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四十九章 触摸

正文 第两千一百四十九章 触摸

    对于这些道尊门下来说,他们本身其实依然是有着作为道尊门下的傲气的。哪怕是,他们事实上的行为乃是在帮助作为散修的那童子,背叛了道尊门下这个总体阵营,也无法改变他们这种发自内息的傲气!

    在这样的傲气之下,他们对于那童子,显然在心灵深处,依然是不太看得起的。

    有着如此心态,对于老老实实的帮助那童子,为那童子工作,承担那童子的职权来换取某种那童子手中漏下来的好处,他们却是颇为不屑的。

    对于他们来说,眼前这般,自己帮助那童子,换取了这种绝好的修行环境,这已经是他们与那童子之间纠葛的最尽头了。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便是将这一切都抛在脑后,努力的修行,努力的夯实自己的基础,最终让自己以更加么完美的姿态重新飞升,甚至更进一步,飞升道他们以前所完全不敢期待的,第五层,甚至第六层的道尊之路!

    在如此情况下,眼见其他道尊门下居然会被那童子开出的职权所吸引,最终浪费自己的修行时间,去帮助那童子管理这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这些道尊门下怎么可能不认为他们是本末倒置,怎么会不认为那些道尊门下已经失去了正确的修行意志?!

    在那一声不屑的嗤笑之后,那些道尊门下再度沉浸在那修行状态之中去了。这一处虚空在这时候重新陷入了原本的沉静之中,就像是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对于那众多童子的看法,那阴谋者虽说没有亲眼看到,但也能够猜测出来。只是,他对于这个却是毫不在意。

    他当初敢于抛弃自己的阵营去帮助那童子,就已经是做好了将一切外人的目光都抛在脑后的想法。对于他来说,别说只是几个道尊只下对他的鄙视而已,便是所有道尊门下,所有修士对他千夫所指,他都无所谓!

    更别说,那些道尊门下的看法在他看来却是迂腐至极,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愚蠢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更不在意那些道尊门下怎么想了。

    这个时候,他带着按八名道尊门下,借助自身被那童子所赐予的权限,在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各处不断的闪现。

    在这闪现之间,他将那八名道尊门下一个个的留在某处区域,将某种权限赋予他们,让他们掌控那一大片区域的某种权限,分担了他对道尊之路第三层的管理压力。

    几次过后,他便将给他带来最大负担的八种权限分了出去,最终感到全身一轻,有种卸下了无边重负的感觉。

    “果然,这职权能够带来巨大的好处。”某一位被这阴谋者放在某处位置承担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某种权限的道尊门下在这时候眼中透出莫名的欢喜,喃喃着。

    这时候的他,身躯似乎已经是与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联系在一起了,这第三层的规则法则在运转当中,似乎已经是将他的身躯当成是一个节点,无穷无尽的信息,无穷无尽的道理,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流过他的身躯,流过他的心神。

    虽说,没有多少残留下来,被他所吸收。但光是这种信息流的冲刷痕迹,却就已经是给他带来了无比巨大的好处,让他感觉自己的道行境界在每时每刻的得到成长。而且,那成长速度,相比于之前在那一片修行环境绝好的虚空当中却还要快上许多倍!

    他的这种感觉,显然并不只是他一人有而已。

    事实上,那八名被分出去的道尊门下尽皆有着类似的感觉!

    甚至,因为各自领受了这第三层的权限,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算是同僚,他们这八人虽说分布到了第三层的各处,在那正常来说甚至彼此感应都做不到的遥远距离,但本身却能够凭借这种职权的联系相互联系,明了彼此的思维,明了彼此的处境

    一时间,他们一个个都明白了彼此的变化,心中不由得尽皆涌起一种莫名的庆幸。庆幸自己之前在那众多道尊门下的鄙视当中做出了这个选择!

    若是他们不作出这个选择,这个时候怕依然是那井底之蛙,只是守着自己的一片小天地,而不知道世界到底有多宽多广

    对于那八名道尊门下是不是对那职权所带来的好处满意,那阴谋者却是没有半点怀疑。若是那样的好处都不足以让他们满意,那他却已经想象不出来还有什么好处是能够让他们满意的了

    这个时候,在将自己的一部分职权分出去之后,这阴谋者来到了这第三层的某一处节点,开始盘膝而坐,身形渐渐的隐没。

    随着他的隐没,在他原来所在的位置,一股股难以言喻的波动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放出,渐渐的向着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的每一寸时空,每一方天地之中扫过去,以一个极为狂猛,极为迅捷的姿态,在极短的时间里面,就已经是扫过了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将这第三层的每一寸时空,每一处天地,都纳入波动之中。

    一丝丝,一缕缕的信息,不断的通过这波动向着这一处波动的源头汇聚,渐渐的被纳入那波动的源头之中,也即是,被纳入那阴谋者的心中。

    随着这种变化,那阴谋者对于整个第三层的了解在每时每刻的加深,这第三层的种种奥妙,也在这过程之中一点一滴的在他面前揭示出来。

    在这过程之中,他感到自己的道行境界似乎久违的,开始再一次增强了。

    这种模样,赫然便是这阴谋者同样是陷入了修行状态之中去了!

