占据来充当洞府的一座山峰!

    在这里,这时候有着一名老者正有些茫然的四处张望着。

    那阴谋者出现在这里的瞬间,那老者双目一凝,眼中透出一种莫名的凝重之色。

    “不必担忧,现在的形势和当初已经完全不同了。”阴谋者看到那老者这般模样,面上现出笑容,这样说道。

    听到这话,那老者方才稍稍放松下来,道:“看来,他果然没有欺骗我。没想到只是那不知多少亿兆年前的一次交流,就造就了我这一场造化。”

    “不知道友这些年到底躲藏在何处?我探查了良久,根本探查不出来。”那阴谋者这时候笑着对那老者说道。

    那老者显然便是当初被罗帆送入那规则之源的,那一名和他有着因果的那一名老者了

    这时候,听到那阴谋者的问话,这老者眼中显现出一丝茫然,道:“其实我也不知。这十万年之间,我似乎进入了一片奇异的虚空之中,在那里,一切规则法则都是那般清晰,时时刻刻的都有着无尽的道理灌输进入我的心中。但那些道理却尽皆深邃莫测,以我的境界根本无法理解半点。一直到方才,他方才将我送出来。”

    “哦,居然如此神秘?”那阴谋者在这时候有些惊异的感慨了一句。

    “或许是我的境界不够的缘故吧。”那老者却是叹了一声,神色当中有些难言的无奈。但,也只是无奈而已,至于那种气馁,绝望之类的负面情绪,却并没有出现在他的眼中。

    毕竟也是修行了那不知多少亿兆年的强大存在,若是这种心性都没有,早在不知多少亿兆年之间便已经承受不住岁月的流逝而身心崩溃了。

    “我现如今暂代这第三层的主宰管理整个第三层,不知道友有无兴趣来领一个职位?”那阴谋者笑了笑,对那老者说道。

    听到这话,那老者苦笑起来,摇摇头,道:“还是算了,对我现在来说,更重要的还是修行。领某个职权或许能够对我修行有些好处,但更多的还是拖住我的一部分精力,有些得不偿失。”

    那阴谋者对于这老者的决定也并没有太过意外,当下也没有再多纠缠,只是再与这老者说了一会话,打消了他心中的顾忌之后,便身形一闪,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在那阴谋者消失之后,那老者抬头看看这第三层的天空,看着那天空之上呈现出来的那无穷无尽的时空,看着那无限时空之中所展现出来的那无穷无尽的道理,心中隐隐间有着无穷之前所吸取的道理点点滴滴的浮现出来。

    良久,他释然一笑,顺手一拂,一股威能直接笼罩住这一座山峰,开始微微震颤之间,用一种无比微妙的方式开始改造这一座山峰。

    随着他的改造,一座洞府,出现在这山峰之上,与这山峰紧密的结合在一处,让这山峰在这瞬间隐隐间结成一体,其中无穷的道理与玄奥开始不断的向着那洞府注入。

    眼见如此,这老者也不迟疑,抬步轻跨,就已经是进入那洞府之中,如同进入冬眠之中一般,开始沉浸在那从四面八方不断凝聚而来的众多道理与玄奥之中去了。

    随着他进入状态,这洞府与这山峰开始渐渐的隐没,最终,化作无形,让这里好似忽然间空了一大块虚空一般。

    虽说在那规则之源之中因为他自身的认知不足无法知道那规则之源的本质,但他毕竟在其中呆了十万年之久,哪怕是不曾理解,他本身的身躯,意志,也已经是不知不觉间吸收了许多那规则之源的特质。这时候,他将这种种特质融入那洞府,那山峰之上,自然而然的,便已经是让这洞府与这山峰得到了一丝丝规则之源的特质。

    也即是,让那认知不到规则之源的存在都难以发现这洞府以及这山峰的存在!

    当然,毕竟也只是那一丝丝特质而已,这种特质虽说存在,却也不可能多强力。所以,虽说理论上认知不到的修士无法发现这洞府与这山峰的存在,但只要实力足够强大,感知足够敏锐,破开表象直达真实的话,终究还是能够发现这山峰以及那洞府的

    不过,显然的,这也已经是这老者所能够做到的极限了。在这一处偏僻之地使用,也已是绰绰有余

    就在这老者改造洞府,改造山峰的时候,那阴谋者却已经是来到了另一处所在。

    这里,是众多道尊门下修行的所在。

    别忘了,当初帮助那童子的,除了这阴谋者之外,可还有许多与这阴谋者同样身份的道尊门下!这些道尊门下的心态,其实和这阴谋者差不多,虽说他们的修行之道,并非如同这阴谋者一般是依附在某些强者之下

    现在,那童子取得了胜利,他们自然便能够享受胜利的果实了。

    此时此刻,他们所在的区域,其实乃是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一处最为绝顶的修行之地。

    这是一片奇异的时空,在这其中,虚空之上以某种奇异的规则发生扭曲,映照出了这道尊之路第三层遍及几乎一切区域之中的各处场景。而且,因为那种扭曲,那景象之中的众多近乎完美天地的天地所透出的玄奥更是相比于原来明显了千百倍!