    随着这阴谋者陷入修行状态,这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的形势变得愈发的稳固起来。原本可能被这阴谋者做出的调整,消失了。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似乎陷入了一个稳定不变的阶段

    在这过程之中,时光慢慢的流逝。

    百万年时光,一晃而过。这一日,这第三层的规则法则开始产生了某种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任何修士都无法理解的震荡!

    这种震荡是如此的强烈,如此的明显,甚至让人感觉是不是有着一只只无形的手掌正在拨动这些规则法则一般

    这种如此诡异的变化,第一时间便惊醒了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的众多权限者。

    也即是,那童子,那阴谋者,以及那众多被那阴谋者赐予了职权,权限的那些修士!包括那八名最大职权者的道尊门下,也在这种诡异的波动出现之下醒转过来,脱离了修行的状态。

    “怎么事?”那阴谋者双眼有些茫然,更有些警惕。

    这种变化几乎遍及了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的每一寸时空,波及了其中的每一缕力量。完全打破了他原本借助职权之便所得到的那完美的修行环境!让他根本难以再沉入修行状态。

    这种修行状态被打破的感觉自然是让人郁闷难言,哪怕是心机深沉如同这阴谋者,这时候也是郁闷彰显于面。

    就在这时候,他便感应到,某种无比强大的存在出现在他的感应之中,开始镇压这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的异变,快速的恢复那种被那震荡打破的修行环境。

    在这瞬间,他便知道,那强大的存在不是他人,正是他的依附目标,那作为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主宰的那一名童子!

    知道了是那童子再现之后,他不敢怠慢,心中一动,身形闪烁之间,就已经是通过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无上威能,直接跨越了无穷时空,直接来到了那童子的面前。

    这时候,那童子在他的感觉当中似乎变得愈发的高深莫测了。以前,他还能够勉强探测出对方的极限,知道对方比自己要强大以万倍计算的倍数。但现在,面对着这童子,他却是完全不知道对方到底比自己强大多少!那个倍数,是一位数,两位数,三位数,四位数,五位数,六位数,还是更多他都完全感应不出来!

    “不知主宰可知这是何种力量?会否对第三层造成破坏?”那阴谋者出现在那童子身前之后,便这样问道。

    听到这话,那童子神色却是显得有些莫名,似乎有些不可思议,有些恍然,更有着莫名的失落:“我已知晓那是何人所为,你却不需要担心第三层会受到破坏。”

    听到这话,那阴谋者心中忽然有了明悟在这第三层之中,能够让这童子显现出这种复杂情绪的,或许也唯有那一位强者了吧

    “原来如此”他喃喃着,眼中同样是有着莫名的震撼闪过。

    正是因为明白了那造成这一切的到底是什么存在,他方才更加的震撼,更加的不可思议了。毕竟,现在距离他上一次见到那存在似乎也不过是百万年而已,当初那存在别说要影响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了,便是要改变某一处区域的环境,都需要耗费天大的精力,巨量的心血。而现在,只不过是短短的百万年而已,对方居然就已经是能够单单凭借自己所不了解的随意手段让整个第三层都为之震荡,让整个第三层都被触动!

    这种进步速度,哪怕是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这个时候都忍不住有些动摇了

    这阴谋者本身的认知当中并没有那规则之源的存在,因此他在这时候哪怕是猜测出了造成这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震荡的可能是罗帆,却也无论怎样都发现不了罗帆的存在,甚至都感应不到那造成震荡的源头到底是在哪个方向。

    相比之下,通过与罗帆进行交流知道了那规则之源存在的那童子显然就不同了。他却是一眼便已经是看到了那规则之源上,正在一步一步从那规则之源深处走出来的那个身影。那个属于罗帆的身影!

    只见,这时候的罗帆,相比于当初他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却已经是有了天壤之别。

    在当初,罗帆虽然强悍无双,但他依然是能够勉强感应到其深浅,有种自己豁出去一切即便不能战胜对方,也绝对能够让对方吃个大亏的把握。

    但,现在,再看罗帆,他却发现,眼前这人根本无法把握!更无法触碰!感觉上,似乎无论自己到底用了多少力量,耗费多少工夫,付出多少代价,都不可能影响他一丝半毫,不可能触碰到其底限!

    “没想到,只是百万年而已,差距就已经增大到这个地步了”这童子在这时候眼中透出一种难言的复杂情绪,心中这样想到。

    就在这时候,罗帆却是完全没有理会其他人,此时此刻,他正一步一步的从那道尊之路第三层的规则之源之中走出来,一步一步的踏入了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的正常时空,身形就像是从虚幻之中渐渐跨出一般,渐渐的浮现于这天地之间。

    他的每一步,都踏在那规则之源的节点之上,那节点随着他的动作而微微颤动着。每一点颤动,都通过那规则之源与那无穷规则之间的联系不断的传递出去,传遍了这整个道尊之路第三层的无穷时空,传遍了其中的一切近乎完美天地的天地!

    在这个时候,罗帆面上只有一种莫名的表情,神色当中似乎有些喜悦,又似乎有些茫然。

    “三千年”他站在虚空之上,抬头看向天空,双眼似乎穿透了一切阻隔,照到了混沌状态之中的某处所在,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三千年,这不是其他数字,这正是他所感应到的,自己的第五次大劫即将降临的时间点!

    没错,经过了这些年的修行,他的道行境界已经是得到了长足的进步,现如今,却已经是能够无比精确的把握住那大劫降临的时光了!

    在这个时候,他的心中充斥着一种难言的危机感,更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期待感。

    危机感,来自于那第五次大劫的恐怖危险。而期待感,来自那第五次大劫降临所代表的意义!那第五次大劫的精确降临时间被他感应到,代表着他的道行境界已经提升到了足够的高度,足以把握住那大劫的细微变动。代表着,他距离真圣之境,已经又向前进了一步!

    此时此刻的他,看这道尊之路第三层,却已经再非当初那种高深莫测的模样。

    在他的眼中,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台阶。或者说,一个门槛。

    一个通往更高层次的台阶,一个踏入一个全新世界,全新天地的门槛!

    这个无形的台阶,无形的门槛出现在虚空之上,似乎只要一跨就能够跨过去,又似乎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触摸到。

    在这时候,他心中有着明悟。这,便是这第三层的飞升规则!

    现如今,只要他愿意,随时能够引动那飞升规则,跨上那台阶,离开这第三层,踏入更高层!

    “原来,这飞升规则是这般模样”这个想法在这时候出现在他的心中。

    虽说以他的实力,早早的就已经是在这道尊之路第三层拥有了自身的所有威能,所有实力,可以随时引动飞升规则,飞升第四层了。但,他却是直到现在,一直到这个时候,方才真正的看清楚那飞升规则到底是什么模样!

    换句话说,他却是一直到这个时候,方才真正的把握住了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的根本,真正拥有触摸这道尊之路本质的资格!

    心中微动,他抬手向着虚空伸过去。

    在他自己的眼中,他的这一只手掌是在很是平常的向着那一个代表着飞升规则的台阶、门槛伸过去,慢慢的触摸在那台阶之上。但,在外界看来,他的这一伸却是玄奥到无法想象。

    那手掌似乎渐渐的化虚,等到真正伸直的时候,那手掌已经像是完全消失无踪,似乎探入了虚空深处,去触摸到某种无法想象的无上存在一般。

    一切看到这一幕的修士,都猛然间感受到,那手掌似乎把握住了自己的生死,把握住了自己的一切!似乎只要那手掌愿意,自己便不可能有任何反抗能力的会被那手掌给扔到其所想的任何位置!

    无论是那阴谋者,乃是那童子,在这时候,都同样有着这样的感觉!

    “怎么事,我明明就已经成为这第三层的主宰了,在这第三层之中还有谁能够给我这样的感觉?!”那童子在这时候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眼神之中光芒开始不断的闪烁起来。

    一直到这个时候,他方才发现,自己对这道尊之路第三层看似已经完全掌控,但其实也只不过是接触到了其皮毛而已。在这皮毛之下,还有着更多,更深邃,更加不可思议的玄奥等着他去探究,他去了解,他去掌控!

    “他怎么做到的”随着这想法,那童子心中却是闪过了这个疑惑。

    有着这疑惑,他的双眼之中光芒开始不断的闪烁,心神更是完全融入了这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无比细致的感应着在罗帆所在那一处区域周围的一切异常变化,寻找着罗帆能够做到这一步的根本原因,寻找他做到这一切的过程之中所引发的一切改变!(未完待续。)