    那无穷无尽的玄奥与道理交织在一处,将这一片时空化作道理的海洋,玄奥的天地,让那众多道尊门下如同一条条在那道理海洋之中遨游的游鱼一般,无比惬意,无比幸福的沉浸在那其中,享受着玄奥每时每刻都在注入他们身体内部的那种美妙感觉。

    对于这些道尊门下来说,他们本身乃是来自道尊之路的第四层,催动他们逆行道尊之路前来这第三层的动力,便是他们当初在这第三层的基础打得不够夯实。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这时候所做的,其实便是在重新夯实他们的基础。而且,是超乎原本千百倍的夯实!

    那无穷无尽的信息,无穷无尽的道理,无穷无尽的玄奥不断的注入他们身体的过程之中,他们的本质都在一点一滴的改变着。

    身上的气息虽然不至于每时每刻都在增长,但却是在每时每刻的稳固,原本存在的丝丝缕缕漏洞在这过程之中被不断的弥补着,不断的消除着

    当那阴谋者到来的时候,那众多道尊门下也都没有理会他,都只是一心的沉浸在那种惬意之中。

    那阴谋者眼见如此,苦笑起来,道:“诸位看来连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什么都没有兴趣了吧。”

    他的话语,却是没有得到任何答。对于那众多道尊门下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简直就是显而易见的,却是根本不需要答。

    那阴谋者也知道众多道尊门下的想法,当下便道:“诸位道友还是听一下比较好。这一次却是有一个天大的机缘等待着诸位去夺取。”

    听到这话,绝大多数道尊门下都毫不理会,只是一心的沉浸在那信息、玄奥、道理的海洋之中而已。但却也有一小部分道尊门下睁开双眼,转而用好奇的目光看向那阴谋者。虽然,这只是其中极少极少的一部分而已,加起来那数量甚至还不足二十位

    不过,对于那阴谋者来说,这显然就已经足够了。

    他显然也没有打那种让那所有道尊门下都加入的主意,只要有几个道尊门下愿意加入,那就已经足以成功了。

    当下,他便对那十几名道尊门下道:“这一次整个第三层又有了些变化,将有很大一部分职权无人操纵,这正是诸位的机会,若是能够得到那职权,你们便能够操纵很大一部分第三层。到时候你们的修行将会更加的便利,甚至也能够得到不少的功德。”

    听到这话,那十几名道尊门下之中,有一半,直接闭上眼睛,当成没听到,继续沉浸在那原来的修行当中。只剩下八名道尊门下依然感兴趣。其中有一名道尊门下问道:“得到那职权可是要占用我们的精力的,这付出的代价和得到的好处显然是不成正比吧,我可不觉得这乃是机缘。”

    那阴谋者只是一笑,道:“所以说诸位不知道这第三层的形势有了多大的改变了。现如今的第三层可和当初不一样。现如今得到职权的好处可比当初要多上无数倍。若是诸位不信的话,可以随我前去一看。”

    听到这话,八名道尊门下都是心中一动。

    他们能够听到现在,本就是对这个有着相当大的兴趣的,现如今被这阴谋者一个鼓动,却是终于动心了。

    反正,就算是和他所讲的不同,最终也不过是浪费一点时间而已,相对于所能够得到的好处来说,浪费一点时间显然还是值得的。

    当下,那八名道尊门下都是站起身来,抬步轻跨,来到那阴谋者的身边,各自道:“那就看看吧。”

    听到这个,那阴谋者大喜,笑道:“诸位绝不会后悔。”

    说着,一拉,打开了通往外界的通道,带着他们八人离开了这一处时空。

    “本末倒置。”这时候,在那众多道尊门下之中,有着一名道尊门下吐出了这几个字。显然,他对于那八位道尊门下的做法是相当的不认同的。

    他的这话,却是得到了众多道尊门下的认同,一个个面上都显现出莫名的冷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